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白虎(八)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33字
  • 2022-07-13 11:11:57

往事清零,爱恨随意,南墙已撞,何须回望,自生羽翼,梦在远方……

是谁把光阴剪成了烟花,只一瞬间,便看尽繁华?是谁把思念翻起浪花,还没转身,就浪迹天涯……

“云麒,你有没有看到小莹,我让她留下来照顾你来着。”苏靖鳞采了草药回来,却只看到云麒独自坐在门口吹凉风,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麒麟瓜!

“她不是去找你了吗?”云麒啃了一口瓜,一边吐瓜子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那小不点龙还给你烤了烧鸡,我可是一口都没有捞着!”云麒还惦记着没有吃到嘴的烧鸡,一提起来就直犯嘀咕。

“可是我并没有碰到她呀,难不成是出事儿了?”苏靖鳞心里咯噔一下,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吗?先是云麒,然后是小莹,她终究保护不好她身边的人。

苏靖鳞将手里的草药扔给云麒:“这个你先拿去洗干净晒着,我去去就回。”然后原地一个转身,不见了踪影。

云麒盯着手里那一把散发着特殊气味的草药,突然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触电式地站了起来。然而他重伤未愈,担心自己去了反而给苏靖鳞帮倒忙,又有些力不从心地坐了回去。

云麒突然深刻地体会到——原来“挣扎”,本就是芸芸众生的生活常态。

很多人,都在无声的角落里,用力的活着。普通人,更是要拼尽全力才能过上最普通的生活。而他们这些神仙看似逍遥自在,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的。

可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天意弄人,阴差阳错,谁不是被命运裹挟着艰难前行?

年少轻狂时向来不识天高地厚,谦和而狂妄,骄傲又坦然。无拘无束的风是他们的,会下雨的沙漠是他们的,铺满星辰的天空也是他们的。

他们会觉得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可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啊,更多的时候也许因为一点点的意外,就全盘皆输,跌落万丈深渊。

比之山川杳远,人之一生何其渺小、短暂,而那一段鲜衣怒马的少年时光,更是如指间沙,一不留神就流走了。镜中花,水中月,得不到却又令人深深向往,思之如狂。

所以千万不要假装不在意,除非你真的不在意,否则,会有遗憾的……

为了节约时间,苏靖鳞难得地幻化出了麒麟真身,腾云而起,这样她的感知力可以迅速地查探麒麟神山的每一个角落。不想一来就把事情闹大,她只通知了贴身的几个下属帮忙找人。

然而搜遍了整座山,却没有发现小莹的踪迹。

眼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苏靖鳞着急了——这倒霉的丫头片子,该不会被上次来神山找茬的那伙人抓走了吧。是她太大意了,经历过上次的事情,虽然加强了麒麟神山的守卫,却没有叮嘱身边的人要小心行事,注意自身的安全。

那小不点龙虽然也是龙族的一员,战斗力却是龙族里面最拖后腿的。遇到强敌除了溜得快,根本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如果对方早有预谋,她连溜走的机会都没有,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儿。

好在那丫头还算机灵,就算被抓住了应该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留下记号。眼下,苏靖鳞只能寄希望于对方不要一来就下死手。只要那丫头还留得命在,总会有办法找到她的。

黑夜蜷缩着,紧紧拥抱着大地。

群山黑魆魆,四野阴沉沉,像怪兽一样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夜空出奇的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黑得如同把万物都扣在了锅底下。墨黑的夜色粘住了每个角落,还染乌了夜幕笼罩着的每一颗心,闷郁得像要压到头顶上来的黑暗席卷而来。

远处树木和零星建筑物的黑影动也不动,像怪物摆开了阵势。偶或有两三点萤火虫飘起又落下,这不是小鬼们在跳舞,快活得直泛眼么?

野狼遥远的,忧郁而悲哀地嘶吠着,还不时地夹杂着一种令人心悸的,不知名的兽类的吼号声。夜的寂静,差不多全给这些交错的声音碎裂了。

石道里黑乎乎的不见光亮,潮湿的四壁挂着细微的冰珠,脚下的凉气顺着裤腿直往身体里钻。一个蒙面人手里举着火把,扛着一个布袋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

幽暗的火光在潮湿的空气里一闪一闪,仿佛要被这昏暗窒息。然而,火光是坚强的,它使尽浑身力气支撑着这一点点燃烧的火焰,照亮了四壁,让四壁上的点点冰珠熠熠生辉。

石道深处每隔一小段就有小片的积水,洞顶的石笋时不时的还在往下滴水,周围一片阴暗。

那人走了很久,举起火把,照到四周满是青苔的洞壁。

水滴晶莹,火光瞬时照亮了整个狭小的空间,一片片水坑倒映出点点光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