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白虎(三)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818字
  • 2021-05-20 13:51:56

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时间蹂躏记忆,却又总是生不由己地在回忆里搁浅,茫茫然不知所措。雪化了,你是不是就会回来了?

未经苦痛难成人,不经打击永天真。很多时候,一腔热血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麒麟神山上,离圣湖不远的地方,苏靖鳞还在和为首的雪衣女子理论,小莹藏在草丛里大气也不敢喘,另外几只雪豹把两个女子围在了中间。

“神女无需如此,我们来神山绝无恶意,无非是族中最近遇到了棘手之事,特来求助。”雪衣女不易察觉地吸了口气,换了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一脸淡然道。

“哦,有事相求?”雪衣女脸上极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苏靖鳞的眼睛——真的有事相求为何不找人通报或者直接来麒麟神殿找她,而是避开守卫绕道上山?

苏靖鳞无视那几只围着她们打转的大猫——她就不信这些不请自来的家伙敢在她的地盘上撒野!

“神女稍安勿躁,且听小女子细细道来——我族长老日前身受重伤命悬一线,听闻麒麟神山上独有的药草可以救命,所以特来寻药,如有冒犯,还请神女见谅。”雪衣女说着盈盈下拜,毕恭毕敬地对着苏靖鳞行了大礼。

“草药,你是说麒麟雪参?”苏靖鳞想来想去也就只能想到这个了——麒麟神山的特产,千年一开花千年一结果,传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甚至可以解天下奇毒的神草。

“正是,听闻此味神草只生长于麒麟神山的圣湖旁,终年得圣水滋养,所以才有此奇效,”雪衣女点了点头,突然一把抓住了苏靖鳞的手,“小女子知道神草珍贵,千金难求,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恳求神女割爱,日后我族定会报答神女的救命之恩!”

她说的言辞恳切,话音未落,眼眶已然泛红。苏靖鳞的手被她紧紧抓住,到有些推脱不得,正左右为难。一只手突然伸将过来,拍开了雪衣女的手。

“你,爪子拿开!有你这么求人的吗,有话好好说不行,抓着人干嘛?”一身白衣的公子神一般出现在两人跟前,毫不客气地逼着雪衣女后退了一步。

“你……你从哪冒出来的程咬金?”围着他们打转的几只雪豹呆了。

云麒瞪了一眼周围那几只目瞪口呆的雪豹,大言不惭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神仙施法啊?瞅瞅你们那孤陋寡闻的样子,还好意思在这里滥竽充数!麒麟神山是什么地方,也是你们说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还敢威胁麒麟神女,都活腻歪了吧!”

苏靖鳞哭笑不得,这家伙虽然是来给她解围的,这说话也太容易得罪人了!

“你是哪路神仙,恕小女子见识浅薄。”雪衣女松开的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抬眼瞅着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勉力压制着“蹭蹭”直往上串的怒火。

“我是谁不重要,重点是你——最好离我们远点!”云麒拽兮兮地回道,拉着苏靖鳞转身便要走。要不是小莹及时给他传信,他还不知道他们会遇上这档子破事。

了解苏靖鳞的人都知道,年轻这一辈神仙里面,有很多优秀者,但很少有能抗得了事儿的。偏偏她麒麟神女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对她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造谣不是玩笑,而是犯罪。

根据守卫的描述,显然,之前投毒一事也是“循序渐进”的,并非一开始就在主要水源里投毒,而是在偏僻的支流小溪,还好圣湖的水没有受到污染。

“你们几个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拦住这个来搅事儿的,坏了本姑娘的好事!”苏靖鳞一行走后,雪衣女脸上的假笑立刻挂不住了,气得一摔袖子,干脆吼完走人。

几只雪豹看着她离去,都有些愤愤——来的是什么人,心里没数吗?要是他们几个能挡得住的话,还要她来做什么。自己没多大本事,还对着别人颐指气使,头发长见识短的蠢货!

“看什么看?走了,还傻愣在这儿找晦气啊!”其中一头雪豹哼了一声,掉头自顾自跑了。

有些自以为是的傻瓜就是这样,被主子打骂得越狠,越是需要找人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越是被侮辱的人,反而会经常性的侮辱别人。

这是一种很悲哀的现象,但却是一种通病。

不要以为底层的人会同情底层的人,实际上底层的,受欺压的人,欺压起同样属于底层之人,更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在所受伤害已成事实的情况下,去给施暴者找理由、在受害者身上找原因,又或者暗示“双方都有错”,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正义的化身。

殊不知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滑稽可笑。

感情最吊诡的地方在于,有时候你越不想失去一个人,就越容易失去他。

当你不害怕他离开,不把筹码压在任何人身上,就能永远掌握主动权,永远处于上风。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去经历和享受,没做过的事情要做一做。

无,则努力追求;有,则尽情享乐;合,则来,不合,则散。

生命就是一场单程旅行,过去的每一天都无法重来。

你要认真地爱,认真地生活。去看看没看过的风景,大胆地去爱想爱的人,去干几件让你心潮澎湃的事情,才不会后悔来这世上走这一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