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总裁的白月光4.4

“喀嚓。”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一股白气飘出,橘黄色的暖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男人穿着白衬衫缓缓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白毛巾,黑发湿漉漉的,发梢还滴着水珠,有些水滴顺着他精致刚毅的脸庞滑落。

“阿景你头发还没擦干就出来了啊!”

陆欢看着男人头发还滴着水,连忙上去拿过毛巾裹在厉承景头上,仔细的擦了擦。

满眼的担心,边擦边嗔怪道:“你都不会擦一擦吗?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厉承景垂下眼眸,眼神浅淡中夹着丝丝醉人的笑意,眸中倒映着面前的女孩,像是要用全部温柔将她包围住。

一边坐在凳子上的陆矛眼睁睁看着这一幕,不晓得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俩人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陆矛:!!!

他怎么可以就这样看着呢!

必须阻止这种情况啊!

他看的那些剧本里面,男女主在一起的契机就是因为靠的太近导致的。

再看看他姐跟那个狗男人……

嘶!

没错!

就是这样!

“哐当!”

陆矛猛地站了起来,凳子都因为他猛烈的动作被推了出去。

然而陆矛对此毫不在意,而是径直朝他姐跟厉承景走去。

陆欢正帮厉承景擦干了一点,却听到背后忽然发出的巨响,拿着毛巾的手一顿。

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啊!

下一刻,一只手横空出现,将她手里的毛巾夺走。

陆欢:(?=?)懵逼。

抢过毛巾的正是陆矛,他捏着那块有点湿了的毛巾,仰起头努力让自己表现的严肃且认真。

“姐,男女授受不亲,”陆矛一本正经的对陆欢说道,“所以还是由我来帮这位大叔擦头发吧!”

陆欢:“啊这……”

她把目光投向厉承景,怕他有什么不高兴。

厉承景心里当然不高兴,喜欢的人亲自给他擦头发,这么难得且幸福的相处机会,就这样被小舅子整没了,换别人谁高兴得起来?

但无奈这是他未来的小舅子,丝毫不能得罪。

陆矛拿着毛巾,虚伪的朝厉承景歪了歪头,笑了笑:“大叔,你应该不会介意我给你擦头发吧?”

厉承景:“……不会。”

忍住,厉承景,你可以的。

陆矛眼里笑意渐浓,呵,跟小爷斗?就你这实力还早五百万年呢!

心里如是想着,陆矛瞧着厉承景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蛋,心里不屑的“啧”了一声,招呼也没打一下,就把毛巾往男人头上一扔。

然后开始陆小毛独有的擦头方式。

左擦擦右擦擦,上擦擦下擦擦。

完全是把男人的头按在地上蹂躏。

厉承景:“……”

后悔了吗?

谢邀,拳头已经硬了。

一开始被抢了“工作”的陆欢本来坐在凳子上端起一杯白开水抿了一口,结果下一秒看见陆矛那通不要命的操作,瞬间一口水喷了出来。

抽了几张纸擦了擦,然后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陆小毛。

这是作死吧?

这一定在作死吧!

陆欢真想给陆小毛同学比一个大拇指。

真他喵厉害!

陆矛也是擦头一时爽,等要把毛巾拿开时,心里却发怵起来。

他撇了眼被他按着头擦头发的男人,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原本柔顺的头发被他擦的炸了起来。

陆小毛:……

哦豁。

玩脱了。

看见陆小毛擦完头发后,呆在那,半天不敢把毛巾拿下来的蠢样,陆欢稳稳的捧着水杯,嘴角使劲儿抿着,强迫自己不笑出声。

陆小毛简直就是作死小能手啊!

她愿称陆小毛同学为地表最强!

“陆矛,擦好了吗?我觉得已经干了诶!”

陆欢顺势加了一把柴,憋着笑,“好心”的提醒了呆着那的陆矛一句。

她不说还好,一说,让努力忽略掉这件事的陆矛顿时浑身僵硬。

“呃,呵呵,我知道,我知道……”陆矛干笑着回应,但缓缓拿开毛巾,看着那凌乱的不像样子的头发,登时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算了,毁灭吧。

“陆小毛?”

