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辛丑年春分:无缘之木

  • 梦林游记
  • 百里樵苏
  • 1577字
  • 2021-03-20 15:12:20

好久没有记梦了,近段时间忙着考试,层层的压力袭来,以至于没有心情来写一下。现在考试结果出来不如人意,烦恼也就被我抛诸脑后了。

话不多说,昨晚的梦依旧很长,正好睡了自然醒,大半儿也是记不得了,就截取其中一个片段吧。发生地在我的老家,那是一栋普普通通的北方院落,坐北朝南,门前是一条绿水,一片青山。

梦发生在这户院子二楼朝西的一间房间,我和我的表弟呆在这里,我们就想办法下楼去,当来到原先的楼梯那里的时候,我们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来的楼梯早已消失不见,而整个院落的模样也发生变化,原先只有三米高的墙壁现如今望下去竟有数十米之高,当真是悬崖峭壁一般,令人可怖。

我和表弟都背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我率先反应过来,楼梯没了,任何下楼的通道都没有了,我们现在被关在一座“空中楼阁”!

不知什么时候我往院落中探头下望的时候,看到了我爸妈正在徘徊,如同看到救星一般的我疯狂的大喊挥手,差点摔下楼去,幸好身后的表弟抓住了我的衣服。我告诉他看到了爸妈,于是我们继续一起喊叫,但是爸妈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我们的叫声已经足够大了,但是却没办法让我爸妈听到,我们似乎被一层音障隔开了!

叫喊了几分钟后,我们的嗓子都哑了,无力地坐在楼上的空地上,我干脆是直接躺在了地上,顾不得地方有多脏,现在小命都快没了,哪里顾得了这些。

表弟也是气喘吁吁,他本身就胖,这一折腾他比我更累,于是我对他说:算了,你先去屋里休息一会儿吧,我在这里再看看情况。表弟点点头,艰难地起身,晃着巨大的身躯朝屋里走去。不过他还没走到里面去,我大喊一声:快来看!这是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根木头,说来奇怪,这根木头笔直笔直的,平行于墙壁,并且离我们的屋边不过四五十公分。朝下望去,则是直通地面,这让我和问声而来的表弟大喜过望,感谢上天给我们这俩苦命孩子一个生路,阿弥陀佛。

于是接下来我们一起跑回屋子里面,寻找一些保险的手段,以防被木头的刺刮到手,毕竟下坠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所以手套必须得有。我俩在屋里转来转去,忙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翻找能用的东西。

这个屋子是我小时候住过的,也是我爸妈在老家住的屋子,这里一年半载也没啥人住,能用的东西也是少的可怜。表弟呼哧呼哧地笑着拿着一个小孩儿穿的那种背心给我:哥,这是你小时候穿的啊,我看兴许能用的上吧。我无奈地拿起来,将它包在手上。此外我又少了以前的秋裤、裤子,乱七八糟地绑在腿上,以防可能面临的任何危险。整装待发,我们来到了木头边,看到它原封不动地立在那里,我们都感觉很安定。

因为我体重毕竟轻,于是就由我率先下去,尽管怀着逃离的欣喜,看到眼前这么高的墙壁还是忍不住腿打颤。就在这时,我似乎看到下面有人朝我挥手。我一看,发现是我的爸妈,于是我心情又开始波动了起来。难道他们又能够听到我说话啦?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我想通过他们来获得我们下去所需要的手套之类的一些比较好的装备。我将这一发现告诉了我的表弟让他跟我一起来喊叫。但是情况还是依旧是如先前那般,不管我喊他多大声,下边的人似乎都听不到我们在说话。我只好凭空用想象力给他们演示。好像我手拿了一个手套,然后右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往里进,虽然我手里全都是空气。我以为他们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我看到我的父亲去返回屋里拿了一件东西往上扔了上来。待看清之后却大失望,那是只袜子。看来我们之间还是被一道无形的音障所隔绝。于是我和表弟来商量,用纸和笔,然后想通过这个纸条写下我们需要的东西,让他们给我扔上来。我找到一张背面写着潦草文字的纸条,随便写了几个我要的东西。我妈妈接住了这个纸条,终于将我们所需要的物品全都扔了上来。

此后的进程变得很顺利,我努力克服着我对高度的恐惧,缓慢地靠近木珠并滑下去,柱子比想象中的结实,看来足以承受我表弟的重量。

最终我们都顺利下到院子,随后我们不知道又去哪里玩了,感谢这木头,这无缘之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