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可能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6245字
  • 2021-08-08 12:39:45

还有一刻钟。体育场的电子屏幕已经打出了两队的名字和比分。江元一中,白色,0;五十四中,绿色,0,绝对平均的比分闪烁着无数的可能。我们终于走到了这座舞台,它呈东西走向,坐落于奥体中心宏伟的主场馆旁别,草皮被打理得整整齐齐,夏天的风吹起那股绿意,沁人心脾。刷上不久的白色线条和更换一新的球网在同场边的我们一同默默等待比赛的开始。

但来的人还是太少了呀,基本是我们的家长、老师和同学。看台被划成了两块,分给了两支球队的观众,中间是留给嘉宾们的主席台。来者基本都穿着便服,一副要翘着二郎腿闲聊嗑瓜子的样子,似乎和我心中决赛的那种严肃不太匹配。

可能在他们眼里,终归是孩子间的小打小闹吧。“还是学习重要。”待会一定会听到这样的话,至少昨天爸爸对我说了。虽然他没怎么反对过我的兴趣爱好,但这句可能有些无心的话还是像一盆浇下来的冷水。我很贪心,不仅想得到亲人的支持,还得是那种认认真真、感同身受的支持。

“我还以为会有很多人呢。全套设备都扛过来了,结果看台上还是稀稀拉拉的。”不由得抱怨了一句。

“你看看你,平时还说我中二,你自己也没强到哪去嘛。你以为真会和日本动漫的大结局一样吗?到了最后一场比赛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拉倒吧!我看你还是回去讲相声吧,少在这凑热闹!”

“嘿嘿,岳隐,我昨天梦到今天的结局哦。我们两支球队会殊死拼杀到最后一刻,在比赛哨声吹响前的那一秒,黎彬用一记精彩无比的射门洞穿了你们队长的大门,把你们全队的人都打趴在地上。你目瞪口呆地望着球场,说了一句‘啊,怎么可能’,然后……”

“你还说自己不中二!什么玩意啊!哼,没人告诉你梦都是反的吗?你已经输了,做好心理准备吧!指不定就是小叶把你们的门将连人带球砸进网里呢!”

但如果你们输了,我不会第一时间庆祝,而会先来安慰你。小白,你到时候想哭就尽管哭吧。

虽说是外场,而且不是专业足球场,但奥体中心毕竟是全市最富盛名的体育场。去年就曾来这里看过外校和北川的决赛,现在自己站到活生生的草皮旁别,那股激动的心情还是很难抑制。距离我们能触及的最高荣誉真的只有一步之遥,简直像一场梦,一场青春年华里做了一遍又一遍都不愿醒来的梦。工作人员在我眼前将高高的奖杯摆在了球员通道的门口,队员们上场前会从它两旁经过。我知道它只是铺了一层薄薄的金箔,不用花多少钱就能在网上买到一模一样的,但刻在碑座上的“第23届江元市市长杯冠军”是无可取代的,何况这是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凭自己的力量把它收入囊中。

该去更衣室了。一切都已准备停当,但还有一点需要强调,尽管有些迷信的成分——不要在夺冠前触摸尚未属于自己的奖杯。即便只是一堆金属与塑料的混合物,但它也是神圣的冠军奖杯,人要心怀敬畏。

尤其是你,千万要管住自己的爪子,不然我就把它剁掉!我反复嘱托了他好几回,就差没逼他赌咒发誓了。望见他那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对大家的信心也油然而生。这是最后一次在更衣室里准备上场了,一切都是那么平常,平常到我产生了这不过是场无关紧要的小组赛的错觉。镇定自若的同时,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好,衣服拉平,鞋带系牢,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上赛季的阵容已完全配得上夺冠了,只是运气使我们倒在了最后一秒。而今年,扛着伤病的一路披荆斩棘加上这份赛前的气定神闲,在我心中,任何迹象都在表明我们会苦尽甘来,最终捧起冠军奖杯。

这个世界一定会给努力者回报。要是埃文也在就好了。听着铿锵有力的《公平竞赛曲》,我们可以共赴战场。廉价的奖杯、松散的组织、寥寥无几的观众,这大概就是我们国家校园足球比赛的现状吧。不过又怎么样呢?万众瞩目的舞台本就不属于普普通通的学生,我们始终是在自己的时间里为了爱我们的人与自己而战。

