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麒麟(八)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973字
  • 2021-07-03 11:20:47

记忆,穿越岁月的彼岸;守望,搁浅心间的缱绻;是谁,凝聚时光深处,那一抹永不荒凉的风景……

你来,花未曾开;你走,落花成泥;回首,寂寞如雪。

几点烛火摇曳着,尽最大的努力试图照亮更大的范围。石壁上映出一个长发公子的身影,在昏暗的环境下显得有些冷清。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穿透力,因为四周实在太安静了。

“一群废物,连个小丫头都看不住,我要你们何用?”

“不是,公子……不是你说这丫头已经没用了,不用看管了吗……”仿佛被他的话语刺中了要害,跪在地上的男子身形不自觉地晃了一下。

“有没有用,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喙了?别忘了,尔等只是本公子手里的一把刀,”半披着长发的男子整了整自己的衣袖,正眼都懒得看跪在地上的属下一眼,半眯着一双狭长的眼睛冷声道,“去,把她给我抓回来——不然——你也就别回来碍眼了——”

一把刀,是没有资格质疑主人的。

“喏!”单膝跪地的死侍手依然搭在腰刀上,手腕上露出一个黑色纹身的边角,像是某种动物的尾巴。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起身退了出去,脚步轻得像一只野猫。

看着属下离去,几声冷笑溢出那人的嘴角——这回连自己人都骗过了,应该没有人会怀疑了吧……

“小丫头,你就安心在我这儿待着吧,”青衣公子把玩着自己的一缕长发,“你的娘亲,你的那些个哥哥姐姐都以为你已经平安回到了他们身边,再也不会费心费力地寻你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也逃不出去。”女孩子的声音听不出悲喜,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不带一丝情绪——她搞不懂这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公子哥到底要干什么,把人软禁起来很有趣吗?

真正的不幸,不是绝望本身,而是习惯于绝望。

“你倒是识相,不吵不闹,也不想着逃跑,这样我们大家都省事了,”青衣公子笑意更深了——小丫头你不用着急,好戏很快就要开始了,“等事情结束了,你就自由了。”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阴谋阳谋都是你的事,不过奉劝某些说话不计后果的人还是多积点口德,不为自己呢,也为还这个世界一份清净不是。”女孩子说完就转过身盯着烛火发起了呆,仿佛对方是个空气。

有些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并不会如同白纸一般直来直去,而是可能会有一些隐喻和难言之隐。

有些人说话就是喜欢拐弯抹角,话里有话,让人捉摸不透。与这样高深莫测的人打交道,只有听懂其中的深层次含义,才能应对自如,游刃有余。

“你是说,莹儿真的有问题?”这么久了,长公主虽然也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但听到苏靖鳞的话,依然难以置信。其实,她是宁愿相信,莹儿真的已经平安回来了。

“你看这个,小莹回来后我一直没在意,”苏靖鳞掏出荧光贝,递给神色复杂的长公主,“除非你先前和我说的有误,如若不然……”

长公主看着毫无变化的贝壳,陷入了沉思。

如果说这次回来这个不是莹儿,那真正的莹儿到底在哪里呢……她苦命的女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娘亲身边来……抓走她的人,处心积虑送个假的莹儿回来,目的何在……

苏靖鳞没有打扰长公主,她心里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计划,此番前来只是觉得有必要和长公主提个醒——有些事情,也许可以从这个假的小莹身上着手。

两人商量了一会儿,苏靖鳞便离开了。

“靖鳞,都准备好了吗?”一见苏靖鳞浮上岸来,云麒就迫不及待地凑了过来。

“你说呢!”苏靖鳞被云麒舔嘴猫似的表情逗乐了,伸手戳了一下白衣公子的脑门,笑着道,“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要先去解决一个小麻烦。”

苏靖鳞说的麻烦是一窝心血来潮,没事溜到神山附近村子里晒太阳的毒蛇。

这窝蛇原本生活在村子外围的大山里,最近不知为何集体迁移到了离神山最近的小榕树村的一座小桥边。小桥横跨清水河,位于大道旁,每天人来人往的。

小榕树村地处海拔约三千米的大山中,山清水秀,民风淳朴。

当地村民知道麒麟神山上有神仙,对苏靖鳞及其族人很是崇拜,都把他们当做山神来祭拜。

村民告诉苏靖鳞,这窝蛇已经在当地生活了较长时间,去年夏初,大家伙就看到它们偶尔出来晒太阳。好在这些蛇知道和村民们保持距离,从来没有发生过扰民事件,人和蛇相处还算愉快。

今年蛇出现的频率更高,几乎天天可见,多的时候一天可以看见五六条,大前天就有六条蛇同时现身,大的蛇约有两米长,和人的小臂一样粗。这些蛇并不怕人,即使桥上人来人往,它们既不跑也不怕。

村民们觉得很是新奇,认为这些蛇有灵性,因为它们不与人冲突,而且蛇窝旁边就是民居,但它们也从不进村民家里去。另外,当地传说蛇是龙的化身,一些老人们则说这些蛇是在守护桥。

可这些毕竟都是毒蛇,村民们还是不大放心,希望能有个靠谱的人给他们出个主意。

“这都什么时候了,几条蛇还要跑来凑热闹,真是多事之秋。”两人很快就到了村子上空,云麒听苏靖鳞说了事情原委之后,忍不住大发感慨。

苏靖鳞一低头就瞧见有胆大的村民在一边啃苞米一边围观蛇群晒太阳,而且吃的还很嗨皮,有些哭笑不得。心道:这些人心还挺大的,这哪里有丝毫害怕的样子?这里的民风啥时候由淳朴变成彪悍了?早知道就不来管这档子闲事了。

不过眼下来都来了,她也不好就这么一走了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