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总裁的白月光4.5

经过一顿美味十足的晚餐,陆矛对这位有可能成为他姐夫的厉承景有点那么一丢丢的好感。

当然,这好感只是起于美食,还要看后期能不能忠于对方人品。

陆矛是不可能承认自己会为了一顿舌尖上的美味就把自家姐姐给“卖了”的。

而这对于厉承景来讲,却是一次质的飞跃。

众所周知:“要征服一个人,首先要征服她的胃。”

陆欢的胃征没征服厉承景此时还不得而知,但看小舅子吃的那么开心,厉承景就知道他跟陆欢在一起的希望有了前途。

饭后,还是厉承景去厨房把碗筷放进了洗碗机里,而陆矛悠哉悠哉的剔着牙,一副大爷的样子。

看得陆欢这个替身姐姐都忍不住抬脚踹了对方一下。

“哎哟卧槽!”

陆小毛同学的反应就很真实,优美的国语脱口而出。

他猝不及防被亲姐姐踹了一脚,整个人半个身子都掉了下去,剩下的另外一半全靠两只手扒拉着沙发边沿。

陆矛委屈,陆矛有苦说不出。

“姐,你这是干什么啊!”干嘛没事踹他一脚啊!吓得他差点儿摔下去!

陆矛可怜兮兮的望着沙发上端坐着的陆欢,女人明媚的外表带着张扬恣意的气质,双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你看起来挺老爷的,做饭不用你动手,连收拾一下碗筷都不愿意吗?”

陆欢挑了挑眉,眼里威胁之意毕露,那淡淡的杀意让可怜又无助的陆矛委屈巴巴的趴在沙发边上,“姐,你忍心让这么可爱又弱小的我去做那些繁重的活儿吗?”

他这话说出口也不嫌会被老天爷天打雷劈,反正陆欢头上的黑线已经显而易见了。

看向他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无语和质疑:“你?可爱?弱小?”个鬼哟!

如果陆矛“可爱弱小”的话,世界上就没有强大恐怖的存在了吧!

陆欢可不是以前的原主,只要陆小毛一撒娇就招架不住,缴械投降!

她可是肩负着重大任务回来的钮枯禄.陆欢!

像陆矛这种小妖怪,对于她毫无兴趣可言。

她就那样保持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绝对局外人姿态。

见以前无往不利的撒娇不管用的陆矛登时傻了眼。

不对啊!

他姐姐之前明明最受不了他撒娇的!

现在怎么根本无动于衷了?!

陆小毛顿时感觉到了不妙,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好好的坐在陆欢身边,试探着问:

“姐,你不太对劲儿啊!”

陆欢抱着胳膊,依然面不改色,只问他:“哪不对劲?你说说,我改。”

像陆欢作者任务者时常都面临着被土著看穿的危险,所以在这之前,为了避免任务者身份败露,星际特地研究出一款高级干扰器,可以防止被土著看穿身份。

只要人设别崩塌的太明显就好。

一切都有干扰器来影响土著的思考。

基于这一点,陆欢从来没不怕被陆小毛给看穿。

老神在在的稳坐在那,一只手托着下巴,坐等陆小毛有什么要表演的。

陆小毛一开始心里的确有几分怀疑,可从小的知识告诉他,科学才是唯一的真理,实际上不可能存在怪力乱神的存在。

于是那点刚发芽的想法就被唯物主义给掐灭在了摇篮里。

说真的,要是陆小毛不怀疑,陆欢倒是觉得有假呢!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弟,关系还这么亲近,对于彼此的生活习惯和做事方式都已经烙印在了心里,稍微有一点改变倒是会觉得奇怪。

“姐!”

陆矛被陆欢气成河豚,腮帮子鼓鼓胀胀的,看得陆欢忍不住手痒痒,用手指毫不客气的一戳。

陆矛刚做成的发火的样子瞬间破了功。

陆欢笑得十分快乐,陆小毛这个便宜弟弟还真的是个宝藏呢!

