第46章 淯水余音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5065字
  • 2021-07-18 13:32:10

估计也没人猜到穆铮不敢玩。这倒反向地鼓励了一下叶芮阳,在行将走进圆球里时,他像个从刑场上获得赦免的人一样,踉踉跄跄地跳了下来。他到底是跟弟弟承认了自己不想玩。我远远看见明明坐到了阿放旁边,两人还拍了下手。弟弟并没有因为哥哥临阵脱逃而不高兴。米乐则呆在姐姐身边,一副毫无波澜的表情。

圆球伸上了天空。只有我和穆铮以及叶老大三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广场上,拿着大家的随身物品,仰望着金属之光在低垂的云间呼啸翻飞,尖叫声与欢呼声随着钢铁隆重的运动时高时低,时左时右。

“我老了,心脏受不了,搞不动这玩意。”叶芮阳把手背在腰后,一副老校长视察教学工作的模样。

“是吗?你心脏还好吗?”穆铮问,“有问题要经常检查哦。”

“没有啦,我身体好着呢。就是它太刺激了。你看,又停在半空了。我真不敢在那里倒吊着,这个设计实在是恶意满满啊。”

“你是害怕安全带断了,从天上掉下来吧?”我说,“谁叫你天天就知道吃吃吃。”他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明确地写着一行字:“就算是真的,你也不可以说出来”。

“这种设施的安全带牢得很,怎么可能说断就断。”穆铮帮他解了围。

“话说啊,昨天睡着前我也想了。就是你们问我的,我爸妈给我的礼物。”他遥望着天上那颗仍在胡乱转动的钢球,“其实……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是我堂弟吧。就像你姐今天说的,他是宝藏嘛,我的宝藏。要是没有他,那些绝望的日子我都不知道一个人该怎么过。还好叔叔一家人愿意收留我,阿放愿意把他的小床和课桌分我一半。要不然我真无家可归了。我挺依赖他的,所以也有点想保护他,我是哥哥嘛。但说实话体谅我的还是他,刚才他就跟我说,不想玩的话千万别勉强,不想要我硬撑着陪他……”

“弟弟真挺好的。”我说。

“是呀,可我就是怂了,真没用。”

“别这么想嘛。勇敢的人不是不会害怕的。不是每时每刻都一定要勇敢,在需要勇敢的时候勇敢就可以啦。”穆铮拍了拍叶芮阳的肩膀,悄悄给他竖了个拇指。

“所以我还是特别想把我弟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的。他可聪明了,成绩又好,可惜他家在江北,不方便来一中上学。明年大概在五十四中吧,也是好学校了。而且他踢球踢得也很好呢,和米乐一个位置。”

“是嘛,五十四中也很强的,说不定以后能在赛场上遇到你弟弟。”穆铮说。

我们又在风中看了一会飘荡的摆锤。在接近云的地方,风会更大。即便人停在空中,风也会继续刮吧。

“如果没有弟弟,我可能……我是说可能哦,小学四年级哪天就想不开了。他们俩吵架吵得太吓人了,而且吵完了还不算完,每回都是一个在客厅,另一个在房间,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着赌气。我都不敢从房间里出来,一出来就看到一张生气的脸。”

他说着,风刮得易碎的枯叶满地乱走,叶片裂成更小的、粉尘似的碎渣。

“你现在还想过吗?我是说,有没有再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穆铮的手仍搭在叶芮阳的肩上,他的语气很轻,只有我们三个能听见。

“没没没。”叶芮阳连连摇手,“一点都没有了。哦,我没跟你说过,我爸妈后来离婚了,然后就好了。我再没想过自杀什么的,而且我根本没胆子自杀的。我怕死。”

“这样。真好呀。很幸福。”穆铮笑了笑,“跟爸爸还是妈妈?”

“我两边都住。从法律上说,我跟我爸。”

“跟爸爸好呀。”

“才不呢,他天天盯着我,说我不认真学习,我还是更喜欢我妈……”

叶芮阳开始抱怨他爸了,而且越扯越远。但没讲多久,圆球降了下来,我们赶忙上去接大家了。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晕头转向的,除了黄敏学还是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毕竟我实在看不出那副骷髅脸上是什么表情。他任由穆铮给他重新戴上帽子,或许是在强忍不适吧,帽子被穆铮戴正了,他没有再把它拨反。

岳隐和徐牧搀着姐姐走过来了,米乐也跟着。她的脸色惨白,头发被风吹得一缕缕飘。我忙去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没力气回答,艰难地咽下口水,用很微弱的声音问卫生间在哪。我急忙一把抓住明明的胳膊把他拉过来。搞清楚以后,我们陪着她去了那里。她肯定又要吐了。我攥着口袋里那颗糖,在厕所门外等着岳隐和徐牧接她出来。除了担心以外,我什么也做不了。这回连跟她一起吐都做不到。米乐也守在旁边,他还是不理我。太糟了。

