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要跟我比惨吗
  • 终极一班之神谕
  • 冰霜之灵
  • 2829字
  • 2022-01-07 01:01:03

“呃,爸,那现在不管怎么说。”雄哥又问到“我们隐藏多年的位置已经暴露了,我们是世仇诶,他如果杀进来怎么办?”

“雄哥,这个你不用担心了。”灵素认真的说到“保护夏家已经是盟主的指令了,不单单是我,整个铁克禁卫军都会保护你们家的安全。”

“没错,谁怕谁,来就来嘛。”阿公对此也是相当不屑“我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只相信邪不胜正,我们是正义的,所以我们最后必定是胜利的一方。”

“说的对,阿公。”灵素笑着竖起了大拇指“相当有气势。”

“所以啊不管谁,只要敢动到我们家的人任何一根毛的话……”阿公说到“我就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与此同时,一直自发要求照顾兰陵王的夏美又端着一些食物来到了兰陵王暂时住的练团室,然而当她来到那里才发现,自己刚才带给他的饭,兰陵王动都没有动。

“啊?又没吃。”夏美抱怨到“喂,你多少也吃一点嘛,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会变人干的哦。”

然而兰陵王根本没有理会夏美,依旧是沉默的坐在床上。

“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谁遇到这种事心情会好呢?”夏美自顾自的说到“原本是异能高超的战士,现在异能只剩下一点点,还要被低等魔化人所羞辱,要是我啊,我早就去死了。”

夏美没有看到兰陵王持续阴沉的脸色,接着说到“异能倒退也就算了,妈妈,弟弟还算都被杀掉,这根本就是人间的悲剧嘛。”

兰陵王的拳头握的越来越紧,然而夏美还在一旁刺激他。

“诶,听说你有一个未婚妻叫陈妖精是吗?那她一定很漂亮,可是那么年轻就……”

“出去!”兰陵王突然愤怒的喊到。

“为什么啊?我又没说错什么话。”夏美丝毫没发现自己刚才又捅了兰陵王多少刀。

“给我出去!”兰陵王又喊到,他的情绪变得愈加愤怒起来。

“好好,我出去,可是这个饭。”

“给我滚!”兰陵王直接指着夏美咆哮道。

夏美被吓了一大跳,随后她慢慢的把饭菜放到了桌子上,又说了一句“记得吃饭哦。”紧接着便强忍着泪水离开了。

“夏美,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夏美刚一出来就看到灵素站在对面“刚才兰陵王的声音我在外面都听到了。”

“灵儿……”自感委屈的夏美直接扑在灵素胸前哭了起来“人家也没做什么,只是想让他吃点东西,结果他就发这么大的火。”

“呃,好好好,别,别哭了。”灵素有些发懵,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在自己怀里大哭“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不然兰陵王不可能会生气的。”

其实就在刚才,兰陵王冲夏美发脾气的时候,由于血液间的联系,灵素也感应到了兰陵王情绪逐渐激动,他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生气的,现在看来应该是夏美无意识的说了什么,刺激到了他。

“没有啊,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他的家人都被杀了,想关心一下他,我有错吗?”夏美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什么?”灵素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夏美,你这……”

灵素说到一半,又看了看兰陵王暂住的连团室,随后示意夏美到楼下客厅。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会不会说话啊?”灵素小声的喊到“你也知道人家刚遭受了那种惨剧,你现在这么说不是揭人家伤疤吗?”

“我,我说的不对吗?”夏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言错误“我只是实话实说啊。”

“你想安慰别人就先不要让他直面现实啊。”灵素有些头疼“至少不应该是现在。”

“所以,真的是我说错了?”夏美难以置信的指了指自己“那我要找他道歉。”

“诶诶,你慢着吧。”灵素连忙拉住了想要上楼的夏美“现在他还在气头上,你再去他还是会对你发火。”

“哦。”夏美这才作罢,然而片刻之后,夏美突然有问到“诶对了,灵儿,你知道兰陵王有个未婚妻叫陈妖精吗?”