报幕开始。猎骑兵的首发是3号米乐,4号李百川,5号叶芮阳,6号赫明明,9号阎希,10号卢卡·米哈伊洛维奇,22号何宏晖,23号柯佩韦。替补是1号赵蕤,2号索鸣、7号穆铮、8号黄敏学、11号乐奔、12号胡吟秋、14号李文谦、21号洪桉、32号徐牧。看台上还有17号萧祺。我们的18名球员全部到场了,在各自的位置上整装待发。郊狼排出的首发阵容是1号甄格,2号葛行星,3号满林,5号陈延灞,7号乔立,8号王锐,20号黎彬,32号叶君放。在没有那么响亮但仍然令人兴奋不已的掌声与欢呼中,柯柯和陈延灞走到了三名裁判面前。命运的硬币在太阳下光彩熠熠地转动,决定了我们今天将先从左向右,也就是从西向东发起进攻。从站位上看,五十四中排出的是八人制足球中最经典的331阵容,出现在他们的左路,我们的右边的中场球员是弟弟,和米乐的直接对话已无可避免。而黎彬将在卢卡的防区活动,在中路连接他们的是王锐。我们的阵型是421,继续立足防守反击。阿晖将延续他之前的任务,死缠对方的中场核心黎彬。

身经百战后,我对一中磨砺出的意志深信不疑。一旦取得领先,我们守住优势的决心便岿然不动。只要先进球,胜利便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来吧,“衣青云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1]。没有挥舞的旗帜与震天的呐喊,乃至看不见相伴相随的战马,我们洞穿狼群的长枪与箭矢仍会划过银河。猎人打狼,理所当然。哨声吹响,围猎也将开始。米乐将球传给了阎希……

“我来了哦。”有人将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还好我提前按下了快门。

“嘿,你怎么混过来的呀?”

“我说自己是一中的摄像师呀。”她举起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平常都是你忙着拍照和报幕,最后一次了,我也想来帮帮忙呢。”

“你是想近距离看你弟弟踢球吧。”洞悉一切的我朝她眨眨眼睛,“看在是自己人的份上,我就不拆穿你了哦。待会陪我一起去安慰小白吧。”

“就是那个‘绑架’你的小丫头?放心,她哪有我弟难对付呀。”

堪称完美了。不仅是我们今天的布阵与状态,还有最适宜比赛的天气——微风阵阵,阳光不稀薄也不强烈,铺撒在绿茵场上,仿佛大自然温和的注视。亲人在看台上遥望着我的背影,喜欢的人在场上奔跑,最好的朋友也赶到了身边。或许是该放下相机,好好欣赏与享受这短短的六十分钟。紧张吗?我问,拉住了她的手。一点也不呢。她攥得可紧了。

可是裁判的哨响了。是角球吗?不对,他指向的是门前的十二码点!怎么会这样?比赛才过去三分钟,我们就被判了一个点球。去年外校就是在开场被判罚点球而输掉比赛的,而历史竟然这么毫无预兆地重演了。这次没有什么争议的手球犯规简直是飞来横祸,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黎彬的传中球没有踢好,在反复折射后打到了卢卡的胳膊上。

“不怕,还有我弟呢。他都扑过好几个了。”见我气得跺脚,她拍了拍我的后背,“不是你们说的吗,要永远相信队长。”

可你的手明明就在发抖呀。我忐忑不安地用双手捂住了脸,有些不敢看拿着球走到点球点上的黎彬了。她也抓紧了我的肩头,只是没有像我一样选择从指缝里观看这次点球。与此同时,小白肯定也屏住了呼吸。

胜负在比赛最开始就要敲定了吗?

不可能!这是一次劲爆到瞬间点燃了白色阵营所有人的扑救!跃起的刹那,我大概跳出了体育课上从没跳出的高度,好像站在彩虹之巅,头发也被风轻轻托起了。面无表情的柯柯像得到了神谕一般从容不迫地朝着右边扑去,强有力的手掌铁面无情地将角度很是刁钻的贴地射门拒之门外。队长高举握紧的右手,就算是太阳的光芒也被他牢牢捏在掌中。

“怎么样?韦韦的那只手套可是非常特别的呢。戴上了它,他就绝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真是的,她还故作什么镇定?该庆祝的时候就要庆祝呀。

可我们的庆祝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郊狼的角球开出了,明明将它顶出,五十四中继续在禁区外围组织进攻。黎彬将球转移到了弟弟脚下,米乐在边路盯防。32号用不那么习惯的左脚兜出了传中的弧线,按理说它应该飞向禁区中路。队长已然出击准备摘球,哥哥和明明也做好了防空预警。然而极其诡异的事发生了,高速飞行的皮球在进入禁区后急速拐弯,不可思议地朝相反的方向飞去了。

