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雨幕中的激战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4265字
  • 2022-01-11 21:21:00

“肩膀,是肩膀!”叶芮阳对裁判一遍遍地解释着刚刚球碰到的地方,用手拼命拍打自己的肩部。雨从他的脸上滚下来,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要哭了。但裁判仍不容质疑地摇头,认为内田的头球攻门顶到了他的手上,是一次要判罚点球的手球犯规。队长邝灏领着袁逸空和赫明明上去围着他。我也想去了,可在走过去之前他就示意我们散开,不然将出示黄牌。

判罚无法改变。所有人都退到了罚球区以外,20号安东佑抱着球走进来。

“一中门将,不能提前移动,明白吗?”裁判把哨子握在手上吩咐,“北川主罚球员,射门动作必须连贯,明白吗?”

我们都点头了。球被放在点球点上,球场内外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有雨还持续不断地落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他助跑了,准备用右脚射门。过程非常连贯,看得出是想打我的右手。身体比大脑做出的反应快得多,我迅速扑向了右边,尽力把手臂撑开。该死的皮球飞得很高,我没有够到,它擦着横梁进入了网窝。看台上爆发出雷鸣般的呐喊,罚进点球的韩国人在雨中跃起庆祝,我失落地站起来,再次把手臂拍向横梁。两分钟前门框帮了我一次,但这回运气没再站在我们这里了。

然而裁判的哨子在欢呼中颇为不合时宜地响了,这回轮到北川的球员围了上去。看台也出现了零零星星的嘘声。

执法者认定北川主罚球员的队友提前进线犯规,进球无效,需要重罚。内田双手合十跟裁判理论,声音很大,说的是中文,只是重复一句话,“没犯规”,带着他奇怪的口音。显然,提前进线的是他。金旻把他拉开了,说没事让东佑再踢一次,照样能进。

安东佑又一次抱着球走向了点球点,对我笑了笑,感觉他有点无奈。一切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的助跑距离明显变长了。会改射门方向吗?他还在后退,似乎是一种心理战,给我更多的时间去揣度他会往哪踢。足够自信的球员会罚同一个方向,比如施振华。而他把距离拉得这么长,现在还没有停下来……是故意想骗我,让我以为他会打左边,然后再次往右踢吗?还是……

他的助跑开始了,中间有些许停顿,是节奏的变化。在雨中,他奔向皮球……

回头,我确定球落到横梁后面了。叶芮阳冲上来紧紧抱住我,仿佛我踢进了关键一球。防线的全部成员都围住了我,或拍肩膀或摸头的,头发上的积水全被薅下来了。摇头的变成了刚刚欢呼雀跃的北川队员们,看台上的叹息声像聚集的乌云。

也有运气成分,他脚下有点打滑,球飞向了中路,没有移动的我将点球托出了横梁。

“柯柯,你今天就是叶芮阳的亲爹了。”川哥笑道。叶芮阳回骂了他一句,说他妈妈就在看台上,结束了别忘去叫奶奶。

我是不太希望收个儿子,要是有人叫我妈奶奶,那可太别扭了——她没那么老呢。

安东佑再次开出角球。这回球直接被袁逸空解围出了禁区。对方的后卫来了一脚远射,把球送上太空。

罚丢点球后,北川的攻势有所减弱。在邝灏的组织下,我们也完成了几次打门,但威胁都不算大。随着中场哨响,我们踩着湿滑的人造草皮回了更衣室。

看得出大家都累坏了,作为门将我可能算是场上最轻松的一个了。包括加油助威的替补球员在内,大家都淋了一身雨。王教练也不例外,一直坚守在场边的她头发都有些乱了。一进门,她为我们鼓起掌来,夸大家上半场的表现是好样的。

岳隐也跟着进来了,吓得正脱衣服的男生们赶忙放手。还好她没有一点拿相机拍摄的架势,而是掏出纸来分给每一个人。直到下了场我们才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狼狈,一个个蓬头垢面的。

“冷吗?”米乐接了岳隐的纸,没经过同意就来擦我的头发。

“还好,你呢?”我看到他的头发也都垂下来了,衣服也湿了一大半。虽然没上场,他仍在场边和我们一起战斗。

“大家有没有比较累的?如果体能出现状况了,要及时说出来。”教练围着我们转了一圈,又走到几名球员面前讲了比赛中的注意点。只有她一个人没拿纸。最后她到了我的面前,没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脑袋,顺带也拍了拍米乐的。

