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总裁的白月光4.6

原主的母亲胡书琴是在陆矛三岁时走了的,那会儿的陆矛早已记事,对于母亲的离去印象格外深刻。

虽然陆矛这家伙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的,面对什么事都一副很看得开的样子,但实际上他把一切不开心全都埋在心里,很少会摆在脸上。

就算是原主有时候,看他面对一些很难过的事情,都不知道他是在强颜欢笑还是真的开心。

陆欢跟厉承景在楼下静静的一起等待着陆矛下来。

电影看了一半,楼上忽然传来一阵痛苦的呜咽声,既沉痛又悲伤,就像是受了伤的小兽,独自舔舐着身上的伤口。

厉承景眉头微微一蹙,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礼物会让那个像小太阳一样热烈开朗的少年突然痛哭起来。

他不解的看向了身边的女人,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陆欢却能读懂他心里的想法。

陆欢抿了一下唇瓣,眼眸微垂,整个人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嫣红的唇微微张开,低声说:

“在陆矛三岁的时候,我们的母亲因病过世了,只留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陆付恒有了新的妻子和孩子,对我们两个的死活也没有放在心上过。”

“今天,是陆矛的十八岁生日。”

“其实母亲在他小时候就把我和他的成人礼物准备好了,过世以后陆矛的礼物由我保存着,等着他成年这天送给他。”

陆欢语气平淡如水的讲述着这件事,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波动,好像那些事情与她无关一般。

然而在厉承景看来,女人所承受的已经太过沉重,以至于在谈及这些事时早已习以为常。

他能够理解陆欢的心情,那种失去所有亲人的感觉。

一个人孤立无援,全世界都好像忽然暗了下来,找不到一丝光亮。

男人看着陆欢,眼里幽深暗沉宛如深渊一般,想要把人吸进去。

“不过还好,都过去了,没事的。”陆欢说完这些以后,还是抬头朝厉承景笑了一下,但那一笑落在厉承景眼里多少都有点强颜欢笑的感觉。

男人看着她眉头舒展开,好像很轻松的样子,把什么都看开了,可他却觉得女人眉宇间仍然萦绕着一抹散不去的忧愁。

让他心中不忍,伸手一把拉过陆欢拥在怀中,大手抚上女人的头,轻轻的抚摸着,好像是在无声的安慰。

陆欢猝不及防被厉承景拥入怀中,眼睛忍不住瞪大了,她的手贴在男人胸口,此时不经意的抓紧了对方的衣服,这副模样充满了依恋感,让厉承景更加坚信了女人内心其实也很悲伤的事情。

然而陆欢却是满脸懵逼,完全不明白厉承景为什么突然这样做。

“叮!恭喜宿主大人,男主的心动值已经达到了百分之百了哟!心愿进展也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剧情进展百分之四十。”

许久没有波动的数据此时忽然跳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连系统都忍不住吓了一跳,惊讶的咂舌。

它这个宿主还真是个厉害人物。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之前它看数据一直停在那动也不动,还以为任务要失败了,没想到才半天过去了就已经快要完成任务了。

算起来从他们进入世界以来,这才过去了两天时间吧,这效率也忒快了些。

“系统,你的数据是不是出问题了?”

陆欢都不敢相信,进度条居然会跳动这么大,这绝对是她做任务以来,效率最快的一次了!

两天时间,简直可以贴在榜单上供人瞻仰了!

系统也不可置信,二话不说着手查询了一下,最后认真的回复道:“数据没错,都是真的。”

陆欢垂眸遮住眼里的深色:“这是不是就代表着我很快就应该离开了?”

