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总裁的白月光3.6

“干,干什么啊,景哥?”

顾淑德被男人冰冷的视线看的虎躯一震,他哥这是咋了?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这样想着,顾淑德差点儿下意识两手捂住自己的胸膛。

表现出一副娇羞不屈的模样。

但是还好他控制住了,要不然他肯定会收到他景哥的死亡凝视。

这跟死没什么区别了。

厉承景手往他面前一伸,声线清冷的道:“手机。”

顾淑德被他哥这一操作弄的满头雾水,但还是呆呆傻傻的把手机给递了过去。

看着递到面前的手机,那漆黑的屏幕,厉承景拧紧了眉头,手缩了回去,垂在身侧,“解锁。”

“啊?”

顾淑德没反应过来,然后就收到了一枚来自他好大哥的冷刀子。

嘤~

好凶哦!

他“委屈巴巴”的把锁给解了,再恭恭敬敬的递过去。

这下总行了吧?

顾淑德觉得自己真的是为了他哥任劳任怨。

而他哥呢?

还一副拒不领情的样子。

好,你有钱你有理。

他顾淑德只是一个悲情的打工人。

厉承景这时才接了过去,然后给顾淑德撂下一句:“暂时征用。”

顾淑德:“……哦。”

小白菜,地里黄,两三岁……

“有什么意见提出来,别憋在心里。”

忽然男人又幽幽的来了句,把顾淑德吓了一个激灵,连忙否认三连:

“我没有,我不是,哥你别瞎说!”

厉承景正面无表情的翻找着他手机里的号码,索性不难找。

顾淑德虽然看上去很不着调,但是对厉承景的忠心天地可鉴,还把厉承景的电话号码特地放在了首位。

就是这名字……

“顾淑德。”

男人冷漠的喊起他的名字。

“在!”

顾淑德条件反射的答应。

然后就听见一句莫得感情的话:

“解释一下,AKA 景哥是什么意思?”

闻言,顾淑德顿时头冒虚汗,眼神飘忽不定。

“啊,这个,你知道的,我那个,emm……”

他开始语无伦次起来,脸上表情十分僵硬。

“解释。”

厉承景冷漠的重复了一遍。

顾淑德眼睛一闭,生死由命,张嘴大喊一句:“那就是个网络词,‘AKA’代表‘又名’‘也成为’的意思。”

“给景哥加上这个前缀,以‘A’开头,才能证明景哥在我心里的地位,永永远远都是第一位!”

当然,这是在他女朋友出现之前。

后面这句话顾淑德并没有说出来,虽然他有时间脑子抽抽的,但并不代表没有危机意识。

厉承景这才若有所思,勉强放过了顾淑德这家伙。

然后转头对陆欢道:“这串数字是我原来的手机号码,你可以先存着,另外……这个是顾淑德的号码,我暂时用他的手机跟你联系。”

毕竟他的手机早就不知道被掉哪里了。

他之前的衣服里只剩下一卡包的银行卡,除了钱就是钱。

“嗯,好。”陆欢也不扭捏,二话不说记下来了。

又抬头问厉承景说:“话说你为什么不用你自己的手机呢?”

厉承景抿了抿唇,像是有些为难的开口:

“丢了,找不到。”

陆欢眉梢一挑:“谁告诉你丢了的?”

就在她这里。

当时捡到厉承景时,刚好在脚边看到了一个手机,跟个砖头一样,说实话她都不想带回来的,但念在那好歹也是男主的东西,万一里面有钱呢?!

厉承景有些诧异,沉郁的眸子里微微一亮,“在你那?”

陆欢点点头:“对啊。”

她拿出自己的挎包,从里面翻出一个板砖大的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

厉承景还没说话,顾淑德就冲了上来,就一眼他立马认出来了:

“景哥,真的是你的手机诶!”

这么大,这么有逼格的手机,他敢说全京城找不出第二个!