姐姐出来以后,通过幅度小到看不见的点头告诉我她好些了。大家回到飞火流星下面的小广场,坐在一排弧形的石椅上休息。在去玩别的项目前,得把自己从头晕目眩的世界里拉回来。

“各位,要是不嫌弃,我来给大家清唱一段吧。这样干坐着也不好。”叶君放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到底是最小的,恢复得最快。

“你弟弟还会唱戏吗?太棒了吧!”岳隐对叶芮阳说。做哥哥的笑了笑,讲他专门学过昆曲。

“我先清清嗓子,唱首歌,待会儿再唱曲子。献丑啦。”他双手合在一起对大家鞠了一躬,掌声没有特别响亮,毕竟我们这些“老人”大多仍在喘息和恢复。而叶小弟更加精神满满地告诉我们,他要唱的是老版《三国演义》里《战宛城》的插曲,《淯水吟》。大家有些不解,并不是所有人都看过小说或电视剧。叶老大替弟弟说了故事的背景,讲的是曹操收降了驻守宛城的诸侯张绣,却因好色而侮辱了张绣的婶婶邹氏。张绣在盛怒之下决心反叛,采纳了谋士贾诩的计谋,偷走了曹操大将典韦的武器,在晚上举兵偷袭曹操。失去武器的典韦为保护曹操赤手空拳地和全副武装的敌人战斗,最后战死在辕门口,死后半晌都无人敢从他的尸体旁通过。在逃亡的路上,曹操的战马被人射死。他的儿子曹昂把自己的马让给了父亲,令曹操得以逃生,曹昂却再也没能跟上父亲。[1]

“都说曹操是治世能臣乱世奸雄,但有时他就是这么一个薄情又好色的人,非常不负责任。就因为一己私欲,把良将和长子都给葬送了。”叶芮阳说着,弟弟上去拍了拍他,示意介绍得足够了,该把舞台留给他。

身着介于现代与古装之间的衣服,叶君放开始了他的吟唱。叶芮阳刚刚说过,电视剧里的插曲是毛阿敏阿姨唱的,就我听过的为数不多的几首歌而言,我觉得那是一种浑圆、恢弘的唱腔,和悠长遥远的历史非常搭配,空谷传响后仍有余音。而阿放的歌声是稚嫩的,并没那么圆实,却也有一份深情与执着。难以分辨男声与女声的嗓音仿佛与歌中的幽怨缠绕起来,在飘动的风中一点点爬升。

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

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君爱一时欢,烽烟作良辰,

含泪为君寿,酒痕掩征尘。

灯昏昏,帐深深,

浅浅斟,低低吟。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谁解琴中意,谁怜歌中人。

唱到一半,他的衣袖开始摆动,长发也随之飘舞起来。看得出,他学过一些身段表演,即便是在唱一首电视剧的插曲,也会不由自主地行动。从手指的一举一动,到腰身与脚步的拿捏,这个小男孩似乎把自己的身体与声音融为一体,流动于我们的眼前。风吹他翩飞的衣袖,把我们一同带到了千年前的那个世界,帐外的舍命血战与帐内的醉生梦死在举手投足与抑扬顿挫之间同时浮现了。

妾为失意女,君是得意臣,

君志在四海,妾敢望永亲。

薄酒岂真醉,君心非我心,

今宵共愉悦,明朝隔远津。

天下正扰攘,四野多逃奔,

须臾刀兵起,君恩何处寻。

生死在一瞬,荣耀等浮云,

当君凯旋归,能忆樽前人。

声音的稚嫩与动作的轻盈让我怀疑邹氏不是倾国倾城的传奇佳人,而是个只比我们大一点点的女孩,单薄而柔弱,低吟浅唱。我似乎相信了,那个无法掌握自己命运,只能含泪起舞和祝酒的女子是存在的。她不曾有过任何选择的机会,只能卑微地期盼贪图美色的英雄能在登台拜相、高奏凯歌之日尚能记起曾有过她这么一个人。

灯昏昏,帐深深,

君忘情,妾伤神。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

枯萎而碎裂的叶片被吹到我们脚下,随即又无可奈何地被刮到远处,去向我们再也看不见它们的地方。

香草美人。姐姐说。她撑起自己的身子,似乎好多了。我听懂了,这首歌唱的是邹氏,实际上又是唱典韦。[2]

什么意思?徐牧问。

香草美人。她重复了一遍。楚辞里的传统。周老师在文学社的课上讲过。(她看了眼穆铮。)美人是用来比喻臣子的。这首歌写得真好,不仅诉说了邹氏的飘零与幽怨,也写出了典韦的悲哀。忠臣良将得遇明主,会心甘情愿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曹操称得上英雄,但当他为了一己私欲去侮辱别人婶婶时不是,连普通人都不如。“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身为武将,战死沙场或许在所难免,但典韦死于曹操的肆意妄为,一腔热血洒在了不该洒的地方。伴君如伴虎,君臣之间本就不平等,就像男女之间不平等一样。君上一晌贪欢,臣下付出的可是生命的代价。

说得真好。黄敏学讲。唱得也好,话说我们乐队缺主唱呢,你有兴趣吗?

