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胜利之时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4512字
  • 2021-08-07 23:07:41

“我知道大家的心情都很复杂。但我们走了那么远的路,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不就是为了能登上最后的战场吗?不要犹豫,去夺取胜利,这是对对手最好的尊重,也是对我们自己的尊重!”

在过去,我或许会质疑这番话背后的坚定不移,也会思考足球是否真的是自己追逐的梦想。但当裁判吹响了终场哨,所有人短暂地在替补席前围成一个圈时,教练在点球大战到来前的最后讲话正是我此刻唯一的确信。脚真正踩在土地上时,人自然而然地被指引向了永不回头的前方。

“我现在来决定主罚的顺序。你们不要有太大压力,像训练一样正常去罚就行。”教练用手托住了下巴,冷峻地扫视一圈,之后开口说出的顺序让每个人都有些意外。但没有人不满或抱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坚定地相信这是最好的安排。殊死的拼搏中,只有怀抱着必胜的信念才能活下去。

“大家放心去罚吧,门将不一定能有预判,所以尽量打角度,千万别踢中路。”又叮嘱了一遍后,我只身走向在边线附近等待的裁判和理工队长。又一次猜边。李天城选了正面,我是反面,命运的硬币没怎么转动便沉重地落下。一中先罚。三名裁判员向我和李天城交代了点球大战的注意事项,并祝我们好运。一一握手后,我走到了14号身边。

“今天的事很抱歉。”

“加油吧。”

我们散开了。理工的同行和我走向了左边的球门,剩下的人分列两队,肩并肩站在中线上。或许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经历点球大战,紧张与兴奋同时在颤抖的小小身躯中上下浮动。

“哥哥,明天咱们就要踢决赛了。要是最后踢到点球决胜,你觉得自己会第几个主罚呢?”

“我?大概是最后一个吧。但估计也轮不到我,肯定早踢完了。”

“不一定哦。像诺伊尔就曾经在前五轮主罚点球呢。大家总认为守门员到最后才罚,要是先上去罚进了,对士气的提升一定很大。”

“随你怎么说吧。叽里呱啦,烦不烦呀!”

“嘿嘿,哥哥是怕罚丢吧?”

“哪有!你倒是要小心点,要是不敢罚就乖乖让给人家施振华!”

“我当然会第一个去罚的。阿华嘛,他可以是第五个,来个一锤定音。”弦弦眨着那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偷偷把手搭到了我肩上,“哥哥,说实话哦,我觉得你肯定能罚进。”

“凭什么呀?”为了反驳他,我不惜“自轻自贱”了。

“因为哥哥只要认准了一件事,他就一定能做到。哥哥就是这样的人。”他将一根手指戳到了我的脸颊上,还轻轻地旋转起来。

“哼,那我现在认准了一件事,就是把你摁在床上暴打一顿,我能做到吗?”

“嗯……哥哥要是想打过我的话,早就会下定决心好好练打架了。不过你一直没有哦。”他很得意地将那根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你为什么没去练呢?让我猜一猜……是舍不得我吧?所以,哥哥刚才在骗人哦。小骗子,受罚!”

说着呢,他的手像一阵闪电,在我的鼻子上迅速刮了一下。我瘪瘪嘴,翻身躺到了床上,用脚不轻不重地踢了下他的腰。想赶他走。

“就你能!睡觉!再不睡我喊妈妈了!”

“好呀。不过哥哥,你要是紧张到睡不着,我今天晚上可以下来陪你睡哦。”

“闭嘴!给我上去!”又踢了两下。虽然后来我还是爬上去了。

第二天,我们在三十分钟内就结束了比赛的悬念。弦弦制造了一张红牌,又打进了一记精彩的搓射,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机会。

如今我有了你不曾有过的经历,而它背后是过多的不幸。但无论如何,我已经把手套重新戴在了手上。有点湿漉漉的,我又在出汗,与紧张无关。湿意并未渗透指尖,我相信自己镇守的球门会像山岳河川一般稳固。

“漂亮!”