那里是我们的大门。落入网袋中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甚至包括进球者。他难以置信地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直到队友们呐喊着朝他冲过来才匆匆忙忙扑向他们庆祝。

我们痴呆了似的站在原地,直到队长把球从网里捞出来丢向中圈才反应过来。防住了点球,却仍没防住开场落后的局面。难道是命运吗?我了解弟弟,他平时踢一百次都踢不出这种似传似射的神仙球。然而在我们想象中万众瞩目、惊天动地的决赛里,他兴许是踢歪了的一脚却成了石破天惊的一击。五十四中进球,进球队员32号叶君放,场上比分1:0,报幕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像晃动阳光那样令人恍惚。

“不怕,才刚刚开始,还有时间呢。”

我拽住了她的胳膊。在这种时刻我们需要团结,也只能团结。时间确实很多,可当钢筋混凝土般的防线意外出现了缺口之后,我们不得不主动出击了。对于淘汰赛以防守反击为主要策略的一中而言,这是个太过糟糕的开局。缺少攻坚武器的我们一旦不能尽快扳平比分,很可能就会像外校一样被五十四中犀利的反击咬得体无完肤。

这世上的事永远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和上一场比赛不同,郊狼锋线上最锋利的尖刀回归了。已经攻入7球的乔立趁我们大举压上之际找到了防线的空当,借一次定位球快发带来的反击机会单枪匹马搅浑了我们整条后防线,川哥和小叶的围追堵截被高速行进中的他视若无物。他杀到了我们的禁区前沿,一脚远射被奋勇出击的队长单掌扑出,但我们却未能控制下第二落点。黎彬拿到了皮球,轻轻推给了中路的王锐,王锐再分给弟弟。弟弟从来是那种只要得到一点鼓励便能信心满满全力以赴的小孩,何况他刚在决赛场上首开纪录。自信爆棚的他一改往日的风格,没有下底传中,而是内切到了禁区前,在距离球门还有点远的地方选择了起脚远射。

这绝对不是一次很好的射门机会,哥哥都封堵到身前了,完全是往他身上打。但幸运女神似乎就在今天眷顾弟弟,让他得以在“星光熠熠”的决赛场上化身为打破了双方所有部署的奇兵,如有神助般击穿了我们坚不可摧的层层防线。弟弟的皮球打在哥哥的膝盖外侧发生了变线,本应射向近门柱的它高高弹起,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地飞向了我们大门的远端。鞭长莫及,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词语。哪怕柯柯做出过无数次拍案叫绝的扑救,面对这种天外飞仙般的射门也是束手无策。这回弟弟没再庆祝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哥哥面前转过头,简单地和激动万分的队友们击了下掌。然而他再怎么平静,10分钟内梅开二度的表现也足以使我们感受到万丈深渊的寒意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几乎真的要说出那句“怎么可能”了。但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却是因为我们扳回了一城。两球落后,每个人都知道必须要加强攻势了,意外送点的卢卡更是压得非常靠前。想起之前,他还是那个有点害羞和爱哭鼻子的小男孩,如今却如此奋不顾身地在场上来回冲杀。他一定是想弥补自己的过失,即使那是无心之失,没有人责怪他,那个丢球也和他关系不大。在这场高手对决中,率先发难都是首发中相对不那么起眼的初一队员。卢卡在进攻端的英勇无畏引起了郊狼的忌惮,即便被王锐犯规反倒,他仍奋然起身拼下了球权。随着裁判做出的有利进攻手势,他用左脚兜出了一记传中球。球离开脚的一瞬,卢卡也颓然栽倒在了草皮上。而同样一往无前的还有我们唯一的前锋,阎希以一次精彩的反跑骗过了贴身盯防他的满林,灵巧地出现在了中后卫与门将之间的缝隙里。在出击的甄格碰到皮球之前,他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坚决甩出了身子。球被他的小脑门略略一蹭,落入了毫无遮拦的球门。

