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房东姐姐的麻烦,新的危机
  • 此刻开始掌控人间
  • 百里小咸鱼
  • 1926字
  • 2020-09-29 09:28:40

听着电话中熟悉的声音,陆晨的眼神一动:

“闹鬼了?”

“是啊,你赶快回来一下,这大半夜的,姐有点害怕。”

本来今天继续扫荡来着,没想到接到了房东姐姐的电话,陆晨恩了下:

“我马上回去。”

他挂了电话,身边两位阴差恭敬地看着他:

“大人,是出什么事了么?”

“没什么,你们今天继续。”

“诺!”

一步踏出,消失在了原地,自从晋升了镇魂司主,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如果说先前是阴差的时候,只是速度有了显著提升,那么现在,速度已经可以说是缩地成尺,一步踏出便是那十余里。

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迷人的瓜子脸,这是他的美女房东陶洁,年轻时候在楼下开了个酒吧,不知道怎么,结婚的那天丈夫突然暴毙,只留下她一个来了南山市。

虽然平时爱酗酒,但对他还不错,就算交不起房租也会海涵几个月,自从父母被阴魂害了之后,这么多年下来,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房东姐姐,也算是温暖过他的人。

陆某自然是有恩必报的,再加上如今身份不同,铲除恶鬼一贯是他的本职。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区,泛黄的路灯下,小区里黑漆漆的一片,多了种不言而喻的阴凉感。

这里算是东区吧。

眼神动了动,他向小区里走去。

与此同时。

江城新东区,三和医院。

午夜时分,寒夜阴森,诺大的江城笼罩在夜幕之中,唯独这家废弃的医院,上空竟然凝聚着一层缓缓盘旋的极光云层,青色紫色交汇,伴随着阴风席卷,显得徒增森然。

一件房子内,嘶哑的声音跟着传出:

“张恒死了?”

语气的平静波动了下,面前的红衣女鬼点了点头,全然苍白毫无黑色的眼眶里阴森弥漫:

“是,前几天的事情,南区的鬼将张恒,在接亲的路上,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物围堵,已经魂飞魄散。”

“来路不明的人?”

“是,这些人身穿古代铠甲,处事行事有序不乱,如同古代士兵,而且它们的身上没有一丝的怨念与邪气,据说领头的那位只用了一招,就让张恒丧失了战斗力,连他的集尸地都没有回去就死了,所以千颜大人目测,这伙人,应该是传说中的地府。”

这一下,房间里一股阴寒的气息徒然迸发,女鬼脸色剧变,黑暗中,睁开了一双阴眼:

“地府,是那个地府么。”

“是。”

“这不是传说么,地府怎么会现世。”

“属下不知,但它们来路不明,仿佛从天而降似得,任何厉鬼都捕捉不到它们的讯息,重重迹象表明,千颜大人所言应该是对的,而领头的那位,便是地府的阴差。”

“阴差.......”

嘶哑的声音呢喃,沉默中,那双眼神里泛出了一抹诡异:

“区区的阴差,张恒也能死在这种货色的手下,真是废物,这些年酒色肉糜,让这废物太过逍遥惯了,哼哼,死了也好,死了也省的以后我动手了。”

“大人的意思是?”

“你认为地府的实力如何?”

“这个......”

“很强是不是。”声音趣味的道:“但若是地府实力很强,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现在出现,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解之处么。”

“下属无能。”

“你不是无能,你是无知。”声音冷笑一下:“传说中,那阴曹地府是掌管大地生灵的机构,如果它们真实存在,为什么早些年不来制止,这说明两点,第一点,这个地府或许是莫须有的,只不过有些城外的恶鬼,打了个幌子抢地盘罢了。”

“这第二点,就是地府现在出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只能派出个小阴差来管辖,我倒是希望是第二点,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这位阴差的能耐,传说中的阴曹地府,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这一下,女鬼脸色变了:

“大人,在您闭关的时候,千颜大人有曾交代,让我们按兵不动,暗中观察即可,一切都要等候鬼王大人回归再行商议。”

闻言,黑暗中的声音顿时冷笑:“等待,哼哼,这赛貂蝉不过是卖了几天屁股,就能坐在我曹建军头上,当年学校里同为学生,一辆公交车万人坐,现在也敢使唤我。”

话音一落,整个空间突兀一颤,难以形容的气息骤然从深处迸发,红衣女鬼终于失色:

“四品鬼王!!”

“哼哼哼,我曹建军在这公交车手下已经够窝囊了,这些年的种种,我全都没有浑忘,这次本座晋升四品鬼王之境,若是能顺利解决了这小阴差,到时候鬼王大人归来,如此大功,一旦本座晋升第二鬼将,她赛貂蝉,给本座跪下的资格都没有。”

狰狞的声音涌动着,房间里寒气森森,女鬼眼眸里渐渐惊喜弥漫,更夹杂着浓郁的爱意:

“下属恭喜大人!”

“这话以后再说也不迟,现在的局势如何。”

“回大人,自从张恒死后,南区厉鬼群龙无首,这几天已经消失了太多太多的阴魂,这番动作,看着像是地府的行事风格不假。”

“这阴差能一招杀了张恒,少说也达到了鬼王的程度,只可惜了,阴差注定是阴差,既然他们对南区动手了,我们自然也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传令下去,四大鬼差,准备给地府一个见面礼,让这阴差记住,本座乃军神鬼将,曹建军。”

“是!!”

.........

时间:凌晨六点。

楼道门口,看着面前的防盗门,陆晨伸手敲了敲。

很快,里面响起一阵脚步声:

“谁?”

“陶姐,是我。”

话音一落,防盗门应声而开:“快进来,回来也不打电话,吓我一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