厉承景看着那板砖大的手机,又看了看陆欢眼里戏谑的笑意,其实他心里有那么一瞬间并不想承认是自己的……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它还是这么好看。”

顾淑德没注意到他景哥的脸色,自顾自拿起那块板砖,哦不,手机,自己的打量,那眼神简直就像在看自己的亲儿子似的。

陆欢挑了挑眉问:“这手机阿景用了很久了吗?”

“对啊!算起来也有八九年了吧!”

顾淑德摸着那板砖一样的手机,脸上流露出怀念的神情。

“这可是我跟其他兄弟几个送景哥的十七岁生日礼物。”

“哦?”

说到这个,陆欢就突然有了兴致了。

顾淑德见陆欢感兴趣,顿时就来了劲儿,开始叭叭叭:

“这人呐,过了十七岁的坎儿就离成人不远了,不再年轻了。”

“所以当时我跟景哥其他兄弟就瞒着景哥决定给他一个大惊喜。”

“我们几个家里面做什么的都有,一开始是想送景哥一辆跑车,可是景哥不喜欢开跑车,比起跑车,他更喜欢越野那种性能好,起步稳的。”

“然后我们又商量送景哥一块表,不是有话说‘表就是男人第二辆车’嘛!可是景哥不喜欢戴表,以前景哥戴表时经常因为手腕勒出白痕,而心情不好。”

“一直到某一天,我们看见一则广告,说‘手机就是男人的第三辆车’,当时我们脑袋里就灵光一闪,决定亲手做一款独一无二的手机送给景哥。”

“于是‘巨无霸’就诞生了!全世界仅此一台!”

顾淑德越说越起劲,两只手都开始比划起来了。

陆欢没想到像顾淑德这样不着调的人送个礼物还能这么用心。

她抬眼看向了一边站着的厉承景,这一刻她发现某人的耳朵红了……

难怪了,这两个性格如此天南地北的人会成为兄弟。

“嫂子,你是不是也觉得很不错啊!”

顾淑德拿着那“板砖”,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是是是,的确很完美。”

陆欢笑得眼泪都快溢出来了。

再看看,厉承景脸黑了下来,眼神如刀子一般盯着那个一直在作死的青年,颇有一种气得要死又拿人没办法的感觉。

“你先忙着,我带他出去。”

厉承景冷眸危险的眯了眯,幽深的眼中倒映进某个作死的身影。

他冷酷的走上去提起某人的后衣领就往外走去,临走时丢给陆欢一句话。

“回来给你带吃的。”

经过门那,半只脚都已经踏出门外的男人说出这话,俊冷的面庞犹如鬼斧神工,清秀的眉骨突出,侧颜直接杀死所有颜控。

陆欢随意的点点头,承下了,实际上她对小零食这些东西并不感冒。

但要是厉承景“执意”要送她,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陆欢想到厉承景那别扭的性子,就是不知道男人会给自己买什么东西回来。

不过她只是有一点点期待罢了。

绝对没有很看重的意思!

绝对!

这时系统出声,它这次貌似开了“嘲讽”这个技能,阴阳怪气说:

“得了便宜还卖乖。”

陆欢头也没抬一下,认认真真的批改着原主留下来的“烂摊子”,嘴上一边说:“你嫉妒了!你嫉妒了!”

“果然万年单身狗就只会说一些没有营养的酸言酸语!”

系统被她这一系列不要脸的发言噎住了。

它从出厂到使用也才一年时间,而陆欢都已经是快穿部门有资历的老古董了,到底谁才是“万年单身狗”!

但是每每对上“嘲讽”技能全开的陆欢,系统都忍不住怀疑那个制造自己的人是不是个很腼腆的性子,要不然为什么它不可以跟陆欢一样,“畅、所、欲、言”?!

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就是:

陆欢开口:“*****”

它开口:“(文明用语)。”

就挺突然的。

“你有这个跟我斗嘴的时间,倒不如好好跟我说,任务进展如何了?”

