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总裁的白月光4.2

“你怎么来了?”

门外是黑黝黝的夜,夜空中有一条很璀璨的银河赫然挂在上面。

陆欢家的门口站了一个男人,银灰色的发色一眼看去格外醒目。

对方脸上原本带着浅浅的笑容,但是在对上陆欢那一副不欢迎的表情,顿时收敛了起来。

男人摸了摸鼻尖,自然无比,是他的一种习惯。

他还眨了眨眼,眼里是藏不住的心虚,看着跟前面无表情的女人,心里有好多话想要一口气全部倒出来,可是想到这段时间他离开了陆欢这么久……嘴唇蠕动了一下,更加心虚了。

“我就不能回来吗?!”

男人被陆欢言语如此锋利的质问着,心里有那么一丢丢小小的委屈,再加上陆欢刚打开门时,那一副兴高采烈的笑容,跟看见自己时垮下去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种反差太大,让男人心里形成了极大的落差,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语气委屈的质问。

陆欢额头落了一杠杠黑线,被对方质问的满头问号。

面对男人控诉似的目光,颇有一种她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一样。

陆欢:“……”

头疼。

“陆矛,你戏这么多为什么不进娱乐圈里去!”受不了的陆欢终于把面前这个戏精给拆穿。

没错,面前这个控诉她的男人,就是原主的弟弟,陆矛。

原书里,陆矛弟弟也算是个好角色。

虽然跟姐姐陆欢都因为陆媛母女进门的事情被陆付恒遗忘,但好在他是个男孩子。

陆付恒再怎么样,也不会把唯一的儿子亏待了。

以至于陆媛母女对陆矛至今依旧是一副讨好的模样。

后来,陆矛偶然间发现自己姐姐身边居然多了一个陌生男人!

隐藏的姐控陆矛那怎么忍受得了,二话不说杀到男主面前,扔出一沓钱喊他滚蛋。

但当时的男主对原主已经有了一点感情,自然不可能为了那点钱而离开,再加上他是男主,整部书里最嚣张的角色,陆矛甩给他的那些钱,就跟一两块钱没什么区别。

真.土豪.任性.男主。

对此陆矛也没有其他办法,毕竟他就是被娇养长大的小少爷,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就是甩钱。

身为陆家小少爷,要比别的不行,比甩钱甩的远甩的多,当一名陆矛当仁不让。

对此陆欢只想表示:该她“以德服人”了。微笑:)

小孩子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可不行。

这么浪费钱,是时候该告诉他什么叫“剁手”了!

“姐,我才多久没回来!你居然还凶我!”

陆矛委屈死了。

以前他回来,陆欢都会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和暖暖的抱抱,然后温柔的说“欢迎回家”。

这才过去几天?

他姐怎么就变了!

“我是你姐,不能凶你吗?”

陆欢觉得原主真是惯坏了自己的弟弟,连陆媛母女的用心险恶都看不出来。

看来还得靠自己了啊!

陆欢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看向这个便宜弟弟,虽然傻里傻气的,但架不住他是全书第二帅啊!

这本书的作者可能是个颜控晚期,而且还有点双标。

长的不好看的男人全都是死炮灰。

长的比女主好看的女人注定也是死炮灰。

一切都是工具人,只为烘托出女主的“真善美”。

这么努力的“为儿造势”,陆欢都要被感动哭了。

前提是她不是要被炮灰的女配。

“姐,你变了!”

陆矛看着对他如此“冷漠疏离”的女子,眼眶说红就红了,眼睛里蓄满了晶莹的水花。

“哭的太假了,根本无法得到共情。”陆欢毫不犹豫的戳穿了他稀烂的演技。

在她看来,陆矛哭的太虚假了。

陆欢穿越过那么多个世界,扮演过成百上千的角色,演技已经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无论是哪种角色,感觉说来就来。

这都是实战里得到的经验。

只不过这个世界,她总是会被原主遗留的感情所影响,不过还好,问题不大。

系统已经找到了原因。

是传送时出了点问题,导致原主本来的感情还有很多残留。

等系统抹除以后就没有问题了。

陆欢想到这里,抬头盯着陆矛,原主一直呵护宠爱的弟弟。

如果他知道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姐姐,会不会感到愤怒呢?

