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咖啡与太空漫游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4585字
  • 2021-07-18 00:08:24

然而星期五放学以后,我还是没逃掉咖啡。老班在下课后第一时间喊我去办公室。乖乖跟着,发现黄老师也在那里等我。按理说,我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两百名出头,实在不清楚为什么老师们要这么“兴师动众”地找我谈话。

他们没夸我,也没骂我,起先只是围着老班的电脑拖成绩表。班会课说过多少遍了,中考不只是考语数外,政治历史的分也是分啊。你这两门课再多考几分,稳稳地进前两百了。老班这么说着。

可是刘老师,你晚自习好像不太给政治历史留作业时间呀。当然,我可不敢把这句话讲出来。

“佩韦,你知道你的朋友考得怎么样吗?”一旁的黄老师问,面容很和善。老班也笑着望向我。

我的朋友?为什么会问我这种问题?很久没人向我问我朋友的事了。兴许是我本就没多少朋友吧。

“我……我不清楚老师您说的是谁?米乐吗?还是叶芮阳?或者说是……”

“就说说他们俩吧。”黄老师打断了我的支支吾吾。

“他们考得都比我好。叶芮阳应该是153名?米乐更好,31名。我比我的朋友差远了,下次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别低着头,我们又不是来批评你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老班用手拍拍我的脑袋。

我更疑惑了。

“成绩咱们可以慢慢提升,老师们都能看出来,你是个对学习挺上心的小孩,而且自觉性很高。所以我们都相信你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黄老师的话似乎解释了他们为什么要找我来。大概是想激励激励我吧,毕竟你朋友成绩都这么好了,你自己还不得好好加油?但说这话之前,得照例来一段“赏识教育”的心灵鸡汤。

“‘什么是赏识教育?’‘就是不管他是疯子还是傻子,一律说,你真棒。’”好像是在哪部电视剧里看到的话吧,我记不清了。我认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这些话对我没什么效果。

“不过老师们最欣赏你的不是这些。”黄老师突然话锋一转,“而是我们觉得,你是个可以感染和影响别人的孩子。”

啊?

望着愣住的我,两位老师一再对我说放轻松点,不用特别严肃。但这很难,不只是因为我在办公室里,更因为我觉得“影响别人”不是一个好词。至少在学校里,每个学生最常听见的就是“少影响别人”这样的训诫。

“不要害怕。我们说的影响都是好的影响。”黄老师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就拿我们班的米乐来说吧,他的语文成绩进步很大。他说作文里引用了不少文学社活动中看到的诗词,而带他去文学社玩的是你。他还跟我说你喜欢读书,正因为老和你呆在一起,他也变得愿意看书了。”

“叶芮阳也跟我说过,他平常在家老静不下来,总想着玩。但是和你在学校自习的时候,他似乎就特别容易静心,效率也很高。”老班也开口了,“你们之间还经常讨论问题,是这样的吧?”

“可这些只是平平常常的小事呀。我没做什么。”我低低答道。

“不要小看了这些小事。它们对你和你的朋友都是很重要的。托尔斯泰就曾经说过,‘所有能产生巨大影响的思想总是非常简单的’。你身上其实就有一些非常单纯而又闪光的地方,大家都能感受到,也都会喜欢。老师看得出来,你是个喜欢思考的孩子。但老师想告诉你,比起知识,生活是同样重要的。德国的大诗人歌德就说,‘一切理念都是灰色的,生活的金树常青’。在生活中,你要更活泼一点,更自信一点,这样各方面一定差不了,大家也会更喜欢你。”

我不知道黄老师说的那种精神是什么。但不知为何,听他这么讲着,我的心情确实宁静平和了不少。

他一定读过很多书,读书真好呀。

“这小伙子真不错,我都想把他弄到自己班上了。”他拍拍我的肩膀。

“得拿你们班第一来换,不然免谈!”老班这话顿时让我感觉自己是有点价值的,像个在足球转会市场上会被大家竞购的自由球员。

“那佩韦肯定不答应,米乐和他可好了。你看,现在就在门口等他呢。”

我往外面望了望,米乐真的在门口晃悠,叶芮阳也在。

“明天要和北川比赛吧?回去好好休息。”黄老师说,“去找你的朋友吧。”

