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暗流涌动
  • 终极一班之神谕
  • 冰霜之灵
  • 2645字
  • 2022-02-23 22:01:07

“没错,这之间一定有什么意外。”雄哥拍了拍夏天的肩膀“夏天从来不说谎的啊。”

“我当然知道不是夏天。”夏宇冷漠的说到“但我们看到的是鬼龙,你们有谁可以跟我说不是?”

“哎呀,现在鬼龙的衣服到处都是,谁都可以穿鬼龙的衣服。”夏美不服气的说到。

“那好啊,现在夏天没有封龙贴。”夏宇说到“你们有谁可以保证他百分之百掌握着鬼龙?”

“灵儿,还有修啊。”夏美试着解释道“他们都说夏天已经差不多可以完全控制鬼龙了。”

“所以只是差不多!”夏宇既气愤又伤心的说到“一定是夏天的鬼龙跑出来他自己不知道,阿公也说过,鬼灵焰火球的强大能量不是一般的异能行者可以控制的。”

“你们告诉我,现在还有谁可以像鬼龙的样子,还有强大的异能?”

而在另一边,老屁股酒吧里,寒突然告诉死人团长自己在睡梦中看到了兰陵王的未婚妻,也就是冰心临死前的景象。

她对此还是相当诧异的,因为这种能力很显然是失去异能的人会产生的梦回能力。

可是问题在于,兰陵王没了异能因此出现了梦回,这点可以说清,但是为什么寒也会看到?

而且更加令人差异的是,寒在梦回之中,她看到杀了冰心的人,居然是鬼龙!

多重疑惑的作用下,死人团长找到了修和Achord,原本他还想把灵素给叫来,然而灵素却以时空盟有工作要做推辞了。

“死人团长,你说鬼龙可能杀了火蚁女还有兰陵王的未婚妻?”Achord十分诧异的说法“我觉得不可能诶。”

“是啊。”修也点了点头“虽然夏天刚拿下封龙贴不久,没办法完全控制鬼龙,但鬼龙也不太可能这个样子自由活动而夏天却完全不知情吧?”

“所以我现在担心的是,夏天的鬼龙被一种不知名的外来力量所控制了。”死人团长神色有些紧张。

“不知名的外来力量?”Achord仔细想了想,随后说到“你是说,跟石心杀手那样吗?”

“如果是石心杀手的话,那还比较好处理。”死人团长摇了摇头“因为你可以感觉到石心杀手他像是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可是我发现这股神秘的力量,它是一种可以随意离开自己肉身进入别人内心深处伺机而动,你根本没有办法知道谁会是敌人,就算你被附身了,你也根本察觉不到。”

“异能界,有这么特殊的异能吗?”修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死人团长说的实在是太过玄幻,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死人团长,你是从哪里发现的啊?”Achord也问到“难不成是你们叶赫那拉家?也对了,也就只有你们家会研发出那么邪恶的修炼术。”

“欸,这话说的太白了吧?”死人团长不禁流了滴冷汗“我还在。”

“哦,抱歉。”Achord连忙说到。

“好了,我当你们两个是自己人,所以我才跟你们说。”死人团长叹了口气“另外,如果有机会,拜托你们也向灵儿传个话看看她能不能从她那个神通广大的姐姐那里了解些什么。”

死人团长头疼的看向了天空“前一阵子我一直在害怕我被我老爸附身,做出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因为我曾经发现他偷偷修炼一种叫做游魂大法的异能邪功。”

修和Achord对视了一下,他们还从来没听过叫做什么游魂大法的异能术。

“据说,游魂大法修炼过程中,需要上千位童男童女的肉身来做练习,一但修炼完成,他的魂魄便可以随意离开自己的肉身,自由进出自然界,魔界,甚至可以进入别人的肉身驱使别人为自己所用。”

死人团长认真的说到“我现在担心的是,第一,我老爸他根本没死,不过这担心是多余的,他没死已经是事实了。”

