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总裁的白月光2.5

简单的把厉承景准备的早餐吃了后,陆欢一袭天蓝色的束腰长裙走出门,背着一个定制的斜挎包。

原主似乎十分钟爱蓝色,不管是穿衣搭配,一律是蓝色系。

陆欢对蓝色系说不上喜爱,但也不讨厌,她不是那种喜欢把太多心思用在打扮上面的女孩,就照着原主那样简简单单的折腾了一下。

推门而出,取下了衣帽架上的一件很单薄的防晒衣披上,正准备大步离开,却被后面一道淡淡的声音喊住了:

“阿欢,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陆欢茫茫然回首看去。

厉承景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件黑漆漆的衣装穿着,有些像西装,但又给人的感觉却并非一板一眼,比原主弟弟那件休闲装看上去更加衬得出男主的魅力与帅气。

美色误人啊!陆欢一时间被厉承景的盛世美颜迷住了神魂,默默的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少顷,她才回神问道:“我忘了什么?”

她应该是把东西带齐了的吧?

陆欢想了想,下意识去查看包包里那些证件照,钱包,手机等等,一堆东西。

很难想象出来,这不过几寸长短的包包能够容纳下这么多东西,女人的包包不愧被誉为“行走的人间储物戒”!

厉承景看她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眼神闪了闪,旋即满眼笑意的道:

“你把我忘了。”

陆欢:??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她是不是在电影里听过?

“昨天不是说好了,我送你去的吗?”

厉承景看着她满脸迷茫的样子,顿时感觉像是被背叛了一样。

脸上霎时间阴云密布,活像是别人欠了他一个亿似的。

啧,真难看。

陆欢被他控诉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抬手轻轻碰了碰出了点冷汗的鼻尖,“嗯,我是忘了,那你送吧。”

她可能真的睡迷糊了,都忘记了今天要带男主出门秀一波来着。

厉承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抬脚朝她走去,一直到陆欢面前时忽然抬手,向她脸蛋拂去。

陆欢心下一紧,不会吧不会吧!他们两个还没有确立关系呢!厉承景这是要干什么?

是要像早上那样捏她脸吗?

什么奇怪的癖好啊!

不过,他要是喜欢,捏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就在这几秒之中陆欢心里进行了激烈的心理活动,想法在几息内发生了各种变化。

一直到----

她脑袋上一重。

一顶雪白的遮阳帽搭在了她头上。

一双冷玉般白质而骨节分明的手牵着两条丝带替她固定好帽子。

“抬一下。”

泠然淡漠的嗓音如清泉般细而平软,像是碎玉乱珠在敲动陆欢心里那一盘顽石。

一根手指点了点陆欢的下颚骨,触之即离,但那指尖微凉的温度却让陆欢心尖一颤。

她闻声,轻轻抬了抬下巴,雪一般白而亮的脖颈,肤色细腻泛着冷白的光,如同天鹅仰颈般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任由男人贴心的为她系好了丝带。

两人第一次凑的这么近,近的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又过去了许久,陆欢整个人都有些神游天外,却听脚步后退的声音,伴随着一道清冷的语调:

“好了。”

陆欢眨了眨眼,恢复正常,那顶遮阳帽扣在她头上,上面缀有简洁的花草标本。

“走吧。”

厉承景打量了她一下,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丝满意的颜色,然后替她拉开门,从容自若的牵起陆欢的手走了出去。

“陆氏距离有些远,可能要一起打了车去了。”

陆欢被厉承景牵着,一路下楼,嘴里说着:

“看你以前也是个富家子弟,能坐的士吗?”

“不行的话,我们换一个坐。”

厉承景听后摇摇头,说:“不用。”

换一个,还能做什么呢?

公交车?

“你实在有负担,我可以叫一辆滴滴,他们那接送的车品种很多。”

陆欢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毕竟这是霸总文,男主生来锦衣玉食,肯定没有坐过的士之类的。

系统听得见她的想法,无语道:“那你还让男主大人给你洗衣做饭?”

这会儿又想到心疼男主身娇体贵了?

