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总裁的白月光4.9

“姐!”

耳边忽然响起陆矛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同一时刻陆欢察觉到有一双手从后面狠狠地推了自己一把!

身体失重,脚下没踩稳直接顺着对方的那一推整个人往前跌去。

陆欢错愕的回头,只看见陆媛得逞的笑容,她的笑容里尽是癫狂的神情,陆欢清楚的听见陆媛嘴张合间说出了一句话:

“你该死了!”

这条路本来就是下坡的趋势,陆欢往下面倒去,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近。

走在前面的白柔听见身后的动静,茫茫然回头却看见往下跌落的陆欢,和她身后面容狰狞的笑着的陆媛,眼孔顿时一缩!

她没想到陆媛真的能干出这种违法的事!

碰!

陆欢脑袋狠狠地磕在了铺路的青石上,好巧不巧,太阳穴正好撞在了一块青石突出的棱角上面!

汩汩的鲜血从陆欢的脑袋流了出来,染红了一地的泥土和野草野花,以及陆矛满是血丝的双目。

女人似乎还没有从震惊里缓过神来,还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人从后面推一把,一双炯炯有神的明眸还布满了不可置信朝某个方向瞪大。

陆媛站在原地,与那双瞪大的眼睛对视着,心里竟然有一种隐秘的快感和难以言状的恐惧,这些复杂感情刺激得她胸口不断的起伏,喘着粗气。

她把陆欢推下去了!

陆欢终于要死了!

真的是太好了……

这下,她看陆氏还有谁能反对她!

死亡是一种缓慢的过程。

即使陆欢是被推到地上,脑袋砸了个洞,她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原主这具身体的生命在缓缓的流逝。

这种压抑的,犹如乌云压顶的感觉,令人窒息害怕,可对于陆欢来讲,这已经习以为常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进,陆欢的脑袋也不复之前的清明,反而像是被一团棉花塞了进去,塞的死死的,致使她的思考也变得不再清晰,头昏脑胀。

瞪大的眼睛也撑不住,眼皮开始缓缓下掉,可哪怕是最后一刻她也一直看向陆媛的方向,正如那句“死不瞑目”一般。

陆矛被陆欢脑袋那一滩血迹刺红了双目,像是充了血,酸涩的感觉席卷而来,他忍不住红了眼眶。

母亲走的时候,陆矛还小,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一直到长大以后,去回忆那段往事时才感觉到一种无能为力的悲痛。

而现在,他的姐姐又真真切切在他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时,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陆矛却如同失去了保护和攻击的困兽一般,难以抵挡。

看着那一滩刺目的鲜血,他体内的鲜血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四肢僵硬冰冷,他内心的一个声音在嘶吼着让他赶紧动起来!跑到他姐姐的身边,一定还有救的!

可理智却告诉他,没救了,就算送去医院也来不及了……

脚下好像被灌进了千万斤重的铅一般,沉甸甸的,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陆欢,却又觉得对方与他隔着千山万水,难以触摸。

“陆欢!陆欢,你别睡!”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却是白柔,虽然她跟陆欢也只有几面之缘,可她却能发现对方冰冷外表下炙热的灵魂。

她跑到陆欢身边蹲下,将陆欢抱在怀里,声音焦急又害怕,颤抖着说:“你醒醒啊!别睡过去!”

白柔从小到大看惯了人情冷暖,见多了聚散无常,可当她自己真的遇到时,却显得分外手足无措。

抱着怀里的女人,白柔脑海里闪过了许多画面,陆氏门口那个骄傲不已的陆欢,办公室里面对陆媛步步紧逼的陆欢……

可这样的陆欢怎么会死呢!

她猛地抬头冲愣在原地,失魂落魄的陆矛吼道:“你不是陆欢弟弟吗?!愣在那做什么!送医院啊!”