“陈妖精?什么陈妖精啊?”灵素疑惑的看着夏美这个夏美又在说什么啊?未婚妻的话,兰陵王倒确实跟自己提过,好像叫什么……冰心。

“就是,你还记得小哥和兰陵王决斗的那一天吗?”夏美认真的说到“阿公说半路上会杀出个陈妖精,打断他们两个的决斗,所以,我想问一下,陈妖精是不是兰陵王的未婚妻啊?”

“半路上杀出个……你说的是程咬金吧,哎呀,那只是阿公的比喻了。”灵素无语的说到“根本就没有陈妖精这个人,夏美,你真的要多读读书了。”

“也就是说,陈妖精不存在?”夏美听到后欣喜的笑了起来“那太好了。”

“别想那么多了。”灵素面无表情的说道“没有陈妖精这个人,兰陵王也确实有未婚妻。”

随后灵素准备上楼去看看兰陵王,这边安慰好了,另一边她也要去关照一下。

“扣扣扣……”

灵素轻轻的敲了敲连团室的门,随后轻轻的说到“我能进来吗?”

兰陵王没有说话,但灵素明显感到兰陵王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允许喽。”灵素说着来到了兰陵王的旁边,而兰陵王缓缓的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抱歉啊兰陵王。”灵素缓缓的说到“夏美刚才说的是有点太过分了,我已经说过她了,别太伤心了。”

兰陵王依旧是默不作声,同时他也没有去看灵素,这一点灵素明白,毕竟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联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两人还是减少对视的比较好。

“你的遭遇我很同情。”灵素说到“但是,你既然活了下去,就没必要再去糟蹋自己的身体,毕竟你自己伤了自己,你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看了也不会开心吧。”

“没了,所有人都没了。”

片刻之后,兰陵王总算是开口了“爸妈,弟弟,冰心,他们都没了,我为什么还要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如果硬要比惨的话,你比得过我吗?”灵素无所谓的说到“我从小就没有家人,没有父母,就连我的过去,我都是记不清的,唯一的亲人也就只有个姐姐,而且我还是她收养的,你好歹体会过家的幸福,而我,却什么也没有。”

兰陵王这才把头扭了过来,不过他依旧没有去看灵素的眼“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找他们吗?”

“怎么没有。”灵素双手环胸“但我一没有童年的记忆,二来又没有其他亲人,总之就是没有任何线索,怎么找?”

“再然后……”灵素接着说到“我就加入了铁克禁卫军,在无尽的杀戮里登上了现在这个总统领的位置,生死场面见得多了,对于感情的事也就想的少了,或者说,麻木了。”

“你的童年,确实很令人震惊。”兰陵王微微点了点头“可是我……”

“别说那么多了,兰陵王。”灵素认真的说到“你跟我,因为血液,所以我们两个产生了联系,即使不管这一点,按照盟主的指示,你也绝对不能死。”

“至于你的异能,我能保住你的命,自然也能让你的异能恢复过去。”

“我的异能?”兰陵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丹田位置“我能保留这些残存的异能,也是因为你的血?”

“是啊。”灵素满不在乎的说到“虽然我已经有办法切断你跟我的那种联系,但是这样的话,你就会真的异能全废,所以,暂时就先保持这样吧。”

“现在,你需要休息了。”

灵素拿出了她的裂天霜华,随后缓缓的吹奏起来。

就在听到笛声的那一刻,兰陵王一时间愣住了,他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动听的笛声,唯一能够与之相比的,可能就是当初冰心在自己出征前,为他唱起的歌谣。

“冰心……”兰陵王的意识有些恍惚,他的泪水也从眼角间滑落。

他的思绪,仿佛被拉回了多年前,自己出征之前,母亲为自己准备好食粮,父亲拍着他的肩膀,极具威严的告诉他一定要活着回来,他的弟弟则在他旁边不断的吵着说要成为一个像哥哥一样的战士。

而他的未婚妻冰心,则唱着家乡的歌谣,一直目送着他远去。

幸福的过去,仿佛又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