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总裁的白月光1.9

“欢欢?”

忽然一道包含着惊讶和错愕的声音在二人身后传来。

陆欢与厉承景齐齐回头一看。

一个长相儒雅的男子站在那里,穿着一件干净如雪的白衬衣,搭配一条再简洁不过黑裤。

看上去就像是小说里的初恋男友一样美好。

“白嵩水?”

陆欢眼皮子禁不住一跳,这男配三号怎么这时候出现了?

会不会太早了些?

是的,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正是书里的男三白嵩水。

“欢欢,这些日子你去哪了?我都找不到你!”

白嵩水大步迈上前来,满脸质问的神情,好像面前的女人犯了什么对不起他的滔天大罪一般。

“我之前去问了陆伯伯,他跟我说你是负气离家出走了。”

男人说到这里,停下脚步,看向陆欢的眼神充满复杂,“其实我也听说了你跟媛媛吵架的事情。虽然媛媛是有不对的地方,但你们毕竟是亲姐妹,她比你小,有什么不好的你多谦让着她点就好了。”

白嵩水言语间都是袒护陆媛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陆媛才是他女朋友呢。

陆欢见此情景,差点儿被他这番无耻的话给气笑了,要知道,看过剧情的她可是把这男三白嵩水认识的彻彻底底!

打一开始,原主就在感情这方面认识很模糊,很难将爱情跟友情辨析清楚。

陆家与白家交好,陆氏跟白氏之间自然有大部分产业合作和交集,原主母亲同白嵩水的母亲是手帕交,在两个孩子出生前就约定如果一男一女就定个娃娃亲。

因此,原主同这白嵩水也算是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

只是原主在母亲的熏陶和陆付恒刻意纵容之下,把对白嵩水的好感逐渐变了质。

而白嵩水明明知道原主对他的感情与爱情并没有关系,却因为家里父母的要求跟原主身份和地位不将这些挑明,一味的去利用原主的感情,甚至连原主后来悲惨的结局也有他的推波助澜。

“呵,”忽然,她唇齿间溢出一丝清悦的笑声,那双明亮动人的明眸微微一抬,直勾勾的注视着这个美好如初恋的男子,“白嵩水,你不会不知道我跟陆媛的关系有多不好吧?”

陆欢脸上挂起了一抹讥笑的神情。

原主的母亲胡书琴在多年前便病逝了,不过到底是真的病逝还是另有黑手这会儿倒是不得而知。

不过只过去了半年,陆付恒就领回了陆媛跟她的母亲,也就是原主后来的继母孙九霞。

原主当时也不小了,见到与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陆媛,和那张同父亲神似的脸,顿时就察觉到,父亲早就出轨了。

然而原主不善言辞,继承了母亲胡书琴的经商天赋的同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时这一家人的关系。

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弟弟要照顾。

而一直对原主体贴入微的白嵩水就成了原主倾诉的对象。

他明知道原主对陆媛不喜和排斥,却放肆陆媛接近。

一方面是看出了陆付恒对陆媛的喜爱,为了博取陆付恒的信任,另一方面是为了看到一向矜持的原主为他争风吃醋。

对此,陆欢只想上去就是一个左勾拳,把白嵩水这个死渣男给恁死。

然而这并不符合规定,陆欢也只能暗戳戳在心里思考一下如何完美的处理这个渣男。

再者,白嵩水后期还会成为男女主感情激化的一针强化剂,还真的是越看越不爽了呢!

陆欢心想着,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主。

电光火石之间她仿佛想到了什么……

“欢欢,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媛媛,可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白嵩水依然坚持着他那套血缘关系,要是现在站在这的是原主,估计早就摇摆不定了。

可陆欢不是原主,她铁石心肠的要紧。

“我可没听说我妈妈除了陆矛还给我生了个妹妹!”

陆欢语气平淡而疏离的反唇相讥,言词之间流露出一丝嘲讽。

白嵩水被她这毫不客气的话一噎。

原主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白嵩水说过话。

对他虽然比不上陆媛那种温柔小意,却也算得上妹妹对哥哥那种尊敬。

像陆欢这么刺耳的语气还是第一次。

白嵩水脸上的完美表情差点绷不住了,可无奈还有一个外人在场。

要放在平时,他肯定二话不说冷下脸对原主呵斥了。

而厉承景这时站在陆欢身旁,衣着算不上名贵,但浑身那股上位者的气质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特别是从他一来跟陆欢对话起,就一直用阴冷的目光盯着他,仿佛他说重了一星半点就会被这眼神处以极刑。

白嵩水有那么一瞬间都觉得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但下一刻又觉得是自己想差了,陆欢身边怎么可能有那种大佬级别的人物呢?

不然,她肯定早就以此把陆付恒给逼下台,自己掌控陆氏了!

是的。

原主这个傻der,把想要代替父亲继承陆氏这种极其重要的事情也告诉了白嵩水。

可想而知,陆付恒肯定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思。

“欢欢,我……”

白嵩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陆欢当场叫停,“别叫的这么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欢的话让白嵩水脸上表情一僵,“我们没有关系吗?”

陆欢淡漠的眼神望向他,反问道:“我们有关系吗?”

她可是知道的。

虽然当初胡书琴与白嵩水的母亲定下了娃娃亲,但那也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跟其他圈内人说起,而不向外界公布的原因是陆付恒、白父白母认为孩子以后或许有自己的想法,等他们长大了再说也不迟。

其实这在陆欢看来,也不过是胡书琴的一厢情愿,另外三人各有各的小算盘。

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万一他们以后哪家衰落了,难不成还真要为了一个娃娃亲去搭把手?

这些也不过是两家的一点联系,指不定以后遇到更好的就对这娃娃亲只字不提了。

白嵩水被她这直接了当的质问问的语塞。

他一早就在父亲那里得知,二人的娃娃亲也不过是闹着玩而已,如果以后遇见更出色的,随时可以反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