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总裁的白月光3.7

如果知道上趟厕所就会幸运的遇见女主的话,陆欢觉得她宁可多跑十几米路去下面几层的卫生间去。

这样她就不用面对现在如此尴尬的场面了……

陆欢看着正在整理衣服的女主,脑壳突然很疼。

就挺突然的。

人有三急,陆欢亦是。

几分钟前,她急急忙忙冲向厕所,却在进女厕后正好撞见了女主。

“陆欢?”

白柔提着她的裙摆,歪头看着闯进来的女人,有点诧异,不过也不算什么令人疑惑的事情。

陆欢在这层工作,总不可能跑老远的距离去楼下解决吧?

“嗯。”

相较于女主惊异的神情,陆欢反而一副冷冷淡淡的态度,只是朝白柔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步履从容”的走进一间厕所进去了。

白柔看着她骄矜的一举一动,皱了皱眉头,她总感觉陆欢有哪里很奇怪啊!

视线向下,落在了她满是咖啡渍的白裙子上。

一个大大的“#”从她脑袋上冒出来。

啊啊啊啊啊,太倒霉了点吧!

刚刚追着媛媛出去的时候,居然刚好就有一个新员工端着热咖啡迎面撞上来,那咖啡半点没浪费,全泼她裙子上了!

要不是第一次来陆氏,白柔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针对自己了!

如果陆欢知道她悲催的经历的话,肯定会负责任的告诉白柔:

的确有针对她,不过不是人。

是世界意识。

如果不是陆欢出现,蝴蝶翅膀把她跟厉承景凑到了一起的话,那么世界意识就不会感觉到危机,女主就不会提前回来,出现在男主眼前,被泼咖啡这件事也应该是在女主留学归来后。

那时候女主已经跟男主在一起,被泼咖啡这种小事很明显是用来促进男女主感情线进展,推动故事前进,然后从侧面表达出男主的霸气护短,让男主展现男友力MAX!

然而,陆欢这个小小的“蝴蝶”却不经意的以最快的速度,趁世界意识没反应过来把男主给攻略了。

世界意识:那我走?

这边陆欢故作镇定的走入了隔间后,瞬间绷不住了,二话不说就开始解决生理问题。

陆欢:完美假面破碎.jpg。

“呼……”

过了一会儿,她拧开门锁,从容不迫的走了出来,心里还想着:“我在里面呆了这么长时间,女主肯定走了吧!嘿嘿嘿。”

没想到赶急进洗手间居然会遇见女主,还真是意外啊。

她还以为女主早就跟她的“十孝”好闺蜜陆媛走了呢……

陆欢一边想一边低头理了理有点褶皱的衣服,正当她脸上挂着明媚轻松的笑容抬起头时,却正好跟满脸焦急的女主对上了眼。

“……”

陆欢:咋还没走?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幸亏陆欢不是那种一惊一乍是性子,要不然她能直接原地给女主表演跳高。

白柔也有点尴尬。

她一直在清理衣服上的咖啡渍,但奈何她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那咖啡渍就像是要给她烙个印子似的,清洗了半天,甚至她都拿洗手间里洗手台上公用的洗手液涂上了,但依然没有丝毫要消散的意思。

或许是太投入了,以至于她都没有发现陆欢从进来后都没有出去。

还以为对方会偷偷摸摸趁她不注意溜走。

毕竟她是媛媛的姐姐,媛媛经常在她面前诉苦,说陆欢仗着是原配的女儿一直看不起她。

人都是先入为主的动物,再加上说这话的还是陆媛,她认识多年的姐妹,她们一直无话不谈,白柔自然而然就毫无丝毫怀疑的相信了陆媛的话,认为陆欢真如陆媛口中所说那样:

恶毒,阴险,狡诈,狠辣,不择手段!

“你这衣服是……”

陆欢看着女主忙活了半天,硬是没有弄干净,都开始代替式尴尬了。

白柔讪讪笑了:“刚刚追媛媛出去,太急了,转角不小心被一个员工给泼了一杯咖啡。”

她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愈发勉强了。

还有什么是窘迫时被关系不好的人撞见更令人头皮发麻的呢?

