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总裁的白月光3.3

“你是想说我脑袋有点问题是吗?”

陆欢似笑非笑的盯着热衷于耍宝的某人,顾盼生辉的眸子里隐隐透出一种寒意,叫顾淑德脊背一凉,好像被毒蛇猛兽盯上了的弱小动物。

顾淑德一瞬间觉得自己弱小又无助,可怜巴巴的望着这个面带微笑、慈祥和蔼的女人。

嘤~现在认错还来得及吗?

顾淑德面对如此“和蔼可亲”的笑容,却怎么也亲切不起来,反而是打了一个激灵,忙不迭道:

“嫂子,是我脑子有毛病,刚刚的话您就当是一场梦,好不好?”

“可惜,我醒了也没法被感动。”陆欢微笑:)。

顾淑德:该怎么做,才能挽回这段事关性命,岌岌可危的塑料情谊:(?

“哥~”

顾淑德无奈之下,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一旁围观的厉承景,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原本干燥的眼眶瞬间湿润,眼里也湿漉漉的,活像是被谁欺负了似的。

“顾淑德,随便打小报告是会招人厌烦的。”

陆欢双手环胸,乜了眼某人,语气里半带嘲弄的笑意。

当然这并不存在引战的意味,只是单纯的开个玩笑。

“你说对吧?阿景。”

她一转头就顺势“勾搭”上了厉承景,颇有一种贿赂“决策人”的意味。

意料之中,厉承景被美色所惑,“昏庸无道”的点了点头:“嗯。”

顾淑德瞧着这对小情侣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胃里一阵翻涌。

来人啊!

光天化日之下杀狗了!

“不知道嫂子方才说的陆氏破产是什么意思?”

面对这两个没脸没皮,天作之合的人,顾淑德面无表情的选择了转移话题。

陆欢闻言,表情忽然就凝重了起来,“我最近调查了一下陆氏的财务支出,发现有几个转账出入不明,虽然名义上说的是蓬卢湾那个项目,可实际上蓬卢湾的计划支出里面根本没有这几项,很明显是有人用蓬卢湾来欲盖弥彰,至于那几笔转出的资金,我暂时还没有调查到去往了哪里……”个屁。

看过剧情,陆欢无异于开了上帝视角,那几笔资金流向全都是陆付恒搞的鬼!

“蓬卢湾……这不是,”顾淑德听到这些话后,脸上的神情竟变得十分微妙起来,下意识做出习惯性举动……把食指抵在唇瓣上,可是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他欲言又止,眼神不由地飘向了某个男人。

身为厉承景的小弟,顾淑德很清楚,蓬卢湾这个项目之前其实厉承景也很看重,只是没想到最后会被陆氏这个小小的未上市公司给截胡。

当时,厉承景因为此事还让他跟负责人员反省了好久,那几个月连奖金都没了。

一想到那段黑暗的过往,顾淑德就留下来无声的眼泪。

“蓬卢湾这个项目有什么问题吗?”

顾淑德的表现有点异常,陆欢斜了他一眼,眉梢一挑,万种风情在不经意间就流传出去。

“……”

突然心肌梗塞怎么办?!

“没什么,他之前一直很想去蓬卢湾旅游来着。”

厉承景不动声色的开口,把想要回答的顾淑德截了胡。

陆欢漂亮又水光潋滟的眸子轻轻的眨了眨,那一股难以阻挡的魅力瞬间又倾泄出来。

忽然,她眼前一黑。

眼睛被一双大手蒙住了。

陆欢:“……”

“阿景这是什么意思?”女孩脸上挂着明媚又夺目的笑容,明晃晃的像是要把人的心魄都给夺去。

厉承景被她话中有话的语气说的浑身一僵,想要把手放下,可又想到那双格外吸引人、充满魅力的眼眸子,还是忍住了。

然后声音生硬的开口:“你眼睛很漂亮。”

陆欢脑袋上冒出一个“?”。

谢谢,她知道很漂亮,但是你给遮着是什么意思?