“和北川中学比赛?”老班一听精神了不少,“那得好好踢,别给我输了。好了,好好放松一下吧。今天晚自习也是放电影,考了一周试辛苦了。”

我谢谢了两位老师,说你们也辛苦了,跟他们告辞,转身出了办公室。米乐和叶芮阳见我出来就问我是不是挨骂了。这回我没说谎,跟他们讲没有。于是他们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秦汉广场吃顿好的,毕竟今天看电影,晚自习不点名,平时来的那些人大多都回家了。

我没什么意见,问川哥人呢。叶芮阳说他感觉没考好,压力有点大,回去学习了。

川哥和叶芮阳考得差不多,都是一百多名,在普通班是前三的水准了。米乐这回考得是真好,在全校排三十一,语文进步尤其大,考了94分,应该是年级前几名。他说写作文时用了很多上次读诗会里的诗句,老师给了高分。我这才知道活动结束以后他把周老师的那些稿纸全都要走了。

“柯柯,你要努力了哦,这是你最擅长的一门课了,下次可不能比我低。”聊到语文成绩的时候他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像抢了我的风头似的。

“你们能别这样吗,让我这种考80分出头的人怎么活呀?”叶芮阳看似很不满地砸了咂嘴。不过他的数学英语都足够好,加上生物地理也不错,虽然语文考得一般了点,总体成绩也挺好的。

“这话说的,你和川哥都一百多名,那我这种两百多名的日子怎么过?”我也假装不满地耸耸肩。

“我觉得这就像中国队的排名一样,你看,大家都天天骂,把国家队当痰盂,实际上国际排名基本上在七十多名。但FIFA(国际足球联合会,简称国际足联)的成员有两百多个呢,那些排在中国队后面的是不是都要切腹自尽了?所以咱们还是想开一点,别老比来比去的了。”

这是实话,如果旁边再来一个成绩比我稍微差点的同学,说不定觉得我们三个在炫耀呢。实际上都是各有各的烦恼罢了,成绩可能会有差别,但是承担的压力说不定程度上差不多呢。

叶芮阳突然毫无预兆地傻笑起来,如果不是穿着初中校服,街上的人估计都会以为他是个神经病。我们问他怎么回事,他喘了两口说,我们年级正好六百多人,把国际足联的成员数乘三差不多就是年级人数,再把国家队的排名乘三,和我的排名几乎一致。也就是说,我在学校的水平就相当于中国队在世界足坛的水平。

“道理我都懂,但怎么就感觉在骂人呢?”米乐边笑边推了叶芮阳一把。当小孩真好,在大街上打打闹闹也不会有人管。

我们在秦汉广场选了一家干锅店,点了一大盆虾。叶芮阳说他的理想就是吃虾吃死,不过菜上来以后他还是谦让了一番。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加水涮青菜的阶段,反而是米乐盘子里的虾壳最多。不过,很奇怪的是,米乐中途曾说要上厕所,离开了挺长一段时间。他一回来,叶芮阳就说自己也要去卫生间,仿佛传染了。

“话说川哥他爸妈也盯他盯得很紧吗?”米乐问。

叶芮阳大口嚼着粉皮,“一点也不,跟我老爹完全相反。他做什么事爸妈都支持。”

“那为什么他这么紧张,本来我还指望能四个人出来打打牌呢。”

“原来你想打牌,我还以为你今晚我拉我去哪个图书馆自习呢。”我边用漏勺给他捞菜边说。

“我才懒得去呢,刚考试完,明天还有比赛,谁想去图书馆啊。”说着呢,脸又被捏了,“怎么,你想去?想去我就陪你去。”

我当然没这个想法。

“我其实挺理解川哥的。我嘛,其实压力倒没那么大,毕竟我说啥老爹都不听,动不动就说我叛逆、青春期,哪跟哪啊?反正从来都不相信我,没法交流。于是我就觉得学习跟他没关系,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把成绩搞好就行,叫他无话可说。倒是川哥,他爸妈是大学老师,人都很随和,没给他太多要求。父母完全信任他,他肯定就觉得自己要好好表现才能对得起他们。而且他家人实在太厉害了,几个哥哥姐姐不是哈佛耶鲁就是牛津剑桥,去北大清华都不算新鲜事呢。你想想,他压力能不大吗?”

