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总裁的白月光4.10

“陆总,今天新公司的剪裁仪式您不去吗?”

秘书脚步轻快的跟着前面的男人,她怀里抱着一沓文件,偶尔腾出右手来抬一抬眼镜。

这是她入职陆氏的第五年,凭借优秀的履历和丰富的经验,成功在一个月前成为了陆总的秘书,无论是职位还是薪资都有了大幅度的上涨。

而在她前面走着的是她的上司,陆氏唯一的掌权人。

在她入职陆氏以来就听闻这位陆总的大名,拥有着冷酷无情的性格,和绝对优异的背景,就拿她跟在对方身边一个月来说,都从陆总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和道理。

只是有一件事,秘书怎么也想不通。

那就是这么多年,这位陆总身边一直没有什么红颜知己,仿佛他的人生除了工作再无其他。

秘书很好奇,像陆总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在京城随随便便招招手就能有无数女人前赴后继,哪又为什么孤身一人呢?

公司里的传闻说,是陆总几年前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从此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于是便从此不愿去沾染红尘。

对这些流言,秘书却不怎么相信。

她认为,是男人就会有欲.望,只是那些人没有找到跟陆总的契合点罢了。

如果是她的话……

秘书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回想起这一个月跟在男人身边,与对方的每一刻相处,总有一种他们两个关系逐渐拉进的感觉。

“不去,我另有安排。”

走在前面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拒绝了这个行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忽然他眼角余光像是偶然瞥见了什么人,眼孔微缩了一下,脚步也顿在了原地。

后面一直跟着他的秘书正回忆着自己跟陆总相处的点点滴滴,深陷于自己的世界,压根儿没注意到前面的男人停在了那里。

于是毫不意外的撞了上去。

“碰!”

哗啦啦……

秘书一头撞在了男人的后背上,额头顿时开始传来了疼痛感。

她下意识抬手扶着额头,另外一只手没拿稳,怀里的文件也随之一大堆掉在了地上。

秘书低着头捂着脑袋,却看见散落一地的文件,脸色唰的就变得煞白。

“陆总,对不起,是我没注意!我刚刚在想您的行程安排,对不起对不起!”她嘴唇哆嗦着,连连朝男人道歉。

不过能当上秘书,果然也不是什么寻常人,明明是在走神,却一句话改成在为男人的事情着想,要是换做其他不爱计较的上司,估计也就摆摆手,说一句“算了”完事。

然而男人低眼扫了一下那洒落一地的文件,一张张白纸到处飞,让他忍不住拧紧了眉头。

男人冷着声说:“上班时间走神,并不是你的理由,待会儿会有人领你去其他岗位上班。”

上班都能走神,那还要她跟着做什么事!

再者,他的行程早就安排妥当了,并不需要别人太多的用心,所以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走神还不一定呢!

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有什么事看不清的?

对于秘书走神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并不感兴趣,他只要一个能够认真严谨工作的助理罢了。

没有这个,还有下一个!

只要薪资待遇好,哪里找不到一个负责的秘书呢!

至于这个……

男人冷眼盯了眼埋着头,颤颤发抖的秘书,如果不是那些高管暗箱操作,这个位置估计还轮不到一个才五年资龄的人来坐。

换了也就换了。

正好没理由整理一顿公司里的那些蛀虫。

秘书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冷酷的将自己换掉,在听到男人的话后,惊愕失色的抬起头,忍不住质问道:

“为什么!”

她为了这个岗位努力了好久的!

凭什么对方一句话就要把自己换掉!

男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只丢下一句冷冷的话说:

“因为这家公司是我的。”

秘书怔愣在原地,哑口无言,只能傻傻的看着男人冷漠的转身离去。

然而她的心里却隐隐发寒,这可是她引以为傲的工作啊!

就这样没了?!

一想到自己自从当上总裁秘书以后,在那些高层面前借着陆总名头耀武扬威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十分后悔。

但是现在也晚了!

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秘书低头失神的看着散落一地的文件白纸,仿佛都在嘲笑着她之前所有的可笑行径。

男人走出陆氏大门,楼下早已停好了一辆低调奢华的保时捷,司机站在车前,看他出来立马拉开门,恭恭敬敬的请他进去。

坐上车,司机小跑着上了主驾驶座上。

这辆保时捷一踩油门,甩着尾巴就一溜烟儿的飞驰而去。

男人的目的是郊区的墓园。

那里早已整顿了一番,比几年前更要清幽静谧,草木茂盛的将一片墓园包围,犹如一名名守卫一般。

男人让司机留在下面,而自己徒步走了上去。

穿过了茂密的树林,时而抬手撩开垂在面前的藤条,踩着古老的青石路,听着林中树丛草里传来的虫鸣鸟叫。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一排排的墓碑伫立在草地上,青苔爬上了墓碑的背面,生机勃勃的,遮住了这里的死寂之气。

男人缓步走向他熟悉无比的一个地方,却发现那里早已经站了两个人。

他冷峻的面容刹那间犹如铺了一层寒霜般冷酷无情。

“谁让你们来这的!”

他快步上前,毫不客气的质问着两人。

这两个人,居然还有脸来他姐姐的墓前!

看见这两个人,他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地握成了拳头,要不是为了这二人不值得,他肯定会将他们弄死在这里!

“陆矛,我跟阿景只是来看看陆欢,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女人熟悉的脸一如当年,岁月的痕迹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片刻足迹。

这便是白柔。

她还是几年前那样温柔美丽,举手投足都有几分优雅的味道,但无论是神态还是语气,都给人一种熟悉感。

陆矛嫌恶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他冷笑了一下,对白柔的话没有丝毫相信。

他抬手指向白柔身边的男人,脸上挂着讥笑的神情:“那你跟这个垃圾过来做什么!”