我觉得所有人好像都拧成一根绳子了。

下半场比赛开始,率先换人的是北川中学。安东佑被换下,这让人有点诧异。不过就上半场最后的情况来看,他拿球出现了几次失误,似乎是体能跟不上了,罚丢点球可能也有影响。

韩国人也不是每个都那么能跑的?就像内田也不是技术流?可能因为我们都是业余的,而且都是小孩吧。我们还没被塑造成型,和专业的大人们相去甚远。但是,有他们这种水平的,或是说比他们强的小孩,在日韩到底有多少呢?

来不及想这么多了,战斗重新开始。随着体能的逐渐下降,技战术水平在降低,上半场还比较流畅的攻防开始沦为中场的缠斗。哨声不断响起,看台和替补席的呼喊此起彼伏。裁判在下半场出示了三张黄牌,我们这里有一张是给川哥的,他在和金旻的缠斗中放倒了对方。

场边的教练打出了他的第一张牌,让黄敏学上场换下川哥。他走下去时有点一瘸一拐,赵蕤和米乐在场边接他。

会不会换米乐上?说实在话,我很希望他尽快获得登场的机会,但是今天这样的肉搏战,他上来了真的好吗?

黄敏学登场就是一次逼抢,几乎是要贴地铲球了,湿滑的地面让动作变得更为流畅。虽然把球拦截下来,但裁判还是吹了危险动作犯规,给了北川一个定位球。

“学学,你注意点动作!”穆铮在提醒他。他没搭理,继续追球去了,像只追杀猎物的猎犬。

火药味在升级。体力不支让我们的动作变形,雨水加剧了球员心态的焦躁。黄敏学虽然不高,但骨子却硬得很,拼抢的积极性明显胜人一筹。金旻在带球时竟直接被他抢断了下来。没有犹豫,他像开了马达的四驱车,带着球就往前狂飙突进。中场抢断后的快速反击本是北川的拿手好戏,却被黄敏学在他们的主场复制了一遍。回防的球员无奈之下只好把他放倒,又是一张黄牌。这回黄敏学没有多嘴,而是迅速起身把球摆到事发地点,一脚传向前。定位球快发,他找到了边路插上的张涛涛。此时涛涛无人防守,北川的球员还没回过神来,甚至犯规球员还准备和裁判解释。黑衣人理都不理地跑到前方执法了。

穆铮已经插入禁区,涛涛的一脚传中球穿过雨幕奔向前点,穆铮把自己的身体抛出去,尽力甩头,球奔向了北川中学的大门,越过了门将的十指关,进而砸在了横梁之上,弹出门框。仅仅是一刹那,球场与看台上所有北川同学眼前可能都闪烁了一秒钟的黑暗。

就差了几厘米,门框在上下半场各帮了两队一次。

完成这次精彩的攻门后,我们连换了两人,阎希换下穆铮,许祥换下张涛涛。阎希一个人顶在最前面,寻找反击机会。许祥则是工兵,客串右后卫的位置,加强防守。

时间应该越过50分钟了,双方仍破门乏术。金旻在中场接到了球,几分钟前的一次角球进攻,我听到他在禁区里干呕了,但他仍在掩饰不适。大概要回传吧,他前面已经是许祥和黄敏学在阻挡了。然而看似精疲力竭的他突然一个加速变向,过掉了许祥。黄敏学上去堵拦,两人的身体硬碰硬撞在了一起,黄敏学倒在了地上,金旻也踉踉跄跄,最终坚持着没倒下。裁判没有吹哨,双手平举,指向了进攻方向。这是进攻方有利,不吹罚犯规的手势。重新找回平衡的金旻带球杀到了大禁区前沿,内田竭力为他扯开了空间,赫明明上前防守,金旻的手臂微微张开,做了个疑似犯规的推搡动作,闪出了空当。他大力的远射像一颗掷出的铅球,但被压得非常低,直奔球门而来。

