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米乐的病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4440字
  • 2021-07-18 13:02:28

我觉得米乐不太对劲。

今天是星期六,昨天的社团课被戏剧节冲掉了,教练让我们周六上午有空的话来学校一趟。不强制,能来的话最好,她带着做一些简单的训练,并对明天的比赛做出安排。作为住校生,我和米乐肯定不会缺席。而大家基本上也到齐了,除了涛涛和叶老大。涛涛是家里需要帮忙吧,叶老大嘛,十有八九是被他爸锁家里了。

训练就是简单的绕操场慢跑,然后拉伸和抢圈。十一月底,哈一口气已经能看见白雾了。我们像一列缓慢而不稍稍停留的火车,围绕着暗红色的跑道周而复始地运行,倾听彼此间沉闷的呼吸,如火车碰撞轨道。米乐落在最后,脸上无精打采,没睡醒似的。印象中的他从来都是一个精力满满的小孩,每天都是宿舍里第一个起的,蹬蹬蹬跑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捏醒或者推醒——天冷了,他不掀我被子了。然后他就是边穿衣服边喊柯柯赶紧起要迟到了,我把上半身抬高一点说好的我起了,说完就又躺下去,于是他再喊我再答,身体像在睡梦的中途做着无意识的仰卧起坐。可今天居然是我喊他起床的,迷迷糊糊的变成了他。或许是昨晚我做了噩梦的缘故吧。他跑下来哄了我半天,确认我没有任何问题才爬上去。没睡好是肯定的。而吃早饭时他吸溜着鼻涕,外加偶尔说话时愈发清晰的鼻音都让我察觉出他生病了。我再怎么迟钝,自己最好的朋友的状况还是能发现的。

“米乐,你还好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慢跑结束以后,我还没来得及问气喘吁吁的米乐,只是自然地拍了拍他。问话的是跑在最前面的穆铮。大家都围了过来。米乐扶着他的膝盖,把脸垂向地面,勉强支撑着自己瘦瘦的身躯。

“我来看看。”明明挤到我们身边,伸手摸了摸米乐的额头,随即又碰了碰自己的,“有点烫,柯柯,你带米乐去医务室测一下体温吧。”他又问了米乐昨天有没有盖好被子,或者最近受没受凉,米乐还是低着脑袋,说想不起来了。

人在生病的时候脑子也会变慢、变笨吗?或者说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回忆和思考了?

教练也摸了他的额头,很快就吩咐我带米乐去医务室,如果发烧的话就打车去医院。她问我们出门带钱包和手机没有,我说带了,现金够的,微信和支付宝里也有钱。她点点头,说有什么事及时打电话给她,去医院的话记得和家长说一声。我一一答应了。

昨晚确实是因为我,米乐没有睡好,而且穿着睡衣和短裤在被子外面呆了很久。都快十二月了。我一定跟米乐讲了很长时间我做的梦,他就光秃秃地站在外面听。他太傻了,而我比他更傻,起码应该让他一起进被子听我说的。我那时肯定是惊魂未定,可现在受苦的变成他了。

我怎么又做出这种事了?又有人因为我倒霉。

医务室的空调胡乱地倾吐着暖风,米乐像昨天在舞台上那样,把脑袋靠在我身上,我感觉到他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发颤。他牢牢地把温度计夹在腋下,我们在等待,等待一个或许已经确定的结果:他发烧了。

“都是我自找的。”

我听不出米乐这句话是在责备谁。

“昨天我下场以后,光顾着在后台看你表演了。没去换衣服,叶老大把校服外套递给我,我都懒得披上去。真活该。”

不知道他是在为我开脱,还是真的认为受凉是昨天没有及时更衣的结果。但这都与我有联系。如果留在舞台上表演的不是我,或许米乐就不会盯那么久,也就不会受凉吧。无论如何,他现在都很难受,而原因一定在我。

“对不起。昨天晚上不该让你站在外面听我说那么久的话的。是我的错。”

“啊?”他的脑袋稍稍抬了点,有些诧异的眼睛望向我。

“是我害你发烧了。”

“发没发烧我说了算。”值班的医生看了看表,微笑着走来,从米乐的腋下把带着温度的体温计取走了,在白炽灯下仔细地翻转研究了几下。而我们俩缩在过于明亮和温暖的长椅上,等待一个结果的宣判。

