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魇蛇(七)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88字
  • 2022-06-29 12:41:01

你不知道风的颜色,却知道被吹散的是谁的轮廓;你不知道雨的凉薄,却感受着被打湿的沉默……

没等阿琰把她的故事讲完,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从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之后,一个人从门外直直摔进了宠物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正在喝茶闲聊的几个人同时跳了起来。

宠物店里的所有活物都被惊动了,鸡飞狗跳喵喵乱叫,好不热闹!

“我靠,这倒霉鬼是谁?”阿琰扶住险些翻倒的椅子,看着满脸鲜血淋漓的人,前一秒钟还准备吊胃口的话题硬生生憋了回去,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拳头。

“天,你没事吧,阿琰别废话了,快打120啊。”苏靖鳞一边喊一边去捡自己慌乱中掉在地上的手机。

“我来,别着急,不会有事的。”云麒先一步捡起地上的手机,迅速拨通了急救电话。

亲眼目睹死亡,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看见发生在自己世界里的一个个生命慢慢地消失,到最后变成一把灰,恐怖和淡然就在一呼一吸间,生命的进化,其实不完全是以生命为载体,精神的境界是多么的让人可谓。

生命只是对死亡地赔偿,死亡不过是活着地奖赏。

传说,人之将死之时,处于极大的愤怒、仇恨和恐惧之中,死后怨恨不散,有些怨力强的能生成厉鬼,而有的则可化为“恶魇”。民间有九魔一魇的说法,意思是世上能生成九个魔,也不一定形成一个魇,而九个魔的凶厉,也比不上一个魇。

魇之所以难成形,主要因其生成需要苛刻的外界条件,首先必须是人员大规模的惨死,才能保证足够的怨念凝聚不散,而且死者尸体必须原样保存,不能有腐烂和风干,也没经过其他处理,凶灵才能附到自己的身体上形成魇。

过去,只有遭到大屠杀或者瘟疫的地方,且荒芜多年,才有可能形成恶魇。

还有一种说法是,魇为人死之后,不记得自己已经死了的灵魂,阴气重的人可以看见,而在光的照射下没有影子。

等到救护车赶到,把重伤昏迷的人拉走,苏靖鳞才松了一口气。重重地跌坐进椅子里,看着一地狼藉整理着凌乱的思绪。宠物店终于恢复了平静,然而云麒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放松。

“最近不太平啊!”云麒默默地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然后没事人一样开始打扫卫生。

他突然意识到,他一直从苏靖鳞身上汲取着温暖,但能为她做的却很少。

阿琰帮苏靖鳞联系了换玻璃的人,又点了外卖,继续赖在店里不肯走。

“今天这么一折腾,这个月算是白干啦!”苏靖鳞长叹了一口气。近来生意不好,一向乐观的她也开始长吁短叹起来——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店里又要补货,不然这么多张嘴,她可不忍心让大家伙陪她喝西北风。

“咱们已经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吗?”云麒扛着扫帚看着唉声叹气的苏靖鳞,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表示不解——他一直对挣钱这个事儿没什么概念。

“养猫猫狗狗要花钱的地方很多的,云麒你知不知道,猫粮、猫砂、猫罐头有多贵,还有驱虫等等……”苏靖鳞一边扳着手指头计算,一边斜眼瞅着目瞪狗呆的云麒。

“我一直不知道,我竟然让你这么破费!”云麒眼睛骨碌一转,继续一脸无辜地看着苏靖鳞。

“本姑娘每个月要花上几百上千在你们身上,还要交水电物业管理各种费用,我容易么我!”苏靖鳞难得可怜兮兮地卖了个惨,今年又赶上疫情爆发,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苏靖鳞一脸悲催地看着自己的手机,面对某宝某东的全场满减、门店券、品类券、购物津贴……眼花缭乱,为了薅一点点羊毛直接拿出了奥数功底!

她一直不愿相信,原来“养猫穷三代”的说法不是危言耸听!被一只猫“无视”忍忍也就算了,像她这样一个多猫家庭,家里的崽子还个顶个的高冷,真是心碎了一地!

其实苏靖鳞并不是金钱至上的人,对待财富,她认为有两句话说得好:

一句是落袋为安,以免夜长梦多。

属于你的东西就要早早掌握在自己手里,只是切切实实握在你手里的东西,才是你的。

还有一句是非己勿贪。

非己勿念,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惦记,真很想要,就自己努力去拥有。

很多人年轻的时候,爱说大话,为国为民,结果自己当了官以后,或者赚了大钱以后,早就忘乎所以,把当初的承诺都忘得一干二净。做不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八个字,就不要夸夸其谈自讨没趣。

爱你所爱的人间,愿你所愿的笑颜。

心念之间,茫茫人海,无处寻觅。有些错过,就是一生一世,遗憾在所难免,结局谁都不能再改变。有一个人在心中,无言也温暖,她愿守着这份温暖,走过漫漫人生路,直到老去那一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