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怪的珠子

(开头部分的一段叙述将使用第一人称,之后就是正常的第三人称了。)

——————————

我原名叫李赵,一个很俗气的名字。没错,我老爹姓李,老妈姓赵,由于出生的太突然,所以临时就这么取了。一直到后来开始上学了,父亲才将我的名字改过来,所以我现在叫李兆,寓意是有着远大的前程吧。

可说起我的经历,却一点都不俗气。我的祖籍是沪市松江区,可是我却出生在国外。当时我母亲怀孕已经有七八个月,却和父亲来了一次欧洲游,结果就是在到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时候,我就这么意外的诞生了,也幸亏我的大伯家就在当地,所以才能暂时的安顿下来,不过我却也因此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葡萄牙的国籍。

之后我父母带着我回到了国内,但由于本国不允许双重国籍,所以遇到了一系列的麻烦,最终在我就读小学的时候才好不容易搞定了绿卡。这样的话,学习生活是没问题了,但也因此损失了一些本国的优惠福利待遇。

我父亲叫李骏生,是一名普通的报社编辑。我的爷爷奶奶都是正宗的沪市松江人,祖上还曾是旧时候的地主阶层,但他们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留下了大伯、父亲和姑姑三人相依为命,大伯作为长子自然扛起了这份重担。不过后来父亲和姑姑相继长大后,大伯就把家里的担子交给了父亲,自己一人去了国外闯荡。

大伯一家现在居住于我刚才说的葡萄牙里斯本,伯母也是地道的葡萄牙人,所以我就有了个混血的堂兄和堂姐,而在我出生后不久他们家就又添丁了,是个儿子,于是我又多了一个堂弟。我大伯是个生意人,经营着当地的一个葡萄酒庄园,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邀请,我父母才会有了那次的欧洲之行,却不想在他们家把我生下来了,为此我们在那里整整滞留了三个月,直到我快百日的时候才急匆匆的回国办酒席。

此后,我们每年也会去一趟他们家拜访。值得一提的是我的伯母来头可不小,她有个妹妹叫海伦•斯维汀,而她的丈夫正是大名鼎鼎的葡萄牙传奇球星路易斯•菲戈。在我六岁那年去大伯家的时候正好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倒是挺喜欢我的,还在我面前露了一手球技,可是当时的我并没太在意,也没表现出对足球方面足够的热情,却不想今后他会成为我职业生涯中的重要导师。

我母亲叫赵雪琴,是湖北SY市人,从小习武,是松江区某武道馆的一名名誉教练,而我父亲曾在馆中学习过一年,也就是在那时与母亲认识并相爱的,关于他们故事一时三刻也说不完。在家中,她也是主厨,她发威的时候我们父子俩可都得抖三抖。但是要说她最擅长的,却不是以上这些,而是中医,本身也是医科大毕业。外公曾想将自身的武学传于她的,但是最终还是感叹她的资质普通,只能将更多的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不过在见识到了母亲的医学才能后,便也顺便将武当的一些炼丹与医药之道传给了她,相信能在这方面对她能有所帮助。

说起外公,他的来头可不小。他叫赵鸿,是武当山的一名长老,放在古时候也算是武林中人了吧。不过外公就只有母亲这一个女儿,本来他曾是上任掌门的有力竞争者,就因为有了这个女儿才不得不退出了这个竞争行列,而母亲就是他一手拉扯大的。至于外婆,我从来没见过,只是听说过她的一些传说而已。有外公的亲自操练,我的功夫底子也是不差,用他的话来说,我也算是难得的根骨极佳之人,不好好教导就可惜了,他还指望着我能继承他的衣钵呢。

从小我各类的武术班就没少参加,我的学习能力也是很突出的,语数外等各学科在班里始终名列前茅,可以说文体都是过硬的,平时的行为规范也做的不错,所以父母在我的校园生活方面都很放心。

中学期间,我最爱的运动有桌球和篮球,虽然我的个头不矮,但是放在高个林立的校篮球队就不够看了,但我依然凭借自己出色的天赋和努力坐稳了主力的位置。当时的我相比足球,更爱好篮球,主要是因为我觉得这项运动的观赏性更好。

(以下开始使用第三人称)

时间到了2010年6月份,今年李兆13岁了,就读于松江第七中学初一年级,在校队中的年龄是最小的,却是篮球队中的头号得分手,就凭这点其他人也非常的服气,他也当上了副队长,并带领校队征战市中学生联赛杯,最终取得了亚军的良好成绩。

对于这个成绩李兆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总有些莫名的感觉使我有点郁闷,但具体是什么却说不上来。不过他并不为意,以为自己的人生轨迹也就如此发展下去了,却不想一个人的出现由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是他们打完联赛杯回来的第三天,李兆训练完后,便匆匆从更衣室里出来,迎面便被篮球队的陈教练拦了下来。看上去他的面色有些不忿,还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我,便遭到了他的一通臭骂。

