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队长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4200字
  • 2021-07-18 00:10:23

“北川中学队换人,换下16号林波,换上20号安东佑。”

和预想一致,落后的北川中学打出了他们的底牌。韩国同学一路小跑加入了围成一圈的队友,金旻带着他们一起喊了北川必胜。相对的,他们话音刚落,邝灏率领着队友们高呼一中晋级。双方都喊了三遍,此起彼伏的口号回响在战士们重新返回的沙场之上。

下半场的攻防不再有一点试探了,已经历了九十分钟拼杀的双方毫无秘密可言。安东佑接到球就开始组织进攻,黄敏学从始至终粘在他身旁,通过一切办法干扰他的传接球。几次和队友的连线失败后,他不得不将球回敲。

一切都像我们赛前安排得那样顺利,或许拿下这场比赛不成问题了。

果然,金旻的又一次强行起脚被赫明明挡出了底线,北川获得角球。安东佑跑向了角旗区。我们的防守球员聚集在禁区内,内田身边已经有叶芮阳在严加看管了。他在赛前说这次防内田一定会把手背在后面,要是裁判再敢吹他手球他就把胳膊卸了。

角球开出,带着弧线奔向后点,果然还是找内田。叶芮阳和他同时起跳,将球直接顶出底线。稳健的防守。

“东佑,我来开角球!”金旻跑到场外捡到皮球,带着它奔向另一侧的角旗区。安东佑进入禁区,站在前点附近。

真是奇怪,为什么让个子比较高的去开角球,让偏矮的去参与进攻呢?

金旻的角球开出了,还是奔向后点的内田去的。然而这个球更高更飘,内田在不断往后退,这样是不可能形成高质量的攻门的。

“注意摆渡!盯人!”教练在场边喊了。

原来如此!这次角球战术里,远端的内田高德根本就不是被安排射门的球员,他的作用是利用身高把开向后点的球用头顶到前点,让门前的队友完成抢点射门。

内田以一个近乎后仰的姿势将球从空中横向砸到了门前,矮个的安东佑又一次幽灵般出现在了那里,他的身旁没有防守球员,门将也还留在门的另一侧。轻轻一碰,球落入了球网,完全不费一点力气。

“北川中学队进球,进球队员是20号安东佑,场上比分2:1。”岳隐的播报比上半场冷静了不少。

韩国人没有一点庆祝动作,而是迅速从球网里捞出了刚刚被他打进的球,抱住它快速跑向中圈。他们想抓紧时间再进一球扳平比分。

下半场开场时喧哗的观众在这一刻鸦雀无声。我们也有点愣在替补席上,稍不留神,北川就追回一球了,确实是个可怕的对手,不能给他们留一点机会。

“喂,没关系的,提高注意力!”沉寂的赛场内外,只有教练还在喊。她在场边用力鼓了几次掌激励大家,转身到替补席来,要我们马上去场边慢跑热身。米乐他们立即动身了,我和赵蕤看着他们去的。然而教练并没有离开,而是走到我们俩身前,叫我们也一起去。

在团队里没有一个人是多余的。我们也要随时做好准备,无论能否上场。

我们在替补席后的跑道上完成了慢跑,正做着拉伸,北川的下一波攻势又推进到了禁区附近。这是一次快速反击,本来带球进攻的黄敏学在对抗中被放倒了,裁判没有吹罚。得球的安东佑杀到我们的右路,面对张涛涛连续晃动,涛涛的重心有些吃不稳,用尽全力还是被他突破过去。叶芮阳连忙过来填补他的位置,不料韩国人并没有带球继续杀入禁区,而是轻轻地将皮球往中路一推,后插上的金旻冲了上来,没有停球,迎球就是一脚抽射,皮球好似弯刀出鞘,划过一道弧线而以极为迅猛的速度奔向球门左侧。朔石学长扑向那里,然而球越过了他的十指关,毫不留情地飞入了左边的网袋,似乎还擦到了立柱。一次近乎爆杆的射门。扳平比分的金旻紧握双拳发出了一声怒吼,接着如一尊石像似的立在禁区前沿,等待队友向他发出祝贺。