黄敏学,你敢!你可别把我弟弟带坏了。他要是把脸涂成你这样,婶婶会把我和他一起赶出家门的!

好吧。他哂笑道。该死,那我讲点别的。我听弟弟唱的时候,也感觉这首歌不只是说邹氏。但我想到的是叶芮阳说的曹昂。刚刚不是说君臣不平等吗,其实父子也不平等呀——在古代。这首歌可以是邹氏的,可以是典韦的,当然也可以是曹昂的。曹昂不大吧?

不大,二十几岁。曹昂死了以后,他的妈妈受不了曹操了,离了婚。叶芮阳说。

是吧。换任何一个母亲都受不了的。你都能想到曹昂妈妈听到曹昂死讯时的神情。母亲盼着儿子回来,最后等来的是阴阳两隔。儿子为了救父亲牺牲了,可他救的是什么样的父亲?不是志在四海、心怀天下的父亲,而是个胡作为非、薄情寡义的父亲。凭什么儿子要为这样的父亲献出生命呢?典韦也好,曹昂也罢,一想到他们不假思索地去为曹操而死,我就觉得很悲哀。该死,真的很荒唐。曹操再足智多谋,也没想到自己图一时之快会有什么下场吧。但我并不是在帮他说话,他自己没死在宛城可真幸运。为什么死的是典韦和曹昂,而不是他呢?

曹操死了,整个中国历史可就改变了。说不定就没有我们了,也不能坐在这聊天了。明明说。蝴蝶效应嘛,我在科学杂志上看到的。很多事都很偶然。

对呀。曹昂不死,即位的应该就是他了。这样忠厚孝顺的哥哥,比曹丕强多了,肯定不会逼曹植写《七步诗》吧。叶芮阳揉了一把阿放的脑袋。

但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看到《七步诗》了吧。阿放说。

没错。姐姐说。曹植有很多好诗都是郁郁不得志时写的。

那我宁肯让曹植当个开开心心的公子哥,也不想让他成为一个痛苦的诗人。叶芮阳说。再说了,曹植本就才高八斗,又不是非得怀才不遇才能写出东西来。

有道理。姐姐说。周老师也说过,并不是作家本人一定得有悲惨的经历才能有好作品。曹植是天才,不过他也是个普通人,也有和我们一样的无奈。即便没有不幸的遭遇,他可能仍然是个优秀的诗人。

是呀,天才和普通人一样,都是人,难免会有生老病死。明明说。“今宵共愉悦,明朝隔远津。”我想起来一件事。之前我陪爸爸看南非世界杯,阿根廷踢希腊。上一回这两个国家在世界杯比赛时,马拉多纳还上场了呢,一晃都成主教练了。解说员贺炜讲,当年马拉多纳踢完希腊和尼日利亚后几天就被查出服用禁药,给国家队开除了。他以为马拉多纳总有一天能回阿根廷队,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他解说的那段话我都会背了,“生活当中往往是这样,一件看似不经意的小事往往就是命运的转折。一次看似普通的再见,其实就是永别。缘分就在那一个瞬间,戛然而止……”

唉,明明,你这么一说我又想到沙佩科恩斯了……

够了!你们有完没完?一个个在这里指点江山,考虑过别人会怎么想吗?

我似乎是听到有人突然站起来吼了一句。不知道是谁,有可能是米乐(但他已经不理我了),也有可能是我自己吧(我也有脸说这话吗)。或许并没有人这么说。其实,大家只是平平常常地聊天,寻常地就像再普通不过的学生的讨论,尽管也有很多精彩的地方。只是,只是我听着听着,胃像被什么东西托举起来了,死死地顶在一根管道下面。它无法被吸到那根管子里去,于是无助地在那里揉搓、挤压、挣扎。风不大,我的身体却起了一阵恶寒,让我又想吐又想哭。我不知道,有时候晕车了吐着吐着也会流眼泪的。晕车时,我逃下那辆汽油味晕沉的车就行了。但我现在不能下车,也不知道这车程究竟有多长。车内的气味从我身体的每个毛孔里倒灌进来,似乎就是这种恶心的气味正托举着我萎缩的胃。

“对不起,我不太舒服,想去卫生间吐一下……”

我几乎是捂着嘴从大家面前跑开的。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紧追而来,这促使我跑得更快了。

[1]宛城之战,又称“淯水之战”,是197年汉末三国之前军阀曹操和张绣之间的一场战斗。张绣取胜,曹操败逃。曹操损失惨重,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等都被张绣所杀。《淯水吟》由王健作词,谷建芬作曲,毛阿敏演唱。该歌曲是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一首插曲。

[2]香草美人:香草美人旧时诗文中用以象征忠君爱国的思想。此传统来自屈原,用香草美人比喻品德和人格的高洁、忠君爱国的思想。在他的作品中《离骚》中很好的体现出来,“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离骚》中充满了种类繁多的香草,这些香草作为装饰,支持并丰富了美人意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