阎希进头球了,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呢?我的手掌重重拍在了她的掌心上,饱满而力道十足,好像正在告诉彼此我们很快就能扳平比分。然而跑进球场的医护人员让我们俩握在一起的手僵住了,比石头还要冰冷。去年的半决赛,阎希因为最后没能顶进那记能绝杀外校的头球而难过和自责了好久。我们反复地告诉他,比起挺进决赛,我们更希望他健健康康,还是那个成天跟队友们调皮捣蛋的小淘气鬼。我们不想看到他为了球队的胜利撞到门柱,那不值得。而在今天,阎希以毅然决然的勇气冲向了皮球,将它确信无疑地顶进了球门,延续着我们捧起奖杯的希望,自己却和对方门将重重地撞在了一起。他是我们初二学生里最小的一个,有几个学弟甚至都比他大呢。这小小的身躯本就一直在忍受腰背上的疼痛,可他仍是那么果决,好像大脑里从没有出现过犹豫与彷徨的字眼,连一丝一毫的停顿都不曾让我们看见。

甄格没什么大碍,阎希却被抬下来了。医务人员还走到了卢卡那里,往他的腿上喷着烟雾般的药,好一阵子他才挣扎着被大家拉起。正看着场上,担架已然落到了身边。我们不由分说地围上来,几次被医护人员要求后退。场上又是七打八了,可场下的一举一动更让我们揪心。或许有一天长大成人,我会有接受这种事实的成熟、老练与冷漠,但让我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忍受这种命运的不公实在太难了。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在决赛时会被这样惩罚?全部的努力还不如别人随便玩玩。对手看似漫不经心的射门全部得分,而拼出一粒进球竟让我们的两个同学受了伤。为了同等的东西,我们要付出接近一切的代价,这代价大到使我根本不想拥有它,但现在又绝无后悔的机会了。不,这些都不足以令我伤心到把头埋到然然怀里。他不能踢下去了,换人吧。医护人员的话成了最终宣判。阎希倒在担架里,用胳膊遮住了眼睛和无情落下的阳光,但没有藏住脸颊两侧淌下的泪水。哭是会传染的,只要瞅见一次那不甘心的眼泪,我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替补登场的是学学。在上场之前,他跑到场边,将额头贴到了坐起身接受治疗的阎希头上,似乎是想从伙伴那里接收剩下的全部能量。他有些悲伤地从我们身边经过,拍了拍胸前的队徽,没有说话,默默戴上了黑色的面具。我不清楚是不是这样,是然然跟我说的,我还在掉眼泪。决绝的身影和无力倒下的姿态像幽灵一样浮现在我的眼前,而托起如此这般悲壮的却是和我朝夕相处的同学与战友。

努力了也不一定有回报,甚至事情因为这份努力的热忱变得更糟。就在学学在场边等待着换人的当口,郊狼的反击又一次撕开了我们的防线。之前是一次角球,已经没有一个前锋的我们只能把两个中后卫推到禁区里当中锋用了。对手恰恰抓住了这个漏洞,在完成防守的同时发动了快速反击。本就少一人的我们在退防时捉襟见肘,黎彬衔枚疾走,毫不留情地推进到了中场,卢卡拼死拼活地追在他身后,想用犯规延阻狼群的奔驰。可不久前的伤势拖住了他,犯规没能完成,卢卡自己又摔在了地上。摆脱后顾之忧的黎彬送出了一记手术刀式的直塞,接到球的乔立形成了单刀之势。面对身体伸展到了极致的柯柯,乔立极其冷静地将球轰入了球门上角。一次接近爆杆的劲射,完全不给守门员一点机会。破门的7号冲到了五十四中的看台那里振臂高呼,用最强音宣告着自己要在上半场提前杀死比赛的悬念。

卢卡在这次倒下后仍坚持着要摇摇晃晃起身,还推开了起来搀扶他的对手。可才走了几步,又颓然地跪倒在了草皮上。我听到了教练的叹息,很轻很轻,她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举动。那双深陷在有了皱纹的皮肤下的眼睛闪动着光,我看不出那是悲伤还是痛心。我们失去了前锋,也即将失去今天表现最为积极的一名球员。可赛场是残酷的,狼群也同样如此。卢卡被抬下来以后,陈延灞在人群中凭借着身高优势抢到的头球再次证明了这一点。皮球重重砸在了横梁上,在一片混乱中被乔立捅入了网窝。

1:4,又是这个比分。这赛季我们曾在主场被外校半场打出这样的惨案,彼时的我们惊慌失措、失误连连。而今天这个明晃晃的比分出现在大屏幕上时,我所感到的只有无能为力的绝望与哀伤。我们真的没有偷懒畏缩,没有崩溃慌乱,始终不屈不挠地拼搏努力,哪怕肝脑涂地也依然奋勇向前。

但什么都没有得到。在我们自认为最重要的时刻,命运于无数种可能中给予我们的只是伤痕累累的黑色玩笑。

[1]屈原《九歌·湘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