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麒麟(七)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792字
  • 2021-06-24 23:59:44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无涯海的海水依旧蔚蓝如洗,海天一色,令人心醉。浪花翻涌,拍打着海岸,几只小海龟从沙堆里探出头来,眼睛叽里咕噜转了几圈,确定四周空空如也之后,便奋力地奔着海浪爬去……

一身真丝睡裙的小莹从挂着珍珠帘幕的卧榻上坐起身来,打了个哈欠,盯着水晶宫外来来去去的鱼群发了一会儿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拿起案几上的水喝了一口。

刚把青花瓷的茶杯放下,就听到她娘亲拨开门帘发出的“窸窣”声。

“莹儿,你跟娘亲说说,到底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长公主端着药碗,忍不住再次重复同样的问题,“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吗……你究竟是怎么逃出来的……”

“娘,您能不能别问了,一想这些我就头疼。”小莹接过药碗,仰头喝了个精光,把药碗递回给她娘,正准备下床——两个月前,她已经可以四处走动,可她娘亲不放心,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长公主刚要起身去追,小莹已经打开了门,不过门外已经有人了——

“呀,苏姐姐,你怎么来了?”小莹顿住脚步,脸上立刻挂上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疯丫头,你这是要去哪?”苏靖鳞抬头看了一眼无奈的长公主,把手里的炒栗子塞到小莹手里,“身子还没养好就到处乱跑,再遇上坏人怎么办?”

“苏姐姐,你怎么和娘亲一样唠叨啊!”小莹撇了撇嘴,拿着炒栗子退回了屋里。

“你啊,每次来都带东西,把她宠得没边了!”长公主笑了笑,发现苏靖鳞神色有些不对,抬头看到门外站着的白衣公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转头对小莹到:“莹儿既然天天惦记着出去玩儿,今天娘就放你一天假,跟你云麒哥哥出去玩儿吧。”

“云麒哥哥?”小莹这才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她可不想跟这位鬼见愁一起出去玩——算了,先出去再说吧。小莹这么想着,一边挎着脸出了门。

“怎么,见了我这么不高兴啊!”云麒故意伸手要去摸小莹的头顶,被小丫头一猫腰躲了开去。

最近又多了不少流言蜚语,可能很多一知半解的人依然一头雾水,也有很多人已然淡忘了这件事——既然莹龙一族的心尖宠已经回来了,那这事也就差不多结了,该翻篇了。

可是明白人都知道,这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最近肖迟意心情不好,打听完消息的属下忐忑不安地回到了主子身边,肖迟意正在吃饭。他吃得心不在焉,镂空的银箸时不时碰到杯盘,发出轻响,而他甚至根本没留意自己吃了些什么。

不出所料,无论是下属还是伺候的丫头,都对他唯唯诺诺,小心翼翼,表现出了诸多的顾虑。

肖迟意倒是从没想过,要刻意为难谁,他知道——见不得人好,就不要想着人家会永远对你好。

但随着他伤情的进一步恶化,其他旧有的矛盾和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肖迟意知道,有些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而他,已经没有时间再耗下去了。

多年前,令爹娘引以为荣、且跟父亲一样同为武将的大哥因为救人而意外身亡。这成了爹娘心头挥之不去的伤痛和遗憾,从那以后,肖迟意就再也没见爹娘笑过。

人啊,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后悔拥有时不好好珍惜,对于时间的流逝,通常是有点后知后觉的。但却没有谁能忽略,时间在离别之时留下的痕迹,尤其是生离死别。

对于失去亲人,肖迟意也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其后,当他好不容易能够慢慢地自我排解,甚至可以理解爹娘对他的这种期望时,他又迎来了重重一击……

他最敬爱的师傅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信,再也没有人眉眼带笑地对他说——你很好,做你自己就好,无论优秀与否,你永远值得被爱。

身边的人总说,他很勇敢,很坚强,也很强大;可是他再怎么勇敢,怎么坚强,怎么强大,终归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会难过,会受伤,会落泪,当然也会彷徨无助。

如果能好好活着,谁会为了保命去干坏事呢?

人呀,总是那么弱小,却又那么强大。我们总会在某一瞬间很容易就被狠狠击中,可即使支离破碎却仍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往前走,从不曾轻易停下。

向阳而生并非与生俱来,那不过是他的选择,是他的坚持,是他的初心罢了。

少年的肩,应担起草长莺飞和清风明月。

可是失去的,终究再也回不来……

就像一个种族的衰退,甚至一个物种的消失,往往都是无声无息的。不过,有一些种类,却是因为自身能力有限,而无法继续繁衍,所以慢慢变少,麒麟神山上就有这么一种植物。在它被发现之后,长老告知大家这棵树普天之下仅此一株,于是,有些人千里迢迢来到麒麟神山,只为目睹这一棵树的真容。

暗夜风起跋山行,黎明雪融涉水勇。

以后不管遇到怎样的危险,请你相信!我都会坚定地走下去!看过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也踏遍南水北山东麓西岭,可这四季春秋苍山泱水,都不及你冲我展眉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