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白虎(五)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2536字
  • 2021-07-22 05:24:12

若不曾遇见太阳,撕开云雾,你就是光!

真的在意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是听到有人质疑她,都会忍不住站出来驳一驳,会下意识地主动维护,心甘情愿做你最坚强的后盾。如果全世界都反对你,我会和你站在一起对抗全世界!

“看来麒麟神女并不好对付啊……”听完雪衣女的汇报,软榻上养伤的男子轻轻笑了一下,苍白的脸上泛起些许潮红,倒显得气色好了一些。

“公子,眼下该如何是好,您这伤可耽误不得了。”雪衣女把煎好的药端到榻边,看着病弱的白衣公子,眼神里写满了担忧——没有麒麟雪参,这些药都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暂时缓解伤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不急,老天爷若要收了我肖迟意这条命,你们着急又有什么用?”白衣公子一口喝干了碗里的药汁,把碗递给雪衣女,咳嗽了两声继续道,“此事我自有打算,阿雪,你去忙你的吧,这些日子以来,辛苦你了。”

雪衣女颔首低眉,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肖迟意躺回药枕上,盯着山洞顶上的石笋发呆——麒麟雪参,莹龙血……

要集齐这些东西,比想象中的还麻烦呢。

但是靖鳞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再见你一面——不能对你表明心意的话,我死也不会甘心的……

有的人不懂,喜欢透支、喜欢挥霍、喜欢一味索取,以至于把自己搞得叫苦不迭。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轻而易举取得的东西,又或者通过捷径而获取的东西,最终都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出来混,迟早是还要还的——年少时,以为这是一句很酷炫的话。长大后,才明白,这是一句超级现实的话。

“黑豹,你过来。”听到主人的命令,一身黑衣的男子从角落里现出身形。

他就像一个暗夜幽灵,你甚至不会去注意这样一个人的存在。那一双幽深的瞳孔如兽瞳一般,闪烁着只属于猎手的精明与果敢,只要见过就不可能忘却。可是见过这双眼睛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去了地府。

苏靖鳞近日爱去圣湖旁溜达,一来可以散心,二来为防不测。这两日她眼睛皮跳得厉害,总觉得还有事要发生。不成想,总是怕什么来什么。

那形状如利爪的暗器迎面袭来时,苏靖鳞正盯着湖水发呆。

情急之下,她只来得及侧开脸下意识地抬手去挡。一击之下,苏靖鳞手上的玉镯碎裂开来,断作三截。那铁制利爪上带有铁链,一收即回。苏靖鳞立刻站了起来,拔出随身携带的冰刃。

然而对方却没有再次出手的机会了,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响起,圣湖的水面起了波动。体型硕大的白虎从天而降,毫不迟疑地直接将苏靖鳞甩到自己背上,扬长而去,只留下碎了的玉镯孤零零躺在原地。

玉碎灾消——传闻玉碎,是为了替主人挡灾。

随身佩戴的玉石碎裂,据说是替主人挡了灾祸,要把碎玉用红布包起来,认真埋好。

很多佩戴玉镯的人会有这样的经历,一不小心把玉镯摔裂或摔碎了,但是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或者只是受到微小的皮外之伤。相对而言,这无异于有惊无险、避难消灾,避免了一次重伤甚至是致命的伤害。

玉镯也一样,而且玉都是有灵性的,佩带越久,灵性越足,水头看上去越好。而一旦有了裂纹也不一定就是不吉利,因为玉镯在加工时也会留下内伤,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而已,久而久之伤痕扩大就产生了断裂,这是时有发生的事,不需要惊慌。

云麒驮着苏靖鳞跑出去老远才放慢速度,还没来得及降落在地上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等他变回白衣公子的样子,苏靖鳞才发现他受了伤,却没有明显的伤口。一身白衣也完好无损,只有少量血迹透出来,染红了白衣。斑斑点点,倒像一幅红梅图。

即便这样,云麒也是一脸镇定自若,只是脸上浮起了一层虚汗,鲜血染得原本泛白的双唇鲜红欲滴。不再意气风发不再横冲直撞,沉淀下来的他身上反而多了几分平和。

但这人刻在骨子里的胜负欲并未消失,要不是急着带苏靖鳞离开,他一定会和那人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他从来如此,在面对每件事上都会拼尽全力,哪怕对手比他更强。

在找到苏靖鳞之前,云麒就碰上了比黑豹更加阴险歹毒的对手,好不容易才杀出重围。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不由分说带上苏靖鳞就走,撑到现在才发作已经是强弩之末。

苏靖鳞好不容易才把云麒带回偏殿,看着昏迷不醒的白衣公子,她有一瞬间的迷茫——印象里,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么脆弱的样子。

苏靖鳞大费周折才将云麒的贴身衣物换下来,伤处血肉模糊,触目惊心,已经与里衣黏连在一起。原来外边看不出来并非伤得不重,不过是因为血液早已经凝固,只有极少部分透出来。

苏靖鳞忍不住手抖,每每想要将衣服撕开,塌上之人免不了要皱着眉头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

看着云麒那一头冷汗和紧咬的牙关,苏靖鳞当即心软,只得用帕子沾着温水一点点浸润伤口,再将其一点一点剥开,下手越发地小心翼翼,仿佛疼的是自己一般。

夜色渐浓,冷月无声。

云麒睡得并不安稳,与其说是睡不如说是昏迷,内伤太重半夜便又发起高热。

“靖鳞,你不要生气……”烧得迷迷糊糊的人低声说起了胡话,下意识地抓着苏靖鳞给他擦脸的手。他的手指修长,净若古笔,像个书生的手。

苏靖鳞难得的没有挣脱,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明知那人是在呓语,苏靖鳞还是认真的答道。

忙了一宿没睡,苏靖鳞打了个哈欠,又把云麒额头上的帕子拿下来,在水盆里揉了两把,重新覆上。想她堂堂麒麟神女,何时这样伺候过别人……

也许红尘中的我们,生来便渴望飞翔,漂浮在无拘无束的幻想里。是放不下的牵绊,把我们的双脚一点点拉向大地,从此一步一个脚印!

所谓的潇洒,来去如风的人生,也许在岁月里留不下一丝痕迹。

天一亮,小莹又不请自来,看到榻上的人和苏靖鳞泛红的眼眶,吓得从半空中直直跌了下来。

她嘴笨,半天才憋出一句:“苏姐姐,你别难过,云大哥皮糙肉厚,肯定会没事的,而且我娘亲说过,傻瓜才会哭,因为,会笑的人才有糖吃啊!”

小莹以为苏靖鳞眼眶泛红是因为难过哭的,忍不住一番好言安慰,还掏出来自己随身带着的桂花糖大献殷勤。换做别人,她可舍不得给。

“你说谁哭了,我这是一宿没睡熬红的,累死本姑娘了!”苏靖鳞一边嗔怪一边还是接过糖果,塞进了自己嘴里——好甜,补充一下体力也不错!

“苏姐姐,你还要出去吗?你一宿没睡不先去休息一下不行吧。”看着一脸疲惫又推门准备出去的苏靖鳞,小莹有些心疼,忍不住想拉她回来。

“我还要去山上采点草药,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苏靖鳞笑着对小莹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多少岁月总是交给风尘,多少记忆总是忘记在风雨里。是什么力量,能够让思念回想千年?

或凭栏无语,或寄情鸿雁,或是遥祝以月色,或独饮恨相思于酒魂,或是在雨声里默默无语……

那曾穿越时空的守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