陆欢一本正经的说:“主要是怕他以后再沦落街头,遇不到我这种好心人,饿死,这是必要的锻炼!”

再说了,这不还是男主乐意嘛!

系统无言以对,又道:“那你叫滴滴有什么用,会比的士更高贵吗?”

陆欢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它,“你不知道这年头滴滴都有劳斯莱斯送人了吗?”

就是有点小贵。

系统:“………”

现今社会,行业竞争压力已经这么大了吗?

“不用,其实我喊了朋友来。”厉承景听着陆欢这么认真的为他考虑,心头一暖,同时也深感无奈。

他该什么时候才能向阿欢坦白,其实他还没有惨成这样呢?

如果告诉阿欢他其实已经开始着手反击,准备重新掌握金荣集团的话,她会不会把自己扔出门?

毕竟他也不是那个需要接济“小可怜”了。

说出来阿欢肯定不会相信的吧?

哪有人会前一天被推翻和追杀,后一天就要逆袭回归的呢………

“朋友?”陆欢脑袋上冒出一个小小的“?”,他现在不是在被追杀,而且身边的人都落井下石吗?怎么还会有朋友来?

陆欢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跟着厉承景下楼看见,有一群人围堵在那,把道路都给拦截了,吵吵嚷嚷的,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事。

“这车看着好豪华啊?咱们小区什么时候有人买得起这么昂贵的车了?”

“你在说笑话吧?要是咱们这有人买得起这车,哪还用在这里住房子呢?早就跑去住大别墅了!”

“说的也是,不过这车造型有些独特啊!也不知道多少钱?”

“我女儿就是做汽车销售的,这个车他们那也有,好像是叫什么宾利,起步价就百来万呢!”

“嘶!这么贵!这是买车还是买房啊!”

一群人叽叽喳喳讨论着,而刚下楼的陆欢也有点好奇,但看着那一群大爷大妈,着实不敢凑近去看。

拉着厉承景就要走。

然后就听到一声高喊:

“哥!嫂子!这里呢!你们往哪走啊?!”

“嫂,嫂子?”

被那一声高呼喊停了脚步的陆欢满脸的茫然,浑身一震。

她这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呢?

“阿欢,转身,”一直牵着她小手的厉承景紧了紧手,示意她回神,看她茫茫然的模样,稍微一俯首,贴着她面轻言道:

“我朋友来了,不准备见见吗?”

男人语气里有几分戏谑和调侃,似乎对陆欢此时呆愣愣的状态十分喜爱。

“嗯,呃………”陆欢听了他的话,乖乖的转过身看去,只见之前拥挤的人群让出一条道来,里面跑出来一个人,长相挺不赖的,就是满脸的傻气,笑嘻嘻的。

眨眼间那人就跑到了陆欢跟厉承景面前,一副兴奋过度的表情,看向陆欢的眼睛都迸射出刺目的光亮,好像要把陆欢看透似的。

陆欢不适应的撇过眼,一低头,帽檐刚好将她小半张脸给遮住。

“诶?嫂子,你不想见到我咩?”这个带着一点口音的男子,从外表看来不过二十二三岁,很是自来熟。

见陆欢躲避自己的打量时,转头就对厉承景挤眉弄眼说:

“哥,嫂子有点腼腆啊!”

没想到他哥原来喜欢这个调调!

以前他哥身边一个母的也没有,他还以为他哥那方面有什么问题,或者说……取向出了点差错,而今看来,他哥还是很正常嘛!

嗯嗯,可以向伯父伯母禀报这个“好消息”了。

“嗯,你嫂子对生人的接触不太习惯,以后………”厉承景面不改色的撒谎,也管正主就在他身边,说到后面他顿了一下,忽然又改口说:

“以后你交了女朋友就明白了。”

那人:“………”

你原本想说的应该是“以后相处久了就不会了”吧!

不过看起来他哥还是他哥,这吝啬的感觉还是原来熟悉的味道。

“但是,哥,我记得你跟嫂子也才认识了不过一天吧?怎么你跟嫂子就这么熟了?”

人生第一次见他哥为爱这么强势,他皮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那人便如是说道。

厉承景脸一黑,但依然气定神闲:“可能是因为有缘吧!”