白色的阵线和底线附近的我都爆发出激动的呐喊,飘动的马尾辫以轻盈的姿态告诉了大家,我们已无可争议地先下一城。徐牧的率先出阵或许让每个人都有些意外,而她一鼓作气,干脆利落地将球打入了右侧。罚进后是头也不回地跑回了中圈,一刻都不耽搁,好像只是完成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任务。

换我上阵了。第一个对手是李天城。他在两回合里几次错失了制胜良机,而今和肩上的队长袖标一道屹立在我和门框之前。没有任何互动,他迈着坚实的脚步冲向了皮球,表现也对得起阿齐托付给他的责任。一次精彩的射门,球贴着立柱窜入死角。1:1,首回合战罢,双方平分秋色。

第二个出场的是李百川。他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助跑距离也很短,干练的选择,似乎他平时就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从未见过他在情绪上有过太大的波澜起伏。

但他怎么打了一个半高球?我的心还没来得及“咯噔”一下,川哥射出的皮球就被同行扑到了门外,随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球不高不低,打得也有点正,只要判断对了方向,门将一扑一个准。

能处变不惊地站到点球点前便是陌大的勇气了,何况射门本不是川哥的强项。在他歪过脑袋失落地摇着头时,我迅速跑到了他的身边。没什么,看我的吧。望向他黑漆漆的眼珠,我这么说着。他凄然一笑,手打在了我背上,脊梁骨一下挺直了。

“别怕!还有我呢!”叶芮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川哥朝那里去了,我踮着脚,朝他们高高举起了右臂,尽力张开自己的手掌,好像要把太阳握在手中。

理工的8号是我的第二个对手。他在两回合比赛中有过不错的表现。一记贴地球,我判断对了方向,可球偏偏从我的腋下钻入了球门。可能就慢了那么零点几秒吧,我的身体都碰到它了。比分变成了1:2。又是这样,每次都差一点点。手掌握成拳头,不甘地砸在了地面上。

还有机会!命运还能掌握在我自己手中。迅速起身以后,老叶已走到了禁区线上。“瞧我的吧。”他拾起皮球,将它顶在自己的指尖转了几圈,还轻轻往球上吹了一口气,并在它即将落下时轻巧地接住了,做出了一个要投篮的舒展动作。先前看老叶打过几次篮球,转球是他的拿手好戏。一系列“前置动作”完成后,叶芮阳将球放到了草皮上,深吸一口气,只往后退了一步。几乎没有助跑,他的大力射门直挂球门右上的死角,门将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点球就该这么罚!不给对方留一点机会!叶芮阳在决绝地进了球之后跑到底线附近,狠狠地将手掌糊到了我的手套上。隔了厚厚的一层阻碍,巨大力量带来的酥麻感仍电流般贯穿着我的手臂。

比分回到均势!第三个上前的是理工的5号后卫。这一次我猜对了方向,球被我扑了一下后弹到了立柱上。我在第一时间将反弹的皮球摁住,小心翼翼打开手掌时,球的轮廓还有一大半在门线之外呢。不声不响,我将球踩在脚下,起身望向裁判。在后者肯定地点头以后,我便缓缓弯腰把它抱在了怀里。两队彻底回到同一起跑线了,我将球塞到了卢卡怀里。他独自一人从漫长的中场线走到了门前,一路上用手轻轻梳了梳有些凌乱的栗色头发。阳光在他的卷发和肩颈间跳跃不息。

“队长,我也会加油的。”

“我们一起加油。”

即便是千钧一发的时刻,卢卡还是保持着他一如既往的认真。10号稳稳将球放在了点球点上,退到禁区线外开始了助跑。脚步有些细碎,他踢出了一记低平球。对方门将猜对了方向,球打在立柱内侧弹入了网内。这回换作另一个人在门前“捶地”了。进球后的卢卡没怎么庆祝,而是用端起来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要是没进,估计他就会用习惯性抬到胸前的手抱住仍有些乱蓬蓬的头发了。小家伙,真不会骗人,你应该表现得胸有成竹一点嘛,这样以后吹牛的时候还能说是故意瞄着立柱打的。这副心虚的表情可一下暴露了自己。我跑到他背后,捏捏他的肩膀,一把将他推回中线了——队友们正等着迎接为我们重新取得领先的功臣呢。

压力到理工这里了。第四个是替补登场的11号。他选择了大力抽射球门上沿,大概是想给叶芮阳一个“回应”,重新夺回气势,同时又急于扳平比分。但正如蒲云所说,“画虎不成反类犬”,即便是职业球员,主罚点球时也不是都敢打高球的。说是“大力出奇迹”,结果却往往是放了冲天炮。何况我们初中生比赛用的球门比正常球门矮小不少,叶芮阳的射门是兼顾了角度和高度的,只有左右两个上角才是确信无疑的死角。而这位同学的射门虽然压住了,不至于击中天上的飞机或云彩,角度却没有控制得当。腾空而起后,我像个苍蝇拍一样一掌把球拍了下来,没有任何难度也没留一点情面。场面实在有些尴尬,以至于我可能是面无表情地望向失点的对手,兴许这么一副“不怒自威”的姿态比激情庆祝有更强的压迫感。

