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梦幻开场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3428字
  • 2021-07-18 00:10:06

“下面播报江元一中队首发名单:1号曾朔石,3号袁逸空,5号叶芮阳,6号赫明明,24号张涛涛,8号邝灏,18号黄敏学,14号阎希。主教练——王枫老师。替补阵容:33号柯佩韦,22号米乐,23号穆铮……”

我果然没能首发,但穆铮也坐上替补席是猜不到的,看来教练是想留一张底牌。我们这次排出的还是四后卫,但把防守型中场川哥换成了攻防更平衡的黄敏学。川哥在抢断后是以大脚破坏为主,出球稍微弱了点,黄敏学却可以自己带球推进,更快实现由防守到进攻的转换。由他和邝灏学长组成中场,搭配锋线上速度与技巧俱佳的阎希,我们在主打防守反击的同时并不保守。

凄寂的最后一点秋风随《公平竞赛曲》扫过大地,飘扬在体育场上的旗帜飕飕作响。首发球员们入场,随后我们跟着教练进入了替补席。看台上的老师同学来得多了些,还有不少老人和孩子。或许老人们中有几位也是一中或北川的校友,在青春年少时同样在绿茵场上奔跑过,如今岁月变迁,依然会有后继之人代表两所学校追赶他们曾经的脚步。等他们身边的孩子长到我们的年龄,可能也会穿上今天眼中大哥哥们的校服,和他们一样在历史悠久的校园里成长。而我们呢,在大人与小孩子之间,尚未被塑造成型,稚气未脱而又已看到了世界的一隅,未来也还有更多的可能。

生命真是件奇妙的事,它穿过时间的河流,不断前进。

远远望到看台上属于北川一方的位置,他们这次没打出Tifo,但中日韩三国的国旗还是如约出现。就在列队握手之时,我们的看台传来了一阵欢呼声,原来是一条横幅拉开了:“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蓝白两色的文字与背景恰好对应一中队服,而右下角则印有紫色的校徽和学校的名字。一定是姐姐她们为球队定制的,她和我说过这句诗,出自《诗经》,是古老而遥远的秦军战歌。同仇敌忾,共赴沙场,看台上的观众在比赛尚未开始时就与我们站到了一起。凛冽的阳光夹杂着深秋的寒意,让人不禁真的想到了数千年前黄土大地上闪耀的铠甲与兵戈。足球,和平时代的战争,它又一次到来了。我们没有仇恨,只有友谊和对胜利同样的渴望。

开战吧!哨响的瞬间,看台与球场上的呐喊有如大风,响彻校园内外。

北川今天没有安排安东佑首发,想必是要保护他的体力,作为下半场的后手。两位主教练的排兵布阵针锋相对,都没有孤注一掷,这会让比赛的博弈延续到最后一分钟。

率先开球的北川在比赛第一分钟就完成了一次射门,中后卫的长传找到了前场的内田,他完成了一次头球回做,金旻接到了他摆渡下来的皮球,在大禁区外不停球直接凌空射门。朔石学长做出了扑救的动作,比起我,他身高臂长,面对有高点和远射高手的球队,他或许更适合首发。但这一次他没有扑到皮球,球直接打在前来封堵的赫明明腿上出了边线。用身体拦堵这记势大力沉的射门需要足够的勇气,但明明挨了这一击后仍顽强站在球场上,只是招招手示意队友防守北川的边线球。

边线球掷出,北川的16号中场球员拿球,金旻和内田都插入了禁区,把手高高举起,示意起高球。明明守在他身前,16号稍显犹豫,正在拨动皮球准备传出时,黄敏学突然从背后闪出,虎口夺食般抢走了他脚下的皮球。断球的一刹那,黄敏学几乎没看任何人,把球扫到了半场中间,北川没有阻止住这次传球,邝灏得球便是一脚长传,皮球远远飞向了北川的半场。阎希以冲刺的速度奔向皮球即将落下的地点,他身旁是紧追不舍的北川2号后卫。

阎希在大禁区外接到了球,沿着禁区线带球,准备从中路切入,北川的2号寸步不让地跟防着他。此时无论是我方的进攻还是北川的防守都没有到位。几乎是一防一,阎希把球带到了大禁区前沿偏左的位置,面对身前的后卫筑成的高墙,冷不防用左脚打了一记贴着草皮的射门。动作极为隐蔽,犹如羽箭出人意料地离弦,2号显然是以为他还要再带两步才会射门。皮球从他的两腿之间穿过,向球门的左侧死角疾驰而去。北川的门将做出了扑救,但已是鞭长莫及。几乎贴着门柱,这一脚低射稳稳钻入了球网。此时比赛时间才仅仅过去了不到三分钟。

看台上似乎沉默了几秒,随后是雷暴一般的欢呼与掌声。进球的阎希冲向了给他传球的邝灏,队长把蹦到怀里的他高高举起。坐在替补席上的我们也按捺不住了,米乐一把抓住了我,赵蕤和穆铮也在振臂高呼。岳隐在广播里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江元一中队进球,进球队员14号阎希,场上比分1:0!1:0!