收拾好东西走出厨房的厉承景远远看见这对姐弟的互动,嘴角微微一翘,好像也被他们欢快的举动感染了。

“阿景,你出来了。”

欺负了陆矛一会儿,陆欢不经意间的余光瞥见了走过来的男主,脸上扬起了温柔明朗的笑容。

一旁被欺压的陆矛见了,再一次被气到了。

他都没见过他姐对他笑得这么好看过,现在居然是对一个陌生且来历不明的家伙笑了!

气死了!

陆矛看见厉承景一出来,陆欢的视线就全在对方身上去了,一点儿没留给自己,心里憋屈的要命。

但是又无法强行去打断两人之间产生的粉色泡泡,气得他恼怒的狠狠的对沙发锤了一拳泄愤。

沙发柔软舒适,很温柔的包容了陆小毛的怒气,于是他的那一拳发出的声音可以说什么也不是。

陆小毛同学:……

信不信我哭给你们看!

“哼!”

陆矛重重地哼了一声,终于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陆欢挑眉看向又开始作妖的陆小毛同学,“又怎么了?”

陆矛撇撇嘴:“你还知道我在啊?你以为我怎么了!自己猜!”

陆欢:……

谁管你啊!

陆矛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这两个人又会腻歪在一起。

他的目光在家里环顾了一周,最后落在了那台特别大的电视机上,眼神一闪。

“姐,咱们一起看电视吧!”

陆矛倏地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挤在了两人之间。

陆欢皱了皱眉,有点疑惑,心里也对忽然提出这个意见的陆矛产生疑惑,他刚刚不还是挺生气的吗?

怎么转眼间又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了?

陆欢没看出陆矛想做什么,但她的迟钝让陆矛以为她是不愿意,又赶紧继续劝说道:“我这些时间一直在出通告,可忙了,什么都做不了,难得回来一次,你就陪我看一次电影吧!”

陆矛委屈的眼神实在令人心软,陆欢也拒绝不了,迟疑了一下。

陆矛见她意动,连忙趁热打铁,乘胜追击道:

“我看姐你跟大叔肯定也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吧!正好咱们可以一起啊!”

这句话着实说到了陆欢和厉承景心坎上,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陆欢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道:“那好吧。”

“快开门!”

“开门!开门!”

一个貌美的女子一边焦急的呐喊,一边疯狂的拍着门。

高处的一所窗户有一位头发夹着一些斑白的男人,手里托着盛着红酒的高脚杯,被她吸引了目光,转过身去发出一道听不懂的声音:

“乌拉!”

这道声音不大不小把女人喊了过来,也许是因为刚刚太过于频繁的呼喊,女人的声音都有些断断续续:

“我老公……”

“拉布拉卡……”

“他刚刚进了你这屋!”

女人扒着一块岩石砌成的台子,抬手指了指男人所在的房子,脸色焦急万分,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眼睛里还有几分恐慌。

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然后发出了奇奇怪怪的语言:“*********”

女人开始比划着,又重新说了一遍:“我刚才看见,我的老公……”

男人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欧克欧克。”

女人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拉布拉卡!”

男人也比划着说:“我会,一点,一点点的华夏话。”

“这是我的,我的房间。”

“你知道拉布拉卡是谁吗!”女人大喊着:“拉布拉卡是我老公!”

男人无语的抬起红酒喝了一口。

又听见女人继续喊着:“他是这个猫里球丝的国王!我告诉你,如果你得罪我了,你会死的很惨的!”

男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猫里球丝,猫里,球丝,共和国,没有国王。”

“……”

房间里的灯都关完了,一片黑暗,只有沙发那坐着三个黑漆漆的背影,液晶电视亮着幽幽的蓝白光。

陆矛一脸幸福的看着电影,开心极了,一副特别满足的样子。

而陆欢和厉承景两人却满脸麻木,生无可恋。

难怪陆矛会提出看电影这事儿,果然是不安好心。

看着电视机里那部广为人知的《分手大师》,两人下意识对望了一眼,视线穿过了中间的某个人,遥遥相对,一时无言。

坐在中间的陆矛则兴致盎然,津津有味的看着电影,时不时还念念有词:

“这分手的方式不错,可以可以。”

“这个也行,先记着,下次有时间试一试看。”

“这个好,这个好,不留痕迹……”

一部电影下来,陆矛就像是在认真学习的学生一样,努力把电影里所有有用的点子记下来,他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了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边看边唰唰唰的记录。

如果只是很普通的小知识,陆欢也就算了,可能还会为陆矛感到欣慰。

但陆矛记得全都是用来分手的小技巧!