“北川中学队进球,进球队员10号金旻,场上比分2:2。”岳隐沉闷的声音与旁观的我们相通,她再次走回场边时似乎都没有了拍照的心情。

我们7分钟内取得的领先,在下半场开场的8分钟里就被北川迅速抹平。邝灏走到裁判身边,不停地说黄敏学在进攻中被放倒了,北川中学犯规在先,进球是无效的。然而裁判没有多说话,直接对他出示了一张黄牌。

“队长,听裁判判罚!控制情绪!”教练的声音明显提高了。

听到教练的话,邝灏拍了拍手臂上的队长袖标,向大家招招手,说没事的,打起精神来。说罢就走到中场接阎希传过来的球,继续组织了。他增加了个人的盘带,把球逐渐控制在自己脚下,减少丢球。但大家似乎还没有从梦幻开局彻底破碎的现实中清醒过来。

“米乐,穆铮,你们俩过来!”担任助理教练的老师来我们这边叫人了。

“柯柯,我去了。”他临走前跑来向我伸出手掌。我跟他轻轻碰了一下,说了声加油。

他真的要登场了。形势急转直下,换他上去真的合适吗?万一出现失误,我们该怎么办?他会承担多大的压力?上次赵蕤和他撞在一起的场面可是历历在目。

但我为什么要怀疑自己的队友?何况他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应该相信他的。米乐可是一个心气比谁都高的小孩,这样的大场面最适合他。畏手畏脚、患得患失,或许跟我聊成绩和分数时他是有点这样。但这是绿茵场,是一个没有太多条条框框,可以将能量和想象力尽情释放出来的地方。

或许正如我们之前说的,人不仅只有平常生活中的那一面。在球场上,米乐会呈现出一个不同的自我,他真正的样子在一点点浮现。

我是不是也是如此?

“江元一中队换人,换下14号阎希,换上23号穆铮。换下24号张涛涛,换上22号米乐。”随着岳隐的报幕,看台上响起了零星的掌声。现在是最低沉的时刻,也是今年所有正式比赛中最大的困境。尽管我们还没有落后过,但如今胜利的天平正一点点向北川倾斜。

不会的,他们赢不了,战斗才刚刚开始。

新上场的两名球员给球队重新注入了活力,穆铮第一次触球就是在禁区前接到邝灏的长传,来了一脚习惯性的远射。皮球擦着横梁飞出底线,虽然没能射正球门范围,但也向对手宣告了我们的反弹。金旻果然有意识地让内田往我们的右路靠近,想通过身高差来打击防守。然而米乐面对高高的内田完全没有怯场,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干扰他,或是卡住身前的位置,或是从背后用脚破坏。没有占到太多便宜的内田有些恼怒。在一次进攻被吹犯规后,他很不满地怒吼了一句,被裁判出示了一张黄牌。

比赛进行到将近45分钟,下半场也过半了。稳住阵脚的我们化解了北川的一次攻势,在后场组织进攻。黄敏学持球推过半场,米乐前插,在边路接到了传球。北川的边路防守球员拦在了他身前。

是不是又要来一次跨越半场的长传了呢?

然而对手紧逼上来了,庞大的身型扑向米乐的瞬间,他把球快速一捅,从边线和对手的左脚之间穿了过去。米乐躲开了上抢,脚贴着边线追上皮球,紧接着往前又趟了一大步,仿佛传球给几秒钟以后的自己。他和身后追击的对手展开了一场冲刺跑,占据身位优势的他一路沿着边线狂奔到了禁区附近。这一连串短跑运动员般的动作让沉寂的看台再次复苏,大家如同在观看一场田径比赛。

米乐动作连贯,没有下到底线,而是直接起脚传中。球速并不快,飘向了禁区中路。似乎传晚了,冲入禁区抢点的穆铮已经跑过了,球在他的身后。看来这次传中球要被对方拍马赶到的中后卫解围了。

不对!这球不是传给穆铮的!从后面高速插上的邝灏在禁区外跃起,不擅长头球的队长做出了一个极富想象力的鱼跃冲顶,抢在北川中后卫的身前顶到了皮球。球下坠到草皮上又快速弹起,任凭门将在门前极力舒展,也没有阻止它跃进网窝。

