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期中考试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期中考试到了。早晨九点开考,考试要提前半小时进入考场,八点二十顾兮儿准备进考场。

“兮儿,我给你买了杯豆浆,快趁热喝了,温的不烫”,顾兮儿甜甜的接过边喝边说:“谢谢,楚瑜哥。”

正准备进考场的季勋看到了,想:她每天看起来都很开心的样子,而且还很单纯,和那个时候的她一样,善良而美好。或许他都没发现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嘴角总是充满笑意。

这边顾兮儿也喝完了,张楚瑜摸着她的头说:“好好考,你可以的”,因为有了张楚瑜的鼓励,她心情特别好,以至于前几科考的题她基本都会。

考完后,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走了,顾兮儿看见了喻言坐在那里愁眉苦脸,走过去问:“喻言,怎么了,不开心吗?”“我觉得我考的糟糕透了,心情不太好,你陪我去吃饭吧”“好啊,反正我一个人在家”顾兮儿拿出手机给吴妈发了个消息,就和喻言一起出去了。

喻言带着顾兮儿来到“忘了酒吧”。顾兮儿站在门口犹豫不绝,因为从小到大,顾兮儿从来就没去过这种地方。

“你不会没来过吧”喻言看着顾兮儿纠结的样子问到。“很少来过”其实顾兮儿根本就没来过。

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会喝得很醉回家,然后每次还会大吵,顾兮儿躲在房间听见外面砸东西的声音瑟瑟发抖。

也就是从那时起,顾兮儿讨厌酒一类的东西,因此她也就不怎么喜欢酒吧,自然也不会来这种地方。喻言拉着顾兮儿进去“没事,你就陪我”。

到了吧台,前台调酒师问:“请问两位小姐要点些什么”。“玛格丽特”喻言对着调酒师说。调酒师转向顾兮儿,意思是顾兮儿要喝什么,顾兮儿摇头:“我什么也不要,谢谢”。

调酒师想到酒吧居然不点些什么,真是个奇怪的人,不过调酒师打量了一下顾兮儿,发现她也不像会喝酒的样子,于是就给喻言调酒。

喻言心情似乎非常不好,她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到最后开始说胡话,“为什么,每次都不相信我,觉得我就是什么都不如别人,明明我也有努力的学,可是每次考完试都是这样,每当我需要安慰的时候,他们不但不会鼓励我,还会使我更加挫败”。

喻言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居然睡着了。顾兮儿听到喻言的哭诉之后不免有些心疼她,没想到喻言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也有脆弱的一面。

心疼完喻言,顾兮儿看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喻言,她想怎么把她弄回去呢。“你家在哪呢,喻言”顾兮儿摇着喻言说。

喻言嘟囔着“世纪酒店”,说完后又趴下睡着了。顾兮儿想喻言怎么不回家,去酒店干嘛,不过她也不知道喻言家住在哪里,所以只能去酒店。

顾兮儿把喻言扶到马路边,叫了一辆车,司机帮顾兮儿把喻言扶上车。

二十几分钟之后,顾兮儿扶着酩酊大醉的喻言站在了酒店的大厅。顾兮儿把喻言放在大厅的沙发上后走到前台,“你好,我问一下喻言住在哪个房间,我是她朋友,她喝醉了”顾兮儿一股脑的都说出来。

怕前台不相信还特意强调“我们是同班同学”,前台看向那边的喻言,又看向顾兮儿,对喻言其实前台还是有点印象的,所以确认之后前台才报出房间号。

“3768”前台告诉顾兮儿。“你好,可以把房卡给我一下吗,喻言的不见了”。顾兮儿刚在喻言身上找了一下,没找到。

前台带着招牌式的微笑,把房卡递给顾兮儿。顾兮儿带着喻言上了楼,一个房间挨着一个的找,最终在尽头找到了房间。

顾兮儿带着喻言进去了,她把喻言扶到床上,帮她脱鞋和衣服。做完这些,顾兮儿回头看着喻言想了想,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酒店,于是决定留下来陪喻言。

折腾完这些顾兮儿也累了,洗个澡就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