白柔人生第一次遭遇到了这种情况,并且已经开始脚趾扣地了!

陆欢瞧着女主有些讪然的低下头,脸就跟沸水煮熟了一样通红通红的,看着倒是有些顺眼了。

她看了眼白柔那身洁白如雪的裙子,很漂亮,很精致,衬得白柔仙气飘飘,气质拔俗,可是腰那一处极其明显的一块褐色渍水,硬生生让人觉得有点碍眼。

陆欢想了想,对快把头埋进胸里的白柔说:“你先在这等我,爸……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差点儿说顺嘴了!

尴尬in。

白柔依然低着头,但总算没有之前那么羞赧了。

她光顾着害羞去了,只听见了陆欢后面那句,是要帮她拿件衣服换。

心想:“陆欢好像也没有媛媛说的那么坏啊!”

而撂下这句话的陆欢则是夺门而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办公室,她记得原主的办公室里有个休息室,里面放了她平时预备的衣服。

找到了后,她又马不停蹄的返回了洗手间去找女主。

眼睁睁看着她对女主“大献殷勤”“鞍前马后”的系统:……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女配的事情?

“给,”陆欢把一件浅蓝色的裙子递给了白柔,她看了眼女主全身上下,裙子鞋子包包发卡,都是白色,摸了摸鼻尖,道:“我这里只有蓝色系的衣服,你别介意。”

白柔伸手接了过去,红着脸摇了摇头:“没有,谢谢你啊……”

她声音细如蚊吟,听得陆欢直挠头皮。

没想到这款女主还是温柔小意型的?

“没事,我先出去,你在里面找个隔间换吧。”

陆欢也是第一次被女主道谢,还有点不好意思了,脸感觉都烫烫的。

白柔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抱着衣服就躲进了一个隔间。

陆欢出去在门口守着,双手抱胸,静静的等着女主换好衣服出来。

“宿主大人,你还记得你是什么身份吗?”

系统默默上线,一开口就是质问。

陆欢挑眉:“白月光啊!”

“嗯……那个,我换好了。”

系统还要跟陆欢辩驳一通时,白柔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她的白裙换成了蓝裙,整个人气质也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陆欢抱着手,听到后面的声音,下意识一转头。

映入眼帘的是小白花一般的女主穿着淡雅的蓝色长裙,两侧的秀发别在了而后,露出清秀的脸庞,她眨了眨眼,那双好看的眸子曾经被有些碍事的刘海遮住,而现在被打散了,得以重见天日。

打量了几眼,陆欢情不自禁的吹了个口哨,“漂亮啊!”

“也没有……”

白柔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羞赧的说着,声音细细的柔柔的,就跟她的名字一样。

陆欢看不惯她老是低着头的样子,伸手掐着她的下颚骨,往上一抬,使白柔与她四目相对,“相信我,很漂亮,这套裙子很适合你。”她咬字清晰无比,字字清楚的落在白柔耳畔。

“嗯……嗯!”

白柔被她如此认真且严肃的语气鼓励到了,抬起头眼神里闪闪发光的看着陆欢:“真的很……”

她刚张口就被一只有些冷寒的手指抵住了嘴唇,眼神疑惑不解的望着陆欢,这个气质优雅到极致的女人,不明白她想做什么。

陆欢眉眼弯弯,笑道:

“你怎么老是喜欢道谢呢?”

她原本以为这本伪女强的言情文,女主会脱离小白花的人设呢,没想到还是半句离不开道谢啊!

一次道谢其实就够了,太多了的话,陆欢担心自己无福消受。

白柔怔愣住了,也没想到陆欢会这样说,她只是下意识去道谢了,回头想一想,貌似她的道谢是有些频繁了。

“我……”

“好了,我要去工作了。”

忽然陆欢把手松开了,脚下后退了一步。

“啊?”白柔没想到突然间陆欢变化就这么快,都还没反应过来。

她一低头,看着身上浅蓝色的长裙,心思一动,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裙子……”

陆欢说:“就当送你了。”

左右不过一件裙子,也贵不到哪去。

白柔还是很为难的样子:“但这是Y家的新款,一条好像就要一两万啊!”

