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魇蛇(四)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825字
  • 2022-08-04 06:17:01

我知道你一步步向我靠近,星河万顷都是我的见面礼。

你知道我也走向了你,暮色千里皆是回礼!

阿琰家楼下有个卖水果的大姐,阿琰经常找她买水果,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成了朋友。

阿琰听说她已经结婚了,丈夫老实本分,但是她和婆婆相处得并不愉快。

有一次,她好心给婆婆买保险,婆婆反而觉得——这是在咒自己早死吗?

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大姐百口莫辩,只能一个人躲起来掉眼泪。

都说这年头好人难做,殊不知有些人就是认准了这一点,颠倒是非,不问青红皂白地冤枉好人。过去还打一巴掌给颗糖,现如今就连发糖也是发的薄荷糖,让人甜得透心凉!

水果店坐落在老街的街头,老街在漓江岸边。两侧古宅之间有一条狭窄的石板路,一直走到古镇左边,可以看到一座真正的石头砌成的桥,很有特色。

石桥对面还有几家店铺,卖的都是有特色的小东西。

其中阿琰最喜欢光顾的便是名为“月下”的那个宠物店。一开始她还觉得店名很奇怪,心想是不是因为猫咪是夜行性动物才起了这么个名字。

后来和店主聊天,才知道原来是来源于古诗词,“僧敲月下门”,确实是很有意境呢!

苏靖鳞第一次见阿琰和可乐的时候,店里人挺多,有两个人一边扒拉着顾客和猫咪合照的照片,一边口无遮拦大声说笑:“哎,这妞不错,和这猫还挺般配!”

当时苏靖鳞就很来气,心想“你翻的要是本姑娘的照片,本姑娘就一巴掌呼死你!”

没曾想,阿琰先她一步动手了——那人挨了可乐一爪,疼得龇牙咧嘴,又不敢大声叫唤,只能咬牙忍着。苏靖鳞趁机上前把两个讨厌鬼打发走了,然后,她记住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姑娘和她的猫。

这只叫可乐的猫,有一身漂亮的豹纹,是一只少见的孟加拉豹猫。猫中大长腿,战斗力爆表!

积极的人,所有的惊艳都曾被平凡历练。把耐心留住,惊喜会慢慢酝酿出来。

苏靖鳞相信,阿琰绝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普通,就像毛毛虫终有化茧成蝶的一天,这个姑娘一定会带给她更多惊喜。毕竟主人和猫也是相互影响的,喜欢豹猫的人都是很有个性的。

春日里,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苏靖鳞抱着云麒在店门外的躺椅上小憩。

“睡个觉还吧唧嘴,是不是早饭没吃饱啊?!”苏靖鳞看着怀里的虎斑猫,嫌弃地嘀咕。

云麒弹了弹耳朵,装没听见!

“这儿风景那么好,你这么干不觉得煞风景啊?”苏靖鳞不死心地继续数落,云麒继续装没听见。

“我说,还有比看到你更煞风景的事吗?”一个不协调的声音飘了过来。

苏靖鳞回头,却没有看到人。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干脆闭上眼继续眯瞌睡。

阿琰家隔壁,争吵声打破了宁静。

“你这话说的过分了啊。”夫妻两正在吵架。

“我说你,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男子说着,十分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抱着婴儿哄睡的妻子。

那一瞬间,满腹的委屈和愤怒袭上心头。如果不是因为当着其他人的面不好发作,她真的很想怼回去——难道她每天要做的事情还不够多吗?忙得焦头烂额还要顾及别人的脸色,她图什么呢?

本以为,在这种特殊时期,这个男人会理解她,体谅她,就算行动上帮不了她多少忙,至少能说些安慰的话。结果,真的是她想得太多。

永远不要对别人抱有太高的期望,哪怕这个人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这句话对任何人都适用,也许就连你自己本身都无法例外。

只是,对自己感到失望,就和哑巴吃黄连一样,除了自嘲一笑,还能怎么办呢?

可是我们往往更容易原谅不相干的人,却很难不计较与自己亲近的人,因为别人和他不一样。

她曾妄想,想对身边所有的人好,却忘了与自己和解……

爱与不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一个男人只有足够在乎一个女人,才能压制住自己的欲望。

毕竟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即便他表面装得再深情顾家,可一旦事情败露,那么他虚假的人设,以及这种畸形的婚姻关系,就会瞬间崩塌。

于是,为了辨别一个人的爱是真心还是假意,你会想很多方法去试探,用很多证据去判断。其实,一份真爱,从来不是一次遇见,而是在红尘的渡口遇见很多错的人,最终遇见那个对的人。

爱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给她未来,而不是等着别人来给,更何况别人给的也不是她愿意的。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就像有些嗜酒如命的人,拼命和别人喝酒,显得自己很能耐?还是爱听人夸赞你酒量好,你感觉挺自豪?要不就是会喝酒显得朋友多?

可是当你需要他们的时候,你的朋友又哪里去了?

这样的人,一辈子又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其实更多的人,是借着“爱”的名义去向身边的人索取“爱”。得到了又不珍惜,最后全部扔到了一旁,再不过问。

你丢了的东西,也许本来就不属于你。从你丢失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与你无关了。

愿你不用身披盔甲,也能抵挡万千生活不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