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兄弟间的较量

  • 终极一班之神谕
  • 冰霜之灵
  • 2789字
  • 2022-02-14 12:30:08

“这个我知道。”死人团长说到“但是,没关系,真的没有关系,你们真的都不需要去。”

“我自己去就好了,毕竟这是我们叶赫那拉家自己的事情,而且这也是我二弟约我出来,有些问题我们必须自己解决。”

“雄,你放心。”死人团长又看向了雄哥,语重心长的对她说到“我会回来的。”

随后死人团长在众人目光下走了出去。

然而就在他前脚离开时,雄哥后脚便追了出去,众人没有办法,只能纷纷的跟上去。

众人来到门口注意着死人团长的情况。

只看到死人团长坐上了叶赫那拉家的那辆车,随后那辆车便迅速的开走了。

夏家三兄妹心里感到一阵不安,于是便给阿公打了个电话。

“喂?讲话,不讲没机会。”阿公对着电话喊到“啊?好了,各人自扫门前雪,如果是叶赫那拉家的事情,阿公都不想知道,我管他什么火蚁女,你跟你妈妈说,除非对方宣战要跟我们厮杀,不然都别吵我。”

“阿公现在很忙很忙,在喝酒,ok?”

随后阿公便挂了电话,接着继续从火锅里加菜。

“喂,是发生什么事啊?”一旁的灸莱停下了自己的筷子。

“就我家那个死人,要去跟叶赫那拉家的掌门人见面,雄哥在烦恼。”阿公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算了吧,人家兄弟在见面,我们这外人是烦恼什么,最好两个吵架都打死。”

“不过,刚刚听到你说那个,火蚁女?”一旁的斩魔猎士问到。

“对对对,那个火蚁女是什么东西?听起来怪恐怖的。”

“就一种邪灵啦。”阿公不屑的说到“会驱动蚂蚁来攻击人……哎,反正就是那种下三滥的玩意啦。”

“有这种邪灵啊?”灸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有意思。”

斩魔猎士撇了撇嘴“我说你这个人啊,不管是没看过或没听过的,你好像都很有兴趣啊。”

“哎,这外门邪道的东西最有意思。”灸莱不经意间说出了一句相当危险的言论。

“难怪你老的那么快。”斩魔猎士撇了撇嘴没再说话,继续吃着自己的菜。

“我每次如果听到那个什么,叶赫那拉家的事情,我就一肚子火。”阿公有些微醉,语气也有些怒意“刚刚说的那个什么火蚁女,来啊,尽管来对不对,抓起来都当火锅料吃下肚。”

“好了好了别说了,吃啦,吃……”

“夏流啊,你这火气太大了。”灸莱说着把一些白菜夹到了阿公的碗里“来,吃点白菜,白菜降火。”

三位老人……哦不,是两位老人和一个小伙就这样继续吃着火锅,丝毫没有注意不远处,有一个女生正在看着他们。

与此同时,已经回到叶赫那拉家总部的叶思仁,跟随着他的二弟叶思思来到了已故的叶赫那拉家老掌门,叶赫那拉雄霸的坟前。

曾经令整个铁时空白道异能界为之震撼,让魔界的魔君都畏惧三分的强者,如今却成了这样一小方墓碑。

“大哥,很不应该,也请你见谅。”叶思思扭过头来略带愧疚的看了看叶思仁“刚接掌门,琐事缠身,到现在才带你来祭拜伯父。”

“至于刚才,大哥说火蚁女的出现,其实我也想不透。”叶思思摇了摇头“在伯父过世后,那批鬼灵人偶军就自行离开了。”

“你知道我也没有能力能够约束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攻击夏家,其实我,也很好奇。”

叶思仁留意着叶思思的情况,以及他的表情,在此之前,他不止一次的怀疑叶思思已经被自己的父亲给附身了,然而现在,他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破绽。

他应该就是那个从小跟自己挣到大,处心积虑相当叶赫那拉家掌门的二弟,叶赫那拉思思没错。

“你觉得,火蚁女为什么会想要杀兰陵王呢?”见到叶思思不露声色,叶思仁便决定再试探一下。

“兰陵王?”叶思思抬头看向天空,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哼,那个叛徒杀了那么多人,仇家到处都是,有人要杀他,一点也不稀奇吧?”

