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反转
  • 终极一班之神谕
  • 冰霜之灵
  • 2838字
  • 2021-12-12 21:30:10

“可是我们家柔情还是没有笑。”峡谷医仙虽然被夏美的笑话逗的不轻,但是他转过头时发现峡谷柔情还是那副表情,没有丝毫的笑意。

“怎么会这样子啊。”夏美着急的的来回踱步,他们能做的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可是峡谷柔情为什么还是不会笑呢?

灵素抬起手看了看表,距离毒发只剩下一个小时了,没想到这一关居然这么麻烦。

一个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近五年不见一丝笑意呢?

“好了夏美。”夏宇叹了口气“我想我们现在的希望,就是那个屁股开花挂在墙上的任晨文了,平时,也就数他最会耍白痴了。”

“瞎密蛙哥!”夏美听到后立刻来到了任晨文的那两个跟班的旁边“立刻叫他醒过来,讲个笑话给那个柔情听,如果她笑了……我就嫁给他!”

然而还没等两人去喊,任晨文自己便突然醒了,屁颠屁颠的过来“亲爱的美美姐,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给那个柔情讲个笑话,把她逗笑。”夏美指了指现在一边的峡谷柔情。

“可是。”任晨文却突然有些面露难色“为何这个柔情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些淡淡的惆怅,不像你,只会骂人!”

虽说任晨文的话有些不着调,但是也确实点醒了众人,这个峡谷柔情的表情一直是那么包含着失落和惆怅,她跟峡谷医仙到底发生过什么?

“任晨文!”夏宇不耐烦的喊到“你现在马上给我讲一个笑话让她笑,要是笑不出来,你就死了。”

在他身边的夏美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拳头,仿佛下一秒就要揍到他的脸上。

“啊?可是,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笑话能让一个脸上满怀情仇的女人笑得出来。”任晨文一脸陶醉的说到。

“如果你们再不派出人来。”峡谷医仙叹了口气“那我只好宣布……”

然而就在这时,寒突然冲了出来,如同一道影子一般直接抓住了峡谷柔情的手腕,并且用惊雷架在了峡谷柔情的脖子上。

“大胆!”峡谷医仙立刻警戒起来,而一旁的众人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数吓了一跳,只有灵素还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你,你要干什么?”峡谷医仙指着寒“别伤害我老婆!”

“你放心。”寒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叶赫那拉家的使者恩怨分明。”

”寒,你怎么会是叶赫那拉家的使者呢?”夏天疑惑的问到。

“夏天。”夏宇在一旁提醒到“严格来说我们也是叶赫那拉家的人。”

“是,是吗?”夏天看向了修和灵素“修,灵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寒的救毛病又复发了?”

“夏天,你先别急,我们静观其变。”修冷静的说到“AChord,如果待会有什么状况,我们要先护住寒。”

灵素在一旁思索了片刻,随后微微勾起了嘴角,她已经知道寒要干什么了。

“原来,你们不是来求解药的。”峡谷医仙气愤的看着众人。

“他们是来拿解药的,但是,我不是。”寒挑了挑眉“我奉叶赫那拉家二掌门的指令来请峡谷医仙回叶赫那拉家。”

然而听到寒这么说峡谷柔情的情绪立刻激动起来“不可以!老公你不可以会去!”

“你不要讲话!”寒厉声呵斥道。

“这两个家伙影帝啊。”灵素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强忍着笑意“看来还是事先准备好的啊。”

“柔情宝贝,你乖,我来处理。”然而峡谷医仙并没有看出两人的戏码,依旧是一脸担心的看着峡谷柔情。

“既然,你是奉二少爷之命,那你何必跟他们混在一起,偷偷摸摸的进来?”

“医仙异能高强,我不松懈你的戒心,我的目的能达成吗?”寒冷冷的说到。

“也对。”峡谷医仙面容异常严肃“好,若是我不跟你会去的话呢?”

“那我只好,杀了你太太。”寒的眼色逐渐阴沉下去,如同一个货真价实的杀手一般毫无感情可言。

“你敢!”峡谷医仙指着寒,然而在听到这句话后寒握着鼓棒的手又逼近了峡谷柔情的脖子,似乎下一秒峡谷柔情的脖颈就会被她刺穿。

“好,好,我知道你敢。”峡谷医仙咬了咬牙“我们,还有商量的空间吗?”