“李兆,你是怎么回事,你就真的不想在篮球队里待了?”陈教练的语气很差。

“教练,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李兆诧异的回问道,心中却是一头雾水。

“什么情况你自己不清楚吗?不是你去招惹别人,那个人最近怎么会老是来搅扰我!”陈教练很是不满的道。

李兆这才回忆起来有那么个人,他在我们打完比赛的当天曾经找过我。李兆不知道他的名字,但那个人却对李兆说,看了李兆的比赛之后对其印象深刻,并说李兆很有足球方面的天赋,希望李兆能考虑去他们的足球队试试。对此李兆并不以为意,当面拒绝了他,没想到之后他却去纠缠陈教练,搞得他不胜其烦。

“教练,我已经拒绝过他了啊!”李兆还是继续解释道。

“好了,不要再说了。从此刻起,你已经不再是校篮球队的一员了,收拾下东西就走人吧!”陈教练下达了最后通牒。

之后不论李兆怎么求情,陈教练都没有再理会他,走近办公室的同时也关上了大门。

在球场边愣神了许久,李兆方才不甘的收拾起自己的行囊。

回去的路上李兆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以至于不留神骑车时差点被车撞到。

“你找死啊,骑车都不看路的,自己想死不要害人吧!”那位司机很是气愤的道。

李兆则没有回应,继续骑着车往前行,好在这么一来我也不敢再走神,一路这么的回到了家门口。

李兆快速的停好了车,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冷不丁看到楼道口蜷缩着的一只小狗,似乎是很难受的样子,上前细细一打量不由的心下惊奇。

“这不正是我家的“阿狸”吗!”李兆心中暗道。

李兆家住的是六层楼的公房,家里在二楼,阿狸平时也挺顽皮,这不知道它是怎么溜下来的。抬头瞅了下楼上,才发现是忘了关窗,心里就多少明白了缘由。但看它这副模样也就没再深究,匆匆带着它上楼了。

打开202室的大门,此时墙上的挂钟指向了2点整,平时这个时候李兆应该在学校里上课的,但今天是周六,而他的父母这个点还在单位上班。

于是李兆便给狗狗洗了个澡,顺便自己也冲洗了一下。出来的时候发现阿狸的精神好了很多,只是一旁的地上却多了一堆呕吐物,显然是它的杰作。

“唉,真是~”

李兆也无法与它计较,只能无奈的打扫起来。

“咦,这是什么?”

李兆疑惑的从那堆呕吐物中扒拉出一颗半透明的珠子。那颗珠子初看没有什么起眼之处,但当皮肤碰触到它之后竟然闪着微微的绿光,煞是奇异。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是阿狸被其吸引,方才误吞了这珠子。

不过,当他再次仔细打量它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这不正是他前几天遗失的那颗珠子吗。

说起这颗珠子,还是李兆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外公送的呢,不过至于它的来历却说不清楚,外公也只是说是一个朋友送给他的,有辟邪的作用,于是就一直挂在他脖子上了。只是原本的表面是比较光滑莹润的,摸着有点像弹珠的感觉,但此时却变得有些粗糙暗淡了,所以才没有马上认出来。

清理完地上的脏东西,李兆也无心再做其他的事了,又兼困意上涌,便倒头大睡起来,而那珠子也就被他随意的放在了枕边。

在李兆入睡后,那个奇异的半透明珠子似乎受到了某种吸引一般,缓缓靠到他的皮肤处,再次发出微弱的绿光,而此刻的我正做着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中的李兆居然改行踢起足球来,而且还身披英超豪门曼联的球衣驰骋球场,并踢出了一脚世界波,直挂对方球门死角,对方的门将虽然奋力扑救却不能阻止这个进球。在进球的那一刻,全场欢声雷动,而我也因为是进球的功臣,从而被队员们簇拥着。

李兆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5点多方才醒来,起来之后的感觉倒是不错,至少精神了很多,感觉可以来一次完全打满全场而不用歇的篮球赛。这时他也才注意那颗珠子移动了位置,对此他倒不以为意,只是细瞧的时候感觉它有点微微的缩小,那里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当下他也没心思进一步研究,便把它塞入自己的裤袋走出房门。

正好这时李兆的父母也到家了,母亲在厨房做饭,父亲则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公司的文件。

父亲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只是业绩一直不温不火。看到李兆从房里出来,不由的有些诧异,便问道:“你们篮球队今天提早结束了?”

“我,我已经不是篮球队的队员了。”犹豫了半晌,李兆还是老实的说出了真相。

出乎李兆意料之外的,父亲并没有训斥他,而是放下了自己的手头工作看着李兆,平淡的道:“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父亲在李兆的映像中一直是严厉的,他对李兆的要求很严格,但同时又是个有原则的人。很多次他冲李兆发火,但事后大多证明是对的,大多时候他都能做到对你批评以后却能让你心服口服。但是他偶尔犯错的时候,也能在事后当着你的面承认,可以说李兆的成长里有不少他的影子。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李兆只好硬着头皮把事情原委从头说了一遍。没办法,他可以容忍你犯错,但绝不允许你说谎,一旦被他发现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