那人:………

有没有缘他不知道,但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要不要脸”!

“还杵在这做什么?”

厉承景淡淡的瞟了一眼那人,语气不善,他可是清楚的看见了那人眼底的无语和鄙夷。

“是我迟钝了,哥,嫂子,请上车!”

那人被厉承景威胁的眼神一扫,脊背发凉,打了个哆嗦,赶紧迎接他们上了那辆宾利。

周遭围观吃瓜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两个同他们一样住在这所平民小区的人,还认识这位土豪!而且看起来对方还对他们极为尊敬。

陆欢一直低着头,被厉承景牵上了车。

“砰!”

车门关闭,那人坐上前面的驾驶座,脚下一踩油门,这辆豪车就如同开了笼的野兽,离了弦的利箭一般飞驰而去。

留下那些人又开始了一阵喧闹的讨论。

“嫂子,忘了介绍我自己了!”

坐在前面的那人手把方向盘,浅浅一笑道:“小弟名叫顾淑德,贤良淑德的淑德。”

“家里人都喊我小名‘淑淑’,嫂子你也可以这么喊。”

陆嫂子:“………”

占便宜也没你这么光明正大的!

她把目光投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厉承景,“你平时也这么喊的?”

厉承景眸色微沉,薄唇轻轻掀开:

“小德子。”

顾淑德:“小的在!”

陆欢:“…………”

她就知道,男主大人从不被人占便宜。

而翻了车的顾淑德却满眼幽怨,眼神透过后视镜看向厉承景:

“哥,没你这样的。”

太过分了,典型的重色轻友!

厉承景眉梢一挑:“那我怎么不记得伯父伯母平时喊你‘淑淑’?”

威胁!

妥妥的威胁!

顾淑德哼了一声,还是决定专心致志开车,他哥太气人了!

厉承景见顾淑德终于不折腾了,转头对陆欢解释:“他平时就这样,皮惯了,再不听话你打一顿就好了。”

陆欢看了眼顾淑德,想到刚见这人,对方那一米八的身高。

沉默了。

几秒后,语气平淡的说:

“我不跟小孩子计较。”

系统见它的宿主居然头一次没有惹是生非,有点好奇,然后看了眼顾淑德的外形。

突然明白了什么。

不就是打不过嘛………

而坐在前面开车的顾淑德被他大哥这么残忍的“针对”,心都碎了一地。

“阿景,你之前不是说来的是你朋友吗?”

陆欢突然想起来,厉承景先前说的,怎么又变成弟弟了?

厉承景侧头看着她,仰着头,用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望着自己,笑了笑:

“亦弟亦友。”

陆欢:“哦~”

“别看他外表那样,他今年其实已经二十五了。”车子里气氛有些压抑,厉承景忽然之间想到顾淑德那张嫩脸,貌似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年轻帅气又充满活力的男生啊!

危机感突然就来了!

于是厉承景就很小心眼的给陆欢透露了一下顾淑德的“高龄”。

“啊?这么老…大了?”陆欢小嘴微张,眼里尽是惊讶,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中途还及时改了口。

坐在前面面无表情开车的顾淑德:“………”

其实我已经听见了。

你这样更像是在欲盖弥彰……

“嗯,到现在还是母胎单身,”厉承景又嫌伤害不够大,继续说道。

陆欢:“哦~好可怜。”

顾淑德:“………”

“伯父伯母今年应该会给他准备相亲了,毕竟已经二十五了,距离而立之年也不远了。”

厉承景淡淡的说着,语气里有几分戏谑的笑意。

顾淑德闻言,把着方向盘,哼了一声,“我才不会屈服呢!”

“的确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陆欢也跟着说,“再不恋爱就是大龄剩男了,不符合市场要求了。”

顾淑德咬牙切齿道:“那我要谈十个!”

陆欢眨眨眼,芜湖!好勇哦!

厉承景抬眼瞟了眼戏精的某人,眼神里带着淡淡的威胁。

然而顾淑德却不为所动,自顾自说:“我的心碎成了好多片,每一片都给不同的人……”

陆欢&厉承景:“………”

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