白柔的一声怒吼把陆矛喊回了神,他赶紧跑了过来,把陆欢背在背上往山下跑。

白柔跟在他身后,但刚跑走没几步又转头看向那个已然疯癫了的女人,冷漠的说:

“陆媛,就算你把陆欢害死了,陆氏也不会是你的!你得到的只会是牢.狱之灾!”

丢下这句话后,又急忙跟上陆矛他们离去。

陆媛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嘴里一边狂笑着,一边喊道:

“陆氏应该是我继承!”

“是我的!是我的!”

“陆欢死了!谁也别想阻止我哈哈哈哈!”

墓园空无一人,空旷而寂静,陆媛的笑声回荡在这里显得异常诡异。

厉承景往墓园内走去时,一路上心里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好像总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他忍不住抬手按住了跳动急促的心脏,安慰着自己没事的,也许是他想太多了。

可刚刚他才看见陆媛跟那个白家的小姐上山了。

路上显得十分寂静,连虫鸣鸟叫都有几分空洞的感觉,仿佛在预示着什么,想要告诉厉承景某些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脚下的脚步情不自禁加快了,从快步走变成了奔跑。

但是当他跑了没多久以后,那种预感被证实了……

血。

滴滴从女人精致白皙的脸上落下,沿路的野花杂草都被这刺目的血液染上了沉重的颜色。

厉承景脚步缓缓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约莫一个小时前还跟他说话的女孩躺在陆矛怀里,闭着眼睛,十分安静而祥和。

“阿欢……”

他忍不住张嘴怯怯喊出了女孩的名字,可是那个人再也无法回应他了。

陆矛抱着陆欢一路狂跑着,哪怕体力逐渐不支,可心里有一个意念让他支撑着一直往前跑。

绝对要赶去医院!

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他也不要姐姐跟母亲一样离开!

这时候的陆矛将周围的一切都视若无物,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救陆欢!

于是他便与赶来的厉承景擦肩而过,完全没有在意对方。

厉承景看到朝他“奔来”的陆欢,情不自禁抬起手,想要拉住他。

但当他的手指触碰到陆欢垂下的手指时,一股冰凉让他浑身冰冻!

跟在后面的白柔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看见了举着一只手,维持着一个姿势,呆呆的站在原地的厉承景,心里突兀的生出一种亲切感……

“请问,你是陆欢的朋友,对吧?”

白柔一见到厉承景,仿佛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好像要把厉承景给活吞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厉承景她的心脏就会“嘭嘭嘭”直跳,好像下一秒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一样。

而且明明她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就仿佛响在耳畔,一声又一声。

白柔之前就对厉承景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了。

在陆氏大门口初见之时,光是第一眼白柔就沦陷了。

陆欢跟陆媛互撕,白柔站在一边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盯着厉承景,在心里想着:“这个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长在了我喜欢的点上,而且看起来跟媛媛姐姐的关系并不是男女朋友那种,我应该还有机会。”

可惜要让她失望了。

厉承景跟陆欢只是差捅破一张纸,就能够在一起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厉承景没想到今天陪陆欢来墓园一趟,对方就这样没了……

厉承景低着头,看着自己纤细白质的手指,根根骨节分明,指尖好像还残留着跟陆欢触碰时的温度,仿佛就在上一秒!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还是没能抓住陆欢的手,如果,如果之前他也陪陆欢两人一起上去,是不是陆欢就不会这样“匆忙”的离开?

厉承景完全陷于自己的世界里,半点没有去关注身边有什么事情发生。

白柔见男人对她的话毫无反应,有点受伤和尴尬,但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促使着她继续去跟厉承景说话,好像这样就可以得到男人的注意一样。

可让她失望的事,男人虽然有了反应,但却表现的很疏离淡然,看向她的眼神十分有距离感。

白柔心里不知为何像是有针戳她一样,压抑透不过气的疼痛。

厉承景眼神冷淡的转向她,眼底没有一点温度,冷酷而陌生无比的开口:“有事吗?”