“乖乖,这也太吓人了吧,在我们老家要是有人能考上清北,那祖坟都不是冒青烟了,得是放烟火。”米乐听得连连摇头,“不过,我好像是第一次听叶老大你这么说川哥欸,有点不习惯。看来他对你还是很重要的朋友呀。”

“哼,关心儿子是爸爸分内的事。”

吃完了饭,我们仨在商场里逛了逛,发现影院没上什么好片子。米乐抱怨叶芮阳非拉我们出来,结果院线的片子还不如学校放的。叶芮阳一摊手,说他也没办法,谁让影院排的这几部科幻片实在是口碑一般。

“话说现在的科幻真不如以前了,尤其是国外的,套路千篇一律,结果大同小异,跟网络爽文没什么区别。要我说,最好的还是《2001:太空漫游》,68年的片子呢,虽然看了三遍都没太看懂,但我会去看第四遍的。”[1]

叶老大的科普小课堂又开课了。

“你知道刘慈欣怎么说的吗?大刘看这部作品时和我们一样,是个中学生,不过他看的是小说。你们等等……”他打开手机,焦急地点着,所幸很快找到了要找的东西,“‘记得20年前的冬夜,我读完克拉克的《2001:太空漫游》,出门仰望夜空,突然感觉周围一切都消失了,脚下大地变成了无限延伸的雪白光滑的纯几何平面。从此以后,星空在我的眼中是另外一个样子了,那感觉像离开了池塘看到了大海。这让我深深领略科幻小说的力量。’说真的,虽然我不太能看懂电影,但是看完以后的感受真的和他一模一样,生活中的一切好像都变了个样子,头顶的天空更深更远了。”

我们走到了街上,带有寒意的秋风吹到我们脸上,叶芮阳的牙齿在颤抖,像是被冻着了,实际上是很激动。我不禁抬头望了望天空,这里的灯火太密集了,看不见几颗星星。夜空中除了黑暗与光芒几乎一无所有。

“宇宙何其广大,人类又何其渺小呢?看过了这样的作品,那些人类胡编出来的和外星人的打打闹闹实在是不值一提了。你们想过吗?如果有一天,真有一个比我们领先无数倍的文明前来入侵,那人类会怎么样?地球会怎么样?”

“要是他们比我们先进很多,应该不太看得上地球的资源吧?”米乐回答。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们根本没有我们人类所具有的一套情感与价值,对他们来说我们像苍蝇和蚊子一样。生命是什么?他们恐怕就没有这个概念。几十亿人,动动手指就随便消灭掉了,完全不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说不定下一秒,就有一个外星文明按下摧毁地球的按钮了。”

“好可怕。”米乐打了个哆嗦,望向我,“不会这样吧,那我们的日子可怎么过?”

不知该说什么,除了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我觉得叶老大说得有道理,人类的命运说不定真的可能会陡然间毁灭,就像一个人没法知道他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

我们走离了广场,人和车辆都稀少起来,夜空也逐渐幽深与神秘,像未知的命运一样,掩埋了无尽的猜测。

“我讲得好像太吓人了。”叶芮阳挠了挠头,“自己都有点发毛了。”

“你真把我搞慌了。”米乐皱皱眉毛,“我刚刚都在心里求老天保佑了,让我死之前全世界都平平安安的,不要大家一下全没了。”

是啊,我们总有一天都要死的吧。我会死,叶芮阳会死,米乐当然也会死,在路上看到的一草一木都会死,刚刚从眼前飞过的那只飞虫可能下一秒就死了。但死距离我们应该还很长,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担心世界会在我们死之前毁灭了。

“人类还是缩起来比较好,别让外星人给找到了。不过,也不是想躲就一定能躲掉的吧。真不知道怎么办,在宇宙里,整个人类就如同一个人,都是脆弱的。”

今天讲了好多,也听了很多。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生长,但描述不出来,只能把目光再次投向头顶。夜空深邃而奇妙。不能知道的事太多,唯一确定的就是我们三个并肩走在路上,风正从我们的身上流过。

[1]《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是由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根据科幻小说家亚瑟·克拉克同名小说改编的美国科幻电影,于1968年上映,被誉为“现代科幻电影技术的里程碑”。影片获得当年最佳美术指导、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4项奥斯卡奖提名,获最佳视觉效果奖,获1968年英国电影学院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最佳美工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