“没有。”寒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夫妻俩应该知道叶赫那拉家的规矩。”

“唉。”峡谷医仙叹了口气“想不到,叶赫那拉家的二少爷一直怀恨在心,想要赶尽杀绝。”

随后峡谷医仙又喃喃自语到“难道……他已经不怕我手中掌握的秘密了吗?”

这可让灵素来了兴趣,这个峡谷医仙难道还知道些什么吗?听他的语气,这个所谓的秘密好像并不简单啊。

然而众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现在的注意力还在寒与她手中的峡谷柔情身上。

“对不起。”就在这时,峡谷柔情轻轻的说到“我想跟我老公说句话。”

“可以让我老婆跟我讲句话吗?”峡谷医仙见状也赶紧说到。

似乎是经过再三思索,寒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鼓棒,不过她的另一只手依旧死死地抓着峡谷柔情的手腕。

“老公,早在五年前,我这个被玷污的生命就应该结束。”峡谷柔情的眼睛闪着泪光“是因为有了你,我才有勇气活到现在,我想,我是没有办法再跟你回到叶赫那拉那个邪恶的家族了。”

“况且,我也不希望你踏上这一条邪恶的路再助纣为虐了,老公,你不要回去,好不好?一辈子也不要回去,让她杀了我!”

“如果你不会被威胁,我死了,也值得。”

“不,不,老婆。”峡谷医仙说到“如果你一个人走了,我怎么可能还会想要就在这个世界上呢?”

“二少爷交代过另外一条路。”就在这时寒突然开口到“如果你愿意自我了断,他可以放你太太一条生路。”

“你想他死了,我会独自留在这个世上吗?”峡谷柔情的眼泪划过脸颊,缓缓的滴了下来。

众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峡谷医仙和峡谷柔情的感情他们都看在眼里,两人谁都不可能在失去另外一人的情况下继续苟活在世上,也就是说这压根就是一条绝路啊。

当然灵素依旧没有办法理解,但她也感到有些奇怪,她最近好像又莫名其妙忘记了什么东西,她总感觉这个东西很重要,然而她就是记不清到底是什么了。

更不用提还有一个让她头疼的兰陵王,这种事情必须早点结束。

“老婆,这五年来辛苦委屈你了。”峡谷医仙也是心疼的说到,随后他的表情逐渐释然起来“也罢,既然碰上叶赫那拉家的杀手,他们只要一占上风,我们就没有机会翻身了。”

“也许是老天注定,我们该命丧于此。”峡谷医仙微笑着望向天空“但是没有关系,我们死的时候,也是在一起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答应你。”峡谷医仙认真的看向寒“我就在你面前自废我的武功,但是我求你,当我在废除我的异能之后,能够跟我的老婆抱着一起死。”

“这是我最后的要求了……”

“寒,你不要这样子。”夏天似乎有些受不了这种场面“你已经不是石心杀手了,你不要,再伤害这对善良的夫妻了。”

“哈哈哈哈……”峡谷医仙笑了笑“没想到叶赫那拉家族里还有像你一个这么善良的小孩,可惜啊……”

“柔情宝贝。”峡谷医仙再次看向了峡谷柔情“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要看着对方的眼睛,不要再离开,因为我怕我年纪大了,我到黄泉路上我找不到你啊。”

两人的泪水缓缓的落下,但与此同时,峡谷柔情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那是,非常幸福且快乐的笑容。

“她笑了诶。”任晨文惊奇的指着峡谷柔情。

“医仙,很抱歉,我知道现在这种情形不太适合说这些。”夏天突然开口到“可是为了救我老爸,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解药在哪?”

“哈哈哈……好。”峡谷医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难得有你这样善良又孝顺的小朋友,我成全你。”

峡谷医仙说着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只小药壶“解药给你,接着。”

夏天稳稳的接住了峡谷医仙丢给他的药壶,众人都面露喜色,这样死人团长就有救了。

然而下一秒,大家又反应过来,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