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总裁的白月光3.4

“你凑这么久想做什么!”

陆欢不自在的一把把男人推开。

红彤彤的耳朵却怎么也消减不下去。

简直气死个人!

厉承景被她毫不留情的推开,丝毫没有气恼的神情,反而气定神闲的继续靠近女孩。

“我只是想告诉你……”

男人好像是故意把尾音拖的那么长,要不是他长着那么一张俊俏的脸蛋儿,换做其他人,陆欢估计早就一巴掌给呼过来了!

“告诉我什么?”陆欢有点等不下去了,精致的眉眼间满是不耐烦。

厉承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缓缓说道:“你脸好红。”

陆欢:“……”!!!

变了!

你真的变了!

厉承景你再也不是最初那个纯情的少男了!

那个青涩的男人终于还是在短短的两天之内变成了油腻大叔……

陆欢深呼了一口气,她鼓足勇气对上了厉承景戏谑的眼睛,那双淡漠而深邃,一眼便可望进人心里的眼眸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别人。

次奥!

真的好好看!

陆欢以前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被颜值左右心神的人,但是遇见了厉承景以后,她发现……

真香!

陆欢低低的吸了口气,然后抬头,眼神清澈又认真的看着厉承景:

“你要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前女友的话,我就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女孩绝美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可是那双明眸里暗藏杀机,闪烁间透出冰冷冷的寒芒,看得人背后一凉。

顾.吃瓜群众.淑德:“这是威胁吧!这绝对是威胁吧!”

谁知转眼就听见男人笑着“嗯”了一下,紧接着说:

“放心,从开始到未来,就只有你一个!”

从来没有见过厉承景如此“甜腻腻”一面的顾淑德:……

他觉得需要出去吐一下。

口区。

太恶心了。

景哥,你要是被威胁了的话,你就眨眨眼啊!

“那什么,我们还是讨论一下陆氏破产的问题如何?”

为了避免被这两个一起往嘴里塞狗粮噎死,顾淑德不得不转移话题,重新把话头扯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

转移话题小能手……顾淑德✓。

他真的太难了,害!

“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陆欢一向奉行“能用武力解决,绝不用脑力致胜”,于是乎就把问题毫不客气的扔给了这位白来的“劳务工”。

“嫂子有没有调查过陆付恒……不是,陆伯伯那里的财务?”

顾淑德觉得这一切的根源还得从陆付恒查起,毕竟整个公司还是听从于陆付恒,再怎么样对方也握着百分之二十几的股份。

听陆欢的话,他觉得这么大一笔支出再怎么也会向陆付恒请示批准才行。

“这一点我倒是还没有预想到。”

陆欢眼眸一垂,顾淑德的话让她有片刻的恍然。

她一开始只是把目光放在了整个公司的高层,却从来没有猜想过那几笔巨款有没有经手过陆付恒那里。

“谢了,我会着人去调查一下的。”

有了思绪以后,陆欢终于放下了心里的石头。

调查陆付恒这也算是一条极为重要的路线。

“不客气,毕竟你是我景哥的女朋友嘛!”

顾淑德笑得一脸没心没肺,不过从刚才他的帮助看来,也绝非泛泛之辈。

不愧是男主身边的男人,实力果然与性格不符啊!

看起来是个爱耍宝的小年轻,考虑起事情起末竟也如此优秀。

陆欢眼神微微闪了闪,“说起来,还有件事想要问问你。”

顾淑德挠了挠头,谦虚的低下头:“嫂子请说。”

陆欢扫了一眼厉承景,眼神意味深长,红唇轻启问:

“你景哥遇见我的时候,说他身上没钱,所以才留在我那里住了一天半,现在你来了,是不是可以把你景哥给领回去了?”

