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这猪肉,保熟吗
  • 此刻开始掌控人间
  • 百里小咸鱼
  • 2161字
  • 2020-09-16 12:16:35

当了这么多年的鬼,它知道自己的力量,那是任何人类都不能超脱的,每当深夜降临,除了那些闭市的道门以及恶鬼占据的鬼城,还有那些阳气过盛的地方,都可以让它肆无忌惮。

可是今天,它竟然让一个人类抓住了手,这老太婆气急败坏,鬼影疯狂的挣扎,可是那只大手如同千斤巨锭,任凭它如何挣扎都逃脱不开。

这是它成为鬼从没发生过的事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太婆突然一颤,它才意识到。

这人.....出现的竟然毫无生息,体内更是没有一丝的阳气留存,相反的,气息中竟然弥漫着一抹让它魂魄恐慌的气息。

强烈的危机感水涨船高,力量一分分的减弱,那没有五官的鬼脸终于浮现出一抹惊惧: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下一秒,这阴森的楼道里,多了张面无表情的阴柔面孔,陆晨平静的盯着它,嘴角扬起了一丝愉悦的弧度:

“你可以叫我.....”

“地府代言人。”

砰!如同晴天霹雳,老鬼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不可能!地府!怎么可能有地府!”

这一下,陆晨乐了:

“原来你知道地府啊。”

原本以为地府在这个世界就是个从没产生过的东西,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也有关于地府的传说,看来他得抽空上个网,多多了解一下才行。

“不可能!那只是个传说!怎么可能有地府!你撒谎!你在撒谎!”

这只鬼都快疯了,这个深触它灵魂的词汇,让它的脸都扭曲了起来,地府,不可能,这个地方不是几千年前就溃散了吗!怎么可能还有地府!

“哦?”

眼皮一抬,陆晨似笑非笑的盯着它:“那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在撒谎。”

话音一落,下一秒,一股凌冽之气徒然从他的手上迸发,那传承魂魄上的威压,老鬼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它的阴魂正在被蚕食,它的怨念正在被侵蚀。

整个楼道里阴风森森,防盗门里的居民吓得脸色苍白,躲在被褥里瑟瑟发抖。

鬼来了,鬼来了!

“行了,游戏到此结束。”

陆晨舒了口气,晚上还有事儿做,不能在这区区小鬼身上耽误工夫,正欲捏碎它的魂魄,就在这时,老太婆惊恐大叫:

“等一下!小哥哥!!!”

脸色骤然铁青,陆晨勃然大怒:

“给爷死!!”

砰!没有任何的阻断,这只老鬼被瞬间捏成一团血雾,陆晨张嘴吞吸,将所有血雾全部吸入体内。

纵你阴气恐怖,怨念再深,但陆晨身为地府之人,地府本身乃天地万魂归属,他自身的气息就拥有着冥的味道。

阴曹地府,大冥镇压,那自洪荒诞生的冥,诞生出统治冥河大地的鬼狱阴司,又岂能是这区区小鬼抗衡的。

看着黑雾消散,陆晨的眼里那叫一个羞怒:

“老不正经的东西。”

这措不及防的一声小哥哥,差点让他散了功,第一次除鬼就这么恶心,隔夜饭差点吐出来。

就在这时,脑海中提示弹出:

【吞噬一只五年道行的阴魂】

【任务进度:1/3】

这一下,陆晨才细细了解到,原来这个世界的阴魂都是有实力划分的。

一般来说阴魂作恶害人越多,自身吞噬的精魄和阳气就越多,代表自己的年限道行就越深,这里的阴魂分为十年,百年,千年甚至万年的程度。

得亏知道了这条情报,陆晨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得稳健发育,一步一步的来,不然冒昧的招惹那些千万年道行的恐怖阴魂,都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塞牙缝。

不过一回生二回熟,最起码有了对付鬼的经验,而且再吞两只就能晋升到阴差了,地府正九品官职,还能拥有法器。

继续!

他离开了小区,来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满天繁星,明月悬照。

泛黄的路灯下,笔直的马路空无一人,迎面一股凉风袭来,带着许渗人的凉意。

江城虽然不是什么重点城市,也好歹能排入一线城市的行列里,看着这座昔日里繁荣的现代都市,如今沦落到了这般田地,不免让人心生诸多。

可叹可叹啊。

陆晨有些惋惜,这么漂亮的都市夜景,到头来只能他一个人独自欣赏,话说自己现在的身份要是被同学们发现的话,会引起怎样的波动呢。

这种感觉真好啊。

不多逼逼,陆晨拿出了手机,与其自己累死累活的去找鬼,倒不如找个现成的来的方便。

眼神在新闻网里浏览着,很快他就发现了一条案件。

【南街人口失踪案】

这个案件发生地点是在二环路的南街,原本那里是条挺不错的商业街,谁想就在上个星期,这条街突然出现了人口失踪案件。

这些失踪的人,都是临近深夜十点左右消失的,根据街道监控显示,这些失踪人口莫名其妙的进入了南街,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看到这里,陆晨的眼睛一亮,这事儿这么奇特,八成跟这些脏东西跳脱不了干系了。

二话不说,他立马扫了辆共享单车,很快来到了南街这里。

夜幕奚落,泛黄的路灯下,整条街道静谧幽冷,凉风涌起,让人脖子升起一股不言而喻的寒意。

就在这时,陆晨鼻子一动,口鼻间弥漫起一股说不出的香味,如同什么肉被煮熟了似的。

【身份:摔死鬼】

【实力:八年道行】

八年的道行,就是普通的小鬼,现在的他可是阴兵,有了前车之鉴,现在完全不虚,神色淡然的向里面走去。

直到走到南街的最深处,惨淡的月光下,他看到左手边,一家还亮着灯的生肉熟食店。

空无一人的街,却有一家开的熟食店,陆晨嘴角一扬,直径的走了进去。

老板是个男人,个子比较小,穿着一身白大褂,只是店里的灯很暗,看不清柜台里他的脸。

见到他进来,老板抬起头,这才看清楚,那干瘦的吓人的脸上,一双没有活气的眼睛:

“吃肉么。”

声音嘶哑而渗人。

“嗯,来二斤猪肉。”

陆晨点点头,直径走到了柜台前,老板低下头开始了忙碌,就在这时,他的眼睛一闪:

“老板,我听说这条南街经常有人失踪,这事儿你晓得不?”

空气突兀一凝,老板缓缓抬起头,那阴冷的眼睛,增添了几分阴森: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想过来问问。”

陆晨靠在柜台,笑眯眯的盯着他:

“你这猪肉,保熟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