“38度,你带他去医院看看吧。虽然医务室可以开药,但还是去医院稳妥一点。”

我点了点头。搀着米乐离开了房间,走入将近十二月的冷风里。

医务室距离校门还有一段距离,风刮个不停。我尽量把自己的身体长大一点,就像在门前面对点球,想尽力去阻挡。米乐的脸本来就很白皙,吹拂的寒风似乎让这张孩子气的脸更白了

“风好大,冷吗?”我觉得自己的嗓音都有点沙哑。

“还好。”他的声音好轻,轻得让我难受,让我的嗓子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变得更加艰难。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可光说对不起就能让米乐舒服一点,有活力一点吗?我真是太没用了。

几乎是下意识,我在风里拉开了自己外套的拉链,自认为潇洒地把它脱下来,披在了米乐身上。

“你干嘛?”他显然吃了一惊。

“风好大。”

“那你怎么还脱衣服?”

“怕你冷。”

“我不冷。”

“我不管。”我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挺帅气的。

“你脑残吧?”他本来微弱的声音瞬间提高了,我听出了不高兴的意味。

“我说柯佩韦,你这人脑子真的不好。你想干什么?我说了我不冷,你非把你的臭衣服给我披上,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想和我一样生病发烧去医院?好玩吗?笨蛋,笨死了,光顾着在这耍帅装逼,自己都照顾不好,我看我是不能指望你来照顾我了。”

说着呢,他把衣服往我怀里一甩,气冲冲地往前迈了好几步。

我耷拉着脑袋默默地把外套重新穿上,还闻了闻衣领以及袖口的味道。

可能我刚刚确实想过,如果我也生病了,自己心里会平衡一点吧。

我追上了米乐。

“你看看你,这么大人了,比我大九个月呢,在家又是哥哥,结果脑子一团浆糊,跟个小孩一样。你生病我就高兴了是吧?都跟你说了,我生病是我自己的原因……”

他训我我就乖乖听着,和老师训我时差不多。

“那个……”他说完了,我很迟疑地发出声。

“干什么?”他没好气地回应。

“我衣服不臭吧,平时都洗得很干净……”

他“噗”地笑了。

“不臭。好了,不骂你了,本来就累了,骂你更累。”说着呢,他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似乎刚才有点太激动了,那有点出汗。

到校门口以后,米乐抢在我前面用手机叫了辆出租车。我们学校的位置实在有点偏僻,屏幕上显示距离司机抵达还有七分钟,在这短暂而漫长的时间里,我们俩百无聊赖地把身子靠在门口的石球上。我把手机屏幕划到了拨号界面,输入一个熟悉的号码。

“你给谁打电话?教练吗?”靠在另一侧门上的米乐问。

“姐姐。”

他毫无预兆地扑过来把我的手机抢走了。

“你干什么?”我脸上意外的表情估计比刚刚的他还夸张。

“你干什么?为什么打电话给你姐?”

“姑姑和姑父都在医院工作呀,我们正好去那里……”

“没必要麻烦他们,我们就正常去挂号看病。”

“不麻烦的,都是自家人。”我伸手想拍拍他肩膀,他把我的手挡开了。

“我说了没事。你姐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她有她自己的生活。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打扰她。”他说的时候眼神很坚定,尽管我还看出了疲乏与虚弱。

“不会打扰的,姐姐肯定很愿意帮忙。”我说得是那么自然而然,仿佛这是一件我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

“柯柯,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想跟你说一点话,你答应我,听完以后不生气,可以吗?”他把脑袋靠回到我身上。我不敢看他,点头了。

“你有时候挺没良心的。”

我只感觉冷风哗哗地从我的身体以及坚硬冰冷的石球上吹过去,不带一点停留。

“我不是说你这个人不好。你很好,我很喜欢你。如果你不好,我一句话都不愿意跟你讲的。我是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才这么说的。”他歪过脑袋来看了看我,我用余光瞥见了,似乎他在确认我的态度,“你生气了吗?”