有时候腻了系统的啰嗦,陆欢就会一边批改文件,一边语气冷淡的询问着。

减少与系统不必要的废话。

她现在的心理很矛盾。

就跟之前想的那些心理一样。

陆欢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选择。

一个是快速完成至高无上荣耀的“任务”,一个是随心所欲,放纵一回,反正陆欢以前那些任务个个都是最高效率完成的。

因此陆欢多次获得星际颁发的“快穿王者”称号。

“马马虎虎,自从上次增长率提高一大批后,就一直保持在了稳定状态。”

系统也懒得多作解释,但依然客观的说明了一下,过多的口水话只会引人厌烦。

“哦。”

陆欢淡淡的点点头,虽然没有得到直观的数据,但听系统那语气,可能也对卡死在那里的进度条有诸多不满了。

“陆欢我觉得这个世界咱们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

忽然系统一反常态的开口。

原本之前它是很支持陆欢留下来,陪男主在一起的。

但是看陆欢从来到任务世界起也不过几天时间,就把进度快刷了一半了,只要再努努力就可以完成任务,拍拍屁股走人了。

他们后面可是还有好多任务要做呢。

再说了,这是陆欢转系成为“白月光”任务者后第一次出任务。

要是第一次就犯下跟原著人物恋爱的事情,可能会影响后面的工作。

这还是系统去找了一个大佬,舔着脸问来的情况。

“但不是说可以留下吗?”

陆欢不满的开口,觉得又是系统开始耍花招。

“如果你想留下来,跟厉承景呆在这个小说世界生活几十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系统淡淡的敲出这些字眼,但总有几处感觉不对。

“你什么意思?”

陆欢没有放下戒备。

系统道:“意思就是,选择留下来就代表着放弃了继续任务的资格。”

“将会被取消掉任务者的身份,成为小说世界的一员,体验‘生老病死’这种人间疾苦。”

系统第一次用这么冷淡陌生的话,像极了劝告那些人回头是岸的高僧了。

“所以,你还愿意留下来吗?”

系统这次带着戏谑的语气,仿佛吃定了陆欢一般,虽然它知道这是陆欢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尽管按严格意义上也是个纸片人。

很明显这是一次考验。

陆欢闭了闭眼,脑海里闪过的全都是厉承景的脸庞,他高冷时的样子,他傲娇时的样子……

“我选择离开。”

半晌,陆欢睁开眼,黑黝黝的眸子里闪着睿智的光芒,那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系统暗暗窃喜,它就知道,只要搬出这个条件,陆欢绝对不会选择留下来的。

毕竟为了一个小小的纸片人放弃相当于长生不老的身份,那简直就是愚蠢!

“恭喜宿主大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系统语气轻快的说道。

陆欢翻了翻白眼,却并没有因此而悲伤。

系统知道这就是陆欢,最真实的陆欢,不会因为路上的某一处风景而放弃该走的道路。

“系统,实际上,我本来还打算任务过程中,顺便学习一下其他技能的,被你这个拖后腿的拖油瓶拽着,真是要让我原来拿的大满贯蒙羞!”

话锋一转,陆欢却开始吐槽起了系统。

她陆欢曾经好歹也是“最佳女配任务执行者”,结果换了这个系统合作,效率大大拉低了好多!

先前跟系统绑定的时候以为,就算是个猪队友也能被自己的实力带飞,一直到她做了这个任务后,什么也没有!

包括奖励。

“你,学习?”

系统也从容的转变了话题,然后无缝衔接,眼里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欢,在它眼里,陆欢一直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崩坏世界“小天才”,居然不知道陆欢在任务中也会对自己严格要求进步。

“不可以吗?”

陆欢就知道这个白痴系统一到关键时刻没啥用,当场就给它翻了个白眼。

“emmm,没有,挺好的。”

系统没想到它的宿主在工作的情况下,还要努力学习,差点就被陆欢敬业的精神感动哭了。

然后下一秒……

“真想快点完成任务,我就可以回家Lu烤串了!”

陆欢在心里大喊了一声,幸亏是心声,要是真的喊出来,陆欢肯定要换个星球生活了。

系统:“……”

把我的感动还来,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