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国庆特别篇:校园夜行录

  • 梦林游记
  • 百里樵苏
  • 5891字
  • 2020-11-11 13:56:06

值此佳节,特献上大学时期创作的一篇悬疑小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嘿嘿

传闻一:

人物:学生甲乙丙

引子:时间是2008年的九月,##大学新建了一批自主录播教室,配备了全新的投影仪,多媒体等高级设备,给学校的精品课程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平台。但这些教室在开学之后很长时间内都是关闭的,只有在录制课程的时候才会打开。

某天,一个在隔壁自习室学习的男生无聊出来溜达,路过东环302(也就是录播教室之一)的时候,无意中瞥见这间教室的门漏了一条缝,于是便出于好奇,当下打开门溜了进去,打开灯他发现这间教室环境极佳,隔音又好,便心念一动要来这儿上自习。他回去之后便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来这里,门没关的话就来这里上自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很快学校便知道了这件事,于是找了修理工去修铁门,还换了锁。然而,这间教室的门还是会时不时地悄悄打开……

一天晚上,在这间教室上自习的两个女生(学生甲和乙)出来透气,顺便聊一些八卦。

学生甲:我不知听谁说过,好像是如果在东环302上自习上到十点的时候,会从门那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好像金属划门的刺耳声音,可瘆人了。

学生乙:咦,真的吗?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小,我看我们还是早点收拾东西回去吧。

学生甲:哈哈,看把你吓得,这种事情捕风捉影,怎么可能嘛!

这时,走过来一个男生(学生乙)

学生乙:其实我也听人说过这事,不过我听说的好像是指甲挠门哪

(众人作惊悚状)

学生甲:这事有意思,不如我们三个一起呆到十点钟看看吧,反正我们有三个人,还有男生在

(经过一番商量,另外两人被说服,三人一起在自习室等待十点钟的到来……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三个人的心里都是有些忐忑,默默地在心里数着最后一分钟。十点钟到了,这时教室里稀稀落落地还坐着几个人,只有他们三个竖着耳朵,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那里,十秒,二十秒…过去了五分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三人对望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学生甲:咦,绝对是骗人的嘛,哪里有半点声音

学生乙:还好还好,吓死宝宝了,没这回事就行

学生丙:(神色疑虑)说不好哟,万一是我们人多,该来的才没有出现……

三人收拾东西,又胡乱扯着回去了

传闻二:

08年十月中旬,这些日子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冷气团过境就是这样。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的寒流,带来的不仅是漫天的落叶,更是直逼人心的寒冷。

人物:林溪,冉月(男女朋友)

林溪是一名理工科的大三学生,在这个有“高中”之称的学校里,差不多是“交一个人的学费,上两个人的课,和七八个人抢女朋友”,特别是理工科,女生特别稀缺,但是还是让他遇着一个,而且是他的同班同学,名叫冉月。

这天傍晚,天已放晴,空气中仿佛没有了尘埃,显得特别干净通透,但更多的是夜晚的阵阵寒意,即将堕入黑暗的太阳也显得有些惨白。林溪和冉月走在路上,聊着天,林溪是个学霸,在他眼里除了女朋友就是学习,此刻和女朋友走在一起,便又聊起了他最近获得的几个竞赛奖,他说的滔滔不绝的,却没见冉月已经皱起了眉头,问他道:林溪呀林溪,名字挺文雅的,怎么这么没有情调,我们聊天总是说些什么学习的东西,你脑子里难道只有学习没有我吗?林溪这下被问得一呆,吃惊不小,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可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就扯一些平时的学习,大概我被学习填满得太久了吧。冉月说:别再整天只知道学习了,等你想清楚了再来跟我好好说说,外面冷,我先回宿舍了。说完扬长而去,将林溪留在了空旷的路上,林溪还没来得及挽留,冉月就跑着远去了。林溪一脸茫然,有些垂头丧气,自言自语道:怎么这就撇下我走了,真是的,不就是反思吗,谁不会?这时他抬头发现离东环那边很近,于是背着书包去他平时经常去的302自习室,到那里清净一下。人总是会遵循自己的习惯行事,就算是有离自己更近的教室,他也会选择平时固定去的地方,这大概是一种执念吧。