她这句话也只是稍微试探一下,就是吓唬吓唬厉承景,也没有真的想要赶男人离开。

而在陆欢开口问话时,厉承景就感觉到不对劲儿。

本来想要阻止,却被陆欢那轻飘飘的一扫眼给看怔住了。

那一眼里充满了威胁和戏谑,仿佛他要是敢截住陆欢的话,女孩就分分钟让他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厉承景: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嗯……这个嘛……”

顾淑德面对这个问题,登时陷入了沉思,时不时把眼神飘向了他的景哥,想要得到一点提示。

他也万万没想到,景哥身为京城第一世家厉家的继承人,居然还会为了留在一个女孩子身边装穷?!

这要是放到京城那些上流社会的圈子里,绝对又是一大新闻了!

而在正主面前光明正大吃到第一口瓜的顾淑德,感觉到荣幸的同时,背后也渗出了涔涔冷汗。

他知道,虽然景哥没有用正眼看他,但内心已经将他杀死了千万遍。

“嫂子,其实我也很穷的,我也没办法接济景哥。”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死,嫂子很可怕,景哥也不差。顾淑德跟厉承景这么多年的塑料兄弟情,再怎么样也得把黑的说成白的。

陆欢眉梢轻挑了一下,对顾淑德的话半点不信:

“那你开宾利?”

顾淑德睁眼说瞎话:“那是我为了撑场面租的。”

陆欢淡淡一笑:“那你开宾利?”

顾淑德眼神开始变得飘忽不定:“真租的,一天三百呢。”

陆欢皮笑肉不笑:“那你开宾利?”

顾淑德快要撑不住了,心里咆哮着:“我给嫂子你哭出来,放过我行不行!”

他脸皮都僵硬了,但还是坚持不承认自己有能力接济厉承景:

“其实我跟厉承景半点干系都没有,我们就是单纯的塑料兄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那种!真不能接济他!”

唉,他为了景哥的爱情付出了太多!

陆欢也看出来了,毕竟从一开始见面时,顾淑德都是一直叫厉承景“哥”,要不就是“景哥”,还没有这样直呼其名过。

看来顾淑德是打死也不想接济男主了?

陆欢心里冷笑了一下。

表面上却松了口:

“原来是这样的啊~”

顾淑德看陆欢似乎有松口的痕迹,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狠狠点头。

像是生怕陆欢不相信一样。

然而陆欢是那么好骗的人吗?

尽管她做任务这么久,想来是“以德服人”,没有怎么动用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可是顾淑德那点小伎俩她还是能看清楚的。

她想到在门口时,顾淑德递给厉承景的车钥匙,眼神忽闪。

脸上刹那间挂起了明媚的笑容:

“既然是租的话,那你怎么还能把车钥匙给他呢?”

她语气变得十分冷漠,看不出故意的样子。

顾淑德脸皮一僵,好家伙,这个又该拿什么谎言来圆?!

一瞬间觉得,在公司完成十个项目,也比在这里帮景哥“糊弄”嫂子简单的多。

“我……这……”

人生之长,坎坎坷坷,顾淑德却在中途受到了暴击。

“一辆宾利,就算是租的,恐怕也并不便宜吧?一天三百…你摸着良心说,别人给你这个价你租不租?”

陆欢发出犀利的灵魂拷问,一箭直愣愣的戳入了顾淑德的小心脏。

按照陆欢的话,一天三百,打死顾淑德也不会租出去!

这样的想法诞生后,顾淑德难堪的低下了头,甚至难以去面对他景哥投来的视线。

他好羞愧。

在公司帮不上景哥的忙,连现在帮景哥追人都不成功!

“咚咚咚!”

正在这气氛凝重的时候,玻璃门却被人不轻不重的敲响了。

陆欢闻声望去,发现门外站的是一个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的职业装女子,是原主很信赖的助理,为人性格沉默寡言,做事一板一眼,十分务实,而且跟公司里那些喜欢八卦的女人不同,她一心只有工作。

在她身后一左一右跟着陆媛和白柔。

“这两个人怎么阴魂不散啊!”