虽然原定脱离时间是一个月之后,可是如果做完了任务,是会立即脱离的,剩下的路会有AI托管,负责走完剩下的路。

系统点点头:“是的宿主。”

它想到陆欢对厉承景的感情,一时间也不确定她到时候会不会选择立即脱离,又或者死赖着不肯走。

系统是不可能把宿主一个人丢在平行世界的,系统的存在就是为了时刻提醒宿主他们是在做任务,一到时间就即可带离宿主。

陆欢好像猜到了系统心里的那些想法,平淡的开口道:“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放下这些,跟你脱离世界的。”

虽然嘴上这样跟系统保证着,可她还是忍不住抱紧了男人,就好像这会儿就是最后的温存。

这次的任务效率实在是太迅速了,快到陆欢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要离开。

她感受着男人温暖的怀抱,轻轻的闭上眼睛,她清楚的感知到了男人身上的味道,温柔宁静,安抚了她一切不安,陆欢默默的在心里铭记住了这个味道。

厉承景是她第一个爱上的人,她永远都不能忘记。

是厉承景带给了她心动的感觉。

可对方只是一个虚拟的角色,无法跟她在一起。

就算可以,部门也不会同意一个虚拟角色脱离世界的。

陆欢曾经听说其他部门的人有过和虚拟角色在一起的事例,可那些虚拟角色实际上都是另外一个任务者扮演的。

陆欢不觉得自己会遇到另外一个任务者跟她一起做任务,这种微乎其微的概率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就算厉承景是另外一个任务者,但她喜欢的只是厉承景,而不是那个任务者。

他们都在扮演着各个角色,那种喜欢到底是真是假也分不清。

“阿欢,别伤心,以后你还有我。”

厉承景察觉到了女人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悲伤,以为对方是因为被勾起了失去母亲的回忆而感到了哀痛。

他抬手把女人搂的更紧了一些,好像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和安慰传递给陆欢。

这一刻厉承景觉得如果他能够去参与陆欢的前半生该有多好。

这样在陆欢受到任何伤害时,他都能够毅然的挡在女人前面,让她永远当一个小姑娘。

“姐。”

陆欢和厉承景拥抱了许久才分开,刚分开两人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道略带哭腔的声音。

二人吓得一下子分坐沙发两头,活脱脱的欲盖弥彰之感。

楼上的陆矛噔噔噔的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很显然这就是胡书琴留给他的成年礼物。

陆欢回头看着陆矛,少年寻日里的笑靥不见踪迹,双目浸满了泪水,望着她的眼睛满是依赖和惶恐。

她知道,这孩子又想起了母亲临走时的记忆。

陆矛不是个坚强的人,连他自己也承认,可他绝对是最能故作坚强的孩子。

坚强到,有时候你都觉得他能独自一人抗下这个世界所有的伤害。

原文里,在原主死后的陆矛表现的极为镇定,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过,一路面带笑容的把原主的后事处理完毕,就好像在为一个陌生人收尸一样。

可陆欢知道,这孩子只有在没人的地方才敢放下心防,抱着原主的骨灰盒呜咽出声,像没有家的孩子,只能咬牙站起来面对那些试图伤害他的人。

而剧情后面也不例外,陆矛身为公众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来那些狗仔记者,那些人像下水道肮脏见不得光的老鼠和浑身都是细菌的苍蝇一样,闻风而动,竭力去吸取陆矛身上能够引起轰动的新闻。

陆欢想到那些个吃人血馒头的报社记者,心里就有一种怒火腾升。

虽然跟陆矛只是第一次见面,但碍于原主遗留的情绪影响,她已经把陆矛当成亲弟弟来看了。

她绝对不允许那些记者狗仔在日后用他们的笔杆和键盘来吸陆矛身上的“血”!

不过现在厉承景这家伙对她太“慷慨大方”了,搞得她第一次转行做任务就可以这么轻松的完成。

一旦完成任务,系统就会强制性带她离开。

所以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但如果按照剧情走向,“她”还是会死,陆矛这性子肯定也会像原著中那样死撑着不掉眼泪,不过就算他为了亲姐姐哭死,那些记者估计也会把白的说成黑的,强行往陆矛身上泼脏水!