正胡思乱想着,他已经来到了东环302教室的门前,如他所料,门开着,是那种半掩的状态,像是被人从里面轻轻地打开但没有完全推开。他打开了门,教室里灯亮着,环视一周却空无一人,有种毛毛的感觉在林溪心头慢慢滋生。不过他正为和女朋友吵架而心烦,也没有理会,就径直朝自己平时坐的最里面一排坐下。吵完架后便再也无心自习了,心里都是一些诸如怎么向女朋友认错、反思自己的生活之类的,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快十点钟。他望着墙上的挂钟发呆,眼睛随着指针一圈圈转,看着分针马上就要指向十点钟,他突然想起来最近一直流行的那个传闻:每到十点钟整,东环302的教室门上会传出来刺啦刺啦的划动声。外面已是漆黑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他慢慢的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望着教室里一排一排空空的座椅,和四周惨白的墙壁,林溪越想越害怕,自己一个人好像已经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拿起了书包,奔着门口就冲去,在快到门口时候,他扭头瞥了一眼钟表,刚好十点钟,心里咯噔一下,叫了声不好!在将要冲出去的一刹那,砰地一声,教室的门从外面猛的扣上了。他惊慌失措,一时情急之下,竟然没有扭动把手,就在他想去撞门的瞬间,他扭头瞥到了一个红色的物体!他心跳加速,缓缓地看去,只见教室中央的位置上,一个红裙女子正在梳头发,而她的头发,完全盖住了脸,仿佛在对他笑,接近崩溃边缘的林溪此刻却听到他身后的门缝处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挠门声,他啊的一声大叫,晕倒过去……

传闻三

很多事情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逝,但消逝并不代表不存在。那些在校园里发生的故事,从来都没有离开,而是像一层阴云,始终笼罩在接触它的那些人头上。

又是一年深秋,同样的自习室,同样在低头默默学习的学生们,只是故事的主角不再相同。韩述在低头紧张地计算着,复杂的高数对他这样一个数学头脑不大灵光的人来说,有点耗费精力,为了即将到来的考试,他只有提前抓紧时间做题。时间已经不早了,几道很难的题再也算不完,周围自习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他和他一个室友在学习。韩述越算越急,正算到头脑发热,将要做出答案之际,他被一个细微的声音打断了:同学,可以帮我捡一下笔吗?韩述正无名火起,要发作时,抬头一看,是一个面目清丽,笑眼盈盈的女孩子,她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在肩上,显得格外优雅,于是他顿时火气去了七八成,笑着对那女孩子说:你好呀,顺手将旁边地上的一支样式古旧的英雄牌钢笔捡起来递给了女孩儿,心里疑惑便问道:同学,这种钢笔应该是老物件儿了吧,造型粗犷,又粗,你怎么会用这种钢笔呢?女孩儿仍是笑眼相迎:这是我家里以前传下来的,偶尔会写一些信呀什么的。韩述听闻也不想再多问,便随便跟女孩儿聊了几句,发现挺对脾气,相谈甚欢,就全然忘却了旁边室友的存在,也不顾室友酸溜溜的表情,说着就要和那女孩儿出去散步透气,于是对室友说:我出去散个步,先走了,你写完作业自己回去了,拜喽。室友没好气地说:去吧去吧,你小子运气真好!韩述得意的嘿嘿一笑,便和女孩儿一同出去了。室友看韩述带着美女走了,时间也已经十点多,便待不下去了,直接回了宿舍,将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了其他舍友,舍友们都说,八成这小子是不会回来喽,桃花运真是好,我们怎么就遇不到呢?有一个室友不无嫉妒地说:要是那女生是传说中的那个女鬼就好玩儿喽,说完大家哄然大笑。唯独那个和韩述一起自习的那个舍友闻言怔住了,告诉大家说:可别瞎说啊,那个女生穿的好像就是一条红色的连衣裙,我还寻思为什么天都冷了还有人穿裙子,不会是……说完室友们都开始担心起来,但谁也没想出个办法,发消息也不回,打电话关机,到了两三点钟,还是没有回来。晚上宿舍有门禁,半夜出去找人怕被宿管阿姨知道,闹出事来,于是都便耐着性子,一夜没怎么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去找韩述了。他们直接去了东环302,里面空无一人,于是便下楼,楼对面是一片树林,里面有许多长凳,舍友们到里面一找,赫然发现韩述正躺在一条长凳上面。赶忙过去一看,韩述蜷成一团,原来是睡着了,还打着呼噜。大伙儿这才放下心来,只听韩述嘴里还说着胡话,什么你别走别走之类的。醒来一问,原来昨晚韩述和女孩儿在树林里坐了一会儿聊着聊着就突生倦意,竟然睡着了,女孩儿最后也不知所踪。大家都觉得事情不简单,肯定是女鬼,只有韩述始终觉得,一切都那么真实,女孩儿笑靥如花……