他口中“试一试看”的对象,毫无意外就是陆欢跟厉承景。

陆欢&厉承景:“……”

一点也不想继续看下去了。

陆欢甚至有种想上手把陆小毛手里的笔记本抢过来撕掉的冲动。

小小年纪不学好,一天到晚净想着棒打鸳鸯!

她记得以前的陆小毛不说是说东不敢往西,但也不会如此丧心病狂。

现在居然这么努力的学习如何拆散他姐姐和未来的姐夫!

这世道是怎么了?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离经叛道了吗?!

陆欢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识握成了拳头,还发出了骨骼活动时的脆响。

屮,好像把陆小毛好好教育一顿!。

让他知道有些鸳鸯是不能乱打的,不然只会被打!

正快乐的记录着分手小技巧的陆小毛同学冷不丁打了个寒战,脊背有点凉啾啾的感觉,下意识就朝左边坐着他姐的位置看去,刚好就对上了陆欢看向他似笑非笑的眼神。

陆小毛:……

吾命危矣!

这眼神或许太过恐怖,陆矛手里一个没拿稳,小本子和小钢笔都“啪叽”一下掉在了地上。

陆矛:!!!

他的笔!

这可是珍藏款啊!

陆矛低头默然不语的看着脚下狠狠地摔了一下的钢笔,估摸着钢笔尖已经摔断了,就算没断,也有可能弯了,或者拿起来写字出墨都会有点问题,再怎么样也用不了了。

他的悲伤咋就那么大呢!

痛苦和绝望都包围着陆矛,无形之间陆欢仿佛看见他一直竖着的狗耳朵耷拉了下来,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无法令人共同的悲伤。

或许是陆欢太过于“冷血无情”,她看见陆矛这副委屈的小表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

哈哈哈哈哈!

不过陆欢却知道那只钢笔对于陆矛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

见陆矛眼睛里好像有泪花闪烁,心里叹了口气,默默的伸手把那只钢笔和小本子捡了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然后随便翻开本子的一页,脸上表情淡漠而郑重的写了一句话。

转手盖上笔盖,把本子还给了陆小毛同学。

陆矛眼里遮不住的委屈,但还是忍着伤心翻到了陆欢写的那一页,他其实对陆欢写的是什么不感兴趣,就怕看见写出来的字会是出不了墨水,又或者会刮纸的那种。

微微垂着的睫羽轻轻颤抖着,半遮的眸子盖不住伤心之色。

但是当他看见那一页写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眼里的水潭就好像不轻不重的扔进了一个小石子那样,“扑通”一声砸出了一片水圈。

陆矛忍着眼里还要抑制不住的泪水,死死地看着陆欢,“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都不敢相信。

陆欢沉沉的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这个便宜弟弟的脑袋,说起来这还是原主嘱咐给她的任务呢!

“你去看看吧。”

希望陆小毛能喜欢那个礼物。

陆矛二话不说就冲上楼去,也不知道进了哪个房间。

陆欢跟厉承景却没有动,静静的看着还没有播放完的电影。

过了会儿,楼上响起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陆矛好像对那件礼物格外的在意。

厉承景忍不住问:“他怎么了?”

陆欢想到那件意义非凡的礼物,抿了抿嘴唇说:“大概是太高兴了吧。”

故人留下的礼物,意义重大,更别说还是血缘至亲之人所留,更为重要。

陆欢想起原主给她留下的嘱托,除了要跟陆家断绝关系和让厉承景得到幸福以外,还有一件就是……

让陆矛解开心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