陆欢满头雾水的被厉承景“强制”遮住了两只眼睛,等过了许久才被松开。

视线再次恢复明亮,陆欢还有些不适应的眨了眨眼睛。

而这时候她发现,顾淑德被“强制性”蒙上了眼睛。

问,二十年华的男子为何屡屡双手捂脸,“娇羞”出声?

问,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一名男子竟为了女友,强迫兄弟做出这种事!

问,嫂子与兄弟最正确的相处距离是多少?

……

“嫂子,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顾淑德两只爪子分别捂住了他的两只狗眼,指缝间不敢漏出一丝缝隙,生怕被厉承景这个大变态逮着了。

他捂着眼睛,凭着多年来的男人的第五感,朝一个方向说:

“哥这样做也是有道理的,人与人的距离就是应该如此和谐美好,即使我现在看不见,但是凭我对哥的赤胆忠心,也能够感应到景哥就在我面前!”

顾淑德的彩虹屁那说的叫一个顺溜。

可惜的是……

“你方向反了,阿景在你背后。”

陆欢没眼看下去,一只手拍在脸上,好心的提醒了这个蠢东西。

顾淑德:“……”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来的关心。

咳咳。

被好心指正了的顾淑德当即转过身,对他的大哥鞠了一躬,临表涕零:

“哥,你知道的,我一向感知不好,从小到大买彩票就没一次中过。”

“有一次我气急了,不信这个邪,就把一个店子里所有彩票买了下来,当时顺手送给你了一张,最后我什么也没有,但是哥你随手拿的却中了千万大奖。”

“……”

顾淑德说这话的时候,情感前所未有的真诚和悲痛欲绝。

陆欢看了眼有点无奈的厉承景,忽然有点心疼顾淑德了。

又傻又蠢,难怪老是被男主欺负压榨,害!

“行了,你哥原谅你了。”或者可以说,就没计较这事儿。

陆欢鉴于顾淑德蒙着眼睛,看不见厉承景的神色,好心的替厉承景赦免了顾淑德。

顾淑德二话不说当即听声辨位,朝某一个声源转过身去,他在心里默默估算着应该是一点钟方向,然后一个深鞠躬。

“谢嫂子救命之恩!”

陆欢尴尬的笑了笑:“那什么,顾淑德你偏了一点点,我在你六点钟方向。”

顾淑德:“……”

这偏的可能得是亿点点了!

“好了,可以不闹了。”

陆欢没想到厉承景会配合顾淑德在她面前耍宝,虽然的确挺有趣的,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陆氏破产的问题。

“嗯。”

收到陆欢“警告”的眼神后,厉承景淡淡的颔首,虽然他从始至终也只做了一件事,但谁叫顾淑德听他的话呢?

顾淑德还是捂着眼睛,不肯轻易放下来,小心翼翼的跟二人说:

“算了吧,我还是就这样跟你们交流吧!”

毕竟他应该呆在车底,而不是坐进车里。

沿途太多的风景,终没有一样属于他自己。

单身狗,只配吃最香最昂贵的狗粮!

或许是顾淑德的语气太过于可怜,总有一种茶香四溢的感觉,让陆欢用“谴责”的眼神看了下厉承景。

厉某人:无辜脸.jpg。

“咳咳,把手放下。”

厉承景一声令下,比什么都管用。

果不其然,顾淑德像是就等着他这句话一样,一听到口号,立马放下两只爪子,分毫不差。

“嫂子很在意陆氏资金转走会破产的问题吗?”

顾淑德不愧是思维跳度极为活跃的人员,前一脚还在被厉承景“束缚封印”着,后一脚直接就说起了陆欢先前的事情。

无缝衔接。

“怎么说呢,我不想我母亲的心血就这样在几个外人手里毁于一旦。”

说起这件事时,陆欢眼神里透露着一股子冷淡,语气也十分的随意,仿佛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好像陆氏至于她真的也只是为了维护逝去的母亲倾注其中的所有心血而已。

她浑身气质冷凝,厉承景很明显的注意到她谈及这些事时,那一种发自内心,骨子里流露出的抗拒。

或许,她真的很不想对陆氏“负责”,不想承担如此巨大的责任。

厉承景查过了女孩的资料,亲爹不疼,母亲早逝,继母携着继妹登堂入室,那耀武扬威的架势,平日里的一举一动也都在针对着陆欢。

他一想到资料上那个双眼失去光明的女孩,心脏就像是被人拿针戳了许多个小孔,虽然每一个小孔的伤害不大,但叠加起来却是致命的。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把陆氏的股份抛售掉吧!”