别以为他不知道,自从他姐离开以后,这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

呵,而现在还好意思出现在他姐的墓前?!

“陆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阿景!”

白柔一听见陆矛毫不客气的骂身边的男人时,顿时变了脸色,语气急切中带着责怪的意味。

可陆矛对于她的责怪,脸上却露出了嘲讽的表情,嘴皮子一掀道:“白柔,你也别在我面前装无辜,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女的份上,我连你一块骂!”

在陆矛眼里可没有“礼貌”这东西,看谁不爽就怼谁,陆欢还在的时候他或许还有点收敛,陆欢走了以后,他翻脸起来比谁都狠。

更别提这两个家伙了!

他姐才走了多久啊,就没脸皮子走到了一起!

呸!

厉承景这个垃圾货色,当初真是看走了眼!就不应该听信他姐那个傻子的话,相信这家伙!

白柔没想到陆矛对自己也这样不客气,脸色登时难看万分。

她侧头看了一眼从刚开始就一声不吭的男人,心里沉了沉。

厉承景就这样看着自己被陆矛这个没礼貌的家伙骂吗?!

他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白柔紧紧的盯着男人无比冷漠的脸庞,企图从他脸上找出对自己的一丝波动。

可是,没有!

一点都没有!

这个男人自从陆欢离去了以后,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就跟死了一样。

白柔想到这些年自己一意孤行陪在对方身边,可却连对方的一个眼神都没有得到,心里一阵钝痛,眼眶酸涩,她不禁咬住了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不然的话,那样实在是太丢脸了!

陆矛在一边将他们两个之间微妙的气氛尽收眼底,嘴角翘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以后,陆矛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可言,对于他来讲,把一切伤害过他姐和正在伤害他姐的人全都报复过才是最好的安排。

故意把陆欢推下去的陆媛被陆矛扭送到了监.狱里面,判了无.期.徒.刑,可这对于陆矛怎么够呢!

他姐死了,凶.手也应该偿命才对!

凭什么他姐只能那样安静的永远睡过去,而害死她的人却能好好的活在监.狱里?

公平吗?

不公平!

陆矛怎么可能允许害死他姐的人过得那么舒坦惬意?

于是就买通了里面的死.刑.犯,好好的“照顾”一下陆媛,如果失手将人弄没了,那也无妨,对方的家人他会给一笔钱好好安顿妥当的。

如此,陆媛也毫不意外的在进去一个月后,意外死亡了。

至于是真的意外,还是假的意外,别人也不得而知。

他那个人渣父亲,也是如此,被查出公司偷.税纳.税后,就被警.方逮.捕了,举报人是谁,想也知道。

因为赃.款巨大享受了十五年的牢.狱.之灾,不过依陆付恒那个手不能提腰不能扛的娇贵身子,他塞点钱估计就能让他好吃一顿苦了。

所有伤害过他姐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但伤害最深的……就是他面前这个男人!

“厉承景你还真是有脸了,敢带着这个女人来看我姐!”

陆矛冷眼盯着男人,想从对方脸上找出一丝愧疚之色,可是没有找到。

果然,他应该知道的,这个男人在他姐死后一点悲伤之色也没有,就跟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怎么可能会有愧疚感呢!

其实说到底,他姐跟对方其实根本就没有在一起吧!

要不然他怎么可以这样无动于衷。

陆矛在心里冷冷呵了一声,然后直截了当的对男人说:

“你现在立刻带着她滚蛋!别脏了我姐的地儿!”

“如果你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陆矛眼里没有一丝温度的盯着男人,语气无比冷酷。

而男人面对这样嚣张驱赶着自己的陆矛却无话可说,一直沉默以对,像是愧疚又像是悲哀。

但是陆矛对于他这种行为却嗤之以鼻。

只认为男人是在装模作样。

许久过去了,男人垂着眼眸静默的凝视着墓碑上的那张照片,女人年轻的面容上扬起了无灿烂美好的微笑,仿佛能够驱散一切灰暗。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攥在了一起,指甲嵌入了掌心,疼痛从掌心窜上头皮,似乎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理智。

见男人不理会自己的话,还死赖在这里不走,陆矛心里的火气上来,上前抬手就朝厉承景招呼过去。

白柔察觉到了陆矛的意思,冲到厉承景面前想要挡住他的攻击,但是却被陆矛一把推开,脚下一个趔趄帅倒在地上,手在地上的青石上擦破了皮,鲜血染红了青石上的青苔。

“嘶……”

白柔忍不住疼痛倒吸了一口凉气,眼泪珠子抑制不住的往下掉,可在这时却没有一个人去安慰她。

没有白柔这个烦人的阻碍,陆矛一拳就打在了厉承景的脸上,那一拳可毫不含糊,实实在在的把男人打出了血。

然而被打的男人却无动于衷,甚至在几秒过后笑了出来,笑声压抑着,很低很低,可却能够从他的笑声里听出苦涩的感情,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他是笑还是在哭。

陆矛也被这样的厉承景吓到了,既怨恨男人将另外一个女人带到他姐姐墓前,又担心这个被他姐喜欢的人真的出事。

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把厉承景揍过的冲动,朝受了伤的白柔招招手,没好气的说:

“过来,把这个垃圾给带回去!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两个来这里,就别怪我不客气。”

见陆矛“心软”,白柔忙不迭的爬了起来,拉着男人就匆匆离开了这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们一样。

陆矛看着两人逃也似的背影,嘲讽的笑了笑,看吧,这个世界上果然没有人会真心爱我们,姐姐……

所以只有我们给彼此温暖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