“江元一中队进球,进球队员是8号,邝灏!场上比分,3:2!助攻来自22号米乐!”这次播音中,岳隐加强了“三比二”这个比分的音量。她在提醒所有人,一中毫无争议地再度取得了不可撼动的领先。

队长不愧是队长。

走回防守位置前,米乐给场边的我比了个剪刀手。这就是他说的庆祝姿势吗?也太简单了,不过助攻和进球是两个概念。

听到岳隐在拍了,赛后我想好好看看那张照片。

落后的北川有点失落,但金旻还在鼓励队友。重新开球的他们再次攻到了禁区前,金旻和安东佑的拉扯让内田获得了一次远射的机会,但在他起脚之时,黄敏学从身后赶到,把球捅到了一旁,叶芮阳适时地将它一脚塞给了回撤接球的邝灏。北川在下半场严格限制了我们的出球,以阻碍攻防转换,使得我们一时间相当狼狈。但不久前的丢球给了他们沉重的打击,我们的皮球再度从容通过中场,这就意味着新一次的打击即将来到。

果然如此。拿到皮球的邝灏第一时间过掉了贴身逼抢他的中场球员,稳健地带球快速推向对方禁区,场上至少还有三名身着白色球衣的队员在参与反击,“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我算是有点明白姐姐为什么总说她喜欢白色的球衣了。

水银泻地的防守反击打到了北川禁区的前沿,邝灏将球轻轻往左一推,穆铮轻松接到传球,瞄准球门右侧一脚干脆利落的射门,皮球稳稳地打入了网窝。一旁热身的我们纷纷拥抱到了一起,都没看到场上队友的庆祝动作。回过头来时,穆铮都跑到场边了,教练伸出手来跟他很响地击了一掌,随后笑着拍了每一个跑过来的球员。看台上更是欢声雷动,岳隐的报幕直到北川重新开球才传来,想必她除了拍照外也需要时间去释放兴奋的心情。

大起大落的比赛,两球领先到被扳平,现在进入最后的十分钟,我们又再度取得了两球的优势。而对手的信心必然遭到了一次摧毁。尽管金旻的喊声近乎嘶哑了,但体能下降以后,他们确实难以组织起有效的进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们渐渐控制了场上的局势。比赛到了55分钟左右,教练终于回头看向替补席了。

“佩韦,你准备上场。”

我?仿佛是听错了。

“换门将吗?”我问。

“不换门将,你踢中场。”她很确定,虽然在我听起来像是开玩笑。

“可是我没有球衣啊。”我指了指自己绿色的队服。

“有的有的,米乐和我说过。”赵蕤说着,从米乐之前的座位下抽出一袋衣服来。我摊开一看,上面真的印了33号和Coco,而且是和大家相同的白衣。

“快去通道里换一下,不然没时间了。”教练对我笑笑,赵蕤推了我一把,我才回过神来往球员通道里跑。

为什么今天要让我上呢?而且不踢我原来的位置。还有,这球衣是米乐给我订的吗?

我整理好衣服重新出现在场边,稍稍跳了跳,活动下筋骨。场边的第四官员向主裁判做出了换人的手势。

“下半场补时3分钟。江元一中队换人,换下8号邝灏,换上33号柯佩韦。”

我换队长下来吗?虽然只剩三分钟了,但教练这么放心让我去踢这个位置?

在球场上没有时间停滞不前,既然出现在这个位置了,我就必须把该做的事做好。

邝灏摘下了队长袖标,缓缓走到场边。我想他应该会让我交给袁逸空吧?所有人都对导演了四个进球的他报以掌声,金旻正好在他下场的路线上,两队队长低低地拍了一下对方。

岳隐还在报幕,北川也连换两人,把金旻和内田都换下了,有一点围棋下到最后投子的意味。

我正准备跟走到面前的邝灏拍手时,他把队长袖标缠上了我的胳膊。

“去吧。”

完成了击掌。我跑上球场,北川的换人还没结束,米乐上来拍了我一把,随即笑笑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