“我另一个担心的是,经过这么多年,老爸的游魂大法似乎已经修炼完成了,更麻烦的是,他竟然看上了夏天鬼龙的爆发力。”

时空盟里,灵素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手中的笔,刚才她接到修的电话,把死人团长的一些顾虑和猜测告诉了她,然而她的回应却是。

“知道了。”

除此之外,灵素没有对修说任何其他的话,这让对面的两人感到十分诧异还有疑惑。

为什么灵素会表现得那么镇定啊,这可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消息。

灵素将手中的两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嘴角露出了一丝细微的笑容。

这两张照片,一张是夏天的,而另一张,则是那个所谓的“鬼龙”的照片。

“看来,他们都被蒙在鼓里了。”灵素摇了摇头,他们都在以为是叶赫那拉家的那个老妖怪附身了夏天才会有这样一系列的怪事发生。

谁能想到,他们看到的幕后真凶,会是夏天在另一个时空的分身呢?

至于寒莫名其妙看到冰心临死前的画面,灵素确实也不清楚,但她能肯定,杀了冰心的那个家伙,跟杀了火蚁女的那个人,是同一个。

至于修说他们要测试一下鬼龙有没有被附身,那就让他们去做吧,反正……肯定也测不出来什么。

“这种事情,必须要由当事者亲自解决才有意义。”灵素将照片放回了抽屉里“这也算是对夏天的一个考验吧。”

第二天,灸舞突然告诉灵素他接到了阿公的电话,原来当初叶雄霸给死人团长的信里其实还有一句奇怪的魔语,然而这句魔语不管是出生在魔化家族里的死人团长,还是精通魔语的阿公都看不懂。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当阿公尝试解读这句魔语的时候,这句魔语居然反噬到阿公,差点让他吐血,这证明了,这句魔语绝对不简单,甚至可能涉及了叶赫那拉家很长时间以来计划的一个阴谋。

商量许久,夏家的众人才想到把盟主请来,看看他有没有能力解读这句魔语。

“真是意想不到。”灵素对正在擦拭着机车的灸舞摇了摇头“你居然还有当翻译的一天。”

“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了。”灸舞无奈的耸了耸肩“如果真的按阿公所说,那句魔语是活的,那我肯定也看不懂,它只会让被它认可的魔或者魔化人看懂,不过,总要去试试嘛。”

准备完毕后,灸舞跨上了他的机车并拍了拍后座“走吧。”

灵素点了点头,随后便坐到了机车的后座位上。

“阿公才刚打完电话我们就出发了,我想他现在还正紧张的准备招待你呢。”一路上,灵素不禁对灸舞打趣道。

“哎,你以为我想啊?”灸舞轻轻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谁把这种官僚气息传过来的。”

灵素的脸上也有些许笑意,然而下一秒,她的脸色却突然凝重起来。

“我是不知道什么官僚风气了,不过……好像有个老朋友来迎接我们了。”

灸舞看向前方,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平复下来,因为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一个白发老人正站在路边,他穿着一身白袍,脸上挂着些许笑意,注视着他们的到来。

在离那个老人还剩十来米的距离,灸舞停下了机车,脸色平淡的注视着那个老人。

“我说灸舞,灵素,你们这两个年轻人可不要学着逞强。”那个老人突然对两人传音到,虽然他的脸上还挂着慈祥的笑容,但他的语气里却慢慢的都是不屑。

“你的异能原力能维持铁时空的异能磁场正常防护就可以偷笑了,不要再去异想天开的干预我的事。”

“至于你,灵素,你跟天外魔君打的那一场仗我也有所耳闻,别以为背后有了靠山就可以肆无忌惮了,那些魔物怕你,我可不会怕你。”

眼前的这位脸色慈祥的老人,赫然就是铁时空最大的魔化异能行者家族,叶赫那拉家族的老掌门,叶赫那拉雄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