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悸动

跑到家里,顾兮儿冲到自己的房间,连吴妈的呼喊声都没注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小姐,我刚看你脸那么红,是生病了吗?”“没有,今天不用做晚饭了,我不饿。”

说完冲到浴室里,看着自己红得像猴屁股一样的脸。刚刚差一点顾兮儿就要沦陷在季勋那温柔的眼神里,所以她清醒就立马跑回来了。

她用冷水拍在自己的脸上:“啊啊啊啊,不能胡思乱想,他可是有喜欢的人。”

尽管这样顾兮儿还是没有冷静下来,她洗完澡站在阳台上。

季勋像往常一样拉开窗帘,结果就看见正在发呆的顾兮儿。顾兮儿察觉有人在看自己,抬起头就看见对面那人看着自己。

她赶紧转身回去,拉上窗帘,躺在床上:“啊,怎么我们是对面,烦死了。”

平时顾兮儿很少去阳台,只是偶尔心情烦闷时才会去阳台透透气,根本就没注意自家阳台和季勋家卧室是面对面的,要是知道,她怎么也不会去,甚至还撞到了季勋。

而这边季勋看着窗帘被拉上,她的身影一点点消失不见,他也没有收回视线。

其实自从他知道她住在对面开始,他每天晚上都会习惯性的在这里站一会儿。今天像往常一样拉开窗帘,就看着她趴在那里发呆,自己不知不觉就看入迷了。

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消失不见。

第二天,顾兮儿没有等季勋自己去学校,到教室喻言坐过来问:“兮儿,今天你怎么没和大神一起来?”

楚铭明显很开心:“没一起来就没一起来呗,谁也没规定兮儿必须和他一起来啊。”

顾兮儿也附和道:“是啊,是啊。”

季勋黑着脸走过来,喻言赶紧让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尽量温柔地说,但脸色未改:“你今天怎么不等我?”

顾兮儿悻悻地说:“那个我忘了。”然后顾兮儿低头写作业。

今天早上,季勋以为顾兮儿睡过头了,就过去敲门,结果那人告诉自己顾兮儿早就出发了。

而现在问她,她居然说忘记了,这明显是借口,平时天天一起走,怎么会突然忘记。

后面喻言感觉气压变得很低,就碰楚铭的胳膊小声说:“他们吵架了,不应该啊,兮儿脾气那么好,大神话不多,怎么可能吵得起来。”

楚铭塞了一本数学书给她:“管好自己。”喻言抱着书埋怨地说:“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

说完低着头翻开自己的数学书。这一天直到放学,顾兮儿和季勋都没说一句话。快放学时,蒋楚楚过来叫走了季勋。

走在路上喻言推着车问:“兮儿,你和大神怎么了,气氛怎么怪怪的?”

“我们没怎么啊,只是今天我不太舒服,不想说话,别多想啦,快回家吧。”

楚铭看着顾兮儿的背影走上前对喻言说:“一天别八卦,还不赶紧骑车,不然追不上兮儿了。”

然后他们骑着车跟在顾兮儿后面:“兮儿,等等我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