他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印象,依稀记得对方貌似是跟那个欺负阿欢的陆媛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厉承景盯着白柔的眼神逐渐变了味,周身的压迫感也随之而来,他微不可察的抬了抬下颚,有点居高临下的盯着白柔,犹如审讯犯.人一般的问对方:

“是你把她害了的?”

没想到男人会把这口锅扣在自己头上,白柔急忙摆手:

“没有,不是我,是陆媛!我早就跟陆媛一拍两散了!”

厉承景冷冷的盯着她,没有说话,忽然想起被陆矛抱走的陆欢,转头就跑了。

男人看了自己一眼就跑掉,白柔是怎么也没想到的,这副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跟自己说一下的姿态,让白柔有点受伤,对方满心满眼都是陆欢的样子也令她心里生出一种嫉妒感。

可在下一秒白柔就消了这个心思,甚至有点后怕。

她这是怎么了!

突然之间对一个男人变了模样!

这也太不像自己了……

白柔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企图让自己正常一点。

再抬头看了看四周只剩下自己一人,白柔有点打心底害怕起来,甚至隐隐幻想到后面的陆媛干了上来,想要像害陆欢那样推自己一把!

白柔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冷汗直冒,浑身直哆嗦,又忍不住害怕回头小觑了一眼。

还好,并没有陆媛的身影。

但依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心里萦绕着,催促着白柔急忙离开,去追上陆矛几人。

车一路疾驰,从郊区匆匆赶往距离最近的市医院。

抵达医院时,已经有一群医生护士在外面等候着了,抬着担架车,还有一些医疗用品。

陆矛坐在后面,陆欢被他死死的抱在怀里,脸上和头发里都是血污,白净的脸蛋不见一丝血色,苍白的如同一张薄纸,仿佛一阵风吹过就能将她带走一样。

少年的手绕过她的头发,挽着她细白的脖颈,那截脖颈犹如天鹅颈一般纤细又脆弱,好像稍微掐得狠了些就会断掉。

陆矛不敢用力,只是轻轻的抱着陆欢,他看着这个同他一起长大的姐姐,他唯一的亲人,眼睛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一颗颗珠子般的泪水滴在陆欢杂乱的头发里,与那腥甜的血液融为一体。

少年不敢想象,日后没有了他姐姐,他的生活会怎么样!

自从母亲离去以后,他们两个就相依为命,如果人生的中途姐姐再如同母亲一样退场,他无法想象以后的路他该怎么一个人走下去……

陆矛一直故作坚强的外壳在这一刻破裂开来。

他一路上把头埋在陆欢凌乱的发丝里,任由泪水打湿脸颊,哭肿了眼眶。

可心里的那种沉痛感依然无法改变,他此时就如同球道上的一排排球瓶一样,被一颗颗扔过来的保龄球砸的遍体鳞伤,却又无法躲避。

厉承景坐在驾驶座上,手捏紧了方向盘,脚把油门踩到底。

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再快一点!”

把陆欢再快一点送去医院!

一定会有救的吧!

一定!

……

副驾驶座是白柔,她从上车以来就低着头没说话,似乎与车内沉重的气氛一样。

而“昏迷”的陆欢则是抽离了灵魂,眼神复杂的漂浮在空中,看着她爱的两个人悲痛和哀戚的神情。

是的。

她的任务再一次圆满完成了。

在厉承景看见被陆矛抱在怀里的她时,心愿进展达到了百分之百,剧情进展也出乎意料的达到了百分之百。

明明她什么也没干。

甚至可以说连厉承景的好感也没怎么刷,任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完成了!

连系统都有点难以置信。

直呼:“不愧是任务记录保持者,我果然没有跟错人!”

三天!

仅仅只是三天时间,陆欢就圆满完成了任务!

陆欢:“……”

但我觉得我绑定错了系统!

不过陆欢此时也没有什么兴致跟系统聊天,她凝视着车内的两个人,心里却在隐隐作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