听了陆欢的话,顾淑德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最终定下了这么一个决定。

陆欢疑惑的看着他,一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的小样子。

得,他都忘了,景哥让他查的资料里写着,嫂子对这些理解都很迟缓,需要进一步的解释。

正当顾淑德准备解释时,陆欢眼神一闪,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道:

“是将大部分股份集中起来,然后抛售掉是吧?”

顾淑德:“……对,没错。”

让他省下了一通解释,太好了。

顾淑德内心的喜悦让他控制不住自己,想也不想就对厉承景说:“哥,嫂子真聪明,你眼光真好!”

眼光好的厉某人:“咳,一向如此。”

这是个扩句。

扩“我眼光一向这么好”。

在某方面心细如针的陆欢刹那间投来了探寻的目光。

“‘一向如此’?”

“一向”代表着多次,这说明什么?

厉承景这个狗男人指不定还勾搭了其他人!

陷入爱情的女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唉!

自从知道陆欢恋爱后,系统特地去咨询了不少同事,得出来一个血淋淋的结论:

“宿主恋爱期间,最好减少出现频率,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这也就是系统为什么除了任务进展播报以外,再也没有吭声的缘故。

它此时正安逸的呆在系统空间里,享受着独属于系统的美食。

顺带看一看陆欢的恋爱故事。

对,没错,就是如此的惬意。

当它看到陆欢怀疑厉承景有什么“前科”时,顿时兴奋了!

哦哦哦!

这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吗?!

简直太刺激了!

哦耶!

“喀嚓,喀嚓。”

系统一边吃瓜一边不停的往嘴里塞零食。

冒着精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

“打起来,打起来啊……”看见陆欢脸上难看的表情,系统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

它还没见过陆欢为爱大打出手呢!

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这种名场面……

就应该录下来,当做传世之宝!

这一瞬间,系统仿佛被一串电流击中,打开了一扇未知的新世界大门。

它暗搓搓的拿出录像机,摆端正,然后……

开拍。

“嫂子,景哥他不是这个意思。”

顾淑德见情况不妙,赶紧出来打圆场,一个人杵在两人之间,满脸紧张的张开手阻止两人继续靠近。

他觉得就陆欢跟景哥的架势,就是不合。

光是两人周围的气场都难以容下彼此。

厉承景是表里如一的强势霸道。

陆欢则是表里不一的内敛坚韧。

怎么看都觉得不合适。

顾淑德没见过陆欢之前,认为只有那种柔柔弱弱的菟丝花才配得上厉承景这坏脾气。

没想到中途遇上了陆欢,什么也没做,他景哥自己就把自己的坏毛病给治好了。

他可是跟了景哥多年,不说完全,至少百分之七十的厉承景他都了解。

有严重的洁癖,不喜欢别人随便碰自己以及他的一切东西,不喜欢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一直保持沉默冷淡的性格,私生活干净到难以想象。

就是这样一个人,令人怎么也没想到会被另外一个人征服,还是心甘情愿。

“嫂子,我跟你讲,景哥他的感情史比我的脸都干净呢!”

顾淑德为了厉承景的“清白”也是豁出去了。

真.豁出去了他的老脸。

可谁知陆欢质疑的小眼神在他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上打量了几下,须臾之间流露出嫌弃的神色:

“那看起来他的感情史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顾淑德这张脸她实在不敢恭维。

简直就是“我命油我不油天”!

那满脸的“油渍”,多的都要反光了。

陆欢撇撇嘴,忽然一阵微风袭来,带着暖意。

一个声音凑近她耳边说:“陆大小姐就不自己来亲自调查一下就妄下结论的吗?”

或许是凑得太紧的缘故,陆欢耳朵都被厉承景一口仙气给吹得红彤彤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