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速之客
  • 生前身后冥
  • 浅香笔尖
  • 2007字
  • 2020-11-10 10:22:36

“铃铛响,鬼门开,后面五鬼抬棺来,碰上了恶霸拦路财,五鬼笑,阎王闹,红衣小鬼举手跳,一声锣响,常人避,二声锣响震鬼怪,三声四声阎王到,刘海见势来撒钱,一文钱,两文钱,三文四文堆成了山,金钱洒到了金銮殿啊,您老各位把命来……哈哈哈哈哈,”诡异的是,响亮的雷雨声却不能将这首半夜孩童唱的歌谣淹没,有胆子大的人悄悄透过门缝去看,可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那震天般的锣鼓和孩童的歌谣穿透雷雨回响在大街上。

1893年,清末政府无能割地赔款,各路军阀混战一时间狼烟四起民不聊生,这样的世道本就是家门闭户夜不出门,加上突然半夜出现儿童声音唱的恐怖歌谣,一时间,整个承德的街道上充满着恐怖的气息,

第二天,当人们一打开门,街道上随处可见的纸钱,回想起昨晚的诡异事情,任由再大胆的人也不免心中生寒,

三年后,“大凶之兆!大凶之兆!这天要变啦!阎王要来收人啦!哈哈哈,阎王要来收人拉!…”一个浑身补丁,蓬头垢面的乞丐疯疯癫癫的手中拿着纸钱发了疯一样跑过街道口中大喊着这样不着调的话,刚刚下过雨的街道加上泥土的作用很是湿滑,乞丐一个趔趄摔了一跤满身的泥泞,后面的人们有的叹息有的指指点点,

乞丐不管身上的泥土他摸了一把脸,抬起头一个高大的影子背着阳光出现在他刚刚抬起的眼前,“你没事吧”那人身骑一匹黑色骏马刚要下马那乞丐却像是看见了什么魔鬼一样,眼睛瞪得铜铃一般,惊恐的后退,嘴里喃喃自语,不停的摇着头突然猛地起身撒腿就跑连他那唯一剩下的一只破脚趾头的鞋也甩飞了,

那人下马,整了整身上的衬衣,这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出身红宝石的戒指胸口上的金链子怀表,他身后也有一个随从,和他年纪相仿背着一个皮包,见自己的主子下了马,他也紧紧的随着一跃而下:“爷,那种人你理他作甚,这世道这样的疯子多了去了”。

“也是,走吧,赶了这么久的的路,我们找一家铺子吃个早饭顺便看一下这里的情况”那位爷将缰绳递给了身后的随从。

“得,林爷听您的”随从一听有吃的眉开眼笑的接过缰绳牵着两匹马跟在这位林爷的身后…

承德境秦府内:“老爷!老爷!您在哪呢!”一个穿着马褂带着一顶小毡帽的长相微胖的年轻人急急忙忙穿梭在偌大的庭院,而另一个厢房中一个年轻的后生带着眼镜衣着尊贵正在用手中的毛刷小心翼翼的清扫手中一个白碗,听那人的喊叫吓了一跳险些丢掉手中的白碗,随后他眉头一皱,起身几步走到门口一脚踹开了房门:“咝,嘿,周子!我告诉你,再这样爷我活扒了你的皮!”。

、“哎呦,我的爷啊,您在这呢”那名叫周子的后生几步走了上去,那位爷白了他一眼:“啥事说”。

小周子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两张票,这位爷目光一下愣住了,随后大喜:“哎呦喂,我的周子,小白桃的票,你这回可算是给爷办了件正经事儿,行”随后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怀表看了下时间,正好上午七点还有时间,“周子爷这次好好赏你,说吧,你想要啥”。

小周听主子这么一问,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老脸一红:“爷,,,,我,,,,我还要什么赏啊,,,”,他主子那是深知他的想法只是瞥了他一眼看他唯唯诺诺的样子轻轻嗓子假装要走说到:“行,那二爷我可记心上了,等以后再说吧”,作势转身要走,这下小周急了,一下拉着二爷的胳膊:“二爷,不是,我,,,我想请半天假”

那位二爷嘴角上调坏坏的一笑:“找小娟去?”小周子脸红的更厉害了没有作答只是嗯了一声,二爷拜拜手:“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少在这扫爷的兴致”,小周子傻笑着一般离开了,这位爷,返回了房内放下白碗也笑着出了门。

而另一边,那位刚进城的林爷正和小周子坐在一个街边小铺子吃着早饭,“不是,我说林爷,就吃这个啊烧饼混沌,我还心思这来了城里,怎么您也得带我吃点好的不是”,他那随从不满的嘟囔着,林爷看了看他,从怀里拿出手绢擦了擦嘴角:“蛋子,你想吃什么?”

那名叫蛋子的随从眼睛一亮:“肘子,爷,香喷喷的大肘子”林爷一个爆豆敲在了他头上:“美得你,早上就吃这样油腻的,你也受得了”,蛋子委屈的摸着脑袋:“林爷又不止我,你看那位爷”,林爷顺着目光望去,灰色长褂领别着一把扇子,左手拎着一壶酒,正在和卖烤鸭的老板说着什么,

“爷,那位爷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可您知道他们在干嘛吗?”蛋子笑着说,林爷也来了兴致,隔了这么远在他们这个位置很难听清对面在说什么的,除非对面是在大声争执,但是,这个蛋子可是个奇人,他从小听力极好,异于常人,加之训练百米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爷,那位有钱的爷和老板因为两文钱都摸了半天了哈哈哈哈,您说说,那爷非说老板的秤有问题,您看他这一身穿着,哪里是差一文钱的事的人啊”蛋子打趣地说着,

“两位爷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吧”此时身后一个男的转过了身来,林爷微微点头:“先生好眼力啊”这话有着奉承的味道,不过那人倒是嘿嘿一笑:“哪里是我这个糙人眼力好,这是咱承德秦府的秦二爷,他都不认识啊”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我们是走货的商人,来这里考察看看想着开个店”,

“我看这二爷不像是缺钱的主呢?生活怎这般拮据?”林爷好奇的询问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