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强者的世界不需要女人
  • 此刻开始掌控人间
  • 百里小咸鱼
  • 2083字
  • 2020-09-22 16:52:54

任务提示的声音顿时漂浮在脑海里,刚坐起来的陆晨一怔,眼神刷地亮了。

黑无常?

印象中那个总是穿着黑丧服的高个子阴差,拎着一串铁索,舌头吊的老长,这次晋级居然当了黑无常,还有各式各样的奖励。

这逼格牛逼啊。

判官笔,生死簿,全天下人的生老病死都掌握在他的手中,这逼格多高啊。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老子注定要成为阎罗王的男人。

心里浓郁的期待感,陆晨换上一件灰色T恤,穿上鞋拿上自己的降阴锁,看着阴森的锁链盘在他的手腕化成了一条手链,直径推门而出。

........

时间:晚上十点。

白日的都市繁荣落下了帷幕,仲夏的江城迎来了夜晚的洗礼,只是这夜晚中,魑魅魍魉,时不时的鬼笑森森,令人惊恐。

幽冷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人们早已在门口贴好道符,躲在自家的被褥里瑟瑟发抖,泛黄的路灯下,只有陆晨一个人揣着兜走着。

开始寻找目标。

他看着手机,眼神浏览在一条条灵异案件中。

夜幕苍苍,寂静的十字路口,忽然一道黑影飘过。

一位脸色僵硬的老头行在风中,眼珠子白无黑色,端的阴森吓人,它的速度何曾的诡异,脚下没有任何的动静。

就在这时,陆晨突兀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皮笑肉不笑:

“老先生风清气爽嘛。”

老鬼顿时一惊,发现身边的“鬼”毫无人气,反而浓郁的阴气弥漫,跟他一样也是个鬼,方才面带愉悦:

“自然,晨跑对于修行鬼丹很有好处。”

“前辈童颜鹤发,健步如飞,吐纳却依旧气定神闲,修行已登峰造极,请问你死了多少年啊。”

“岁月不留鬼,转眼已经四年了,年轻鬼,你呢,你死了多久了。”

“晚辈惭愧,修为远远不如老前辈,不如老前辈你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话音一落,一股气势徒然从他身上迸发,陆晨一脚踏空,刷地落在了它面前,目光清冷:

“孽畜!哪里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老鬼脸色瞬变,刹那间眼神狰狞:

“你不是鬼!你是活人!”

“既然已知!那便受死!大威天龙!”

这一下,老鬼暴怒,自从它冤屈而死变成了鬼,哪个活人见了它不是吓得肝肠寸断,今天居然有个活人胆敢挑衅他,一双鬼爪直接向他面门撕去:

“给我死!”

鬼爪夹杂着阴风,正巧今日一个活人也见不到,就先吃了你!

可是,就在鬼爪触及他面门的那一刻,老鬼突兀剧变,泛黄的路灯下,十尊漆黑的身影挡住了它的视线。

古代的铠甲,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疯狂侵袭着它的魂魄,老鬼的脸色开始了颤抖:

“你们是.....”

脸皮一怔,突然,它缓缓的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刺入的戟尖,没有任何废话,陆晨甩手而出,重重拍碎了它的天灵盖。

魂飞魄散,黑气四散,吞噬了这老鬼的阴气,他的眼神多了抹满足。

这老鬼本是夜游鬼,道行也不过几十年,比那些小鬼要高深的很多,但是它的身上弥漫着足足二十多道血痕,如此说来已经祸害了二十多条人命。

不管他生前经历了什么,但人间有人间的秩序,地府有地府的法度,如此恶鬼,他是短短不能留的。

第一个。

“继续。”

“诺!!”

.......

时间:凌晨三点。

灯光明亮的房间里,女孩蜷缩在床角,紧紧的抱着枕头,哭得肝肠寸断。

面前的房间门,一个身体佝偻的老太婆从黑暗的客厅中缓缓的爬了进来,在明亮的电灯下,寂静的卧室显得里阴森可怖。

它的头发散落,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皱褶,然而一口细小的尖牙,黄豆大的鬼眼,散发出狰狞诡异的光。

“别过来!别过来!”

女孩吓得哭喊,拼命的往后靠,可是身后只有冰冷的墙,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明明贴上了道符,竟然还会有鬼进来。

救命啊!救命啊!

她快要崩溃了,求生的欲望带着泪水和哭喊声,老太婆鬼阴森的狞笑:

“我虽然破不了道符,但可以匿藏在器皿中,你今天买的花瓶,就是我的栖身之处,作为奖励,我会一口一口的咬下你的四肢,抽了你的筋,流干你的血,把你的身体和头放在锅里煮熟,你会饱受痛苦的死去,让你体验我的痛苦!”

“救命啊!救命啊!”

女孩吓得濒临崩溃,神志已经开始模糊了,老鬼狞笑的爬上了她的床,正当那僵硬的鬼手触碰女孩的脚时。

突兀间,一双修长的手,狠狠扼住了她的脖颈。

刷!卧室里顿时寂静了,女孩惊泪渗渗间,看着面前出现的青年,以及四周十余位如同古代士兵的人,手中铁戟森森,它们脸色漆黑僵硬,眼神弥漫着恐怖的绿芒。

老鬼疯狂的挣扎,可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那修长的手,顿时凄厉的尖叫:

“你是谁!”

这时候,陆晨眼神冷冽:

“放血抽筋,好个恶毒的鬼,今天算是抓住你了。”

一下子,女孩意识到什么,顿时喜极而泣的道:“您!您是抖音里的那位阴差!!”

阴差!

如同触碰到了老鬼的禁忌,老鬼吓得目眦欲裂,惊恐尖叫:“不可能!这世上不可能有阴差!不可能!你们是谁!啊!!”

十把铁戟狠狠刺入了它的魂体,贯穿了它的胸口,老太婆一口黑血喷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它被阴兵举上了头顶,在铁戟上已经奄奄一息,陆晨眼神平静:

“走。”

“诺!!”

这一下,女孩立马爬过来,一把抱紧他的腰,如同找到了安稳乡,哭得肝肠寸断:

“阴差大人,求求你别走,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求求你陪陪我,我什么都愿意。”

哭声带着女儿的体温弥漫,女孩只穿着吊带睡裙,白腻的肌肤弥漫着诱人的体香。

几位阴兵面面相觑,眼神里暧昧一闪,正打算出去让大人行快活之事,结果下一秒,一个手刀不轻不重落在了她的白颈上。

女孩闷哼一声,倒在了床上,面前,陆晨眼神平静:

“强者的世界,不需要女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