角度太正了,我抱住球后把它死死压在了身下,好像在把残留球上的力量一点点转移到土地里。角度刁钻一点,肯定是一记世界波了。这次中场的连续盘带过人实在是赏心悦目。

裁判示意我不要开球,我这才反应过来有两个人躺在了球场上。金旻就在面前,黄敏学倒在远端。金旻还好,抽筋,但也疼得直锤草皮,明明和内田在帮他压腿了。

黄敏学怎么样了?大家都在围着他。看不清,我应该上去的。

我确实去了,替补席上的穆铮也跑了上场。学学捂着大腿仰躺在草皮上。作为队友,我最开始想的居然是他是不是想要让裁判给金旻出黄牌。然而他没有喊一声,也没有滚一下,只是紧紧咬着自己的牙齿,哼都没有哼。

“学学,你伤到哪了?告诉我!”穆铮在呼唤他。

“没……事。”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两个字。这明显不是在表演,而是在克制自己。他一定费了很大力气,受伤了都不喊一声疼,简直是把疼痛感打碎了往肚子里咽。强大的意志力和自尊心让他如此坚强,我刚刚竟然那样揣度他,亏我还是他的队友。

是不是我对很多人的判断都有错误?

穆铮和赵蕤驾着黄敏学下场了。比赛重新开始,所有的注意力都必须回来,无论我有多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这里简直就是战场。

几分钟后,我看到学学重新站到了场边,裁判示意他可以回来了,尽管他跑起来有点别扭,但又奔着球的方向去了。学学的及时回归大大提振了士气,比赛在一分一秒地走向终点,但精气神没有涣散。北川出现了一次中场传接球的失误,黄敏学断下球,回身交给了邝灏,队长给出一脚精准的长传。阎希在北川的禁区前沿接到了球,此时距离比赛结束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面对防守球员,他停顿了一下,做出一次假动作,随即在空当里起脚打门。另一名后卫及时过来协防,把自己甩到了草皮上,用腰部封堵出了阎希的射门。裁判吹响了比赛结束的三声长哨,堵枪眼的北川后卫还没有起身,痛苦地在地上翻滚了两下。阎希关切地蹲下去拍了拍他。

战斗是结束了,但双方将士还保持着拼搏带来的肃穆。没人说话,都上去看被球闷到的后卫了。好在过了一会,他缓了过来,邝灏和金旻把他拉起来。于是大家都走回中圈,列队握手。替补席上的球员们也上场来打招呼了。

“不错的扑救。”高高的内田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一时间想讲句日语回应他,不过我实在也不知道多少,只好笑笑了。

“学学,你还好吗?”我听到米乐在问了,一回头,学学正用双手撑着膝盖喘气。

“硬伤,没多大问题,疼几天就好了。”他吃力地笑着,拽了一把米乐伸向他的手,慢慢把腰挺直了。

雨停了,我们走向看台去谢场,学学走得有点勉强,由穆铮搀着。我看到叶芮阳的妈妈了,她没有打伞,陪儿子一起站在雨中。秋日的鸟鸣回响在北川中学百年历史的校园里,一场来之不易的平局,今天我们在这里全身而退,继续排名小组榜首。湿漉漉地返回更衣室,教练夸奖我们之余,还让我们赶紧把身子擦干,避免感冒。说完她就转身出了门,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换衣服了。叶芮阳第一个弄完,开门就要出去,却听见教练在门外说,换完衣服要打扫干净卫生才能走,不能在人家的更衣室里留一点水迹和垃圾。不过,你今天例外,妈妈在门外等着你呢。

同组比赛

理工附中2:0实验中学

江元市市长杯足球联赛(初中组)小组赛积分榜(C组)

江元一中 2胜1平0负,进5球,丢0球,净胜5球,积7分

北川中学 2胜1平0负,进5球,丢1球,净胜4球,积7分

理工附中 1胜0平2负,进3球,丢4球,净胜-1球,积3分

实验中学 0胜0平3负,进0球,丢8球,净胜-8球,积0分

(小组前两名出线。)

江元一中队内数据

射手榜

球员进球数

穆铮 2

王晓亮 1

邝灏 1

阎希 1

助攻榜

球员助攻数

邝灏 2

柯佩韦 1

张涛涛 1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