像那些人为了热度和流量没有什么不可以污蔑的,歪曲事实更是厉害的很。

她必须保证,在自己离开以后保护好陆矛。

给他找一个强大的后台,就像是……

厉承景!

忽然陆欢的眼睛就唰的亮了起来,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关键点。

是她忘了!

身边不就有一个全书最强大的后台吗?!

如果厉承景能够帮助陆矛,那么就算她以后“离开了”,陆矛面对那些黑料都可以高枕无忧。

厉承景看在她的面子上,也许会出手帮助陆矛的。

陆欢想了许久,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心头萦绕不去的忧虑也似乎在一瞬间像拨云散雾般化开。

“姐?”

陆矛见陆欢突然走神了一会,忍不住喊了一声。

陆欢抬起头,对上少年红彤彤的眼眶,眼角的泪花泛了出来,把细长浓密的眼睫毛打湿了,黏在一起。

“我没事,”陆欢见陆矛不解的眼神看过开,立马收敛起了负面情绪,扬起了笑容温声问男孩:“喜欢吗?这个礼物?”

陆矛很快就被她的话注意了转移力,拿着那个礼物盒狠狠地点头:

“姐,谢谢你。”

还帮他收着妈妈留下来的东西。

陆欢看着这个长大了的少年,与原主记忆里那个半大的小孩融为一体。

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陆矛的脑袋:“明天去看妈妈吧,亲口对她说这句话,她肯定会很高兴的。”

陆矛红着眼眶盯着她,忍着心中的沉重和喜悦,狠狠地点点头。

“不早了,去休息吧。”看着陆矛这副忍住眼泪,努力不哭的表情,陆欢在心里长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这么倔强啊!

她好歹也是陆矛的姐姐,适当的在她面前哭诉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她又不会嘲笑他。

陆矛也觉得再待下去,自己以前在姐姐面前那么坚强的模样可能就白撑了,二话不说就跑回楼上自己的房间,躲起来放肆宣泄情绪。

“阿景,我可以跟你聊聊吗?”

见陆矛离开,陆欢开始为以后做打算了。

厉承景看她神情疲惫,有些心疼,点点头:“嗯。”

两个人又重新坐在沙发上,但这一次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盯着电视。

陆欢说:“陆矛的身份你肯定也知道了吧。”

厉承景点点头:“是偶像吧。”

“对。”陆欢吸了口气,“那小子运气好,刚高中毕业就被星探看上,连蒙带骗的拐去了一个娱乐公司,不过还好,我查了一下背景挺清白的,没有那么多肮脏的腌臜事。”

“那家公司是不是叫‘x’?”

厉承景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陆欢有点惊讶的扭头去看他,“你知道?”

厉承景点点头,沉声道:“那是我随手开的。”

陆欢:“……”

挺好的。

厉承景见她沉默不语,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照顾着他?”

陆欢见他这么直接的挑明,也不拐弯抹角,点头承认:“是。”

“陆矛那孩子看着坚强,实际上很容易被欺负,我不放心他。”

“你不用担心,”厉承景看着她这么为那个少年着想,心里有点冒酸水,不过他也不能吃小舅子的醋,“他是你弟弟,于情于理我也会照看着他的。”

得了男人的承诺,认真的看着对方,无比郑重的说:“谢谢你,厉承景。”

如此这样,她也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开。

原主也能得到安慰了。

厉承景看着她,感觉陆欢的语气就像是在安排后事一样,有点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但想了想,最后还是说了一句:

“早点休息吧。”

陆欢点点头:“嗯,你还是住之前那间客房吧。”

“好。”

屋内一片漆黑,屋外的夜空繁星闪烁,一夜好梦。

……

陆矛已经快记不得母亲的模样了。

虽然还留有胡书琴的照片,可是他就是不忍心去看一眼。

怕勾起那些悲痛。

在陆矛心里,他已经是家里唯一的男人,陆付恒在他心里就跟死了无异,如果他因此一蹶不振,那他姐姐该如何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