亲身调查

世上所传之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所谓的名言正统,不知掺杂了多少唬人愚人的成分,反倒是那稗官野史,虚而有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何尝不是这样,亲历亲为尚且会被障目,那些离自己稍远的,乃至千里之外发生的事,又如何能全为人所知晓,何况你所看到的,往往是你乐意且他人想让你看到的。耳目健全之人未必如盲者失聪者更通晓事理,就是这个道理。

李羲是一名中文系的大四学生,他酷爱悬疑推理,视夏洛克福尔摩斯为偶像,总是以小福尔摩斯自居,常喜欢模仿福尔摩斯的口吻说话,比如在玩儿推理游戏的时候嘲笑他的死党—同专业的周通的时候,就会说:你是在看,而我是在观察,这有着本质的不同。当你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之后,剩下的再难以接受……也只能是事实了。而周通呢,这是个有点宅,但一旦有新鲜事必定要去凑热闹的主,而且有点肥膘,所以李羲喜欢喊他胖子。两个人都有股子爱冒险的精神,这也使得他们俩平时走的很近,以好兄弟相称。

这天下午,李羲正坐在椅子上看小说,因为平时课非常少,大家便都有点自制力下降,懒懒散散的多点自己爱做的事(其实无非就是吃吃喝喝,看看电影打打球),而周通有点宅,没啥事就爱躺在床上看电影。李羲拿着一本校园灵异事件簿,突然对周通说道:嘿,胖子,你觉得世界上有鬼吗?周通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漫不经心地答道:哪儿来的鬼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来了我也不怕。李羲又说:你没听见每到晚上睡觉时候不知哪里就传出来一缕一缕的鬼哭狼嚎声吗?周通猛的坐了起来:我去,原来你也听到啦,我最近因为这个老睡不好呢,不会是真有鬼?李羲哈哈一笑:刚才是谁说的不怕来着,告诉你吧,那其实是隔壁几个喜欢听鬼故事的天天放张震讲故事!周通听完,不禁有点怒了,准备下床去隔壁找人说理去,李羲忙拦着说:先别,跟你说的正事儿,你听说过东环302的传说吗?胖子说:好像听说过一点,说是什么那里每到晚上十点多就会有一些诡异的事情……李羲,你小子不会想去看看吧!李羲点了点头:知我者胖通也,不愧是我的死党,既然最近无聊的发慌,不如我们就一探究竟,找出个所以然来,也好教那些流言消失。周通一拍大腿,爽快的说: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也符合我们俩这黄金搭档的行事作风。李羲不禁竖起大拇指:我说胖子你怎么突然这么有文化了,古诗都拽上了。不过所言极是,不亲自去查探一番,总是心里膈应。那还等啥呀,趁着夜色,赶紧出发吧!这时胖子神秘地说:咱们要不要带点桃木剑之类的?李羲一脸无奈:我说你怎么不带点黑驴蹄子糯米粉呢?以为咱们去盗墓呀,啥也甭带,只带上一颗勇敢的心就行了。

