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出丑

坐在后排的蒋楚楚盯着季勋:这次看你还怎么跑,你迟早是我的。

夏冰用胳膊碰了碰她“不至于吧,他就在那,又不会跑掉,看看你这眼神恨不得告诉全世界他是你的”

“我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他是我的,谁都别打他主意”。

“知道他是你的,没人打他注意,谁能比得过你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啊。”夏冰虽然在说话,但眼神却看着季勋旁边的顾兮儿:她和张楚瑜到底什么关系。

那次在警局,夏冰就打听被她撞得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

两人各怀心思的上完了早晨的课。

中午,喻言拉着顾兮儿去食堂。顾兮儿从转学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去食堂吃饭。

食堂的人不怎么多,饭一般比较大众化一些,在味道上也没那么好,因此大家都不会在食堂吃饭。

“红烧排骨,溏心鸡蛋,醋溜白菜,酱香排骨,再来两份米饭”喻言转过头问“兮儿,你还要点什么”,顾兮儿摇头“不用,可以了”。

喻言带着顾兮儿走到食堂最角落的一个位置,那里很安静,没什么人经过。

喻言边吃边说“我昨晚没说什么吧”,顾兮儿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喻言,认真地说:“你是不是压力挺大的”。

喻言听见顾兮儿这么说眼眶顿时红了,但她忍住了,强颜欢笑地对顾兮儿说:“没有啊,我那是酒喝醉了,乱说的”,顾兮儿见她不想说,也就没有再问。

顾兮儿和喻言吃完饭,就回到班里。龚丽丽站在外面看着快要上来的顾兮儿,心生一计,她把洗衣粉倒进桶里,然后接了一些水进去,倒在讲台上,用拖把均匀的弄在讲台上。

弄完这些,顾兮儿和喻言刚好进去,顾兮儿走在前面,刚踩到讲台,突然脚下一滑,她摔在讲台上。

走在顾兮儿后面的喻言,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摔倒在地的顾兮儿。

她连忙把顾兮儿扶起来,大喊道“谁啊,大中午拖什么地”。

这时,龚丽丽委屈地说“我看讲台太脏了,就想着拖一下,没想到会害顾兮儿同学摔倒”,而后看向顾兮儿“兮儿,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这裙子...”。

顾兮儿听见龚丽丽说裙子,她往后面一看。今天穿着白色的长裙,现在后面都是脏的。

可想而知,顾兮儿的心情是怎样的,衣服脏了,现在又没得换。顾兮儿没有理会龚丽丽,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在顾兮儿走后,龚丽丽奸邪地笑着:这才刚刚开始。

蒋楚楚看着正在得瑟的龚丽丽:手段也不过如此,不过也可以勉强一看,看来,以后的生活会很有趣。

顾兮儿心情低落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楚铭拍了拍顾兮儿的肩“顾兮儿同学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务室”,顾兮儿看着自己脏脏的裙子说:“不用了,我没事”。

她想她这样实在不好意思走出去。喻言坐在顾兮儿的旁边“下节体育课,我帮你请假吧”,“好,我这样也出不去”。

说完喻言就走了,因为这节体育课,班上的人都走完了,就只剩顾兮儿一个人坐在教室。

季勋在篮球场上四处看,好不容易看见喻言,结果发现她身边不见顾兮儿的身影,他抬头往上看,只见窗边有个人的身影,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他把篮球往旁边一扔就跑了。

他站在教室门口就看见顾兮儿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连他走到她身边都没发现。

“顾兮儿,你在干嘛”,顾兮儿身子猛地一震。显然被吓到了“你怎么上来了,不是体育课吗”“那你怎么不下去”季勋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问。

“我我...”顾兮儿不知道怎么说。季勋往她后面一看,后面全是脏的,她穿着白色裙子,所以脏东西看得特别明显。

刚季勋急于知道顾兮儿怎么不下去,都没注意到。季勋脱下校服外套往顾兮儿桌上一扔,校服扔到顾兮儿的头上,她拿着外套的一角,疑惑地抬起头。

“穿上”顾兮儿知道季勋的意思了,于是说了声谢谢,然后穿上。

季勋接近一米九的个子,而顾兮儿一米七二,因此季勋的外套穿在她身上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样。

季勋看着穿着自己外套的顾兮儿,外套刚好遮住了最脏的那一块,其余也有脏的,但是看着也没那么明显。

顾兮儿被季勋盯得有点尴尬,她说“那个,这个校服我明天洗干净给”“好”。

说完季勋就下去上体育课了,顾兮儿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