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魇蛇(三)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580字
  • 2021-10-01 22:27:18

素怀清旷,琼树风生;光影交纵,酿织成梦。

夜深了,阿琰还没有睡意,她一个人抱着最近新得的猫儿窝在沙发上发呆。

“我似乎忘记了一个不该忘记的人,你说我是不是太健忘了?”阿琰摸了摸可乐的猫头,听到它懒洋洋地“喵”了一声作为回答。

“其实你把‘不是’两个字去掉就行了!”可乐心想。

天蒙蒙亮的时候,阿琰睁开眼睛,她本以为自己依然会在沙发上躺着,然而并没有。可乐依然窝在她怀里,睡得正香。她纳闷地瞅着枕头边的海豚布偶——是谁把她挪到床上来的?

“嘎吱”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了,和她一起租房的好友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你睡觉都不脱外套的么?”好友和她一起摸着猫儿的头,翻了个白眼。

“不是,我昨晚在沙发上睡着了。”阿琰松开抱着可乐的手,接过好友递来的豆浆喝了一口。

“你慢慢吃,我得先走了,今天医院一堆事情等着我呢,拜拜。”阿琰看着好友叼着吃了一半的香菇包,一手提着豆浆一手抓着包急三火四地出了门。

“昨晚是这妞把我弄到床上去的?”阿琰又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那她为啥不帮我把外套脱了,还把我屋里的垃圾带走了,这妞以前连自己屋里的垃圾都经常忘了扔的。”阿琰一边对着可乐嘀咕一边把剩下的豆浆喝了个精光。

下午,知斐过来找她聊天。自从知栎走后,知斐反倒和阿琰熟络了起来。两人经常一起聊天、约饭、逛街,最近新增加了一项——一起撸猫!

“我昨晚做梦梦到一个人,可是我看不清他的脸。”阿琰努力回忆着梦境,对拿着逗猫棒和可乐玩得不亦乐乎的知斐说道。

“你好好想想,实在想不起来就算了呗。”知斐不以为然道。

“没办法,我就是想不起来……”阿琰郁闷了。

“那就别想了,想起来又有什么用?愿意留在你身边的人不需要你费心去想,比如说……”知斐想到已经永远离开的哥哥知栎,却没有勇气说出他的名字。

“你……”阿琰抬头看着欲言又止的知斐,心下也有些茫然。

知斐眨了眨眼:“我说的是可乐!”说完把逗猫棒从可乐的魔爪里抽了回来。

阿琰记得,知栎总说“今天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逢!”要她趁着年轻,去追逐梦想。可是眼下,短暂的离别成了永别。

很多时候,阿琰会想——是不是她不够优秀,所以在面对自己喜欢之人的时候,总是时机不对。

傍晚,两人一起去附近的宵夜街吃烧烤。烧烤摊老板长了一副单眼皮、肿眼泡、塌鼻子,这种不够有冲击力的样子,招呼起客人来却十分热情。

一把烤肉串下肚,老板那油腻腻的头发看着也顺眼了!

知斐端起酒杯,和阿琰碰了一下,一口下去了一半。他手指下意识地敲击着杯子,盯着酒杯里剩下的一半液体,眼神也跟着微微晃动起来……

酒,让我想起了你,而你却忘记了我。

装作无动于衷,随着酒意的麻痹,让自己看起来像是麻木了一样。

第一杯酒敬你,所谓不合适就是你喜欢清风醉酒,我却独爱烈风自由。岁月里你很干净,比水淡,比酒清。

第二杯酒敬你,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百年后醉的有血有肉。

第三杯酒敬你,晚风路过陶坛吹散的酒香,我记得你所有模样。

阿琰总觉得知斐身上有一种未见世事的纯净,因为他会在危险时刻站出来保护一只猫咪或是小狗。

阿琰记得有一次和知斐偶遇,看到知斐正在全神贯注地“跟踪”一个小家伙。

看他蹑手蹑脚跟在小流浪屁股后面,那家伙却冲着阿琰跑了过来,好家伙,还自带两盏小手电!左顾右盼,看似十分警惕,觉得安全了,便停下来梳理起自己的毛发。然后突然抬头,神情紧张,但下一秒就展现了自身的柔韧度,舔了个爪!

最后,两人成功地把这个小流浪带回了家,那是阿琰第一次去知斐家,然后她才知道知斐就是知栎的弟弟。难怪,她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笑起来带着酒窝的男孩子有些眼熟。

看着知斐,阿琰就会想起知栎,望穿秋水,不见故人归……

此时此刻你在哪里?

是否快乐?

是否安好?

想你的时候,该如何凝望你所在的方向,如何将思念诉与风听?

想你的时候,是否可以将你的名字写在笺上,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一路走走停停,触碰每一朵花的心跳,倾听风的声音,追逐哀伤的云……

当一切归于虚无,我依然还是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