说罢二人就出了宿舍,直奔东环而去,初入秋季,天气已有了几分寒冷,街上行人寥寥,地上尽是枯黄的落叶,回头看着来时的方向,已经望不到尽头,只有眼前这白花花的环形建筑矗立在近前—不知不觉已经到目的地了。周通说:今晚月色昏暗,阴风阵阵,这地方挺像会闹鬼的地方啊,啧啧。李羲淡然道:说实话,我说不信有鬼的,是不是庸人自扰我们去了就知道了。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奔向东环302,在路上他们遇到了同学院的一个同学,李羲只记得这个女生很喜欢红色,今天她也穿了一件红色的长裙,绑着一头乌黑秀发,看起来很典雅,都是同院的同学,经常能碰到,虽不是熟人但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那女孩儿便背着书包下楼梯了。李羲和周通也忙着去教室了,只是在心里暗暗地想: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呀,穿裙子也不怕冻着。不过都是瞎操心,眼下有更重要的事,便进了教室。教室里如往常一样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不知是因为传闻的原因还是怎么,整个三楼走过来都很空荡,旁边教室人也很少。李羲和胖子挑了处明亮的地方,拿出小说看起来,现在是九点半,等着十点钟的到来。由于实在无聊,俩人便聊天解闷儿,过了二十多分钟,胖子觉得口渴,便拿水杯去楼道里接水,纯净水桶在靠近卫生间那里,比较远,光线也很昏暗,胖子走过去,竟然看见了一个头发散在胸前,穿红裙子的女生,走近一看原来是刚才打过招呼的那个女生在那里接水,于是胖子好奇,以为她又回来上自习了,便问道:你好,现在接水是热的吗?只听那个女孩儿轻轻的说:恩。胖子说好,便接了水回教室,等他到教室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接水处,那个女孩儿还在那儿不知道干什么,也没理会,便同李羲讲了一下刚才那个女孩儿的事,李羲觉得不解,看了眼墙上的表,时间已过十点钟,便下意识地跑出教室,去看胖子所说的那个女生,但是那里没有半个人影,胖子也奇道:怎么一溜烟就没影了,估计是进教室或者回去了吧。但李羲不这么想,便拿了书包拽着胖子去旁边的教室里查看,找了一圈也么见什么红衣女子。周通看他挺认真,便问道:怎么,你找她做甚,难不成看上人家了,兄弟帮你递个情书?李羲白了胖子一眼:别扯犊子了,但愿是我多虑了吧。

眼看都十点多了,也没见什么诡异事情发生,既没有指甲挠门,也没有美女来搭讪,二人便打道回府去了。第二天,在去教室的路上,李羲和周通又遇到了昨晚上的那个女生,周通有意撮合戏弄李羲一番,于是也不管半熟不熟的关系,便走着聊起天来,那女生倒是挺和善,也没有拒绝搭讪,不过这样的聊天肯定是属于尬聊,说着说着,李羲便问女孩儿说:那个……挺胖子昨晚说我们打完招呼后又在接水那儿碰到你在打水……本想找你一块儿回去来着,一出教室就不见你了,走得还挺快嘛。说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女孩儿却是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呀,我跟你们打完招呼就回寝室了,怎么会又碰到我呢,哈哈,哎呀,快要上课了,我先拐啦,回见。说完便隐入了上课的人流之中。而李羲和胖子却是怔在了当场,任凭人流穿过。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周通说道:妈呀,如果那不是她,那和我说话的她是又是谁?真闹鬼了?李羲也有点吃惊,问到:你再好好想想,是一个人吗,光线不好,没准认错了。胖子挠着头说:身材和衣服明明是一模一样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那女孩儿是绑着头发的,但是在接水时候是披散着的,我完全看不到她的脸。这到底怎么回事呀?李羲沉思了好一会儿,脸上表情终于有点释然,对胖子说:这件事嘛,有很多种可能性,不过都是我们无法去证实的,我看你也别去想了。至于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呢,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真正的鬼神只是寄存在人的心里罢了。所以说,为了睡个好觉,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胖子这才放下心来,但李羲大叫一声不好,便撒腿就跑,边跑边喊:今天上古代文学,谁最后一个进教室就等着背长恨歌吧!胖子恍然:妈的,等等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