如果他知道了那个一直陪他长大的姐姐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会不会感到悲伤呢?

会的吧。

陆欢心中涌出一种难以忍受的悲痛。

她知道,这又是原主的感情在作祟。

明明早已离去,却还是放心不下这里的一切。

“哇!说得好像姐你多懂什么叫演技似的。”

陆矛嘴毒的很,特别是在面对他的姐姐,时不时要挑刺来刺激一下对方。

就跟努力想要得到关注的三岁小孩一样。

陆欢想到有个迷你版的陆矛,还没有她膝盖高,却雄赳赳气昂昂的在她面前蹦来蹦去,努力吸引注意的场景,顿时就笑了出来。

“姐,你笑什么?”

陆欢忽然一笑,可把陆矛吓得不轻,还伸手去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嘴里念念有词:“该不会脑子傻了吧?”

陆欢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很好,不愧是亲弟弟!

“没有傻。”陆欢一巴掌拍开他的手,“还有,为什么你觉得我傻了,却要摸我额头?”

这是什么逻辑思维?

陆矛被她问的话噎住了,“我,我就是看电视剧里这样演的啊!”

不都是这样吗?

电、视、剧!

陆欢为这个便宜弟弟的智商堪忧。

她深吸一口气,笑着问对方:“那你是不是觉得从悬崖上跳下去不会摔死呢?”

陆矛皱了皱眉头,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怎么可能!”

“姐你是不是真傻了?不要相信这些歪门邪道!”

被陆矛如此坚定的否定了这句话后,陆欢多少觉得他还有点救。

陆矛:“从悬崖上跳下去根本不会死,而是会得到武功秘籍!”

陆欢:完美假面破碎.jpg。

这个弟弟没救了,埋了吧!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会有陆矛这种傻白甜的存在!

陆欢很是心累,毁灭吧!

陆欢觉得养好一个弟弟是很重要的。

她要对得住原主!

更别说,为了这个社会的和平与美好,团结与友爱。

她决定告诉陆矛一个十分残忍却不得不说的真相:

“陆矛啊!”

她一只手拍在陆矛肩膀上。

陆矛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她,又看了看肩膀上的手。

“什么事?姐。”

陆欢认真且严肃的开口:

“你知道吗,这世界其实没有光,也没有凹凸曼和小怪兽!”

“我知道啊!”

出乎意料的是,陆矛居然没有被如此残忍的现实打败!

陆欢傻眼了:“你知道?”

陆矛白了她一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再说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凹凸曼这种东西。”

陆欢千算万算,没想到陆矛居然还是有救的!

很好,可以从地里挖出来抢救一下了!

但紧接着她却看见陆矛一本正经的告诉她:

“只有铠甲勇士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

陆欢:“……”

“还有,姐。”

“你没我高,就不用踮起脚来拍我的肩了。”

陆欢:“……”

现在!立刻!马上!

把这家伙拖出去枪.毙!

“姐,外面好冷啊!咱们可不可以别继续站在门外聊天了?”

一阵夏夜晚风吹过,陆矛穿着短袖短裤,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忍不住冒起了鸡皮疙瘩。

陆欢穿的是一身及膝长裙,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冷意。

“哪里冷了?”

她一点也不觉得,不是挺热的吗?

这会儿可是夏天呢。

陆矛看了眼他姐身上穿的吊带连衣裙,还有那露在外面的大长腿。

再抬头对上陆欢一脸疑惑的表情。

此刻,陆矛深深的怀疑:

我跟我姐所在的不是同一个星球?

正巧,陆欢也是这么觉得的。

还想,陆矛这么大一个男孩子,居然还会怕冷?!

简直跌破了她的眼镜。

于是两个人看向对方的眼神都格外的复杂。

又是一阵风呼呼吹过去。

陆矛鼻子发痒,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阿切!”

或许是太过于突然,他都来不及提醒他姐,也来不及换个方向,直愣愣的冲陆欢打了个喷嚏。

陆欢满脸麻木不仁:“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

陆矛心虚的捂住鼻子:“对不起,姐。”

好在那只是个很普通的喷嚏,并没有什么污秽物。

但陆欢还是被恶心到了。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陆矛。

陆矛尴尬又傻里傻气的冲她露出一个很乖巧的笑脸:

“姐~”

“我真不是故意的。”

“下次一定注意!”

