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米乐的目标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2609字
  • 2021-08-29 13:52:39

“我就知道你会来问我。”米乐仰面躺在他的床上玩手机。他刚洗完澡,还没穿上袜子,两只小脚顺着腿从床沿垂了下来。

他告诉我,早就听说进校队要加足球社了。

“那你为什么没去呢?我以为你不晓得要试训呢。”

“谁像你这样,整天跟没睡醒似的。”他轻轻哼了一声,“我以为你更想去文学社,不想进校队了,所以就没选足球社呀。”

我有这么重要吗?还能影响别人的决定?难道他踢球与否不取决于自己想不想,而在于我去不去?虽说我也算是陪弦弦才去踢球的,但我还是不太愿意自己干扰别人的判断与决定。如果别人本来有自己的愿望,却因我而改变,去做了他们没有那么热心的事,我就会感到无比惭愧。没人有资格让别人为自己改变甚至牺牲。要是一个人为我做了超过一定限度的事,我会非常不安。毕竟要扪心自问:我能不能承担他人超额的付出,或做到与他们一样的事?尽管多次体会到无私的善意,但我好像感觉自己被这些举动套上了缰绳,迟早要被牵着走。帮助我的人可能也会希望我能够给出分量足够的回应吧。

见我没回话,米乐自己开口了:

“毕竟我跟川哥不是太熟,叶老大他们几个我也是因为你才认识的。第一周我看你跟姐姐去文学社那里签名了,就自己找了个清水衙门的社团随便玩玩,反正我也不认识多少人。”

“涛涛不是在足球社吗?”

“涛哥的话……”虽然宿舍里又只剩我们俩了,他还是犹豫了片刻,“在背后议论别人不太好。真要说的话,涛哥人蛮好的,不过跟他一起时我没什么话说。我估计他也不知道该跟我说点啥好。”

涛涛确实很少讲话。

“所以你不去的话,我自己到那里也没什么意思。”说着呢,他对着空气踢了一下小脚,仿佛踢走一颗小石子或一个空可乐瓶。

“可是我们那天打牌,你不是和叶老大他们玩得挺开心的吗?”

“那是因为有你在呀,我就莫名其妙觉得自己能放得开一点。你想想,川哥不是经常跟叶老大互黑吗?但他在班上不怎么活跃的,好像只有黑叶芮阳的时候他话才特别多。”

“你说得像没了叶芮阳,川哥就不是川哥了一样。”

“不好说,我不了解叶老大。但熟人在不在身边对人的影响确实挺大的。”

“那你说,哪一个才是真的川哥呢?是那个不爱说话天天认真学习的,还是那个费尽心思想当叶芮阳老爸的?”

“我觉得都是?或者说两个拼在一起才是他。”他的脑袋歪了歪,“我自己好像也是。这个问题有点深奥,得想想。”

他的两只脚乖巧地悬在空中。我感觉有点可爱,忍不住想要去挠一挠。

“喂,你干嘛呢!”他像触了电似的,一脚踹到了我的额头上,“大坏蛋!”

“怎么,就允许你捏我脸,不许我挠你脚吗?”我确实露出了一副坏笑。

“那是为了叫醒你好吗?还害得我跟你一起罚站!不过你的脸揉起来真的很舒服。”

“所以你来球队吗?还差一个名额。”

“来吧。”他盘腿坐起来,看上去是要保护自己的脚心,“那啥,晚上一起去自习吗?”

留校生在周五周六的晚自习是集中在几个教室的。住校的本就不多,周末留校的就更少了。一周里就是这两天我跟米乐坐在相邻的课桌上。

米乐是个对学习很上心的人,每天作业都是早早写完,之后就是复习或者额外做练习,在宿舍也会背单词。但只要我跟他讲话,他就会把英语课本放到一边。不过,他倒不是那种书呆子式的小学霸,打牌打得很好,不只是三国杀,我们这里的扑克打法他一学就会,叶芮阳这样的老江湖都栽在他手里好几次了。体育课测跑步也是名列前茅,速度和体能肯定比我好上不少。别人要是问他什么游戏、音乐、动漫,他也能聊上两句。

他真的很优秀,不然一中也不会轻易收一个外省来的学生。

但他好像有点太执着于分数了?上周跟我说他去黄老师那里查了入学考试时的三科成绩跟排名,顺带把我的也查了。他在全校六百多人里排127名,我排256名。那个晚上他把我拖到走廊分析了半天,说高中想顺顺利利留在一中的话,至少要在250名以内。三个实验班一共有120多人,剩下十三个普通班,要能考到全班前十以内才能稳稳进高中部。

结果他越算越紧张。算到入学考试的分数,发现我们俩差了17分,排名上隔了129个人,一分就是七八个人。而他如果考到了280分,那也才到70多名。后来我特意去问了问姐姐的成绩,她很诧异,从两年前起,她就没跟我讲过一次她的分数和排名,我当然也不会去问。她是15名,语文97,数学95,英语满分。

“入学考试不必太当回事,每门100分,容错率很低,当然会差一分就差很多人。它只代表你小学的成绩,现在都翻篇了。中考还要考政史地生呢,都得算分。”

我把姐姐的话转告给了米乐,让他别再为这事愁眉不展了。看得出,他在老家应该是名列前茅的,如今到了更好的学校,成绩不那么拔尖了,多少有点落差感。

他说期中考试一定得好好考。这让我更相信他每周不回家就是为了在学校学习。

所以我拉他去踢球到底对不对呢?他确实没有一点不情愿,但我总有点担心自己会耽误他。和我这种对成绩没有那么高追求的人待久了,可能会影响他对学习的态度。而我们各自的家庭环境肯定又不一样,我或许可以无所谓一点,在成绩上,爸妈对我跟弦弦没有过非常具体的要求。他属于不怎么需要操心的,一直都是班上前几名。我嘛,只要不太糟他们就不太管。

从两年前开始,他们基本不怎么因为分数的事找我聊了,跟姐姐一家吃饭也从没人谈成绩。

而米乐呢?我不知道他家是什么情况。

“柯柯,你也要努力学习哦。”他老这么说。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我有一回问。

“我想跟你一起考上高中部嘛,大家都知道一中是全市乃至全省最好的中学之一。说不定我们俩还可以分到一个班呢。”

“你就不怕你爸妈突然把你带走?”

他生气了,那天一下午没理我。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开玩笑了。

上晚自习的时候叶芮阳也在,他家离学校不远,骑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他不太愿意在家学习,但跟米乐不同,他家“太有学习氛围了”,老爹一直在背后盯着他写作业。我跟姐姐提过这事,她说一股老大哥的味道,我听不太懂。

叶芮阳的成绩比我好,大概在全班前三吧。他天天看比赛,成绩还一点不落下,平时一定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每个课间他都趴在桌子上睡觉,无论太阳多晒还是教室多吵都影响不了他高质量的睡眠。但凡上课铃一响,他就跟手机来电了一样迅速爬起来,从不会睡过。

但他老爸还是觉得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据说他去校队的事至今没跟父母讲。我也没讲,不过爸妈十有八九知道了,可能还挺高兴。大人之间的不同或许比小孩之间的要大得多。

川哥和明明的成绩跟叶芮阳一个水平,前者的爸妈应该都是大学老师,他肯定很聪明也知道用功,后者的爸爸和舅舅舅妈一样是医生,好像在同一所医院工作,认不认识就不清楚了。

至于张涛涛嘛,什么都不知道,也没人问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