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过刚易折
  • 终极一班之神谕
  • 冰霜之灵
  • 2802字
  • 2022-04-21 22:03:03

“小舞!”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划破了众人的耳膜,紧接着只听一声巨响,Pub的门直接被撞了个稀烂,灵素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灵素还没来的急喘口气就赶紧问到。

“灵儿,你来晚了。”修无奈的说到“盟主已经决定了,让叶家的老掌门上夏天的身,从而吸收冥界磁石里的魔性。”

“什么?你还让叶雄霸上夏天的身?”灵素顿时又被气的不轻,她原以为灸舞想出的最糟糕的办法就是让叶雄霸过来吸收魔性。

现在倒好,不禁要让叶雄霸来,还要让他上夏天的身,这是自讨苦吃还是自掘坟墓啊?

“打住!”灸舞见灵素想要发飙便立刻说到“抱歉啊灵儿,因为你之前对我不尊重的举动,深深地伤了我这个盟主兼老朋友的心,所以这件事,我不允许你再来掺和。”

“你说什么?!”灵素立刻想要向灸舞走去,不过她身旁的夏天和兰陵王赶紧拦住了她。

“灸舞你给我站住!”

“抱歉了各位,帮我个忙。”灸舞来到了钛棺前,随后站到了里面“时间差不多也到了,我要用钛棺再去压制一下魔性,在我出来之前,麻烦各位了。”

随后他一脸嬉笑的冲灵素招了招手,紧接着便关上了钛棺的盖子。

“灵儿你冷静一点。”夏天和兰陵王一左一右的拉着灵素的胳膊,然而两人现在反而正在被灵素拖着往前走。

“盟主他也只是为了顾全铁时空的大局,所以你也没必要那么生气啊。”

“灸舞脑子缺根筋你们也想不明白啊?”灵素用力甩开了夏天和兰陵王“让叶雄霸来,而且还是用着夏天的身体,谁能保证他会不会突然撕毁协定,在异能转换所里大开杀戒?”

“到那时他可是在夏天的身体里,我们谁敢去动他?反正这个计划就是离谱,除了离谱还是离谱!”

“灵儿,用不着这么说啦。”寒走了过来拉了拉灵素的手“盟主会做出这种决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所以你不用太担心了。”

“夏天,不是我说你。”灵素摇了摇头“关于灵魂附体,与灵魂有关的事水都很深,你把握不住的。”

“呃,不至于吧。”夏天尴尬的挠了挠头。

“灵儿,我知道你是个很有责任心,同时又坚守原则的人。”兰陵王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于是来到了灵素的面前。

“你作为铁克禁卫军的总统领,想必有不少战友都是死在魔或者魔化人手里的,让你去跟他们联手,我清楚这有多么困难。”

兰陵王毕竟之前是叶赫那拉家圣战禁卫军的统领,某种程度上说,他之前跟灵素是处于同一高度,用着同样的思考方式的人。

因此灵素现在的心情他体会得到,如果让他去跟曾经的仇敌联手,他也一定会气的发狂。

“但是灵儿,我现在说的这些事情,是在我异能被废,地位全无时的感悟。”兰陵王认真的说到“坚持原则自然没有错,但是你也应该知道金过钢则易折,玉过硬则易碎,善柔者不败。”

“坚持原则不是不知道变通,一个正确的原则不可能永远都是正确的,如果你一直处在过去的原则而不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再正确的原则也会变成错误的。”

“铁时空现在不能没有盟主,也不能出现一个魔化的盟主。”兰陵王看了一眼灵素身后的钛棺“让老掌门来本身就是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相信我,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怎么喜欢这个糟糕的办法,但是……”

“最近的路,往往就是绕远路啊。”

灵素沉默了片刻,随后突然把头扭到了一边“哼,好了好了,知道了,不过到时候你们真的打起来,别指望我去救你们。”

兰陵王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而一旁的Achord却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喂,你怎么了?”灸莱看到Achord这副模样有些奇怪,这家伙莫名其妙笑什么?

