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养蛊人,道长现身
  • 此刻开始掌控人间
  • 百里小咸鱼
  • 2070字
  • 2020-09-28 12:16:56

今天的陶洁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红色吊带睡裙,入手净是那白皙滑嫩的肌肤,迎面而来一股幽幽的体香。

如墨的长发束成一条马尾,虽然已经二十七八了,但那张白皙的瓜子脸上依旧漂亮迷人,画着精致的妆容,散发出女性的成熟与性感。

愈往下看,天鹅般的白颈,玉润的锁骨,衬托出胸前傲人的丰盈,再加上足足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一双浑圆的大白腿,修长而白润,堪称极品。

别的不说,光是这身材就不知道惹的多少女性妒忌,这要是放在前些年太平的时代,恐怕早就成了什么网红,被什么经纪公司签约了。

这就是他的美女房东。

陶洁。

陆晨走了进来,扫视了眼精装修的房子,忍不住看了下角落里的路由器,这时候陶洁走了过来,递给了他一杯水,忧心惶惶的道:

“诺,先喝着热热身,一会儿人就来了。”

这一下,陆晨眼神一怔:

“什么人?”

不是让他来驱鬼的么?

“当然是那些玄师了,姐感觉这几天家里不太对劲,所以就想找几个玄师上门一下,看看咱们的房子里有没有什么脏东西,顺便也给你看看。”

原来,最近这几天市里不太安宁,所以陶洁窝在家中一直没有出去,除了躺在床上玩儿手机,剩下的就是看电视刷淘宝之类的。

直到前天,陶洁洗完澡后刚刚热了壶水,忽然感觉背后有什么在看着她,整个房间里也莫名的冷了许多。

要知道,现在可是仲夏天,晚上的气温最低也才十八度,她穿着一身睡袍,居然感觉到彻骨的凉意。

那天陶洁吓坏了,躲在被窝里抓紧道符,可是白天后就没什么事儿了,等到了昨天晚上,那种感觉更强烈了,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在她身后。

虽然平时胆子挺大,但如今世界变动,厉鬼害人,她不怕鬼但是怕死啊。

所以,今天陶洁请了龙虎山的玄师,想上门仔细看一看,虽然门上有道符,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决定彻底看看。

说到这里,陶洁抱着自己的枕头,迷人的俏脸泛着一抹害怕与苍白。

陆晨眼神动了动:

“哪儿发生的事情?”

“就在我的卧室。”

她指了指里面,走廊的灯光下,卧室的门被锁着,门口的福字上面贴满了泛黄的道符。

“现在咱们就等着玄师上门吧,不然这个家我是真的不敢待下去了,还好有你回来,小陆,你别怕,咱们道符不少,如果真有鬼的话,应该不会对咱们动手的。”

陶洁支支吾吾的道,陆晨心里不禁无语,原来是自己害怕了,让他回来作伴啊。

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味道涌入鼻间,莫名的酸味,还有点刺鼻的血腥感,混合在一起,就如同尸体腐烂了的味道。

陆晨站起身,将水杯放在茶几上,顺势向那个房间走去,陶洁吓坏了,上去正要抱住他的胳膊,他一个闪身躲开,眼神平静:

“怎么了?”

“你干什么,我都说那个房间闹鬼了,你找死去啊,给我坐回去。”

陶洁气道,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在干什么,陆晨无奈的道:“里面确实有个鬼,但没什么能耐,不用怕。”

说完,他突然一个甩腿,重重踹在了门上。

砰!!

何等巨大的力道,整扇门顿时撞开,门把手活生生镶刻在了墙皮内,下一秒,一股难以形容的腥臭顿时扑面而来。

唔~

陶洁立马捂住了嘴,恶心的气息让她差点吐出来,眼眸里却已经惊惧弥漫,自己的房间一直都打扫着,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味道的。

难道!真的有鬼!

这个时候,昏暗的房间里泛着腐尸般的腥臭,前面的窗户大开,可以看到外面星光璀璨的星空,凉风习习涌入,渗出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

陆晨走了进去,陶洁吓得想叫住他,可是脚下不由自主的跟他走了进去,两个人缓缓进入了这房间内。

就在她进入的那一刻,一股阴风突兀袭来,房间门砰地重重关上!

砰!!

陶洁惊恐的尖叫出声,这一刻,压抑的气氛彻底迸发,黑暗的寂静中,如同一只无形中的大手,狠狠扼住了她的脖颈。

“小陆!小陆!”

陶洁哆哆嗦嗦叫了声,顺势想去拉他的袖口,突然间,她发现陆晨失踪了。

阴凉的房间内,诡异的风带动着窗帘席卷,阴森的世界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站着。

极度的恐慌,让嘴腔都麻木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待反应过来,这位房东姐姐顿时惊恐的尖叫:

“陆晨!陆晨你在哪儿!你别吓我陆晨!”

心脏砰砰的跳动,吓得泪水都出来了,可就在这时,房间的灯突然亮了,陶洁一怔,就在这一刻,她看到了面前的墙壁,雪白的墙壁上,竟然印出了密密麻麻的血手印!

如同孩童般的手,血淋淋的呈现在面前,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面墙,而在墙角下,一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正倒在她的脚下,殷红的血已经流了一地。

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脑门后凉意瞬间涌上来,陶洁吓得险些昏厥,可还不等她尖叫,耳边多了道郁闷的声音:

“行了,鬼都抓到了,还叫什么。”

刷~

陶洁的声音戛然而止,泪光冉冉间,看到陆晨无语的走过来,他的手里正捏着一只鬼童。

这鬼童看似才七八岁,穿着一件朱红色的棉袄,已经破旧不堪,但它的脸上,五官竟然被活生生的剜去,空洞的眼眶里留着黑血,脑袋上竟然还有个黑洞,嘴角咧在后脑勺,恐怖的嘴里还叼着一根人的手指骨。

只是这个时候,这鬼童被扼住脖颈,正在疯狂的挣扎,时不时发出嘶哑渗人的凄厉,可是脖颈间的大手轻描淡写的捏着它,任凭如何都不得逃脱。

刷,一股冷气直接从脚后跟弥漫,陶洁险些吓昏了,贴着门惊魂失措:

“这是什么!”

然而话刚刚说完,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突然在房间中炸响:“鬼婴蛊!好邪毒的阴法!何人如此蛇蝎心肠!”

伴随着厉风涌动,一个穿着道袍的胖子顿时站在了房间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