时间接近四点了,鲜活的阳光在屏住呼吸的体育场上风一般地流动。比分来到了3:2,我们距离晋级决赛只差最后一击。王牌被留到了最后一刻,第五个主罚的球员往往是能决定胜负操刀手。我们这边有两年来三次罚进点球的黄敏学,理工会派出的想必是在本场比赛行将结束时凭借大心脏扳平总比分的艾尼瓦尔。只要学学罚进,比赛就会直接结束。而一旦没能进球,艾尼瓦尔攻破了我的球门,点球大战就会进入“突然死亡”阶段,双方无限地罚下去,直到有一方踢丢。一中只剩六个人了,他们五个都站上过点球点。毫无疑问,只要进入那个阶段,我便是第一个迎接它的人。

人不可能永远都只差一点的。戴着面具的人走向了见证生死存亡的地方,最终的命运在这次射门后会落下宣判的锤子。小跳步,他惯用的绝招。胜负在跃起而又落下的短短时刻便已然分出,强大而勇敢的心灵迸射出的意志与力量充分决定了真正的胜利者。在学学的脚接触皮球之前,理工的门将已经有侧扑的征兆。高度的紧张下,人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与精神。只要将球打入相反的角度就够了,学学的射门角度既不刁钻,速度也不算快,但轻举妄动的对手已不可能将自己颠倒过来了。这是一次十分平庸的射门,普通到放到今天所有的点射中都那么平平无奇,但却可能是我们学校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射门,它将我们送到了最终的决战之地。

学学猛地抓下了面具,扑到我的怀里。简直有点想亲亲我们的小英雄了,无数次的努力终于收获了回报,历史也在这一刻被我们亲自创造与见证。

当我以满腔的兴奋抱着他的腰将他举起来时,我陡然想起了什么。那股激昂的情绪像丢尽池塘里的小石子,短暂的响动后转瞬消退得无影无踪。

我今天好像这样抱起过另一个人,虽然是从背后。

那时他还想和我吵架来着。

大概是发现了我的异样,学学从我怀里挣脱了出来。

“队长,你把袖标给我。我带着大家去握手,你回更衣室吧。”他看着我逐渐游离的眼睛,“我之前去过一趟了。他叫我不要跟你说。好啦,你快去吧。照顾好他。”

我没说什么,将袖标摘下,转身便朝球场外跑去。在匆匆经过时,我发现了大家的庆祝竟是如此收敛。之前那些打进决赛的球队不是在场上狂奔,便是把毛巾和球衣扔向天空。大伙却都只是相互拥抱和搀扶,或是安慰倒在地上的对手,似乎只是赢得了一场无关紧要的胜利。

实现的理想便不再是理想了吗?不,可能是这背后的代价太过沉重了,沉重到最终的收获根本配不上压在我们心头的东西。

其实挺想去和艾尼瓦尔说说话的。顽强的战士没能获得走上战场的机会,这令人难过。但我必须得回更衣室了,或许早就该出现在那里了。

“恭喜你们。”

即将跑下绿茵场时,艾尼瓦尔高大的身躯像墙一样拦在了我面前,再度向我伸出了厚实的大手。他疲惫地眨巴着眼睛,脸上的活力也可见地脱落了,但手心的温度是真诚的。

“好球。”我相信自己认认真真地看了他的眼睛,也拍过了他。兴许再过一会还会和他见到,但决不是以对手的身份了。

江元市市长杯淘汰赛第二轮次回合

理工附中1:0江元一中(总比分1:1,点球2:4,江元一中晋级决赛)

三四名决赛对阵

江元外校VS理工附中

决赛对阵

江元一中VS五十四中

江元一中队内数据

射手榜

球员进球数

阎希 5

米乐 3

黄敏学 3(1)

穆铮 2

叶芮阳 2(1)

卢卡 2

赫明明 1

萧祺 1

助攻榜

球员助攻数

阎希 5

米乐 4

萧祺 2

黄敏学 1

赫明明 1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