“不是啦。”Achord小声说到“每次灵儿她用这种语气和表情说话,就表明她同意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哎呀,你懂的。”

然而下一秒Achord就看到面前的修和灸莱突然站直了身体,随后他便感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你刚才在说什么啊Achord?”灵素一只手握着Achord的肩膀,而另一只手已经举起了拳头。

随后众人就看着Achord被灵素拖到了后屋,紧接着里面就传出了Achord杀猪般的惨叫。

“对不起总统领,我错了,啊!”

不过这次没有人再去拦着灵素就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拿着遥控器的寒感觉灸舞躺进钛棺里的时间已经有够久了,而且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他们也该给灸舞送饭了。

“哎呀,hello!”灸舞伸了懒腰,随后向众人招了招手,看上去气色恢复的不错。

“盟主,该吃饭了。”寒把装好的盒饭放到了灸舞的旁边。

“好,我先出来透透气。”灸舞活动了一下四肢从钛棺里走了出来,紧接着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灵素。

“呦,小灵儿你气消了?”灸舞笑眯眯的看着她“怎么样,不想吵了?”

“谁管你?哼。”灵素不想再去看灸舞,然而下一秒她却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他刚刚叫我什么?”灵素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灸舞,然而她却发现对方正用着一种……十分难以描述的眼光。

“嘶,喂,小舞你……”

灵素刚想问到,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大跌眼镜。

好像是见灵素不想理自己,灸舞反而来了兴致,快步来到了灵素的身边。

“别这么说嘛,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我怎么可能就这样生你的气呢?”灸舞说着突然拉起了灵素的手轻轻的摸了摸“不过,你生气的样子,真的挺可爱的。”

灵素顿时瞪大了眼睛,她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个灸舞在干什么?

他可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而且他的手……

碰!

灵素条件反射般的一掌拍在了灸舞的头上,灸舞吃痛的松开了他拉着灵素的手,抱怨般的看着她“干嘛突然打人啊?”

“我还想问你,你在干什么?”灵素反问道,她总感觉灸舞从钛棺里出来后就有些不太对劲。

“我……嗯?我刚才,真的把你的手拿起来摸了?”灸舞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可是我刚刚只是……刚好想了想而已,我没想到就这么做了。”

“想了想?你这不还是有意为之啊?”

灸舞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反而让灵素对他感觉更加厌恶了,灸舞到底在说什么?

“该不会,是跟死人团长睡钛棺的副作用一样吧。”一旁的寒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解释道“听说,消灭魔性时,钛棺同时会刺激男性荷尔蒙。”

“男性荷尔蒙?那会不会秃头啊?”灸舞疑惑的看着寒,他现在也感觉自己好像从钛棺里出来后,一些行为都有点不受控制了。

寒见到给灸舞说没什么用,于是来到了灵素的身边悄悄的说到“其实,意思就是,睡过钛棺后,人会变的好色。”

灵素的表情顿时就变得精彩起来了,如果钛棺真的有这种作用的话,也就是说……

难道刚才灸舞真的是抱着调戏的心理来跟自己说话的?

就在这时,坐在一旁的Achord突然跳了出来,敲响了自己的鬼战音叉。

“魔气?”灵素立刻将刚才的乌龙抛到了脑后,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魔化人突然来这里?

兰陵王快步走了出去,只见到Pub的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痛苦的抱着头满地打滚。

“痛死我了……”倒在地上呃那个魔化人痛苦的哀嚎着,刚才Achord的鬼战音叉所产生的鬼战音差点把他的脑袋震得裂开。

然而兰陵王确认出了这个人,连忙把他扶了起来“信哥,怎么又是你?你命怎么那么苦啊?没事吧?”

这个“又”用的就很灵性,因为信哥之前几次传信就不止一次的莫名其妙挨打。

“他是帮我爸传信的信差。”寒向众人解释道“他很忠心的,你看他的腿,都跑成萝卜腿了。”

“哎,早说嘛。”Achord无奈的摇了摇头“干嘛要这样偷偷摸摸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