“没有,你说得对。”

“我能理解你想帮我,我也知道你姐姐会愿意帮我。但是呀柯柯,说到底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麻烦别人。你是我的好朋友,想来照顾我,我愿意接受,因为我知道如果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也毫无保留的帮助你。但如果你让你姐姐,你的姑姑姑父特意为了我跑一趟,我觉得自己就承担不起了。不只是因为我不想欠人情,而是我觉得我能处理好这件事,没必要让别人为了牺牲自己的时间,即使他们愿意。你明白吗?”

点头。

“要是有一天,我生了什么大的病,需要帮助的话,我会主动来找你们的。”

“不许乱说!”

“好,我不乱说。我才不想生病,健健康康多好。柯柯,我刚刚话说得有点重。你不是没良心。就是说,我想,你有点把姐姐对你的关爱当得太理所应当了。这是我自己的感受,因为我爸妈为了付出了很多,有时候让我很难承担吧。但爸妈毕竟是爸妈,他们是伟大的,为了儿女任劳任怨。虽然受之有愧,但我还是能比较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们的付出吧。他们是最亲的人。可是柯柯,你的姐姐是我们俩一样大的小孩呀。我们上初一,她也上初一,不是吗?我也承认,她有时对你有点过度关心了,方法也有问题,但我就感到她是很努力地想保护你呀。你知道吗?在我们老家,那个小地方,很多女孩子读完初中就去打工,过几年就结婚,为什么呢?为了给她们家的哥哥或者弟弟攒钱读书、买房子、娶媳妇。我听到这些故事的时候特别惊讶,都快2020年了,一些地方好像并没有太大改变。江元和我的老家简直是两个世界呀,尽管就隔了几百公里而已,开车几小时就到了。我不知道,那些女孩家里的哥哥弟弟们怎么能接受亲人这么大的牺牲,怎么能那么心安理得。”

我还记得大哥跟我和弦弦聊过《论语》里一句话,“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孔夫子讲,有益的朋友具备三种品质:正直、诚信、博学。这三种品质米乐都有。他让我明明白白地看到,自己从来都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孩,而且仍在不断索取,把这视为理所当然。

“我不是说你是那样的人,柯柯。你非常好,即便外人,我也能感受到你姐姐和你相处是非常愉快的。她是一个独立、有主见,而且下定决心就会果断行动的人,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所以柯柯,你对姐姐也要温柔一点嘛……”

我记忆里,两年前姐姐还养了一只小兔子,名字叫旺财(这好像是狗的名字)。她经常抱着旺财来找我和弦弦玩,她和弦弦在草地上说说笑笑,旺财追着他们跑,我在后面慢慢地跟着,感受着他们身上流动着的轻盈的气息。走累了,我们就坐下来听姐姐唱歌,或者听她讲最近读的书,在蓝天下听风把白云缓缓地从天的这一边推到天的那一边。那时的我们活得自由自在,完全不把生命当回事,因为死亡距离我们有着过远的距离。过一天就是一天,简简单单,开开心心,和所有小孩子一样。

弦弦离开以后,我再没有见过旺财了。听说爸爸说,姐姐把它送人了。她可能没精力照顾好她的兔子了。

我不知道叶老大总念叨的平行世界存不存在。如果有那么一个时空,在那里有我,有姐姐,也有弦弦,而且弦弦在我们身边,一直都在,从没有离开过,那姐姐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一定比现在要精彩。这两年她是怎么度过的呢?是不是阴郁干瘪,像起皱的树皮?她的悲伤并不比我少,但又要努力坚强。

我无数次想过,要是那一天我知道弦弦会走,我一定会把他锁在家里,或者关到医院里,拼了命也不让他踏出门一步。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再也没有机会改变已发生的事了。可姐姐呢?我知道,应该是一直知道,不是米乐今天跟我说了我才想起来的,我清楚姐姐是在关心我保护我,而我自己做得怎么样呢?我配得上她对我的付出吗?

“柯柯,你说句话呀。”米乐病恹恹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伤心了?或许我不该提这事的?”

“没有,你应该说的。黄老师跟我讲过,不是你不想,事情就不存在了。我们不能因为一些事很沉重就逃避它们。”我用额角碰了碰米乐的额头,好烫。

“我会好好对姐姐的。也会好好对你的。”

他把手机还我了。出租车停到校门口时,我们听到有人从背后急匆匆跑来。是明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