“大哥,我想你还是把兰陵王赶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叶思思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变化“留他在夏家,恐怕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会招来仇家的追杀,”

“更何况,他的武功被废,对你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说,兰陵王是做了什么背叛咱们叶赫那拉家的大事?”叶思仁微微有些怒意“你需要这样对他?”

两人这样僵持了一会,片刻之后叶思思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大哥,你对兰陵王始终是有情有义啊。”

“你想了那么久,还是没给我答案。”叶思仁冷漠的注视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二弟。

“要什么答案呢,大哥。”叶思思毫不在意的说到“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给你答案,有用吗?你,会信吗?”

“果然咱们都是叶赫那拉家的人。”叶思仁点了点头“对彼此还真是互相了解,你知道我不会相信。”

“我甚至怀疑……”叶思仁往前走了几步,注视着叶赫那拉雄霸的墓碑“现在,站在我身边的这一位,是不是我的堂弟叶赫那拉思思。”

“我更不相信的是,躺在这坟墓里的,会是我的老爸。”

叶思思微微皱了皱眉“大哥,这样说就严重了。”

“不,一点都不严重。”叶思仁意味深长的望向天空“你想想看,你废掉兰陵王的武功,却不把洗魂曲跟蒐魂曲给拿回去。”

“我老爸给我的信,在上面下毒,就是想拔掉我这颗眼中钉,最后却问平稳解决了。”

“明明有大好机会,可以铲除夏兰荇德家族,却派和平来求和。”

“这种种的反复无常……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那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叶赫那拉思思。”

“大哥,你多虑了。”叶思思的眼神微微动了动“以我现在的能力,要除掉你,是会反弹的,恐怕不只是夏兰荇德家,就连我们叶家的许多老臣也不会允许的吧?”

“就算我想杜绝后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那好。”叶思仁点了点头“既然大家都把话讲开了,就别浪费时间了,这样子吧,我们就赌一把,看谁的运气好。”

叶思仁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这是他来叶赫那拉家之前,特地准备的。

“记得吗?很眼熟对不对?”叶思仁把瓶子在叶思思面前晃了晃“这是老爸珍藏多年的噬命毒精黑魂散,也只有他有解药。”

“大哥是要我吞了这噬命黑魂散?”叶思思面无表情的说到“若伯父在世,自然会拿解药来救。”

“我老爸救不救你,我很难判断。”叶思仁笑了笑。

一旁的叶思思脸色一变,他已经知道了叶思仁要做什么。

“我知道的是,如果我吞了它。”叶思仁盯着自己手中的瓶子“老爸在世的话他就非救不可,不是吗?”

随后叶思仁便打开了瓶塞“来,我敬你。”

说罢,叶思仁将里面的毒药一饮而尽……

另一边,三位老人……哦不,是两位老人和一个小伙已经吃得尽兴,餐桌上只剩下了残羹冷炙。

“你,你喝醉了?”斩魔猎士迷迷糊糊的看着灸莱。

”哎,我,才十三岁,不能喝酒。”灸莱脸色微红的摆了摆手“我是,喝这个汤,喝到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阿公晕乎乎的指了指锅里“那是,我在汤里面,最少放了十五瓶米酒。”

“哦,啊哈哈……”斩魔猎士和灸莱都大笑起来“原来,是有十五瓶,难怪我醉的这么厉害。”

“醉死你个,小王八蛋。”阿公拍了拍灸莱的肩膀,然而下一秒,他突然拍到了自己的手上“好痒。”

“不会吧。”斩魔猎士看了看阿公的手背“你喝酒喝了三年,才知道会起酒疹啊?”

不过话音刚落,斩魔猎士也挠了挠自己的手背“这天一黑,蚊子出来了。”

“你喝那么醉,如果有蚊子咬你,那蚊子也会醉,哈哈哈……”灸莱刚说完,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上传来一阵瘙痒,于是便拍了一下。

“哇,真的有蚊子诶,好大只。”

火蚁女站在远处,依旧在静静的看着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