丢球后的北川有些没回过神来,内田摇着头走到中场把球传给了金旻。金旻没有第一时间长传,而是和队友配合稳步推进,但几次在我们禁区前沿的传递都被叶芮阳或张涛涛及时破坏了。过早丢球使北川的进攻有些焦躁,金旻喊了几次稳一稳,看准了传。几名中场队友却有点呆滞,还在不停地把球往前送,叶芮阳贴身盯防内田,断下了一个准确度不足的传球,随即交给前插到中路的张涛涛。涛涛分边,但传得有点大,黄敏学费了一番力气才在边线接到球,没让它出界。而北川的后卫已经贴到了黄敏学背后,只要他带球转身,皮球就会被立即断下。

身后有鬼!米乐看到北川后卫往黄敏学背后移动时就在替补席上喊了。黄敏学心领神会,在对手赶到之前,用脚后跟轻轻一磕,皮球杂耍似的滚向了中路。北川的中后卫正要上去截下皮球,邝灏却爆发提速,在对手赶到前将球拿到,随即往没有任何队友的前方趟了一大步,皮球穿过上抢后卫的裆下。防守球员想转身时,邝灏已拿住了皮球,一次完美的人球分过。他的面前一马平川,大踏步杀入了禁区,面对出击的门将,队长冷静地将球打向了近门柱,于是我们再次看到了球射入球网后浪花般的摆动。

仅仅七分钟,我们面对去年的亚军就取得了两球的领先。北川的门将坐在地上,而队长张开双臂绕着边线奔跑,像一只振翅飞翔的巨鸟,直至被激动的队友们追上。如此血脉偾张的梦幻开局相信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似乎昔日亚军的荣耀已垂垂老矣,正被我们的青春风暴撕得支离破碎。

两球落后以后,北川的传导变得畏首畏尾,尤其是面对黄敏学疯子般的逼抢。金旻的在场上的呼喊更加频繁,作为队长和初二的学生,他想一点点扭转局面。在一次边路争顶中,皮球眼看要落到边线之外了,他猛地从赛场里跃向外面,像篮球救球一样想把球顶回球场交给队友。结果是他重重摔在了塑胶跑道上,吓得一旁的我们都站了起来,赵蕤忙上前问他有没有事,他无奈地爬起来,背对着我们摇了摇头。按照规则,皮球在空中已提前出界,球权仍归属我方。

虽然没拿回球权,队长的以身作则还是提振了北川的士气。稳住阵线的他们开始组织反扑,依旧是利用内田的身高优势冲击我们的防守,但受到我们中后卫重点照顾的内田始终难以拿到舒服射门或传球的机会。金旻通过个人能力完成了几次打门,但威胁都不算大,不是偏出球门就是被曾朔石没收。倒是在下半场结束时,黄敏学在禁区内接到邝灏的传球,和防守球员对抗后倒在了地上。裁判没有吹罚点球,也没认为他在假摔而出示黄牌。如果能获得一粒点球,说不定我们在上半场就能终结比赛的悬念。

半场哨响,双方怀抱着不同的心情返回了更衣室。教练赞赏了我们上半场的表现,认为这是本学期甚至近几年以来我们踢出的最好表现。但比赛不只30分钟,必须在下半场保持住势头,尽早进球杀死比赛。说完他把米乐、穆铮、川哥以及几位学长叫了过去,在战术板上勾勾画画,显然是在给下半场可能登场的他们安排任务。

说不定米乐今天有上场的机会了。在初一新生里,只有他和赵蕤没有出场过。穆铮是肯定要登场的,还有可能上阵的就是川哥跟王晓亮、许祥两位学长了。穆铮和王晓亮应该只会上一个,毕竟都是进攻型球员,只要我们没有被连扳三球,不太可能让他们同时上场。许祥在右边,和米乐倒是有竞争关系。川哥的话,多半是有机会的,大概会在下半场中后段被换上加强防守。

我是没有机会了。如此重要的比赛,除非学长受伤或被罚下,不然是不可能动门将位置的。不过,看着大家兴奋的样子,我倒也没有太失落。只要能赢球,我不上也问题不大。

“柯柯,我们也去听听战术吧,说不定今天有机会呢。”赵蕤在一旁提醒我,说着便把我拉到了教练那边。有时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教练的预判是,下半场安东佑必然会登场作为组织核心,我们需要有一个人从始至终死死缠住他、消耗他。在客场比赛时,川哥完成了这个任务,让他在半场比赛就知难而退。毫无疑问,现在场上球员里能胜任这一位置是黄敏学。但他的体能毕竟有限,这么看来,川哥基本是锁定下半场的出场名额了。

铃声响起,我们再次进入通道。米乐在拐角里拉住我,让我猜今天他能不能上。我说你一定能,而且会像之前对外校的友谊赛那样,收获进球或助攻。他乐得连连说借我吉言,还说要是能进球一定会有特别的庆祝动作。

知道自己有机会上场真好呀。我真的很想看看他的庆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