陆欢心累的想着,突然很想抬一下手扶扶额头。

办公室外面。

陆媛脸上还挂着高傲不屑的神情,对于她而言,亲自来找陆欢真的是极为掉价的一件事,她满脸写着“快来接驾我”的字眼,双手抱胸,大红的唇瓣微微咬着。

女主倒是没什么针对性的表情,不过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沉思,而且就算是站在陆媛身边也时不时会走神一下。

陆欢有八成的把握,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无非就是男主这个香饽饽。

毕竟有剧情在那,就算只是一眼,也足以让女主一秒落入爱河。

她轻轻的扫了一眼一边脸色不太好的厉承景,估算到对方这是在计划怎么圆那个“谎”。

害,说实话不好吗?

说不定她都原谅对方了……

不过助理还在外面,万一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她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想了想,她还是开口说:“请进。”

助理小姐姐用空闲的手推了一下快要滑到鼻梁骨的眼镜,一只手托着一沓书,步伐从容而轻快的走到了陆欢面前。

“陆副总,这是你要的资料,我从各种渠道搜集到了整合在一起,算是比较齐全了。”

助理贴心的将那一沓文件放置在了陆欢右手边没有处理完的事情那里。

“好的,谢谢,辛苦你了。”

陆欢学着原主那样,公式化的跟助理结束了简单的交流,“这段时间让你费心了,我会让财务部把你的奖金翻倍。”

原主体恤下属的方式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

能用钱解决的,绝不像那些口花花的上司,只会画大饼。

很显然这一点深受个别下属的喜爱。

助理一向古水无波的眸子里泛起了涟漪,心情有点激动。

“谢谢陆副总!”

陆欢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声的传递自己的“安慰”。

“继续努力吧。好了,你先下去。”

说完这句话,陆欢瞥了一眼被晾在后面两人,默默的叹了口气。

又要开始了是吗?

她好累,一点也不想跟女配和女主杠上。

害。

“宿主大人,是女主啊!还有女配!”

系统也不知道是干了什么才回来,说句都有点不太对劲儿。

“哇哦,这是什么修罗场啊!”

看着这场面,它兴奋的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呢!

它还是第一次见宿主大人跟情敌同台,还一次性来两个,若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弃权”了。

然而陆欢却越战越勇。

对上女主和女配,一点也不带慌的。

“你闭嘴,系统!”

本来还在心里计划着该怎么跟女主对线,但是系统频繁的出现让她刚想好了的思绪被打乱了。

“你……你居然吼我?”

系统难以置信,曾经把它捧在手掌心里当成宝一般的宿主,现如今居然第……

第几次来着?

它不管,就是吼了他!

它的心好痛……

呜呜呜呜呜~

一个陆媛,一个白柔,就够陆欢折腾了。

再来一个系统……

陆欢觉得她的前途无亮了!

“没有吼你,别给自己乱加戏,谢谢。”

系统闹起来的确烦死人,她不得不安抚一下对方。

“真的?”

它表示深深的怀疑,试探的问了一声。

陆欢淡淡的点头:“嗯。”

要认真的话,估计已经把它关进小黑屋了。

又不是没关过,是吧……

“那就勉强信你一回。”系统一秒收起之前的哭腔,一本正经的说着。

陆欢:“……”

这次任务结束以后,她一定要换系统!

原因就是,严重影响到了她做任务!

“姐姐,我没想到你还会把人带到你的办公室里来,真是意外呢!”

等助理一走,陆媛不甘寂寞的开口,她说话时,眼神不住的去打量原主的办公室。

尽管她出入过这间办公室多次,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泛酸水。

要知道,她是陆氏的总经理,但依然要跟其他人共享一件办公室,活动区域都还没有原主办公室一半大。

而原主呢?

因为是副总裁的缘故,跟陆付恒同一层办公。

这一层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一间董事会开会室了。

可以说陆媛跟原主就是天壤之别,难怪陆媛在原著里会那样嫉妒原主,包括后面原主被送给某个富商当玩物,也有陆媛的手笔在里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