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麒麟(三)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026字
  • 2022-07-18 10:55:36

夜倚小楼轻醉盏,但愁凌月亭水映。

堤岸微灯欲凭栏,乱了思绪亦静观。

“晚风无事又拂过,醒了景中迷醉人……”苏靖鳞盯着碧波微漾的海水出了会儿神,两句唱词之后却接不下去了——她心绪不宁,总觉得此行不会太顺利……

眼下,都到人家地盘上了,是直接登门拜访还是先暗中观察一下莹龙一族的情况,她又有些犹豫不定。云麒没有催她,静静地等着她拿主意。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时候,尤其需要冷静。

“痛了旧痕……浓妆重彩,舞榭歌台……唱忆曲金门……”远远的,有人衔接上了苏靖鳞的唱词。声音缥缈,似风传帝乐,庆三殿共赏,群仙同到。

苏靖鳞眼神一亮,长袖轻扬,迎风而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凌空而去,口中继续唱道:“演欢颜悦面,素绎淡情,台上钟芦管弦声,台下酒客谁人听,饮半醉半醒半世浮生……”

“浮生”二字尾音上扬,是戏腔里最难唱的青衣,声音清脆高亢如昆山玉碎。

红裙翻飞,紫衣舞袖,女子脸上的神情慢慢舒展开,浮起了一抹轻灵浅笑。跟在她身后的白衣公子被这抹笑容晃到了眼睛,险些从半空中一头载下来!

苏靖鳞一听声音便知道来人是谁了,莹龙族里有这样一副好嗓子更兼具这特殊爱好的人并不多。

“不知神女驾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来人一袭月白色长裙,面笼珍珠装饰的轻纱,先一本正经地对着两人行了一礼,然后自己都被自己的假正经逗乐了,“咯咯”笑出声来。

“死丫头,你可算来了!”只见她眉开眼笑地走上前来,一把抓住苏靖鳞的手道:“老祖宗今儿个告知我有贵客到访,让我务必亲自前来迎接,我还一头雾水呢,没想到是你啊!”

苏靖鳞有些无奈地盯着自己被握住晃个不停的手,也假装正经地回答:“没办法我的长公主殿下,我忙啊!”其实苏靖鳞此话不假,她最近确实忙得焦头烂额。

但过来人都知道,“忙”这个字眼,有多么得苍白无力。

来迎接苏靖鳞的正是小莹的亲娘,莹龙一族如假包换的长公主,她自然也清楚苏靖鳞在忙什么——忙着找她那突然神秘失踪的宝贝女儿。

“难为你看到我还能笑得出来,我本以为小莹丢了,你会气得把我大卸八块呢!”苏靖鳞挑眉看着眼前的美人,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感情你就是因为这个不敢来见我?”长公主抬手摘下遮面的珍珠面帘,嗔道,“诚然,我这个当娘的是很担心莹儿,一开始心里也责怪你来着。但莹儿这孩子,向来贪玩,她虽然是在麒麟神山走失的,但这也不能全怪到你的头上——而且我知道,莹儿一定还活着。”

“长公主,我……”这回轮到苏靖鳞语塞了,她回握住长公主的手,哽咽道,“你放心,我就算拼了这条小命,也一定会把小莹找回来!”

是啊,自己的孩子丢了,哪个当娘的能不担心呢?

虽然表面上言笑晏晏,但那笑容,一定也是苦涩的……

一旁被完全无视了的云麒正跟着两人一路东瞅西瞧,突听得身后不远处的巨大珊瑚石背面有细微的响动——难不成,他和苏靖鳞被跟踪了?

来不及细想,云麒长剑出鞘,指着珊瑚石的方向大喝道:“奸细,哪里走!”

前面正说着话的两个女子被他吓了一跳,同时回过头来,一脸紧张戒备的看着他。

然而,石头后面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四下里静得出奇。

苏靖鳞看了云麒一眼,一边把长公主护到身后一边手掌上凝聚出冰刃,两人一起指着石头喝道:“什么人,出来!”

石头依然纹丝不动,回答他们的只有海浪拍击岩石发出的“哗啦”声——难不成是他听错了?

云麒飞身落在珊瑚石顶端,石头后面哪有什么可疑人物,只有几只傻螃蟹正为了争夺一个海螺壳打得不可开交!

苏靖鳞看着云麒满头的黑线,拼命憋住笑,仿佛听到了乌鸦飞过他头顶的怪叫声。

“你是不是紧张过度了?”苏靖鳞收了冰刃,拍了拍云麒的肩膀,“别看了,快走吧。”

待他们走远了,那海螺壳里突然滚出了一粒黑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大,慢慢幻化出一个黑色的人形。几只螃蟹不明就里,继续挥舞着钳子你来我往……

“五月五,是端阳,吃粽子,撒白糖,龙舟下水喜洋洋~”小莹翻弄着眼前的一盘小粽子,小声哼唱着娘亲教她的童谣——没想到,连她这个阶下之囚也有这样的待遇。

小莹戳起一个粽子,凑到鼻尖上闻了闻——嗯,感觉还不错,边就张大嘴狠咬了一口——既然逃不出去,那再把自己饿死,可就太不划算了!

她太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要抓她的小辫子实在太容易了——至于这些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小人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她也只能随他们高兴了。

才被抓来的时候,她确实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一夜衰颓,只恨自己没用。

但她想起苏姐姐最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无用的样子最可爱了,我们小莹这么可爱,本来就不适合舞刀弄枪,打打杀杀是莽夫才喜欢干的蠢事!”

那时她年纪还小,对人类情感几乎一无所知,却懂得谁说的话好听,谁的头绳衣裙漂亮,谁唱歌跳舞引人注目。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苏姐姐都是她的羡慕对象。

同样是女子,你可以不成功,但必须要成长!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后来,她终于想通了——没有谁生来便是强者,那些令人羡慕的高手,神通广大的各路神仙,亦不过是在反反复复的涅槃中蜕变,成长,从而找到真正的自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