陆欢眼神含笑的唤了一声他的小名。

陆矛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他抬头跟男人冷漠的眼睛四目相对。

咕咚。

陆矛害怕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家伙这么长得这么凶啊!

男人看在陆小毛是陆欢弟弟的份上,忍了他很久了。

此时声线清冷的开口道:

“可以了吗?”

陆矛被他“凶恶”的眼神吓得一哆嗦,连忙把毛巾拿了下去。

而厉承景的“惨状”也赫然在目。

那一头凌乱的黑发往四周竖起,看起来像炸了毛的小动物一样。

“扑哧!”

一直观望着厉承景和陆矛的陆欢第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

然后两道“不善”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朝她投来。

陆欢:……

默默的闭麦。

搞得怎么像是陆小毛跟阿景才是一国的?

在不同位面做过任务,所以见多识广的陆欢突然想起了某一个位面……

那是一个极其开明的世界。

主角都是男孩子!

想到这里,陆欢看向两个人的眼神逐渐变了,连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她都觉得味道不对。

“系统,系统,你快滚出来!”

觉得“大事不妙”的陆欢赶紧在心里呼喊系统上线。

系统也很尽职尽责,一秒上线,发现陆欢神情不对劲儿,忙问:“怎么了宿主大人?”

陆欢眯了眯眼,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眼花了,总觉得陆欢眼里有点兴奋又复杂的样子。

“你有没有觉得,阿景跟陆小毛之间……啧啧,有点小小的小微妙?”

陆欢在两个大男人之间看来看去,丝毫没有避讳。

系统:(?_?*)。

宿主大人你别这样,我好害怕!

原本以为坚持要跟男主谈恋爱的陆欢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现在的陆欢更令它心惊肉跳。

“宿主,您这是什么意思?”纯洁的小系统表示不理解。

陆欢突然就兴奋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孤陋寡闻啊!亏你还是我的系统!”

陆欢对系统见识短浅表示不屑。

“我去过一个位面当炮灰,那个位面的主角是两个男孩子!”

系统://(!_!)//

吓得我零件都差点儿掉了。

“宿主大人,请您不要有这些‘哲♂学.性’的想法好吗?”

系统被陆欢突如其来的脑洞吓了一跳,生怕它的宿主打开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世界大门,感觉劝说道。

“咱们这可是言情剧本,你不要随便乱套啊!”

系统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还要慌的。

它就怕陆欢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虽然系统知道的不多,但网上冲浪比谁都快。

在部门中有一个宿主因为一次意外误入了某个神奇的世界,回来以后就立马转了职,变成了“神助攻”部门的任务者。

自那以后,每次有人见到她,对方脸上都挂着奇奇怪怪的迷之微笑。

极其恐怖!

后来有些人感觉奇怪,又经过多方打探之后才知道……

她那次误入的是脆皮鸭文学世界!

陆欢撇撇嘴,觉得系统真没意思,于是小声嘀嘀咕咕起来:“好吧,我就只是想一想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凑CP。”

系统冷漠脸:“……你现在是这样说的,以后可不一定。”

那个神奇的世界一旦踏入基本上无一人生还!

真香警告。

那边气氛微妙的二人发现女孩看向他们的眼神变得逐渐古怪,下意识对视一眼,脚下齐刷刷的后退了一步。

“阿景,陆小毛有没有帮你擦干啊?”

陆欢挑了挑眉,一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可是那边的两个人却觉得陆欢有点异样。

陆矛是感觉最为敏锐的,他皱起了眉头,看着他亲姐姐眼里迸射出的无法形容的目光,下意识抱住了自己,大喊一句:

“姐,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真他喵奇怪死了!

陆欢对陆小毛一惊一乍的反应有些无语,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她的脸。

有那么明显吗?

她以为不是很突出啊。

不过也不能让坐实她在胡思乱想的事实。

陆欢朝陆矛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道:“你想多了,陆小毛。”

只要她不承认,就什么也没有发生。

陆矛:……

你是不是觉得奥斯卡应该有你?