陆矛从小就知道,他姐最疼他了,只要不是违法犯罪,败坏道德的事情,陆欢都能原谅他。

这次肯定也是。

陆矛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始翻着身上的包包。

陆欢拧着眉头,不解的看着他一系列举动。

终于在须臾后,陆矛掏出一张密封的纸袋。

乖乖巧巧的给陆欢递到面前去,讨好的笑着说:

“姐,湿巾纸,擦一擦就好了。”

陆欢这才勉为其难的接了过去。

撕开包装,在脸上仔细的擦了擦。

陆矛可能是因为打喷嚏这件事对陆欢有点愧疚。

虽然他姐长得勉勉强强(天下弟弟一个样),性格也不怎么样,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他亲姐姐,平日里还是对他很好的。

于是他抢过湿巾纸帮陆欢擦起了脸。

陆欢:“……”

尼玛妆都给我擦掉了啊喂!

陆矛依然不觉得自己的动作是不是有些鲁莽。

在陆矛眼里,擦脸不就是往脸上狠狠地怼吗?

不远处,一辆车开了过来,在要靠近时却停住了。

车内有一个男子,一双幽深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门口那对男女,胸中的怒火仿佛即将喷涌而出。

他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掌紧紧的捏着方向盘,似乎要把方向盘捏烂一样。

男人看着那两个人亲昵的举动,心口就像是被人拿刀狠狠的划了一下。

血液混着心中的泪水流下。

厉承景纵横商场多年,遇到的风浪数不胜数,却在看见面前这一幕时,那颗强大无比的心第一次生出了想要退缩的想法。

陆欢被陆矛粗鲁的动作擦的脸都红了,为了她完美的脸蛋别因此毁在陆矛这个大直男手下,她还是制止了陆矛的动作。

“姐,你变了,你以前最喜欢我照顾你的!”

陆矛“伤心”的看着陆欢,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

陆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炸裂的演技,不为所动。

“是人都会变的。”

陆欢默默的回了句。

陆矛:……

小白菜,地里黄,两三岁……

不知道是不是陆欢的错觉,她总感觉有什么人从方才就一直在盯着她?

陆欢眯了眯眼,环顾四周。

夜里四下一片漆黑。

忽然不远处好像有一辆车打起了闪光灯。

好巧不巧的照着陆欢跟陆矛。

陆矛觉得奇怪,一扭头就被那道刺眼的光束给亮瞎了眼睛。

“嗷!姐,好亮!我要是不是要瞎了!”

陆矛捂着眼,哀嚎着。

陆欢眯着眼,径直朝那辆车走了过去。

当陆欢走过去时,那辆车却把灯光调暗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傻瓜了!

陆欢心里叹了口气。

走到车前,看着紧闭的车窗,伸手敲了敲。

“厉承景,出来!”

陆欢语气不好的喊着,谁叫这男人回来了不知道回家,还坐在车里玩闪光灯!

厉承景把车窗摇了下来,而这时候陆矛也屁颠屁颠跟着陆欢过来了。

男人看见陆矛时,俊脸顿时沉了下去。

“他是谁?”

男人开口就是一声质问。

陆欢顺着厉承景的视线看到了便宜弟弟。

“你是说陆矛?”

陆欢转过头眼神古怪的盯着厉承景。

男人在听到“陆”这个字时,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劲。

下一秒就听到陆矛充满活力的声音说:

“姐,这人谁啊?你认识吗?”

厉承景:……

哦豁。

小舅子!

这绝对是厉承景此生最尴尬最后悔的时刻。

错把舅子当情敌,追妻之路无绝期。

看出厉承景脸色的僵硬,陆欢抿唇一笑,跟陆矛解释说:

“他叫厉承景,算是姐姐的朋友吧。”

陆矛淡淡的“哦”了一下,又说:“既然是姐姐你的朋友,那我就不计较他刚刚那么没道德的打远光灯了。”

厉承景:……

可以重来一遍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