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矛盾丛生
  • 终极一班之神谕
  • 冰霜之灵
  • 2762字
  • 2022-01-01 23:56:08

“灵儿啊,这个兰陵王到底怎么样了?”雄哥问到。

“内伤有点严重,而且异能几乎丧失殆尽。”灵素简单的说了一下兰陵王的状况“我已经大致帮他处理了一下外伤,至少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即便如此,灵素还是提议众人将异能医生给叫了过来,毕竟兰陵王的内伤还是个问题。

吉如苓来到兰陵王的旁边为他把了把脉,然而下一刻,她突然连连后退了几步,十分震惊的指着兰陵王。

“他……好贱!”

“啊?”雄哥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他也好贱?”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夏美气愤的说到“到处说人家好贱。”

“没错啊。”然而吉如苓还底气十足的说道“他是有一把好剑啊。”

“你没事测这个干嘛?”灵素无语的说到“他有兰陵斩,这谁都知道的好吗?”

“唉。”不知为何,吉如苓突然叹了口气,随后退到了过儿的身后“过儿,还是你说吧。”

“姑姑,你说吧。”

“过儿,你说吧…………”

两人就这样一来一回的推诿着,以至于众人都变得烦躁起来。

“诶,你们到底要不要说啊。”夏美实在是忍不住了“再不说,我电的你们屁滚尿流。”

“好好好,说就说嘛。”过儿说到“他没事了,他外面的伤口已经被总统领给处理过了,虽然也有些内伤,但死不了。”

“喔,我还是第一次这么难得听到你们说死不了诶。”夏宇有些意外“奇观,真是奇观。”

“但是,就这么简单吗?”雄哥问到“他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听到雄哥这么问,吉如苓纠结了一下,随后接着说到“这个,我就不能保证了,不过,我还是可以开药给他,至于救活之后……恐怕也是个活死人吧。”

“夏流阿公啊,你怎么老是放任这些小辈去管这种事呢?”吉如苓十分为难的说到“你们家都已经有一个麻烦了。”

吉如苓说的当然是叶赫那拉家的那位大少爷……

“站好!”阿公突然冲着死人团长说到,随后又开始写他的“忍”字了。

“吉如苓你听好,第一个救兰陵王的人是我。”灵素认真的对两人说到“所以一切的事情都是我提出来的,兰陵王必须要救。”

吉如苓和过儿对视了一眼,随后无奈的说到“可是总统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铁克合众联盟的盟主最近正式掌权,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你……”

“盟主那边,你们不用担心。”然而灵素却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绝对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吉如苓说到“过儿,拿药贴来。”

过儿点了点头,随后从一旁拿出了一个包裹交给了吉如苓,随后又递给了雄哥。

“你们把药煎一煎照三餐喝。”过儿解释到“立即见效。”

“立即见效?”雄哥有些惊异的说到“这么厉害?”

“没错啊,千万不能浪费。”吉如苓认真的说到“你喝不完给他(夏宇)喝,他喝不完给你弟喝,你弟喝不完给……”

“停停。”灵素连忙打住两人“药怎么可以这样乱给别人喝啊?”

“没关系。”吉如苓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喝死一个少一个。”

“两个庸医难得说一个人死不了。”夏宇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就先不说你们了。”

然而下一秒,吉如苓却突然问到“过儿,你是不是又告诉他们,我们是庸医了?”