“阿景,头发应该干了吧?”陆欢懒得跟她这个便宜弟弟计较,头一偏,朝陆矛身后的厉承景问道。

厉承景懂得没有陆矛多,所以并没有看出陆欢的眼神有什么问题,于是点点头。

“干了。”

陆矛那擦头发的技术,不仅仅是“干了”这么简单,时间再长点说不定还可以“着了”。

这一天绝对是厉承景最黑暗的一天。

“那就好,”没擦干,就怕晚上感冒,或者第二天起来头痛,陆欢放下心,又对被她忽略得侧底的陆小毛说:“晚上想吃什么?”

被忽视了小半天的陆矛一听要干饭了,耳朵立马支楞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陆欢:“姐,是你做吗?”

陆欢笑嘻嘻:“你猜?”

一听就没戏。

“不是你做啊,”陆矛一瞬间又没了前一秒的精神,怅惘的叹了口气,然后撇撇嘴,一副一点胃口也没有的样子:“真没意思。”

无非就是去漂亮团上面点外卖罢了。

要问陆矛这辈子最喜欢他姐什么,那无疑是原主的那手好厨艺。

只可惜原主鲜少做饭,陆小毛同学记忆里,他姐姐陆欢最后一次做饭是他高考的时候。

原主是天生的好厨艺,一直是自己捣鼓美食,但每次捣鼓出来的东西总是异常美味。

而且还能用简简单单的食材做出无上的味道。

这一直令陆矛无比敬佩。

对此原主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吧!

陆欢对挑食的孩子一向采取“三不”政.策:不哄,不答应,不予理会。

于是便对淡淡的陆小毛说:

“那你就饿着吧。”

陆小毛同学:“……”

姐,你真的变了!(?_!)

没有姐姐疼爱的他最终还是变成了一棵任人欺负的野草……

“我做饭吧。”

正在二人僵持之际,一个无比“伟大”的人站了出来。

正是厉承景。

男人一脸的严肃,眼神坚毅,显然十分想要表现自己。

然而他却忽略掉了一件事……

“那个,大叔,你还是去那里面整理一下头发吧。”

陆矛面露心虚之色的指了指自己脑袋上面。

说了以后就低下了脑袋,心虚气不足。

厉承景:……

大可不必。

陆欢:……

怎么又提起这事儿了?

陆矛_真.作死小能手。

事到最后,是陆欢跟厉承景一起做的晚饭,而自幼是厨房杀手的陆矛则忿忿不平的坐在凳子上,眼里杀气腾腾的瞪着厨房里琴瑟和鸣的两个人。

太可气了!

明明说好了是那个狗男人去做饭,怎么他姐也一起帮忙干了!

难不成……

好啊好啊!

肯定是那个男人的心机!

知道陆欢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干活,所以之前才那样积极主动的提出去做饭!

他,陆矛,已经看透了一切!

当代,真相帝。

而跟男主一起呆在厨房里煲饭的陆欢因为做饭的缘故,时不时两人会有点肢体接触。

一会儿是胳膊肘子碰到了一起,一会儿是手指,又或者忙来忙去,在厨房这个小小的区域内,一个转身相撞。

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触碰。

两个母胎单身也毫不意外的红了脸。

再加上厉承景迟迟没有跟陆欢表白,陆欢也没有主动捅破这一层纱。

搞得两人就像是互相暗恋一般,仅仅是一个眼神相碰都能立马害羞的撇过头去。

简直不要太纯情。

家里的食材不算多,但好在只是一顿晚饭,不需要像午饭那样丰盛。

熬了一锅的绿豆汤,夏天正好解暑,再蒸了几个包子和面饼。

两人配合的无比默契。

有时候都不需要对话,二人就会懂得对方需要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一阵饭做好了,包子和面饼的香气拦不住的往外溢出去。

坐在外面无聊的两只手托腮的陆矛忽然鼻子耸动,仿佛闻到了什么气味,眼睛一亮。

哇塞!

这是什么!

也太香了吧!

他禁不住看向了厨房,里面的两个人已经开始准备把煮好的东西往外端了。

吸溜。

陆矛眼巴巴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端着东西走出来,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那些美味吃下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