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归海域

渝州,魔龙教分部……

一位身穿华丽黑金教袍,神色淡然的男子,正在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翻阅手中书籍。

房间很安静,可以听得十分清楚。

“秦悔,有东西不见了!”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男子缓缓放下书,表情意外看着桌子。

准确来说,是在看白玉桌上,一个精致墨黑的木盒子。

显然,那道突如其来的声音,便是从这里发出的。

“我感应不到魔珠位置,你派的人大概全军覆没了。”

木盒子暗芒闪动,魔气喷涌。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男子饶有兴趣。

“所有结果都将化为长河流向一处,没有谁可以阻挡!”

魔盒语气毋容置疑,随后幽暗光芒又闪了一下。

“不过,我需要一点点帮助!”

“你每次都这样说,我早就听腻了。”

男子打着哈切,一抹笑意浮现。

“我已经倾尽全教之力,到处寻找有关鳞龙玉消息,资源消耗甚大,你是不是该补偿点什么?”

魔盒沉默一阵,光芒闪烁有些不稳定,像在努力思考中。

“秦悔,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只要帮我把三块鳞龙玉收集齐,事后你想要整个天下,我都给你!”

“又准备空手套白狼?”

男子使劲摆手,再这样下去,他整个魔龙教都该解散了。

“秦悔你现在一切,都是我给予的,还想怎么样?”

木盒中的魔龙王有些无奈,这个教叫魔龙教,你又是魔龙教主,为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它有些想念前任教主,也就是秦悔父亲,他兢兢业业不求回报,一直以找齐鳞龙玉为终生目标。

怎么生个儿子,如此市侩!

“好吧,记得你精神力已经到达六阶了,我有个部下刚好被封印在这附近,你就和它签订契约……”

“一言为定!”

男子很痛快答应了。

“……除了西边的魔珠失去联络,东边的那颗还一直原地不动,你手下好像遇到麻烦了……”

魔龙王话锋一转。

“嗯,过了东海,便是东煌国界,那里外来势力很难渗入,进度缓慢在所难免。”

男子道出实情,同时从桌底掏出一张地图,摆在上面。

他手指划过东海,在某点慢慢画了个圈,那正是一座新大陆,位置在东瀛斜下方。

随着地星面积增涨,苍茫无尽的海洋,也陆陆续续出现各种大陆岛屿,其中四座大陆最为出名。

东陵大陆!

澜川大陆!

劳兰古陆!

以及最庞大的泛天大陆!

至于为什么最出名?

因为它们根本不是地星自然形成,而是灾变过后,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像秘境一样神秘。

甚至,你可以直接把这些大陆当成另类秘境,每个人都能过去。

当然,大陆之上,也有着许许多多本土势力,而东煌帝国便是东陵大陆的霸主。

不过,华夏要比东煌更强!

不知为何,秘境那些人类体质和地星人类完全不同,他们千人之中才难得出一位星云使,可地星几乎每个人,成年就可以沟通星门。

本质上存在着差距!

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毕竟那些势力底蕴深厚,即使数量不多,可积累时间远远不是各国所能攀比。

至于,为何说华夏比东煌更强,直接原因便是,护国神兽五爪金龙的降临!

灾变之初,它穿梭时空,降于世间,自愿化身华夏图腾,为其抵御一切外敌,庇护亿万生命。

所以,华夏才能在这艰难困境中,得以继续延续下去,否则凶多吉少!

不只是华夏!

不列颠的皇天狮鹫!

沙俄的北神白原熊!

美利坚的自由石像!

这些都与五爪金龙一样,在灾变之初就出现了。

“东煌?”

魔龙王沉默片刻,然后开口。

“那个帝国我知道,实力不弱,即便你亲自前往,也无济于事……算了,叫你部下万分小心,这点时间本座还等得起!”

话音落地,魔盒黯淡无光,彻底沉静下来。

“东煌帝国……”

秦悔轻声低语,而后又重新看起书,脸色十分平静。

……

归海域……

一只怪物正躺在沙滩晒着太阳。

它眼睛微眯,蓝色皮肤泛着点点红晕,整个身形如同蜥蜴。

不过有点不一样,那就是它前肢很长,而且非常粗壮,像打了蓝色油漆的机械手臂,一眼便知道爆发力惊人。

这是归海域一种常见怪物,名叫蓝臂蜥,除了吃以外,睡觉,尤其晒着太阳睡觉,就是它最喜爱的事情。

咕噜咕噜~

蓝臂蜥拍了拍闹腾的肚子,样子很懒惰却也有些挣扎,仿佛在面临某件重大选择。

肚子好饿,应该去捕猎了……

它懒洋洋得站起身……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

但是,这地方实在太舒服了,根本不想动……

蓝臂蜥就这么躺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一个荒唐想法,猛地出现在脑海里。

假如,天上能掉吃得下来,那我岂不是就可以继续睡觉了?

可是它很快就使劲晃了晃脑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一点付出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回报。

自己虽然是一只怪物,但这个道理,它还是非常明白的。

于是,蓝臂蜥这次没有堕落下去了,它缓缓立起身体,随后脸色十分虔诚跪在地上,脑袋差点没埋进沙里。

上天啊,请赐予我食物吧!!

祷告结束,蓝臂蜥立刻再次躺下,一双眸子包含着期待,里面仿佛能看见亮光。

它抬起手臂,静静等待上天给自己配送食物。

忽然,天空被一道漩涡覆盖,瞬间把照在蓝臂蜥身上的阳光,通通格挡在外面,顿时整个沙滩都有些阴沉。

漩涡之中,洛瑶清和韩尘直接掉了下去,而后者更是好巧不巧落在蓝臂蜥的怀中。

“好痛……”

韩尘感觉身体快散架了,这次是真得,他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要不是掉在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面,自己绝对重度骨折。

随即,韩尘睁开了眼,正好与蓝臂蜥的眸子交叉在一处,默默对视着。

这时,及时用精神力控制降落速度的洛瑶清也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六目而视。

他看它!

它看他!

她看他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