陆欢:……

??

一两万?!

嘶……

她好像要把周围的冷空气都给吸完一样。

想起前一脚她还想着一条裙子贵不到哪去,下一秒女主就“贴心”的告诉自己,万来把块钱。

啪啪啪!

她仿佛听见了耳边清脆的巴掌声。

脸,还有点疼。

“没关系。”当说出这三个字时,陆欢脸上的笑容是勉强的,“送你了,没事的。”

有事极了好吗!

陆欢暗地里咬着丝绢,痛哭流涕,一两万呐!好贵的说!

系统瞧着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嗤笑了一声:“你真有这么穷吗?”

它可是知道的,陆欢这些年做任务赚的钱都可以在星际帝都三环内二环外买房子了!

要知道人口压力巨大的星际时代,地区都是按一个星球来划分的了。

星际帝都。

那可是全星际寸金寸土的地儿。

普通人能够在那里占有一亩三分地都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是啊,是啊,我穷死了,嘤嘤嘤~”

陆欢的假哭太过虚假,系统看得太阳穴直突突。

“你再这样,我就把你星际通行卡给冻结了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手里握着陆欢“命根子”的系统,腰杆挺直了。

十分硬气。

陆欢被系统戳穿了以后,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好吧,我超级有钱的。”

系统:……

谢谢,它不需要这种“一字千金”的“诚实”。

“不行,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这一点似乎令女主十分执着。

白柔仰起头,她的肌肤细腻而光滑,挺翘的小鼻子有点透光的感觉,周身是气息十分温柔甜美,小脸充满了倔强的仰望着陆欢,似乎对方不答应她就要一直这样盯着。

被盯得头皮发麻的陆欢:“……行,行吧。”你开心就好。

不过她总觉得这场面有点古怪是怎么一回事?

白柔最后穿着原主那价值两万七千七百七十九的纯手工制作Y家高定长裙离开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她被泼了咖啡的白裙子。

而陆欢则是站在原地望着白柔离去的身影,呆呆的站着,好久好久……

系统看不下去,问她:“至于吗?”

陆欢似乎还处于出神的阶段,眼神连焦距都没有。

“我在问一次,陆欢。”系统好像突然间就变得很正经严肃了,“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吗?”

“一直很清楚。”

女孩失神的看着远方。

白柔的离开仿佛把她的魂儿都勾走了似的。

系统恨铁不成钢道:“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居然帮助女主?!

陆欢温吞吞的回了神,反问了一句:“可是白月光又不是恶毒女配啊!”

哪里需要去踩女主一jio来凸显自己的存在感。

更别提她的任务只是攻略男主,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这可还是系统刚才告诉她的。

系统噎住了。

陆欢的话似乎并没有错误。

但是……

“我不管,你绝对不能跟女主成为朋友,改变剧情走向!”

系统义正言辞的告诉陆欢。

陆欢:“哦。”事精。

系.事精.统:“等你完成任务,下个世界允许你Lu串!”

不然怎么系统不愧是系统,把当老板那套学的一套一套的,还真是“打一棍子给个糖枣”啊!

陆欢是那种会屈服的人吗?

她是。

“可以剧透一下我会是什么身份吗?”

陆欢眼睛里闪闪发光,期待极了。

系统冷漠脸:“还能说什么?不还是‘白月光’吗?”

陆欢:!%~*”/):;……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

系统冷漠脸:没错。

“可以安排一个轻松点的吗?这种都市替身文我觉得不太适合我。”

陆欢想了想提出这个要求。

系统:“哪里不适合了?”

陆欢死鱼眼:“男主人设都炸掉了,还适合?”

她可看不见男女主感情线哪里有进展!

系统:……

说的好有道理,它竟无言以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