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灵猫(六)
  • 月下宠物店
  • 墨染溪玥
  • 1697字
  • 2021-08-04 15:45:20

三天了,云麒饿瘦了一大圈,他冷眼瞅了一眼碗里的猫粮,依然无动于衷。

“这猫为什么不吃东西啊,是不是生病了?”女人终于有些于心不忍,“要不送他去宠物医院看看吧,在这么拖下去肯定不行,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不是?”

一旁的男人哼了一声,冷冰冰甩出一句:“何必花这个冤枉钱,直接扔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吧,我看你也不喜欢这猫,早知道就不送给你了,我上班去了,你看着办吧。”

“嘭”的一声,男人甩上门走了。

云麒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无精打采地趴着——把他扔出去吧,这样他就可以去找丫头了……

芦苇荡里笼罩着一层层的烟雾,斑驳的竹门上有潮水浸泡过的痕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和鸥鸟作伴,来去也没有什么固定的时间。

那一叶扁舟出行了,每一桨都带着春风。他随身带着钓鱼的鱼线和鱼钩,装鱼的竹篓还是他自己动手编的。手艺是粗糙了点,但不影响使用。

他看到的风景是:远处的小岛上,繁花似锦,他的身边带着满满的一坛美酒。在碧波万顷当中,他多么自由自在啊!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盈瓯,万顷波中得自由。”头戴斗笠的白衣男子负手站立在船头,声音里透出满满的闲适与随和。江风吹起他的长发,映得那一双眸子更显深邃。

“星君好生悠闲……”听到有人打招呼,云麒转头轻笑,把刚钓上来的青鱼扔给了来人。

“又是鱼,你该不会是猫变的吧!星君就不能换换口味吗?”语气里是满满的嫌弃。

云麒摇了摇头,但笑不语——白发沧浪上,全忘是与非。秋潭垂钓去,夜月叩船归……

苏靖鳞回到家已是深夜,她已经在大街小巷贴满了寻猫启事,依然没有什么消息。这年头,找人尚且不易,何况一只猫。

左邻右舍正在她家打麻将,母亲输了一晚上,她凑过去看的时候,母亲又是一把烂牌,怎么都胡不动的那种。正咧嘴准备笑话,不知道怎么滴桌子在她凑过去的时候,还没挨着呢,就翻了。

“多大的人了,还老是毛手毛脚,以后我打牌别碰桌子!”留下快胡牌的左邻右舍一脸怒气的看着她……

哎!苏靖鳞突然发现,她妈生她也许就是为了找一个背锅侠!

苏靖鳞打了个哈哈,也不解释什么,郁闷地回了房间……

“云麒,你回来了!”打开门看到蜷成一团睡在她小床上的虎斑猫,苏靖鳞激动得声音都哽咽了。

虎斑猫抬头定定地看着她,他实在是没有力气跳到她怀里了……

云麒还没到宠物医院就跑了,他趁着车门打开的一瞬间从女子怀里挣脱了出来——尽量躲开路人,寻着气味判断方向。也许是因为心急,他发现他竟然能感知到苏靖鳞所在的方向。

脖子里的空心铃发出一道十分柔和的光,云麒突然就不觉得饿了,没有多想,先回去再说吧!

那天,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只飞奔的虎斑猫——要不是看多了走街串巷的猫咪照片,真的搞不明白,怎么会有猫每天这么步履匆匆地在城市里环游啊?!

夜深人静,苏靖鳞抱着云麒睡着了,云麒看着女孩子的睡颜,打了个哈欠,安心合起了眼睛。床头柜子上的绿玉藤幽幽的在白瓷花盆里享受着月光。

绿玉藤这种植物看着是真的梦幻美丽,通身翠绿如翡翠一般有着奇异的美感,就像是只生活在童话世界中的植物一样,不似凡间物。

而且这种绿玉藤的绿,并不像普通植物的绿,有点偏天青色,十分迷人。而且绿玉藤最为妖冶的一点,就是它的传粉并不是通过昆虫,而是要依靠蝙蝠才能够传粉繁殖。

有些女生会觉得,每个人的审美角度都不一样,特别是在当下,并不一定说大众审美就一定会很漂亮,一些剑走偏锋式女生,看起来其实也很不赖。

但事实证明,像一些走新奇路线的女生,往往只能被认可一段时间。所以,女孩子的颜值高低,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五官水平是好是坏,若是长着一张大众脸,就一定要认清事实,并且花一些小心思来让自己的五官看起来更为出色。

眼睛在五官当中的地位自然是不容小觑,像那些拥有一双忽闪忽闪大眼睛的女生们,看起来总会给人一种非常有灵气的感觉,不论素颜还是化妆,大眼睛女孩相较于小眼睛女孩那是妥妥的有优势。

不过在云麒看来,丫头是那种耐看型的姑娘。她本身算不上那种倾国倾城的美貌类型,但是单纯可爱,眼神灵动,一个笑容就能让人联想到“巧笑倩兮”。

王者德至鸟兽,则白虎动。王者仁而不害,则白虎见。

白虎者,仁兽也。虎而白色,缟身如雪,无杂毛,啸则风兴。西方庚辛金,卦主兑,其象白虎,金神也。

云麒,你还记得我吗?

云麒,你该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