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四月二十九:假如我是许文强

  • 梦林游记
  • 百里樵苏
  • 1827字
  • 2021-06-10 20:45:59

自我离开上海,离开程程已有数载有余。同一片天空下,果然人们的世界是不同的,广州的空气就比较自在,远离上海那片杀伐之地的自由。我试着不去想过去的事情,那里的尔虞我诈、爱恨情仇,那里的江湖,已经与我无关了,唯一值得让我挂怀的,只有程程一个吧,毕竟,是我对不起她。

人人都说时间消磨一切,我想也是如此,我隐匿于闹市旁的僻静处,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这里的烟火气隔绝了我的踪迹。我在一个旅店休养了几个月,身心都恢复了许多,除了晚上偶尔做噩梦。

店主人是个和蔼的老人,他还有个温柔美丽的女儿,日久生情,谈笑间我们已经执手诗书,无话不谈。可以说现在的生活几乎让我完全忘记了旧日种种,假如从此皆是如此就好了。我的故乡就在广州乡下,我与女孩暂别,回到我的家乡看看,虽然已经没有亲人,旧交还是有一些。

在数日的乡间漫步中,我拜访了许多老朋友,走的走,病的病,真有种“访旧半为鬼”的感觉了。奇怪,我还能想起杜甫的诗句来,看来曾经那个燕京大学的许文强还是深深活在我身上。回去的那天是雾蒙蒙的,我走在去往广州市区的路上,小雨如丝地洒在我的脸上,我举得很舒服,一般我都会尽情地享受这种洗礼,那是对心灵的抚慰。恰就在这时,雨丝被打断了,原来我的头顶出现了一顶雨伞,我回头看去,不禁呆在那里,脸上清凉的雨丝现在也汇成了温热的水珠,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我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握住那人瘦削的臂膀:程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程程什么也不说,一下扑进我的怀里,雨伞无声滑落,转动着落在一旁。我的心在颤抖,手也在颤抖,任凭她紧紧铺在我的怀中那个,她那被雨水打湿的额头的秀发,翘曲着贴在我的脸上,一如当年模样。

心好疼,不知道为什么,好疼。程程这时终于从我的怀中出来,她的第一句话是:文强,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我看着她哭红的双眼,伸手拭去了眼角的余痕,轻抚了一下她白皙的脸庞,想必她这一路很辛苦吧。我说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走吧,边走边说,我带你去吃饭

路上,程程告诉了我事情的缘故,自我上次不辞而别,已经过去三年时间,三年里,在上海那种地方,足以翻天覆地。她的父亲冯敬尧,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一手遮天的冯先生了,我们之间的仇怨似乎也不再被他放在心上了,这次程程来,除了她自己,还有就是她父亲的意思,他想让我回去帮他挽回颓势,既往的恩怨不再提,因为怕他手下来请我引起误会,便叫程程过来找我回去。

情况大致如此,我在心里已经反复想过了,这不太会是一个局,否则也不会让程程冒险来找我,只不过,我真的能回去吗,要回去吗?

咖啡厅的包厢里,昏黄的灯光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氛围,就像在上海那样,只是我知道我们已经回不到当初了。程程依旧那么温柔知性,可她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痛。一直都是她在问我在答,她也发现了我的异样,问我道:文强,你究竟怎么了,我们像以前一样好不好,回去我们就结婚,我爸他已经答应了。听到结婚,我下意识地抬了一下头,程程温柔而坚定的眼神对视着我,这时我发现我不能,也无法再逃避掉了。我下定决心,紧咬着嘴唇,艰难地挤出来几个字:我不能跟你回去了,我已经结婚了。我艰难地看向程程的眼睛,之前的那抹神采已暗淡无光……

长久的沉默……

为什么!沉默过后是一个温柔女子的爆发,我就这样平静地看着她,殊不知心底正千刀万剐。

从咖啡馆到酒馆,借助酒精的麻醉我才能面对程程的诘问,我向她坦言,我爱上了另一个女子,当然那是在万念俱灰之后,是在我认为她的父亲不可能容忍一个不论是为了所谓民族大义还是什么原因而背叛他的人继续存在这世上之时,不过命运似乎同我开了个玩笑,背叛之仇轻易被化解,往日荣耀也会恢复如初,我什么都不应该怪,要怪,就怪我去过上海。

程程听了我这三年来的经过,比之前平静了下来,我看到了她眼中的落寞,和无能为力之后的淡漠,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一杯一杯地将酒下肚,我对程程说:程程,忘了我吧,我不能跟你走了,就当我从没到过上海,你要好好地生活,我会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在沉入睡眠之际,只听到她轻轻地对我说:再见

当我有一些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在自己的家中,迷迷糊糊地看见一个人影,她说到:你醒啦,喝点水吧。说话的人是那个旅店的女儿,我的未婚妻,她微笑着告诉我:是一个女孩送你回来的,她很漂亮,也很温柔,是你的朋友吧。

我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想向她解释:是我的老朋友,不过我们……她却堵住了我的嘴:我知道,她还说祝我们新婚快乐,真是个好人!

我一时无言以对,揽住她的臂膀,轻轻地将她抱在怀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