“没有,姑姑,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我们是庸医的。”

众人:…………

“很好。”吉如苓听到后还点了点头“那么各位,我们就先告辞了。”

然而下一秒,两人却向夏家的楼上走去。

“诶,那个两位。”死人团长连忙说到“搞错了,大门在那边,这边是房间。”

“过儿。”吉如苓听到后还猛的看向了过儿“你千万不能把我们两个去开房间的事告诉别人。”

“姑姑你放心。”过儿点了点头“我当然不会说了,来,亲一下……”

随后,两人便向大门的方向走去离开了。

“雄哥,灵儿。”阿公突然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笔“还有你这个死人,走,我们四个也去开房间。”

夏家三兄妹都难以置信的看着阿公,他们还以为阿公是又说错话了。

不过灵素几人都知道,阿公是有重要的事要跟几人讨论,准确的说,应该就是兰陵王的事,随后几人跟着阿公来到了雄哥的房间。

“唉,人衰吐口水毒死鸡。”阿公的表情十分失望“没想到我堂堂夏兰行德流,简称夏流,这辈子消灭了多少叶赫那拉家族的败类,结果到头来,家里却出来了个姓叶赫那拉的女婿,光这一点我就很不爽了。”

“现在呢?”阿公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又叫我去救他们家的那个走狗是吗?你把这当成什么了?红十字会啊?”

“不是了爸,我……”

“不要动!”死人团长刚想说句话,阿公便突然喊到“你走来走去我头晕。”

“灵儿,阿公也想说你一句。”阿公又看向了灵素“那些小家伙让你把他送过来,你为什么就真的送过来了?他们不懂事,不知道叶赫那拉家的威胁,难道你也跟着犯迷糊吗?”

“阿公,我是真的没办法才想把他送到你们这里。”灵素叹了口气“暂且不说我一个女生长时间一个人住,突然多了男的,我也没法接受啊。”

“哦,我明白了。”阿公突然点了点头“毕竟孤男寡女在一起不太好。”

灵素:…………

“呃,这个,另一点吧,其实就是我姐啦。”灵素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随后接着说到“你也不是不知道,上次夏天快要魔化时,我就多关心了他一点,我姐那醋意简直没法说。”

“我要是真的收留了兰陵王。”灵素摇了摇头“别说他能不能活,他要是能有个全尸我都会感到不可思议。”

“哎,那就这一点,我更认为应该交给你姐。”阿公说到“反正那些魔化的败类,就应该切碎了拿去喂猪,我感觉更应该让你姐来。”

“阿公……”灵素无奈的说到“对我来说,那个兰陵王真的不能死。”

“爸,你也别难为灵儿了。”雄哥出面调合起来“我们救兰陵王绝对不是白救的,我相信兰陵王醒了以后,一定会跟我们讲清楚,他在叶赫那拉家发生了什么事。”

“原本,我是想要赌。”死人团长突然开口到“赌我二弟他对兰陵王还有些慈悲心,我以为交了东西让他交差,他就会当兰陵王一马。”

“只是我没想到。”死人团长叹了口气“洗魂曲蒐魂曲交给他之后,他竟然还是要杀兰陵王,我想我二弟的野心已经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了。”

“你这个死人啊,你应该庆幸你们生米煮成熟饭了。”阿公指了指雄哥和死人团长“我拿你们没办法,但那条狗啊,我不会收留的。”

“阿公……”灵素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那对不起了阿公,还是我来收留兰陵王吧,不用麻烦你们了。”

“实在不行,我去劝劝我姐,说不定也是个办法。”

“诶,那个,爸。”雄哥见到灵素这样赶紧说到“我知道叶赫那拉让你不爽,可是,你看这个事我们一开始就已经干预了,我们不可以现在说切就切,把麻烦全推给灵儿啊。”

“而且这也关系到我们,死人他那个二弟拿了洗魂曲蒐魂曲,他一定会想办法……把死人干掉。”

“你还想说现在只有他有生命危险而已吗?”阿公指了指叶思仁“我们大家都有事诶,我们家守护灭和封龙卡,隐藏行踪很久了,现在却出这种事。”

“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啊,他们知道我们在哪里,还有他们要找的人就在我们这里,他们一定会找机会攻进来的……要是照目前这个局势来看,不启动那个铁克……铁……”

阿公话还没说完健忘症又犯了……

“铁克禁卫军警报?”灵素突然想起来了“这确实是个办法诶。”

“是啊。”雄哥说着对阿公竖了个大拇指“我赞成,您真内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